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38章 左右逢源(上)

仪式在十一点半结束,接下来就是等会餐了,陈太忠拎住康晓安,要他给个说法,“康总,你这一期工程的说法……发挥得有点超常了吧?”

“这挺好的吧?”康总笑眯眯地回答,假装听不出对方的怨气,“社会在发展,两年以后,这十万千瓦北崇未必够用了……保不准就要上二期工程,我只是提前预言一下。”

“但你好歹也先打个招呼嘛,”陈太忠很不满意地抱怨一句,对于康某人抢了他的风头,他并不是很在意,有二期就有二期,这才多大点事儿?

事实上,随着北崇的发展,没准到时候真的需要二期了,而且小赵乡圈地的时候,也考虑到这个可能了,圈的地方足够大。

他最恼火的是,不知不觉地,北崇成了地电公司的一张牌,或者说他陈某人成了康某人手上的一张牌,用来对付电业局的牌。

陈太忠被人当做牌来打,也不是一次半次了,说句实话他都习惯了,但是这次……他还不愿意被人利用,为什么?因为目前的情势,对北崇最为有利。

“我还以为老刘跟你说了,他没说?”康晓安愕然地看着对方,这个关键时刻,康总使出了BOSS特有的必杀技——诿过于下。

没想到你的脸皮也能这么厚,陈太忠被弄得哭笑不得,反正他也不可能把刘抗美拽过来对质,想要做事,有些细节真的没法追究。

所以他只能无视这个理由了,“康总,你一说这是一期,那惦记二期的人就找上门来了,这不是给我找事儿吗?而且老百姓有了期待,万一做不到……影响的是政府形象。”

“那就争取做到,”康晓安真是忽悠死人不偿命,“到时候地电条件能好一点的话,就按控股比例出资。”

你觉得这话说得有意思吗?陈太忠都懒得跟这货计较了,他待理不待理地说一句,“以后的事情,以后再说吧。”

你这情绪,也有点太外露了吧?康晓安也知道,自己的算计瞒不过这个年轻人,但是对方能如此明确的表态,还是让他感受到了无可抵挡的锐气——终究是年轻啊。

陈太忠想的一点都没错,康晓安也意识到了,北崇这里建电厂,主要是涉及了三方势力,国电、地电和当地政府——而目前来看,北崇区政府所处的位置,确实最有利。

北崇上电厂是一定的,但是他们有多种选择,就算目前跟地电的协议签了,也可以撕毁——协议这玩意儿,就是用来撕毁的。

由于有地电的存在,北崇上电厂的合法性得到了保障,电业局不太好在这方面做文章,但是他们可以高价收购北崇区政府的股份不是?

想到一个电厂的股份可能是由电业局和地电组成,而电业局还控股,康晓安就有点跳脚骂娘的冲动,出现这种事情,简直是对他最大的侮辱。

康总一向是讲究谋定而后动,但也没有被人打脸还要唾面自干的肚量,尤其这打脸的才仅仅是个小副处,所以他才搞了那么个临时提问。

这些提问里,必然会涉及到地电的下一步投资,康晓安非常清楚这一点,因为云中和敬德都托人找到地电了,说我们那里也有油页岩,地电能去那里建电厂的话,条件随便你开,绝对要比北崇优厚得多。

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他们什么条件都能商量,可在最重要的条件上,却不具备任何的优势——这俩地方都没钱,只等地电投资呢。

康晓安不会告诉他们,说我不考虑你们,他从不说这么绝对的话,而且传话的人里,也有个把人是有点份量的,所以他就含含糊糊地表示——我们目前的首要任务,是北崇电厂,其他的地方嘛,可能会纳入下一步考虑的范畴。

说白了,他知道眼红北崇的人很多,所以他相信,会有人问出关于下一步投资的问题,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正确的,于是他随口说两句,将北崇绑到了自己的战车上。

不过,他并不指望自己的小动作能瞒过陈太忠,那厮虽然年轻,脑子里的弯弯绕不比任何人少,要是连这样的手段都看不透,那真的就是银样蜡枪头了。

眼见对方说,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,他才反应过来,这个事儿引起对方的不满了——人家选择的不是装聋作哑,而是强力反抗。

在康晓安的设计中,陈太忠若是一声不吭,假装听不到,那这个事儿就要往晦涩里发展——这是康总熟悉的领域,他不害怕交锋,但是令他郁闷的是,年轻的区长直接掀桌子了,虽然……掀的不是很彻底,还留了一丝情面。

不过这段因果,源自于他想借陈太忠的势,倒也怪不得别人,于是他沉默片刻,方始发话,“太忠,这个协议签了,补充协议也该签一些。”

“有必要吗?”果不其然,陈区长在沉吟良久之后,淡淡地发问。

“这是一个框架,需要不停地完善,”康晓安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细节决定成败。”

“比如说呢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眼中的味道相当地古怪,“能决定成败的,都有什么样的细节?”

