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40章 创业和就业(上)

随着学计算机的男生开口,其他人也纷纷地表示,自己的专业在区里得不到发挥的余地,现在的学生,很多都是学应用的,比如说广告策划,又比如说市场营销,更有一个女学生是学声乐的。

当然,传统职业的学生也有,比如说一个女学生,是师范大学中文系,她提出的要求是,如果能解决了正式编制,她就愿意回北崇来——让一个教师创业,是开私立学校吗?

说来说去,没有一个人对回乡创业有兴趣,大家对北崇的发展也颇多微词——就算想创业,我们也会选择留在大城市,那里的机会更多一些。

陈区长冷眼旁观,也不说什么,倒是谭区长笑容满面,耐心地回答各种提问,不过面对学生们的大多数问题,他也只能尝试去劝导和疏通。

学生们不能理解区里的苦衷,谭胜利也不着恼,不过陈太忠知道,这是谭区长的策略,区政府展现自己最大的诚意,来忽悠大学生们回乡创业。

忽悠?没错,就是忽悠,谭区长对此解释得很清楚——应届毕业生一旦留在城市里,就留下了,发展得不好也不好意思回来,除非到了弹尽粮绝的时候。

但是应届生一旦先打算回乡,留在区里的机会就大得多了,哪怕干上一半年之后,受不了清苦再往城市跑,想再适应也就不容易了。

这种心思是比较说不出口的,有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意思,不过谭区长在向陈区长解释的时候指出,很多学生在北崇或者阳州读了十二年书,去朝田等大城市,无非也就是大学四年,他们一直在学习,根本不了解那些城市。

大学毕业之后,除了确实非常优秀的,大多数人无非是一时的冲动,或者出于同学之间的攀比心理,就留在那个城市了,混得不好也没脸回来——既然左右是个无知了,为什么不尝试忽悠他们回来?

陈区长知道谭区长的心思之后,就过来做个观众应个景儿,所以他虽然听到一些幼稚到刺耳的话,却也不作声,就交给谭区长应对了。

可是他不作声,别人却未必会放过他,过不久,有一个一直不怎么说话的高壮男生举起了手,获得允许之后,他看着年轻的区长发话,“陈区长,我们都很想知道,您对大学生回乡就业和回乡创业,分别是什么样的态度。”

“就业嘛……很难,除非你有一个比较争气的老爹或者老妈,这是一个拼爹的年代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,虽然有一点非主流,却也显示出了他的亲民形象,“而且,他们还不能违反政策,否则的话,我这一关就过不去。”

学生们先是轰然一笑,紧接着就又沉寂了下去,因为陈区长后面一句话,说得相当无情。

“那么,您对创业的态度呢?”高壮男生不受影响,他继续发问。

“创业好啊,在座的诸位,是北崇多少个学生里脱颖而出的,你们都是人杰,用谭区长的话来说,都是天之骄子,”陈区长扫一眼大家,缓缓地发话,“你们能在学业上超过别人,就没有信心在事业上超过别人吗?”

“至于说就业呢,不但要拼爹,也非常讲究论资排辈,你们的才华不能尽情地发挥,”陈区长你的目光炯炯有神,言辞也具有相当的煽动性,“大好青春浪费在端茶倒水扫地中,你们甘心吗?”

在陈某人心里,学生是最容易煽动的,激将法比尽力解释要好用得多,然而他忽略了一点,时代是在发展的,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。

“现在创业也要拼爹啊,”计算机的那位苦笑一声,“我很想开个网吧,但是区里就这么大,已经有几家网吧了,手续不好批。”

“陈区长也很年轻啊,”学声乐的微胖女孩一眨不眨地盯着区长,她的相貌尚可,身材丰满肌肤白嫩,眼波一漾一漾的,带一点勾魂摄魄的意思,“您是我们学习的榜样。”

“感谢陈区长的回答,”高壮男生却是不跟他们同流合污,只是微笑着点点头,“那么我们如果回乡创业,应该有一些优惠条件的吧?”

这个家伙有点意思啊,陈太忠感觉出来了,今天这些人里,也就是此人,说话做事比较靠谱,于是他点点头,“优惠条件好说,应届生真想回来创业,凭毕业证三免两减半……享受外资企业的待遇。”

这个政策是他临时想到的,谭胜利并没有提起过类似建议,不过在陈区长眼里,想吸引人才,就得舍得做出牺牲,一个企业三免两减半,看上去是财政收入少了,但是你得考虑综合效应——北崇多了一个小摊,多了就业机会,让市场更加繁荣了,多了一份人气。

外资企业能享受到的政策,咱本乡本土的大学生,凭啥就不能享受?

