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60章 回家(上)

“北崇人真的太难打交道了,”两个警察上了车,甚至还没出了院子,那个唤作小蒋的年轻警察就再也忍不住,抱怨了起来,“徐瑞麟是苦主也就算了,这陈太忠好歹是一区之长,居然也是这种素质。”

“他连邵正武的司机都敢下手,胆子比你想的大得多,”中年警察轻喟一声,想到自己不得不泄露了某些秘密,才让对方同意督办,他说话的时候,也是带了点悻悻。

“王队,你觉得这四海车行,嫌疑真的很大吗?”小蒋又出声发问了。

“也就是看这两天的情况了,”王队的脸上,没什么表情,“北崇分局这边扣了车辆,都逼不出赵凯和张一元,张一元更是跑出省了……要是他们过年都不回家的话,那北崇就可以部署抓捕工作了。”

阳州的风俗,是异常注重过年,从小年开始,过完整个正月,张一元和赵凯都是本地人,如果心里不虚的话,招惹了再大的事情,除夕和初一也该回来。

当然,这只是推断,属于逻辑范畴,而不算是证据,实施抓捕有点过分,不过下面分局做事,有时候也没必要那么讲究,只要有领导敢于出面承担责任,五木加身,倒不信问不出想要知道的事。

陈太忠显然是有担当的,他甚至敢直接说,省警察厅你们是摘桃子,想到这个,王队摸出手机,“我汇报一下情况,看上面是个什么意思……”

他还没来得及拨号,眼光无意扫到对面驶来的车辆,眉头登时就是一皱,“奥迪A6,还是零零幺号,这应该是阳州的市长……这个时候他来北崇干什么?”

李强也不想来,现在正是他活动市党委书记的节骨眼上,原本他活动的目标,并不是阳州市党委的书记,这里实在太穷了,想出点成绩真的很难。

但是自打交流来个陈太忠,一切就都不同了,他开始考虑该不该留下来,李市长活动外地的书记不太容易,但是王宁沪一走,他递补阳州的书记,难度就要小一点。

难度再小,也是存在变数的,所以李强现在做事,是慎之又慎,这并不是说他变得低调了,该高调的时候,他还会高调,而不是一味的隐忍,不注意的人,感觉不出他的异样。

不过这个谨慎,是真实存在的,值此关键时刻,李市长一直在避免跟一些势力的碰撞,他求的是顺利过渡——当然,那些本来就不对眼的势力,继续对抗也就是了。

对于陈太忠这一条过江强龙,他是无意对抗的,尤其是他将来的业绩,有一部分还是要靠此人来落实,所以他对北崇的态度,就是不偏不倚,该支持的时候支持,不需要明确反对的东西,坚决不反对。

但是今天他实在无法再忍耐了,知道消息之后,他本想把陈太忠叫到阳州,考虑到对方未必接受自己的呼来喝去,他又想叫巨中华去传达一下意思。

可巨中华跟陈太忠那是真正的不对眼,他又琢磨了一下,几个副市长也没有一个合适的,江锋不合适,张卫国也不合适,归晨生更不合适。

盘算来盘算去,李强猛地发现,市政府的领导,陈太忠差不多得罪了个干干净净,找不到合适的人选,他也只能自己出马了。

车开进北崇区政府,有人认出了市长的座驾,所以在李市长下车之际,陈区长带着一干人等匆匆走下楼来,“李市长您来,提前打个招呼嘛,搞得我们这么失礼。”

“我就是随便转一转,”李强也沉得住气,他微笑着点头,“大家该忙啥就去忙,太忠……听说卷烟厂动工了,带我去看一看。”

市长都如此吩咐了,大家就只能散去了,按说白凤鸣是可以作陪的,但是白区长目前在小赵乡,安排电厂的施工,所以也只有陈区长能陪同。

李红星在一边张头张脑,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,不过陈太忠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他转头就走了——区长没有说什么话,但是这一眼,胜过千言万语。

陈区长自己有车,不过李市长孤身前来,他要是坐上自己的车,也是有点不合适,于是主动走上前,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,坐了上去。

奥迪A6缓缓地发动,车里的人却是都没有说话的兴趣,开了足有五分钟之后,陈太忠才低声嘀咕一句,“前屯目前没什么起色,不过抓得紧一点的话,六月份可以投产。”

“我来看前屯是顺路,主要是想跟你谈论个问题,”李强好歹是积年正厅,也是有担当的人,他直截了当地发话,“听说后天有香港人来跟你谈融资?”

