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50章 势不可挡(上)

邵正武确实被四海的事儿气得不轻,但是面对陈太忠如此蛮干,他心里倒是生出些惶恐来:北崇那试图枪杀陈太忠的家伙,不会真的是张一元干的吧?

论起这个司机,他比一般人要了解得多,是个胆大心狠的主儿,而且眼皮子驳杂,香港澳门那里也都有朋友,上次他去澳门玩,愕然地发现,连那些赌场里的家伙,都跟小张很惯熟。

所以,面对北崇人在市区里大摇大摆地挑衅,他也只能咬牙忍了,至于那杀手是不是张一元雇佣的,他不想去问,也不会去问。

不过他倒是把陈太忠记恨上了,心说你且先得意着,等回头寻个事端,看我往死里整你。

由于心里有了这样的算计,他对那些送上来的发作机会,也是抬手推掉,比如说有人找上门来告状,此人跟四海的租车合同到了,他来还车,却是因为四海停业,他拿不到押金。

对于这样的请求,邵局长淡淡地表示,说这个事儿我们警察局管不了,你想反应情况,得去工商或者税务——这种借口往日里能做一做文章,现在北崇都豁出去了,想在这种小事上把文章做大,那真是痴心妄想。

租车这位不知道深浅,果然去找工商局了,然后这个事情就反应给常务副市长张卫国了,张市长不但是花城人,还跟北崇抢过普林斯公司的投资。

他闻听此事,登时就指示工商局,说你们跟北崇联系一下,怎么能这么搞?随便封门不说,还查扣别人的财产,这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了?

不过,就算他说得再重,也改变不了一个现实,张市长自己就没打算露面,只是撺掇工商局出头,因为他非常确定,就算自己亲自过问,北崇那边也不会有什么好话。

邵局长和张市长想得一点都没错,市工商局的电话打过去之后,北崇警察局直接表示:客户不满意的话,去找四海公司的人谈,我们警察对的是该公司,四海的客户……跟我们有一分钱的关系吗?

说白了,暴力机关想要不讲理,那真是说破大天来都没用,而北崇这边已经横下一条心打算硬上了,这样的小事也真就是毛毛雨了。

不过对于偌大的阳州来说,发生在四海的这点事,也是毛毛雨,张一元在别人眼里再厉害,也不过是警察局长的前司机,还入不得很多人的法眼。

比如说江锋在打给陈太忠的电话中,就一点没提四海的事,他只是表示说,退耕还林的事情,办得还算顺利,你北崇也该着手准备,做那十万亩的详细计划了。

“我们就不用做计划了吧?”陈太忠对上江市长,还真是不带客气的,“市里按十万亩拨给我们就行了,拨款下发情况,我们会给出详细清单供市里监督检查。”

“你怎么就这么特殊呢?”江市长登时就不高兴了,别人都是报上计划任我们批,你连报都不报,就要拿走十万亩,“市里给你十万亩的退耕还林补贴,就没资格审核一下?”

“当初你们就没说要审核,而且我会给市里提供清单的,保证清清白白,”陈太忠寸步不让,这个时候他不能退,哪怕被人说成跋扈也认了,“想要审核,我坚决不答应。”

“为什么不同意,我要理由,”江锋强压着怒火发话,国家林业局他已经跑得七七八八的了,现在就算踢开陈太忠,也未必就成不了事。

当然,江市长是愿意讲理的,而且从骨子里讲,他对这个年轻的区长,有一些说不出的忌惮,没有去部委活动过项目的人,真的想象不到其中的艰难。

很多时候在不知不觉中,你跑的项目就被莫名其妙地否定了,而这否定虽然莫名其妙,其过程却是顺理成章的——从大热门到热门,从热门再到候选者之一,到最后才得个通知,“禁止重复建设”。

有太多的时候,跑部的人连情况都摸不透,就稀里糊涂地出局了,他们根本搞不清楚,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——他们倒是想问呢,但是别人会说吗?

