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37章 临场发挥(下)

警察们押着杀手走了,屋里屋外的,还有警察在查找射出去的子弹和弹壳,将周遭照得明镜一般,而隋彪更是令武警出动,在四下搜索——这个性质,真的是太恶劣了。

陈太忠也配合着警察调查,一直撑到零点,实在是他第二天上午还要跟地电签约,不能再折腾下去了,这才上床休息。

睡觉前,他得到个消息,确认了杀手一共射出了十发子弹,弹壳都已经找到,其中八发子弹打在了门上、墙上或者地上,但是只找到五个弹头,其他五个弹头去了哪里,还需要细细地查找。

第二天,陈区长在六点十五分的时候醒来,六点半的时候,北崇宾馆送来了早餐,北崇分局也送来了最新线索,经过一晚上的调查,已经查明凶手所骑的摩托,是在阳州盗窃的,失窃时间是昨天下午四点,车主为关南人。

还真是有意思了,陈太忠了解了一下,那杀手一晚上竟是一言不发,分局正在使用水磨工夫慢慢地磨此人——对有些犯罪嫌疑人,可以简单粗暴,但是这种明显身背不止一个大案的家伙,大家就要控制好了,以免一不小心玩坏了。

接下来就是电厂的签约仪式了,北崇最近大大小小的动静太多了,市里领导也来了不少次,搞得这个投资超过四个亿的电厂的签约仪式,居然没有够份量的领导出面。

不过严格地来说,王宁沪是出面了,北崇跟普林斯的融资协议,就是王书记主持的,这是个打包协议,里面的融资大头就是电厂,而今天不过是电厂建设中,引入了另一家的投资和股份,市领导实在没时间的话,不来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倒是来了不少媒体,省电视台、市电视台和区电视台都来了,阳州日报的人也来了,虽然是区里的新闻,但是这个新闻的份量很足。

因为白凤鸣的建议,康晓安打算主持签约仪式,签约代表一方是陈太忠,一方是地电总工刘抗美——总工程师和北崇签约,多少也有点技术支持的意思,对地电的形象很有好处。

不过刘总工程师的形象,怎么看都不太有技术含量,他不但黑壮高大,满脸的横肉,还戴了一顶鸭舌帽——怎么看怎么像油田工人。

这是康总的主意,既然签约的不是他,那就没有必要戴运动帽了,而刘抗美对运动帽一点兴趣都没有,选了一顶鸭舌帽戴在头上。

签约仪式定在九点半举行,九点的时候,人和媒体基本上就到齐了,就在这个时候,有不速之客光临,一辆依维柯中巴驶进了北崇宾馆,车上喷着“恒北电力”四个大字,却是阳州电业局的人来了。

负责接待的人第一眼就发现了不妥,赶忙进小会议室汇报,陈太忠正在跟地电的人闲聊,他听说之后,狐疑地看一眼康晓安,“阳州电业局来人了……你邀请他们了?”

“邀请是邀请了,不过他们说没时间,”康总的眉头皱了起来,沉吟一下他发话,“阳州电业局来的是谁?”

“主管生产的副局长鞠和平,”陈太忠回答。

你有把电厂卖给他们的意思?康晓安侧头看一眼陈区长,又觉得自己这个猜测不太现实,“那咱们……见一见?”

“见一见吧,能说开最好,”陈太忠侧头吩咐王媛媛一句——老康身边总是带着那个高个女人,他自然也不甘示弱,“把阳州电力的鞠局长请过来。”

不多时,鞠局长到了,他是个小个子中年男人,黑瘦干练,走进小会议室,看到没有人起身,他嘴角抽动一下,心说这些人真是傲慢得可以。

“阳州电业局不是说年底忙吗?”康晓安坐在那里大喇喇地发话,气场十足。

“康总你好,”鞠局长来之前,是做过一些准备工作的,所以认识在场的部分人,他走进屋子,选个沙发径自坐下,倒是他身后的两个人规规矩矩的,就站在沙发旁边。

“兄弟单位建设电厂,我抽出时间过来观礼,”他无视了康总的威压,而是转头看向陈太忠,“近几年电力供应会越来越紧张的,北崇能意识到这一点,真的很好。”

尼玛,这算什么事儿?陈区长有点恼了,他也不理这个副局长,而是侧头看一眼康晓安,“康总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你在说什么?我听不太懂,能说得明白点吗?”康总面无表情地发问了。

“电力供应的缺口,会越来越大,”鞠和平面不改色地回答,“等北崇的电厂建成投产之后,受到的电力瓶颈的制约,就小得多了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也不说话,就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康晓安。

这一下康总的脸上挂不住了,他是跟陈区长拍了胸脯的,保障北崇这两年的电力供应,于是他冷哼一声,“这是阳州电业局的意思,还是省局的意思?”

