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55章 纳头便拜(下)

小岭乡也是要啥没啥的地方,不过虽然叫小岭,平原也不少,农副产品相对较为丰富,地里位置相对靠近市里一点,仅此而已。

卢天祥想搞的,是不锈钢和铝制品加工,在这一点上,北崇不具备任何优势,但是他强调说,这个东西主要是看怎么卖。

发展的前期,这个可以代工,比如说现在刚刚兴起的橱柜这些,还有各酒店的灶台、上下水之类的定制,有一个小型的加工厂,就完全转得起来,只说能占阳州一半的市场,一年一两百万的利润是手拿把掐。

中期发展就是要考虑锅碗瓢盆这些餐具了,这个东西是讲成本的,北崇这边虽然落后,但是占地、人工等费用便宜,等产业滚起来之后,他甚至可以考虑上型材厂。

说白了,这是卢天祥为自己设计的下一个产业链,可以在北崇搞,也可以在朝田搞,更可以在省外搞,北崇所具备的这些优势很一般。

而且,北崇的劣势也是很明显的,说到这里,卢天祥重重地叹口气,“这是我这几年来看好的项目,不过搞这个东西,电力得保证了,所以一时半会儿搞不起来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得咂巴一下舌头,心说哥们儿一门心思上电厂,那真的是没错啊,就算这样,对有意向的投资,也造成了客观上的障碍,“用电的问题,我会尽量协调的……皇甫书记,你也得表个态。”

“嗯,乡里优先保障你的用电,跟乡党委走同一趟线,”皇甫一尘点点头,大家都说他阴柔,但此刻是一点看不出来,他笑眯眯地发话,“永祥,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我皇甫的保证,你应该相信。”

你皇甫的保证,我还真的不怎么相信,卢永祥很清楚皇甫的行事,这也是他执意请陈区长来家的原因之一,皇甫一尘的手下和家人,在乡里真的很霸道。

当然,这个霸道也是有尺度的,打个比方说吧,他要不请陈区长来一趟,直接开了加工厂,那么皇甫家的七大姑八大姨都能在这个厂找到职位,他还得上杆子找采购等好位子,或者是办公室人员这清净地方,以图巴结对方。

打上皇甫这个标签的话,他也会少一些事,但是真要惹出大一点的事情,皇甫书记绝对袖手旁观,没准还存着等他倒了之后,从中捞取好处的想法。

反正是乡里乡亲的,皇甫一尘不会做出悍然夺产的那种事,他是要考虑名声的,但是同时,指望他做主,不出点血是不可能的。

卢天祥非常了解此人——这是个胆小鬼,将位子看得很重,自己只要能拉上陈区长,那么,在自己跟陈区长翻脸之前,皇甫书记不敢做什么大举动。

这就是卢总的算计了,既然要巴结领导,肯定就巴结个头大的,与其等着你皇甫用鸡毛蒜皮的事麻烦我,倒不如给区长一点干股。

有点遗憾的是,陈区长不要干股啊,卢天祥心里如此想,脸上却笑眯眯的,“皇甫书记这是开玩笑,多少年的老关系了,信不过谁也信得过你。”

陈太忠不管他俩话里有多少意思,他只是思考一下又发问,“你搞这个小加工厂的时候,能不能先买个发电机?用不了多大的吧?”

“倒是用不了多大的发电机,五六万块钱就够了,可是这个电的成本太高,”卢天祥苦笑着摇头,“偶尔救急一下可以,长期用是要赔钱的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无奈地摇摇头,心说这还真是百废待兴,不过下一刻,他就想到一个问题,区里该不该买上几台发电机,为一些重点的企业救急?

就在这时候,霍村长终于回来了,他笑眯眯地为在座的三人倒上酒,这才坐下来,“我把老高叫过来了,带了两块好腊肉,马上就上桌了。”

“大家正说投资点什么好呢,小霍你有什么建议没有?”皇甫书记发问了。

“有领导们在,我的建议不值一提,”霍村长微笑着回答,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,“我就是保证,不管领导们有什么指示,村委会都坚决地执行。”

“啧,”皇甫一尘略带一点不满地看他一眼,大概是说领导给了你这个机会发言,你却不知道珍惜,然后他笑着发话,“我听白区长说,区里今年还要上好几个工厂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他以为这皇甫又要争取把厂子建到小岭,这个态他不能轻易地表,所以也不多说。

