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54章 纳头便拜(上)

这啥还没说呢,怎么就定了?卢天祥就算再信任陈区长,也禁不住一愣。

下一刻,他才意识过来,这根本就是一个直截了当的主儿,登时就将所有的算计抛到一边,卢总虽然是玲珑剔透的心肠,但是骨子里,多少也受到了北崇人直来直去的脾气的影响。

所以他很直接地嚷嚷了起来,“陈区长,昨天可是没有下雨,我还把区里的皇甫书记和吴乡长请来了,还准备了两挂一万响的鞭炮,结果你没来……别人都笑话我呢。”

“这个,当时我真的有事……好吧,那咱俩抵了,”陈太忠也听说这事儿了,于是他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想不想投资,随便你吧,反正我的态度很明确。”

“投资是肯定要投的,”卢天祥终于纳头便拜,也算是对得起陈区长的王霸之气了,事实上,在商场里戏过水的主儿都知道,只要跟对领导,想要赚钱真的是太简单了。

眼下这个大好机会,他绝对要抓住,而且年轻的区长都明说了,觉得上门上得有点委屈,他如果不能马上作出决定,这马屁就拍到马脚上了——决定投资的时候固然需要慎重考虑,但有时候时机就是稍纵即逝,由不得人犹豫。

不过,他的表态虽然很坚决,思路却是很迷茫,“振兴家乡是每一个北崇人的责任,有您这样的区长,我投资是没问题的,但是具体项目,我还是要好好考虑一下。”

这个反应刚还真有意思,陈太忠看得不但想笑,心里也禁不住生出一丝自得来:哥们儿这王霸之气,还真的不是盖的。

当然,这也只是一个小玩笑,陈区长已经看穿了对方的用心,想借我的势赚钱?

这个毛病可是不能惯你,陈某人不介意别人借他的势,但是能借他的势的人,必须得是熟人才行,陌生人那就得考验一下。

尤其是,他不想让卢天祥的投资,依附于政府生存,比如说搞个施工队什么的,接政府工程,他希望这位能投资到实体上,于是他问一句,“白凤鸣不是建议你搞水泥厂?”

“西王庄乡那里,相当排外,”卢天祥摇摇头,很认真地回答,“而且那个乡相对富裕,有见识过世面的人,他们对外来挣钱的人非常警惕。”

“同一个县的,还搞这么多摩擦,真是的,”陈太忠不屑地摇摇头,不过下一刻他就想到,北崇和花城还都属于阳州呢,可不也是斗得死去活来?

地域观念,果然是普遍存在于每一个级别,陈区长感慨一下,就决定不再为这种蛋疼的事情纠结,“你要去的话,区里会为你协调,如果不想去……一旦别人上了这个项目,我们不会支持你搞重复建设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卢天祥沉吟了起来,当然,这也许仅仅是一个姿态,大约十秒钟之后,他终于缓缓地摇头,“既然造福家乡,还是从本乡本土开始吧。”

“也行,”陈太忠点点头,事实上,他觉得水泥厂是个抢手的项目,投资也不大,根本不愁有眼光的主儿,“想投资什么随你,只要是正当项目手续健全,我都支持你。”

“那我尽快跟皇甫书记和吴乡长沟通一下,选个项目,”卢天祥笑着点点头,“选好之后,还要请陈区长指示。”

“唔,可以,”陈太忠很痛快地应承了下来,心说北崇人的地域观念确实够强的,以卢天祥这千万的身家,哪怕在国内最顶级的城市,也不怕做点小买卖了,可是一旦回老家投资,还是最愿意相信本乡的人,连本地的其他乡镇,都不太放心。

不过下一刻,他就意识到了对方话里的另一层意思,“你想请他俩来吃饭?”

“呃……”卢天祥的眼角抽动一下,才干笑着回答,“他们已经在路上了,您往小岭走的时候,白区长给我打电话了,要我在家等着……我是看到下雨了,才去找邻居下棋去了。”

这是事情的大致经过,有些细节就不用提了——卢总肯定是通知了乡领导,以弥补昨天的过失,不过这半中间的一场雨,又让大家有点疑惑,陈区长会不会第二次放大家鸽子。

陈太忠有点恼火白凤鸣私下乱传消息,不过转念一想,自己这大老远扑个空的话,想必会对此事越发地冷淡——老白这也是曲线救国的意思哈。

这恼怒只是电光石火的一瞬间,下一刻,他就平淡了下来,想到小岭乡的党政一把手,禁不住哼一声,“他俩现在离得不远,是吧?”

