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52章 王霸之气(上)

“咝,”苏曼妮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她本以为,有普林斯公司和地电的投资,北崇的电厂和苎麻两个项目,就足以值得争取了。

再加上北崇还在搞一系列的项目,工行也都可以插手——卷烟厂是不行了,但是其他即将要搞的水泥厂、板材厂,却是可以操作的。

总之,北崇现在虽然还不起眼,但是即将到账的资金真的太多了,北崇的发展也是可以预期的,苏曼妮不想错过这一拨建设浪潮。

但是她真的没想到,在春节前,还会有新的融资协议,而且是几个亿的融资,她愣了好一阵,才想起一件隐约的传闻,“是……香港的资金?”

“只是委托香港人代为管理,”年轻的区长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资金不算多,不过下一步北崇要加强自身的造血机能,借助外物来发展,终究是一时的。”

“陈区长,请恕我直言,您的金融理念,有点滞后了,”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之后,苏行长大胆地建议,“现在主流思潮是借鸡生蛋,用自己的钱一步一个脚印地发展,想要实现飞跃,真的很不容易。”

“嗯,我需要贷款的时候,会考虑你们的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摆一摆手,不过听得出来,这只是他应付差事的套话罢了。

苏曼妮就算脸皮再厚,也不能一次又一次地无视对方的驱逐,更别说她是代表了工商银行,不知道有多少人哭着喊着求她贷款。

所以她站起身告辞,不过就算这样,她也没有失去分寸,微笑着对陈太忠点头,“陈区长,我们期待跟北崇合作的那一天。”

“嗯,我也期待,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点头,这个反应让苏行长心里又是一揪,你这也有点太傲慢了吧?

然而,不满归不满,苏曼妮却是没想过要放弃,在贫瘠的阳州,想找到这么好的贷款机会,真的太难了,阳州穷,想要揽储很难,但是想要放贷更难。

她一边思考,一边慢慢地走出楼,这时候小贺终于按捺不住了,“苏行长,都像北崇这么搞,咱的业务真的没办法开展了。”

“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清楚,”苏曼妮恼怒地看他一眼,“你知道不知道,就你刚才那几句话,给行里造成多大损失?”

“什么?”小贺听得登时愕然,好半天之后才回过神来,“我是在保护咱行里的权益啊。”

“啧,”苏行长恼怒地摇摇头,却是懒得再说他什么了,贺行长调到了省里,她也不想跟小贺搞得太僵,要是换个人这么做,她早就开口呵斥了。

下次绝对不能带这家伙了,她心里暗暗地做出了决定,北崇这里,工行不能再出任何纰漏了,否则真的是要鸡飞蛋打了。

北崇的项目不但花样多而且数额大,加起来绝对会令整个阳州的银行疯狂,其中尤为重要的是,想获得这些项目,不需要多方求人上下打点,只要搞定一个人就行。

没错,那人就是陈太忠,陈区长来了虽然才两个月,但是在北崇已经牢牢地站稳了脚跟,在北崇区政府可谓说一不二——只要陈区长点头,一切问题都不成问题。

怎么才能想个法子,把此人拉下水呢?苏曼妮心里暗暗地盘算着,一本万利的买卖啊,这样的机会,一定不能放过,丫真的是太有钱了……

“咱区里这点钱都没有?”与此同时,陈太忠却是在抱怨,“凤鸣,我是真的没时间,都去了小岭乡一趟,半路遇到事儿了才回来,区区的两百万……就把咱难成这样?”

“钱多钱少是一回事儿,关键是挺有代表意义,”坐在他对面的白凤鸣苦笑着一摊双手,“林主席是个死脑筋,早上又问我谈得怎么样了。”

“咱还真不稀罕那点钱,”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。

这桩公案是林桓惹出来的,小岭乡有个唤作卢天祥的,此人在南方混得不错,是搞模具的,眼下过年了,没什么业务,就提前回来了,据说他的身家接近千万了。

林桓跟他认识,联系了一下想要引资,卢总说咱北崇就是这个样子,一百年也发展不起来——不到外面看,你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。

