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43章 政绩的诱惑(下)

事实上,隋书记已经知道陈区长要说什么了,吃喝一阵之后,他主动开口了,“你要说的,是大学生回乡创业的事儿吧?”

“没错,”陈区长点点头,他并不意外隋彪能了解到此事,别说座谈会上有那么多人参与,只说霍兴旺回了区党委,怕是也要跟党委书记汇报。

而眼下隋彪居然率先提起,防备之意一览无遗,说白了,隋书记要在此事上占据主动地位,掌握这个引导话语的权力——更或者还有另一层暗示,霍兴旺是他隋某人的人。

不过陈太忠自命是做事的,倒也不在乎这种小心思,他淡淡地笑一笑,夹个饺子丢进嘴里,嚼了两下一伸脖子,方始笑眯眯地反问,“隋书记对我这个想法,有什么指示?”

“这个我还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,”果不其然,隋彪的回答四平八稳,然后又淡淡地点一句,“霍部长也就是大致跟我提了一下,你有这么个想法。”

“那我就简单说一下吧,”陈太忠将他的大致构思说一遍,“……大学生创业之后,如果能带领村民们脱贫致富,区里考虑解决他们的编制,能最大程度地调动起他们的积极性。”

“这个事情……有很多环节,需要仔细推敲,”隋彪不说同意,也不说不同意,“比如说,大学生的回乡创业,资金从哪里来?”

“他们可以自筹一部分,也可以……从区里贷一部分,”陈太忠也知道,这里面值得商榷的环节太多,所以他不介意跟隋书记认真交流一下,道理不辩不明,“不过这个贷款的细则,还要好好地推敲一下,原则上……优先支持有抵押或者有担保人的贷款。”

“切,学生娃,”隋彪不屑地哼一声,现在的大学生素质真的大不如前了,眼高手低的占大多数,他对此有深刻感受,真有几个踏实能干的,人家却未必稀罕回来,“政府能帮忙介绍贷款是好事,但是没有监管的话……唉,真不好说。”

但是要监管得话,监管得过来吗?隋书记的意思很明显,不过他没那么说就是了。

“所在的乡镇要起好督导作用,并且要承受连带责任,”陈太忠对这个环节,设想了应对方案,“当然,乡镇领导要是有过分的行为,学生可以向区里相关部门反应。”

要是管个地级市,他可能管不过来,只是一个区的话,这种琐事他应该有精力过问。

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,隋彪很想提醒陈太忠一句,不过想到对方做事有时候真的强势,他也就懒得说了,“那么,大学生创业成功之后,以什么名义、什么身份去带动村民致富?”

“其实他这个创业过程中,自筹资金的时候,就可以考虑邀请贫困户入股,”陈太忠说到一半,觉得自己的思路似乎有点问题,“也是啊,若是在乡镇创业,下乡村就是问题……而且村里还有村长呢,会受到一些影响。”

“是这个理儿啊,”隋彪见对方能直承疏漏,也很开心,他点点头,“所以说他们需要有个身份,上能跟乡镇沟通,下能跟村里沟通,这样才能减少一些意外因素的影响。”

“那……临时工好不好?”陈太忠琢磨一下,试探着提出一个建议。

“发点基础工资无所谓,先是一年期合同,期满视情况再续两年,一共三年,要是还没有开始带动贫困户,直接解聘,开始带动的就停薪……因为他有效益了,观察一到三年之后,决定是彻底解聘还是解决编制,不过这个方面,就得隋书记你把好关了。”

“嗯,这些临时工,可以区党委直管,”隋彪点点头,毫不犹豫地把权力抓了过去,这反应,简直就是他在苦等陈区长提出这个建议,“工资费用,区政府要承担起来……这个三年期限,是不是有点短?”

“不短了,都是些小项目,三年都创业不成功的话,也就没必要再等了,”陈太忠果断地摇摇头,对于区政府承担费用,他并不是很在意,“若是创业成功,却不想带动贫困户,那就让他们当企业家去吧。”

“成功了,不想放弃企业,又带动了贫困户,如果是这种情况,又该怎么办?”隋彪又问一个问题,这个设想中,类似的疑问环节真的太多了,“解决了编制,就存在公务人员经商的问题了。”

“这个让他们自己去处理,还要处理干净,想要编制的话,就不允许经商,”陈太忠觉得,区党委和区政府已经很为群众着想了,没必要承担太多的义务。

说实话,他这个设想,组织上都没有相关的规定,基本上算是冒险,难得的是,隋书记愿意陪他聊一聊这个构思,那么他也不能给区党委太大的压力——一旦创业成功,并且带领老百姓脱贫致富,想不想做官,那就应该是学生们自己去选择了。