至于说部委里的人门难进脸难看,没得好处不办事,这么抱怨的人还真是错了,人家根本始终就是那么个面孔,起码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这样。

这些就扯得远了,总之,陈太忠年纪轻轻就能跑下来这种几近于绝迹的项目,而江锋按图索骥地寻过去,好悬都办不成事,这差距之大,真的令江市长不得不佩服。

所以他打算听一听对方的解释,“我可是从其他县区砍了两万亩挪到北崇,其中有八千多亩就是花城的……以北崇和花城目前的关系,你应该清楚我有多大压力。”

陈太忠对江锋的初始印象并不好,但是后来他从欧省长那里得知,江市长默默地扛住了一些其他压力,对此人的印象就大为改观了。

所以眼下听到对方说话直接,他也就不藏着掖着了,“我报市里审核,将来难免有人觉得哪里不合适,删删减减的就没意思了,我就是要市里每年给北崇十万亩的退耕还林费用,形成规矩——不打那些嘴皮子官司。”

原来是这样,听到这个回答,江市长也能理解陈太忠的想法了,对北崇来说,这确实是一个隐患,花城等地出让那些指标,确实也很是心不甘情不愿,这时候,他们想不到若是没有陈太忠,就没有这个项目,他们只看到——市里把本来该给我们的钱,给了北崇。

退耕还林这个范围,一旦划下来就是死的,中间变更的可能性很小,所以江锋就没往这方面考虑,现在想来却是真的有这个可能,花城和北崇的小冲突,在陈太忠任区长之后,有愈演愈烈的可能,而花城人在上层歪嘴的能力,人所共知。

更别说这退耕还林中,也有诸多文章可做,同样的还林,经济林和生态林时限就不同,还草的时限就更只有短短的两年,花城人想做文章的话,还真的有机会。

而江锋这个副市长,一届也不过五年,他就算干满一届,最多也就是护送着经济林过关,生态林可是八年的,剩下三年,后面的市长认不认呢?

所以说陈区长虽然跋扈,担心的事情却很有道理,他只是想把每年的拨款数敲定下来,至于说钱到底去了哪里——区政府拉单子嘛。

比你更无法无天的区长,也没几个了,江市长轻喟一声,“那么,十万亩里,一半经济林一半生态林,没问题吧?”

这么大的事情,隔着电话说,真的有点太儿戏了,但是陈太忠偏偏就觉得无所谓,“无所谓,反正就是那么多钱,我都可能还草……但是拨款的下落,我一定给市里一个交待。”

“退耕还草,嘿,”江锋叹口气,什么也不说就压了电话——还草的话就是两年,那就算离经济林的年限,也还差三年,陈太忠这么说,摆明是想将这些钱用到别的地方了。

这个态度真的很狂妄,但是江市长不想再计较,也不想多打听——反正答应了你之后,到时候你得给我拉出清单来。

“我的桃子,可不是那么好摘的,”陈太忠在电话那边嘀咕一句,也压了电话,不过他嘴上说得狠,事实上他也是很慎重的,于是反手一个电话打给徐瑞麟,“徐区长你来我这儿一趟,我有点事情跟你说。”

“请您稍等一下,两个孩子闹腾得太厉害,老大一定要我抱着,”徐区长在电话那边微笑着回答,自打他收养了这双胞胎之后,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,每天下午工作完之后,若不是推脱不过的应酬,他就直接推掉了,说要回家看孩子。

这跟他以前的行为,形成了截然的对比,在徐波的成长过程中,徐区长过问得并不是很多,导致了那孩子个性跳脱最后惨遭毒手,他也深为自责。

而对这两个抱养来的女儿,他可是着实在意,有事没事都要回家看看,有人刻薄地说,徐区长要是早这么对他的儿子,小徐也未必就会落到这种下场。

大约是晚上九点,徐瑞麟来到了区长的家里,他并不担心自己撞破区长和王媛媛的私情,谣言止于智者,他心里非常清楚,那不过是流言蜚语罢了。

果不其然,他进来的时候,陈区长正斜躺在二楼的沙发上,沙发前一扎啤酒,而区长正手捏遥控器,左右调换着频道。

“老徐你坐,”陈太忠见他来了,也不起身,还是斜躺在沙发上,只是微微点头,不过手里的动作是停了,“江锋打电话来了,说退耕还林差不多了。”

“那就搞吧,”徐瑞麟也不觉得对方傲慢,径自坐到楼梯口的沙发上,大家一步一步地熟悉了,很多客套,也没必要讲了,陈区长此刻的表现,也不过是真情流露罢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