“这是电力大环境使然,”鞠和平假装听不懂,他是拿电力供应来威胁北崇的,不过他又没有明说,那就可以装聋作哑地不承认,“我只是陈述一个现状。”

“哼,”康晓安不屑地哼一声,这是电业局看不顺眼地电插手北崇,而眼下在签约之前冒出来,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,纯粹是恶心人来的——真要想做什么,绝对会早早地动手。

当然,这个做法也不是说一点用都没有,首先是电业局对地电做出了一种防备姿态,其次是动摇北崇的军心,争取让两者的合作出现一些裂隙。

康总看得明白,见对方连实话都不敢说,他就懒得计较,不过他不计较,不代表没人计较,白凤鸣等了一等,见没人说话,才冷哼一声,“鞠局长你这是说……未来两年内,北崇的电都保证不了,是这个意思吧?”

“是不敢保证,其实哪个地区的电都不敢保证,”鞠局长的话,依旧是滑不留手,他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所以说,北崇自建电厂,是值得鼓励和支持的。”

“是你电业局逼得我们自建电厂的,”白凤鸣脸一沉,死死地盯着对方,“我去电业局要电,坐等一天,根本就没人理我,局长明明在,非要告诉我不在……所以不怕告诉你,这个电厂我们建定了。”

白区长原本不是冲锋在前的性子,但是这个电厂,他投入了太多的心血,而且上次电业局的反应,也太不尊重人了——事实上,他这一冲,领导们才能更顺理成章地介入。

“这两年电力一直就紧张,这不是我们有意刁难,”鞠和平一摊双手,很无辜的样子。

“我们知道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又瞥一眼康晓安,剩下的是你的事儿了。

康晓安脸色铁青地看着对方,好半天才微微一笑,“你现在离开,还来得及。”

“电业局也不是我家开的,”鞠和平苦笑一声,表示这不是我个人的意愿,接着他站起身来,走到门口的时候,才扭头又说一句,“对了,北崇区政府,可以考虑把电厂卖给我们。”

“鞠局长,你是不是不想走了?”地电办公室的赵主任沉着脸站起身,冷冷地发问,看这样子,都有打算动手的意思。

看着鞠和平离开,一屋子的人都没了说话的兴趣,好半天之后,康总才清一清嗓子,“太忠,我的承诺依旧有效,你放心好了。”

“这无所谓啊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心说康晓安你也不知道是怎么混的,居然被一个市电业局的副局长上门打脸。

无所谓吗?康总心里暗叹,是啊,你无所谓,到时候把电厂卖给电业局就完了,问题是我很有所谓,真不能让你这么做啊。

不过这种事情,也不能着急说明,康晓安在省政府呆得久了,最是清楚谋定而后动的重要性,今天鞠和平出现,明显不是孤立事件。

接下来就是签约仪式了,虽然经历了小小的波折,不过大家都是沉得住气的,整个会场里人头攒动热闹异常,长枪短炮支起了无数,大多数人都是喜气洋洋,兴奋地议论:咱北崇终于要有自己的电厂了。

签约完毕之后,大家起立鼓掌庆祝,门口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。

不知道是否受了阳州电业局的刺激,在临近结束的时候,主持仪式的康晓安居然临时表示,说为了增强大家的了解,欢迎记者朋友们对某些环节进行提问。

说完这些话的时候,他才侧头看一眼陈太忠,陈区长却是面无表情,也看不出在想什么。

他这个临时发挥,搞得在场的记者们和采编们有点糊涂了,大家谁也没想到,一个签约仪式,到最后还能自由提问。

不过记者们大抵还是见多识广的,就站起来就关心的问题提问了一些,其中一个问题比较有意思,《阳州日报》的记者站起身来,“请问康总,接下来,地方电力公司在阳州还有其他的投资计划吗?”

“这是一定的,”康总微笑着回答,语气却是斩钉截铁不容置疑,“攥在手里的资金不算钱,总要花出去才行,而阳州是个非常合适投资的地方。”

吹吧,你就使劲儿吹吧,陈太忠面带微笑,心里却是在腹诽。

“那您能透露一下,有哪些项目吗?”阳州日报继续发问。

“这个就……涉及到商业机密了,不便多说,”康总侧头看一眼陈太忠,“比如说,北崇这两个五万的机组,只是一期工程。”

老康,不带这么阴的啊,临场发挥居然发挥到我身上了,陈区长脸上的微笑,没有丝毫的变化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