“也是,”这话说出来,轮到隋彪点头了,他对跑官者的心理很明白,“照你这么说,这个事情还真的可以考虑尝试一下。”

“尝试是应该的,如果操作得好了,区党委这就算摸索出了一条发展之路,”陈区长微笑着看着隋书记,“对外的宣传和推广……包在我身上了。”

“这得区党委和区政府同心协力,”隋彪哈地一声笑了,对太忠区长的识趣,他还是比较欣赏的,当然,这样的试点一旦成功,党委的成绩是铁铁的跑不了。

但是此事确实需要区政府的大力配合,临时工的工资没多少钱,关键是临时工想创业,还需要区政府协调贷款。

在这种局面下,出名强势的陈太忠想抢功劳,隋书记也要头疼,听听人家怎么说的——对外的宣传和推广,都包了。

陈某人若是不想让这个功劳,直接宣传区政府就行了,区党委的成绩则会大打折扣。

事实上,自打从霍兴旺那里听说这个消息,隋彪就一直很上心,他仔细地推算了一下,这件事里几个难点环节能顺利解决的话,真的是具备相当的可操作性。

对隋书记来说,只要肯用心尝试,失败了都不怕,无非是区政府那里损失点资金——陈区长不会在乎这点小钱。

而且陈某人强势的名声,北崇区的各个乡镇大部分也有所耳闻了,想在大学生创业的过程中捞点好处的,一定要考虑怎么应对暴怒的陈区长。

在隋书记看来,推行此事最大的障碍,还是在人身上,制定细细的条款,那真的不难,难就难在执行的过程中,可能有人上下其手,导致好好的政策、区党委区政府的一副苦心,到最后变得荒腔走板。

不过,真要这么搞,市里的支持也是很有必要的,隋书记很干脆地点出这个关窍,“这个政策,需要得到市党委的认可。”

“嗯,开一个试点嘛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最不怕的就是各种尝试了,“宁沪书记那里……隋书记你去汇报?”

隋彪沉吟了起来,面对可能带来的业绩,他是真心想尝试一下,不过,撇开这位好不好呢?他可以感受得到,陈太忠虽然强势跋扈,但对个人业绩并不是很看重,起码短期内不是很看重,丫看重的是北崇的发展。

这并不是说陈区长真的无欲无求,而是短期内,陈某人已经升无可升了,一年半的正处,经历了两个位子,在北崇区长这个位置上,陈太忠就算干不满一届,最少要待够三年——陈区长给返乡大学生划出三年的红线,大约也是这个原因吧?

犹豫了好一阵,他终于下定了决心,“推出这个政策,党委和政府需要精诚合作,嗯……我认为咱俩一起去,能更好地展现北崇的决心。”

对于隋书记这个回答,陈太忠也不是很在意,一起去就一起去,他是求做事的,只要北崇能发展起来,分润一点功劳出去,真的无所谓。

于是两人约好,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发,不成想隋彪这王系人马的称号,还真不是白给的,陈区长收拾准备走人了,他打过来了电话,“王书记上午没时间,咱们下午过去吧。”

下午王书记也忙,两人一直在市委等到四点半,王宁沪才从外面回来,见到等在门外的一群人,他直接点将,“北崇的两个领导先进来,其他人稍等。”

隋彪这一上午的耽搁,也不是白耽搁,他将自己和陈区长商谈的结果,略略整理了一下,此时居然能递上文字材料。

王宁沪似乎也知道两人的来意,二话不说就拿起来文件看,粗粗地扫了两眼之后,他就把文件放在一边,沉吟了起来。

他想了足足有两分钟,才回过神来,“中,央目前三令五申,要精简机构,你们的想法很有些新意……但是跟大环境相违背。”

陈太忠沉默不语,隋彪看他一眼,才主动发话,“请宁沪书记指示。”

“啧,”王宁沪咂巴一下嘴巴,又瞟一眼陈区长,很是为难地皱一皱眉头,“同样的政策,能不能先内部挖潜?”

这次轮到隋彪不言语了,陈太忠等了一等,才叹口气,“我认为走出去的人才,应该考虑引进来,能带来清新的空气和活力,至于说现有的潜力……估计没谁会放弃铁饭碗。”

冲击必须来自于外部,内部的话,都是些官场油子,不可能彻底地放下一切去拼。

“太忠说得不错,其实我个人是愿意支持你们的,”王宁沪也叹口气,“但是想说服别人搞这个试点,恐怕不是很容易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