“嗯,有,”陈太忠点点头,并不多说一个字。

“北崇现在的发展,已经是非常迅猛了,”李强直截了当地发话,“这个钱能不能借给我点,等你需要的时候,我还给你。”

“为什么我要借给你呢?”陈太忠却不吃这套,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,“李市长,请你给我一个理由……我们发展得再迅速,短期内也追不上沿海城市,北崇筹集到资金虽然不少,可没有一分一厘是多余的。”

“这个……好吧,就算是你说的那样了,”李强也是有点无可奈何,于是他晓之以情,“就像退耕还林这个事儿,国家林业局批给阳州二十八万亩,你北崇自己跑,了不得十五万亩,市里搞一下统筹规划,效果会更好……你不要光惦记自己的小家。”

“我为什么不能只顾自己的小家?”陈太忠见车里没外人,就毫不客气地反问一句,“我是北崇区长,又不是阳州市长,我争取来的东西,你想要拿走,还这么理直气壮……市长,我以前欠你什么了吗?”

“你不欠我什么,”李强说到这里,也是头疼,我听说了,陈太忠你是个夯货,可是没想到你能夯到如此地步,“但是你北崇现在用不到这么多钱,借给我……回报绝对不会让你感觉吃亏,我说到做到。”

“行了李市长,你尽力了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,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就是那句话……上帝的归上帝,凯撒的归凯撒,市里和北崇,大家各干各的。”

“但是这些钱,你一时半会儿根本花不出去,”李强也急了,他大声嚷嚷着,“北崇能发展的项目是有限的,为什么不能借给市里?”

“借给市里,将来谁买单呢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反问,潜台词不言而喻,老李,接下来就是市里换届了,你是打算忽悠谁呢?

“那……那你等一等再花行不行?”李强自然不能说,市党委书记是我囊中之物,你尽管放心好了,于是他换一个说法,“市里需要北崇配合的项目,也很多。”

“但是我北崇……不需要市里配合,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回答一句,真的是傲气无比,“市长,您是来视察卷烟厂的,咱们还是谈谈这个吧。”

“太忠你这么搞,太随性了,”李强终于不再计较资金的方向,而是当面批评起他这个人来,“我不能眼睁睁地看你犯错误不管。”

“我说不过你,”陈太忠真的腻歪这个话题了,索性单刀直入,“李市长,你真想借钱的话,我介绍朋友借给你钱,三十亿、五十亿随便你开口,你敢不敢借?”

三五十亿摆在面前,敢不敢借……这话里面就有话了,随便搁给一个屁民,估计马上就表示敢借了,反正大不了就是糟蹋完了还不起。

但是对国家干部来说,尤其是厅级以上的干部,还真不好选择,他们就算不借钱,靠着体制也能好活一辈子,借了还不起,那后果还真的不好说——已经能好活一辈子了,何必冒这样的风险?

“你总得让市里见一见香港人,”果不其然,李强避重就轻地回答,“香港的咨询公司来人了,不能光让你们北崇接待吧?”

其实香港人也是中国人,真不知道你掺乎个什么劲儿,陈太忠心里冷笑,嘴上却是不露一丝破绽,“这个倒是,我一定安排他们,跟市里领导见一下面。”

“不要安排,最好还是你主持,”李强分外明白安排和主持的区别。

“我真没时间主持,”陈太忠摇摇头,心里又补充一句,也不稀罕主持,这屁大一点事,让我主持,还真不够丢人的,“后天接机,我都不会去。”

你都不去接机?李强真的有点吃惊了,“港澳同胞来考察,太忠……还是重视一点的好。”

“来的人级别不够,只是打前站的,”陈太忠淡淡地摇摇头,接着又微微一笑,“市长,这就到了,咱们进去看一看吧。”

腊月二十三的北崇,居然有人在热火朝天地干活,这真是相当罕见的一幕,而且还伴随着机器的轰鸣,走进院子一看才知道,居然有一台挖机和一台推机,推倒原有的几间厂房的同时,还在为新的厂房挖地基。

“这个规划,会不会有点小?”李强随意地扫一扫四周,这一片地真的不算大,看起来也就是两百来亩的样子。

事实上,他来卷烟厂只是打个掩护,好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尴尬,真正要说的话,是在来回的路上,不过陈太忠这强硬的脾气,真的让他很头疼。

他只能暗自庆幸,还好,这次来的只是打前站的,那么还有一点时间来做工作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