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51章 势不可挡(下)

“先统计一下吧,”陈太忠将手里的遥控器一丢,腰板一挺坐了起来,眼睛却是兀自盯着电视屏幕,“市里只给十万亩,你优选一下,生态林优先,其次经济林,最后是还草……嗯,市里给的指标是,生态林经济林对半,咱不说亩数,金额对得上就行。”

这就是五万亩生态林和五万亩经济林的费用了,徐瑞麟听得很明白,把金额对上就行,那还草的数量多一点,超过十万亩也没问题——还草的耕地,不但补贴年限短,单亩的补贴金额也要低于还林,于是他当即表示,“好的,我尽快安排。”

“安排要合理,”陈太忠叮嘱一句,说句实话,北崇区几个副区长里,他看得最顺眼的就是徐瑞麟——跟他走得最近的肯定是白凤鸣,但是他总觉得,徐瑞麟做事有自己的一套,素质也高,真的是很不简单,至于说徐家的不孝子徐波,那只是个意外。

“嗯,一定合理,”徐瑞麟点点头,犹豫一下他又问一句,“还草……应该是苎麻吗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拿起面前的一瓶啤酒打开,随手递给徐瑞麟,“随便喝点吧,随着苎麻项目的启动,咱们对苎麻的需求会大幅度提高。”

“那就要好好规划一下了,分批次地开发,”徐瑞麟点点头,他明白陈区长的意思,还草未必一定要全面放开,可以逐步地来,等苎麻厂投产,需求量增大的时候,再退一部分耕来还草,到了那时,先享受还草政策的耕地,应该已经过了两年。

这个手段很好,但是他心里有点疑惑,“市里就让咱们这么搞?自己订计划?”

“争取来的呗,计划自己订,但是要审核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,又看他一眼,“怎么不喝酒啊?你好像能喝一些的。”

“一会儿回去还要看孩子,”徐区长微微一笑,不过说是这么说,他还是拿起啤酒灌了一口,“苎麻品种优化,也该考虑了。”

“这可是个长期投资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闪金镇的苎麻不错,不过用行家的话来说,想生产高支纱,还是有一定的浪费,想解决这个问题,目前的选择是改进技术,但最终还是要回到改良品种上,陈区长并不认为,在自己这一任内,一定能完成这个改进。

“难也要做,就像油页岩残渣的处理,”徐瑞麟又轻轻地抿一小口啤酒,“那也不是一年两年就能见效的。”

“我就头疼了,原本是国家应该研究的项目,让咱们这么小小的一个县区负担,”陈太忠想一想这两个难题,也禁不住苦笑一声。

“不能等靠要嘛,其实咱北崇现在,已经走上了一条跟别人不一样的发展道路,”徐瑞麟微笑着回答,“只要坚持下去,我相信三年就会大变样。”

“借你吉言了,”陈太忠笑着举起酒杯示意……

第二天上午十点,躲在朝田的张一元终于接到消息,说阳州市工商银行已经派人前往北崇了,要谈一下关于四海租车行的车辆问题。

然而糟糕的是,这似乎不是工行主要目的,据说工行对北崇目前的一系列大手笔,非常地感兴趣,也就是说他们过去谈车辆,可能只是引子而已。

“我操他大爷,”张一元轻声嘟囔一句,他当然更明白,银行里的人是怎么做事的,这不是“可能”是引子,而是绝对是引子——北崇的项目上亿的就有两个,相较而言,他那点贷款算个什么?

银行也靠不住了,那就只能先跑路了,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地就落到了这样的田地,他心里禁不住生出些许的懊恼:早知道回落到眼下这步,当初何必去招惹姓陈的?

张一元心里很清楚,眼下跑还来得及,这是避风头的性质,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做过什么,北崇也不能给他发通缉令,等到事情不妙再跑,那可是真的来不及了。

其实,陈太忠现在,也远远没有张总想的那么好受,市工行来的是苏曼妮,陈区长对此人并不陌生,见是她和另一个年轻男人上门,他就笑眯眯地表态,“苏行长以后来,提前打个电话……马上过年了,我可是忙得要命。”

苏行长的脸色不是很好,在来区政府之前,她先到北崇分局走了一圈,看到仅有四辆轿车还停在当地,她心里真的是有点不高兴,就算有求于北崇区政府,这个事情她也不能视而不见。

于是她开门见山地表态,“陈区长,你们查扣四海的车也就算了,怎么能私自把车撬开使用呢?他们的车基本上都是从我们这儿贷款买的。”

“要过年了嘛,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,他还真不知道那些车跟贷款有关,不过这并不是多么了不起的事,“加强警力巡逻,暂时征用几辆,反正放着也是放着。”

“在四海还完贷之前,我们银行拥有车辆的部分所有权,”年轻男人气哼哼地发话了,“你们这么处置,不合程序。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都懒得说话,而是将目光转向了苏曼妮,“苏行长什么意思?”