“区里的计划中,有个板材厂,”皇甫书记若有所思地看卢天祥一眼,“这个东西,我觉得你能搞一下,咱靠山吃山,北崇这么大的山,下一步又要搞退耕还林,原材料是不缺的。”

“啧,板材,”卢天祥听得咂巴一下嘴巴,不旋踵就点点头,“那我回头了解一下吧。”

凭良心说,他对板材这东西,还真不是很熟,而且必须要指出的是,他对自己想搞的不锈钢和铝制品加工,却是相当地熟悉。

因为他关注这个项目已经很久了,相关的设备、工艺和市场,他做过大量的调研,甚至相关的渠道他都找了不少。

这年头,私人企业想要在做大的时候不被人觊觎,一定要有一些自保的手段,跟本地人或者政府搞好关系,只是手段之一,而卢天祥还有别的想法,那就是控制住销售渠道。

通过自己的人脉,控制了渠道之后,别人想夺他的产业就不容易了——夺产可以,你得卖得出去不是?正是因为他在这个项目上已经打好了部分根基,所以就算是回乡投资,他也是优先考虑这个项目。

至于说板材,那就是两眼一抹黑了,他不但没有调研,也没有相关的人脉,所以他不能马上答应下来,只是对皇甫书记的指示,表示出重视。

不过他心里总有点疑惑,皇甫可是比较阴柔的主儿,这个建议……会不会有什么别的说法?

陈太忠在旁边听着不作声,他倒没想那么多,不管怎么说,劝人投资就是好事。

“如果天祥你能投资了这一块,区里就能腾出宝贵的资金,去做其他项目,也是为区里分忧解难,”皇甫书记笑眯眯地说两句,然后才扭头看向陈区长,“区长,我这么说对不对?”

我怎么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太合适呢?陈太忠微微点头,“这个钱不算太多,但是这个心意值得肯定,不过……有个问题需要强调一下,林业资源还是要跟林业系统相协调的,民营企业搞这个,要多考虑一下原材料问题,强调合法经营。”

“区长高瞻远瞩,指示得很正确,”皇甫书记笑眯眯地点点头,不再说话。

饭大约吃到一点,陈太忠的外套也烘烤得差不多了,他站起身来就穿衣服,一屋子人拦着他,说是还下雨呢,陈区长表示自己无所谓。

到最后,还是皇甫书记把自己的农用车借了出去,找了块木板把摩托车推上去,请区长坐着农用车走了。

一群人目送着区长离开,然后走回卢天祥家继续吃喝,等到卢家的女人们也开始上桌,皇甫书记将卢总拉到一边,“天祥,这个板材厂要搞好了,区长会肯定你的成绩。”

卢天祥看着他,也不说话,好半天才轻笑一声,“我对这个行业,还真的不熟。”

“我会大力支持你的,”皇甫一尘轻声发话,看到霍村长也想过来凑趣,他抬手一摆做撵人状——我们在说的事儿,你别掺乎。

“你还是直说吧,”卢天祥拿起一盒烟,给对方让一下,然后两人点起烟来喷云吐雾,他才又说一句,“咱们多少年的朋友了,能帮忙的,我肯定没有二话。”

“天祥你这是越来越精明了,”皇甫书记笑着指一指他,也不否认,犹豫好一阵他才轻声解释一句,“区里现在,在搞一个支持大学生回乡创业的政策。”

“嗯,回乡创业是好事,”卢天祥点点头,其实他的眼里真没有乡党委书记,也就是县官不如现管,他不想得罪对方,所以表个态之后就不再说话,要看对方说什么。

“这个创业的细则还没出台,大致是有这么几点……”皇甫一尘低声解释了起来,他好歹是乡党委书记,这种隐秘的事儿,终于是传到了他耳朵里。

卢天祥一边听一边点头,待对方讲完之后,好半天他才疑惑地问一句,“这个政策,我这生意人说不出好坏……但是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就是陈区长那句话,你开板材厂,总是要买木头的吧?”皇甫书记低声问一句,“回乡创业可以种树,但是大学生做不出来不锈钢板。”

卢天祥淡淡地看了他好一阵,才干笑一声,“皇甫书记,要不这样,让大学生入股板材厂好了,你看怎么样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