可林主席不甘心啊,说新来的区长自打上任之后,动静特别大,北崇的发展指日可待,你不能再抱着以往的观点看问题了。

卢天祥闻言,也是好一阵犹豫,乡土情怀谁都有,他就说我这也是好些年不回来了,现在的区领导基本上都不认识了,也不知道能搞些什么,这里目前是不能搞模具厂。

你可以干水泥厂啊,林桓把他引见给了白凤鸣,白区长也挺支持他干水泥厂,可是卢天祥还是有点犹豫,出石头的地方,是西庄乡等地,而他是小岭乡的人,于是他就表示,你们要是能让我跟陈区长见一面谈一谈,我再考虑吧。

陈太忠听说此事之后,说把人带过来吧,结果那卢总还牛气,让陈区长来我家见我吧,其实我在不在区里投资,那真的无所谓的。

陈区长听得也有点恼火,他见过太多的投资商了,对上地方政府,那种优越感真是根深蒂固,你做为北崇人,对家乡都没有什么感情,我又何必去上门拜访你?

别说你有千万身家了,就算你有千万现金,也扯淡的很——哥们儿真的不差钱。

林主席知道他的家长作风严重,所以赶紧劝说,说北崇其实也出去不少能人,虽然不怎么回老家,但是相互之间联系得很紧,你要是能拿下卢天祥,能起到很好的样板作用。

陈太忠是真不想惯对方的毛病,事实上严格来说,是他自己的毛病太多了,他已经不习惯上门去求别人投资了——哥们儿自己就有,何必去求你呢?

不过大家都这么说,他也不太好脱离群众,心说那我就给你个机会吧,昨天他打个电话给卢天祥,确定对方在家,这才骑着摩托赶过去——卢天祥的家在界牌村,交通很不顺畅,道路狭窄土壤黏性大,开车过去很容易抛锚,摩托车才是大家出行的首选交通工具。

但是天底下的事情就是那么寸,当然,也可以说陈区长实在太忙了,走到半路听说有人拦北崇的警车,他也顾不得去界牌村了,车把一拐就过来接人。

他这一拐,就又拐出来点麻烦,北崇分局这边倒是没事了,可小岭乡那边乱套了,乡党委书记皇甫一尘和乡长吴崖听说区长要来,早早地就在界牌村等上了。

吴总也做了些准备,不管他打算不打算回乡投资,县太爷都是不宜得罪的,他甚至挂了两条一万响的爆竹以示欢迎之意——小岭乡虽然不算很偏僻,但是石碑村的路真的不好走,村里人上一次见到县太爷,还是1979年,眨眼间……二十多年过去了啊。

石碑村准备得好好的,却不料陈区长淡淡地撂下一句“不去了,有事”,然后竟然就真的不去了,乡里当时就表示……尼玛,我们真的很受伤啊。

陈太忠是确实有事,心底无私当然不屑解释,而小岭乡那边,也真的很有点受伤,尤其是卢天祥并不在北崇发展,自然也就没什么敬畏之心。

于是他就表示说,区里的投资环境我也看到了,比前两年也没好到哪儿去,嗯,我回来也就是过个节,给老少爷们儿拜个年。

要说陈太忠眼里,真的看不上这种人,可是白凤鸣执着地劝他,你得把这个人拿下来。

北崇现在的发展,确实不差这一两百万的资金了,可是这人代表的不仅是一股势力——北崇人在外闯荡的势力,更代表了一种现实:北崇是讲究多样化发展的。

要说北崇的发展,以前可以用平庸两个字来形容,而自打陈太忠来了之后,就要换两个字了——怪异,怪异的发展。

时下北崇的强势崛起,根本就是陈区长一手导演的,强势是够强势了,但是也真的很另类,打个很简单的比方,发展所需的资金,都是区长自己找来的,没有充分地利用这个体制。

换句话说就是,成也区长败也区长,北崇的发展不是靠常规手段得来的,眼下的局面是可喜的,但不是正常的,都是区政府出面借贷来的款项,经济形式太单一,缺少一些常规手段。

而政府的招商引资,就是推动经济最常见的一种手段,北崇可以不在意,但是绝对不能视而不见,所以白区长再次提醒陈区长:卢天祥那里,您该去一趟,还是去一趟的好。

“难道你去一趟就不行?”陈太忠心里有点抵触这个建议,“你也知道,我去的路上遇到事儿了,不是没想着去。”

“北崇需要多样化发展……我去找他了,人家说我是陈区长的跟班,要跟你谈,”白区长无可奈何地回答,“说来说去,他还是想看区里的重视程度,要不我陪您一起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