“就算你暂时征用,也要跟我们打个招呼啊,”苏行长苦笑着一摊手,“而且你们带回来的十七辆车,只有四辆车没动……这也太多了一点吧?”

这帮小子下手倒是真快,陈太忠心里也是暗暗地苦笑,还不到一天的时间,就折腾得剩下四辆车了,想是这么想,他的话依旧是风轻云淡,“哦,这个我知道了,早晚有还回去的时候,不要着急,我们区里认这个账。”

“但是由于你们的查扣,四海公司目前停止还贷了,”年轻果然气盛,那男人看起来真的有点生气,“这个怎么说?”

“你这是在质问我?”陈太忠的眼睛微微一眯,嘴角露出一丝冷笑。

“小贺,你别乱说话,”苏行长呵斥他一声,然后才又冲陈区长点头笑一笑,“这是我们行的信贷员,年轻不懂事,我们是想商量一下,你们不要征用太多的车,要不到时候车况就不好保证了。”

“信贷员?”陈太忠瞥一眼那个小贺,所有所思地发问了,“你跟四海公司什么关系?”

“这个业务最开始是我跑的,”年轻人理直气壮地回答。

“怪不得,”陈区长微微点头,然后又笑着发问,“那你跟张一元是什么关系?”

年轻人还待张嘴说话,苏行长狠狠地一眼瞪过去,待扭转脸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满面笑容了,“小贺跟张总没什么关系,纯粹的业务……我这个请求,不算太为难吧?”

“你又是怎么知道,四海打算停止还贷了呢?”陈太忠却是死盯着年轻人不放,这不是他要欺负小孩,实在是……分局那帮家伙们下手太快,被人捉了现行,他必须祸水东引,拿别的事情来做文章,“这个消息,是谁通知你的?”

“这还用人通知吗?你们都把人抓完了,谁来还……”小伙子话说到一半,发现苏行长怒视着自己,终于悻悻地改口,“是张一元的老婆,打电话给行里了。”

“我还以为是赵凯华通知的你呢,”陈区长冷笑一声,兀自死死地盯着对方,姓赵的是四海的总经理,目前不见踪迹,“现在我郑重通知你,赵凯华是北崇警察局强制传唤的对象,如果你有他的消息,希望你主动提供,否则的话,你可能要负连带责任。”

“我……”小贺还待说什么,苏曼妮冷哼一声打断了他的话,“小贺,今天带你来是个错误,你先出去吧。”

小贺闻言,一张小白脸登时涨得通红,他站起身,狠狠地看了年轻的区长一眼,也不说话,转身向门外走去。

陈太忠才不会把这种小人物的威胁放在眼里,不等对方走出去,他就看一眼苏曼妮,“既然你们是这样的态度,那我也表个态……剩下的最后四辆车,也要征用。”

小贺听得脚下微微一绊,却是没有停下脚步,苏行长见他出去,才冲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小贺的父亲调到省行了,小家伙不太知道轻重……陈区长,您消一消气。”

“这不是消气不消气的问题,北崇分局只对四海公司,”陈太忠好不容易找到个发作借口,怎么可能轻易罢休?“你们有什么不满,对四海的人说去吧,或者对张一元的老婆说也行。”

什么是底气?这就是底气了,陈某人不愿意招惹银行,但银行若是觉得自己超然物外,可以对政府事务指手画脚,那就是大错特错了。

“……”苏曼妮听得也是相当地无语,她原本是想借着这件事,卖个人情给北崇,然后再谈合作的,不成想被那小家伙搅得如此被动,这一刻,她真的后悔带小贺来了。

不过这个年轻的区长,也是有点过分强势了,苏行长沉吟一阵方始发话,“其实我此来,是想跟北崇谈合作的……比如说贷款。”

“我们有贷款的途径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过两天,还有几个亿的融资协议……苏行长你还有别的事儿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