“比如说保障北崇这两年的用电,”康总毫不犹豫地回答,这个回答的速度,证明他肚子里有相当的存货,随便抛一两条出来不算什么。

“这个……协议上不是已经写了吗?”陈太忠装糊涂,“你必须保证我这两年的用电。”

“协议上写了,”康晓安不能否认已经存在的事实,但是他强调,“那只是一个概述而已,只是概述……没有量化的指标。”

这是纯粹的废话,协议上能写上在北崇电厂修建好之前,地电负责保障电力供应,已经是仁至义尽了,至于说具体细节……怎么写,谁来写?

可是康总现在想量化了,因为他有压力,电业局今天的表示说明,那边可能蹦出点幺蛾子来,于是他想跟陈太忠商量一下,保障供电没有问题,但是偶尔间有临时停电,那你不该算到我身上的,对不对?

这问题的关键,就在“临时停电”四个字上面了,这个可能性实在太多了,有因为突发故障停电的,有因为设备检修停电的,有因为大网调度拉闸限电停电的,却也有……人为因素,故意停电的。

运用之妙,存乎于心,谁是谁非没有明确的依据,靠的就是自由心证。

在见到阳州电业局的鞠局长之前,康晓安就知道自己跟陈太忠商量的协议有漏洞,一开始就有漏洞,这世道,就不存在没有漏洞的协议——事实上这属于人为因素,当时他认为,这方面如果出现问题,双方协商来处理。

但是现在阳州电业局跳了出来,而陈太忠又冷眼旁观,那么“保障供电”四个字,就不是随便说一说的了——你说自己保障了,可是别人未必会认可。

这个未尽事宜,可以会被别人利用,成为反击的利器,那么他就要强调一下程序了,我们需要把某些事情量化一下——在什么样的范围内,我们就算保障用电了。

“没有必要量化,”陈太忠微笑着摇摇头,眼中却是没有一丝的笑意,他不会跟着别人的指挥棒走,只是斩钉截铁地表示,“既然当时没有量化,现在也没必要,只要你能做到,我们自然能体会到。”

姓康的想把他当作一张牌,他才不会答应,好不容易等到有这么个左右逢源的机会,他自然要加倍珍惜,你们国电和地电先斗着吧,我北崇就是站在中间左右摇摆。

康晓安担心的就是这个,北崇坐山观虎斗,他的压力就大很多了,原本可以跟北崇协商的事情,都变成不折不扣的责任了,如若不然,就是将北崇推向电业局了。

事实上康总非常清楚,陈太忠跟自己没有任何的私交,若是阳州电业局肯放下身段刻意巴结,北崇可以彻底地倒向电业局,不需要有任何的理由——官场里,利益就是最大的理由,有这个就足够了。

若是做得更绝一点,北崇甚至可以单方面撕毁同地电的合同,想到这里,康晓安心里禁不住暗叹,早知道是这样,当初谈的时候,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,也要控股。

“我一定会尽力的,”康总心里轻喟一声,脸上却是不动声色,“地电人不会让任何一个合作伙伴吃亏。”

“光尽力可是有点不够,要说结果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对这货不打招呼就试图把自己绑上车的行为,他心里真的有点不满,所以他并不给对方留后路。

但是同时,他也不能把对方逼得太急,平衡还是要把握好的,要不然容易失去超然的位置,所以沉吟一阵之后,他又说一句,“北崇人……也不习惯让有诚意的合作伙伴吃亏。”

同样是合作伙伴,陈某人就加了一个“有诚意”这么个定语,强势之意一览无遗,我愿意跟地电继续合作下去,但是你不能忽悠我,说保障用电,到最后却是我频频停电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