“吴乡长好像家里有点事,皇甫书记在东亭村调研,离这儿确实不远,”卢天祥笑着回答,他肯定不能说,吴乡长觉得这么大的雨,区长不会来了——卢某人在外面赚钱,不需要看乡里领导的脸色,但是能不得罪,也就不得罪了。

“那你让皇甫一尘过来吧,一起喝酒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话,心里却是禁不住琢磨一下:你老婆估计要向皇甫书记报信的吧?

“我家老二应该已经打了电话,”卢天祥倒是不隐瞒这一点,“我妈那一嗓子,估计现在全村都知道了……她也就是想让全村都知道,知道她儿子出息了,区长都来了。”

“老人家望子成龙,这很正常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,院子里的大黄狗又开始汪汪地叫了。

这次来的是界牌村的霍村长,区长都来了,他这个村长不露面就太不恭敬了,不过紧接着,大黄狗又叫了起来,这可是皇甫书记驾到了。

皇甫一尘是坐着一辆带蓬的三轮农用车过来的,不得不说,这界牌村的路确实难走了一点,越野车走起来都费劲,尤其是有的路段损毁得厉害,可通行的区域异常狭小,也只有农用车,才有这么强悍的适应能力。

陈太忠跟皇甫一尘打交道不多,只知道这个人是的实打实的地方派,不但本人就是小岭乡人,而且在这里干了八年的党委书记——八年,日本鬼子都赶出中国了。

这一次区里党代会,他继续把持这个位子,那么这个党委书记能做到多久,是谁也猜不到的,所以这人在地方上,拥有极高的威望,他的门生故旧也多,白凤鸣甚至很明白地说,有什么政策,想在小岭乡推行,如果没有皇甫的支持,那……至少要生出很多波澜。

而同时,皇甫这个人,是很阴柔的,他没有任何的背景,跟他有点瓜葛的副县长,现在早就死得连骨灰都不剩了,而跟他作对的人,很多人都还活着——只不过状况很差。

白凤鸣称奇的也就是这一点,皇甫在民间的口碑,多少是有一点点霸道,不过大家还是更愿意念他的好——皇甫书记,有时候还是很讲道理的。

总之这个人,给人的感觉很矛盾,皇甫一尘的下属和族人,手脚并不是很干净,据说在区里和乡里也有一些产业,但是偏偏地,很多人认为这是正常的。

陈太忠的脑中,这些资料一闪而过,不过他也不会只凭印象做事,见到皇甫书记走进来,他只是坐在那里略略点头,“皇甫你也在附近啊。”

“区长,这大冷天的,你这……就穿这么一点,行不行啊?”皇甫一尘见到陈区长只穿了保暖的秋衣秋裤,就大喇喇地坐在那里,一颗光头更是明晃晃的,煞是耀人眼目,心里禁不住暗暗地嘀咕一句……尼玛,这也是区长的形象?

“卢总家里有暖气,没多冷,”陈太忠不以为意地摇一摇那颗光头,“就等着皇甫书记来呢……老卢,现在能上菜了吧?”

他家能有什么好吃的?皇甫一尘心里不屑地暗哼一声,然后他就把目光对准了霍村长,“小霍,去搞两个好菜来,要快……知道吗?”

尼玛,我卢家人做的菜,在小岭也不算丢人,卢天祥看得真有点恼火,他的爷爷在朝田都当过菜馆的掌勺,遇到革命了,溜回乡里了,到他父亲那一辈,兄弟姐妹做饭炒菜都没有问题,不敢说冠绝北崇,但是在北崇开个饭店,基本上是不会饿死。

不过同时,他也知道,这是皇甫书记的做派,搞几个菜是扯淡的事情,关键是这个霍村长……就不该跟大家坐在一个桌子上。

他心里明白,霍村长心里也不傻,站起身就溜了出去,心里兀自嘀咕着,不就是个区长吗,爷还就不陪你了。

现实其实就是这么残酷,卢天祥虽然是界牌村的,但是以他千万的身家,足可以睥睨这个村长了,其实严格来说,乡长也很扯淡——卢某人只要基业不在乡里,根本就不把乡干部当回事。

霍村长出去了,可卢家的菜开始一盘一盘地往上端了,菜的质量不能说好,但是也绝对不差,尤其一盘黄花菜炒肉,鲜滑香嫩无比,据说是卢家的不传之秘。

在座的三位,自然不会等霍村长回来再动筷子,大家直接就一边喝一边吃了,然后就很自然地说起了小岭乡能搞什么项目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