“但是我们都是年轻人,想创业的话,启动资金是个问题,”高壮年轻人却有自己的想法,虽然这个想法有点过分,“家乡能帮着提供吗?”

这个问题,我怎么觉得这么邪行呢?陈太忠不由自主地看一眼谭胜利,“老谭,你对于他这个问题,是怎么考虑的?”

“这个嘛,我还真没有仔细想过,”谭区长沉吟一下发话,“不过区里也可以考虑一下,提供类似的帮助,现在区里想创业的年轻人,家里没钱的话,只能借高利贷。”

“高利贷……利息有多高呢?”陈太忠还真不清楚这个事,他来北崇之后,沉下去研究了很多事,但是没有注意到这个事情。

“两厘吧,一万块一个月二百的利息,”谭胜利苦笑一声,“一年两千四,很多年轻人觉得找到好买卖了,想博一把,就借高利贷,但是到最后事不成,还要祸及爹妈……他们还不起钱,那些放高利贷的要跟他老爹老妈要,其中还有一些恐吓的手段。”

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陈太忠总觉得,这个高壮学生的问题,似乎有点阴谋在里面。

谭胜利知道,陈区长已经认为,此事是自己撺掇出来的了,他觉得真的有点冤枉,尼玛,现在的学生太聪明,真的跟我无关,但是他还是要先肯定,“我觉得这不是个坏事。”

然后他就要表明态度了,“我觉得这是一种思路,但是区里还是要仔细探讨一下……毕竟没有相关的政策。”

“是没有相关的政策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将谭区长的心思看得通通透透,既想支持这个说法,却又不想担责任——民主党派也就是这点底气了。

但是陈区长的底气足,于是他看一眼那高壮的学生,“你叫什么,家是哪里的?”

“我叫桑格,家是双寨的,”高壮学生回答得很干脆。

陈太忠问出这个问题,就是在盘对方的道儿,不过若是有人认为,陈区长现在做事越来越市侩,越来越欺软怕硬,盘出道来才肯做决断,那就是大错特错了。

事实上,陈区长想的是,你家要是背景深厚的话,我还真就不考虑你的建议了——会有很多人帮你考虑的。

不过眼下看来,对方没什么底气,双寨乡在北崇也是很不起眼的,陈太忠知道的是,双寨现在数得着的,就是葛宝玲,再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人了。

“那行,你找项目吧,只要合适投资的,就算区里不方便出面,我帮你找钱,”陈区长微笑着发话了,学生嘛,带一点幻想,又带一点浪漫,总是希望一步登天。

那我成全你这个梦想!陈太忠身为上位者,并不介意撒一点机缘出去,前提是,对方能抓得住这份机缘。

这是很玄妙,很随性的一种行为,不过大道至简,有缘者得知,却也是真性情。

然而很多时候,真性情遇到的,却是实实在在的算计,可见这世道,有缘者真的不多,桑格很市侩地回答了,“项目我已经选好了,就是区长您推荐的……双孢菇和反季节草莓。”

“你学什么专业的?”陈太忠忽然发现,自己对这个年轻人了解得太少。

“我学自动化控制的,”桑同学的回答,令人吐血。

“我还以为你是学农科的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,“学自动化控制的,搞特种种植,实在是有点……你真的想搞?”

“特种种植,也可以自动化的吧?”桑格很不服气地问一句。

“你觉得可以,那就可以吧……”异想天开,是人类进步的基石,陈太忠无意争这些东西,事实上,他今天参加这个会,也不过是凑趣罢了。

“但是区里划出了四个试点,没有双寨乡,”桑格终于图穷匕见。

“没错,是没有,”陈太忠微笑着点点头,这一刻,他觉得事情有点好玩了,“那么,你想说什么?”

“我想在双寨也搞这么一个试点,”桑格正色回答,“希望区里能支持一下。”

“这不可能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倒不是舍不得钱,再开几个试点也无所谓,实在是这个拨款只能对乡镇,你一个自然人,还是个没毕业的学生娃,凭什么要我无偿拨款?“程序不正确,你要搞试点,跟乡镇去争取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