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32章 区长救火(上)

城关镇的面积并没有多大,可北崇区也足够荒凉,热闹的地方并不多,不过人民商场周围,从来都是相对热闹的,尤其是眼下要过年了,更是热闹。

所以门口有买各种小吃的占道经营,糖葫芦、鸡蛋煎饼、烤羊肉串等等,既然是小县城,也没什么城管来撵人,只有税务随便过来收点税,就可以摆在那里。

此次起火的,是一家炸馓子的油锅翻了,现在是下午四点钟,并不是卖小吃的合适时间,他也炸了不少馓子,就封了火,将油锅摆在贴墙根的地方。

起火的时候,摊主并不在现场,托了别人照看买卖,他上厕所去了,四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在街边打闹嬉戏,一不小心就带翻了油锅,少年们一看不妙,齐齐喊一声跑了。

帮忙看摊的正给人包煎饼果子呢,眼见油锅翻得比较彻底,就包完了果子,收了钱找了钱,又将自己的小车推得远一点,这才过来扶锅,嘴里还嘀咕一句,“真造孽。”

“走水了!”这时候,有人大喊一声,煎饼果子闻言一扭头,火已经烧过来了,他吓得拔腿就跑,总算是在火烧过来之前成功脱身。

四周的摊贩和行人见状,也是拔腿就跑,跑到远处大家回头一看,傻眼了,形势危急啊,一个卖五金杂货的商店,被火势封堵住了门口,里面隐约传来女人的呼救声和孩子的哭闹声。

这不算最危险的,更危险的在旁边,那一锅油顺着街道流下了马路沿,流到了一辆……白色的面包车下面,而那个车主显然是锁了车门办事去了。

这依旧不是最危险的,最危险的是,五金杂货的隔壁是卖爆竹的,火倒是没封住他家的门,但是这么多爆竹,一时半会儿搬不完啊。

“我操,老少爷们儿搭把手啊,”爆竹店的主人抱着一大捆爆竹出来,风驰电掣地跑到马路对面,然后又狂风一般地刮回来,接着抱第二次,就在他要冲回去抱第三次的时候,有人一把拽住了他。

“尼玛,你放开我,”这位一扭身子就要继续往前冲,殊不料那位拽着他死活不放,“尼玛,你看不见那儿还有个油桶?”

爆竹店主人一看,果真,油锅倒地的不远处,就有一个白色十斤装的四方油壶,正在铁架子上被火灼烧着,随时都可能被引燃甚至爆炸。

“不行,我还得去,”他舍不得自己屋子里的烟花爆竹,“我的摊子要是着了,大家都完蛋……兄弟你搭把手啊。”

“尼玛,想死你自己去吧,”拽着他的这位松手了,大家只是面熟,连名字都叫不上来,你让我去帮你从火海边把爆竹搬出来——劳资不管了行不行?

卖爆竹的才刚要往前冲,又颓然止住了脚步,油壶被烧软,噗地一声轻轻爆裂开来,又是不少油流了下来,还有些四溅的油花,星星点点地燃烧了起来,眼瞅着爆竹店也不保了。

就在这时,一个高大的青年挤到了人群前,手里拎着一个灭火器,他才要上前,后面有人提醒他,“娃子,先喷灭汽车底下的,小心油箱爆炸。”

“球毛,先灭了炮仗店,”一个男人高声叫着,“放你妈的屁,杂货店里有女人,还有娃儿,”一个女人尖声地谩骂。

尼玛,这么危险的局面啊,陈太忠这才发现,好像什么都很重要,都很危险。

他在商场里听到“走水了”三个字,就怀疑是不是着火了,北崇这里有很多话,用的都是古语,比如说吃饭不叫吃饭,叫用膳,打招呼都是膳了没有,他是格外地听不惯——你问我骟了没有?

打开天眼一看,是真的着火了,他也顾不得许多,转身猫腰拎起灭火器,就冲了出去,心里却是暗暗苦笑,哥们儿这一语成谶的功夫,是越来越长进了啊。

跑到现场一看,他才发现形势不是一般的险峻,不过这个时候也由不得他了,他一手拎着灭火器,大踏步地来到面包车前,另一只手就去推车,嘴里大喊一声,“都给我让开!”

不用他说,大家都乖乖地躲得老远,有人正嘀咕,说你单手能推动这车吗?不成想在众目睽睽之下,年轻人在五秒钟之内,硬生生地将车推到了十五米开外,初时慢一点,到后面是越来越快。

“我操,这车可是拉着手刹呢,”围观的人纷纷咋舌,这一段马路不是非常平的,有一个缓坡,而且轮胎在地上划出来的漆黑的印子,大家也看到了。

陈太忠却是顾不得想那么多,跑回去拉开灭火器,冲着爆竹店喷两下,就冲到杂货店前,呼呼地喷了起来,不过扫帚簸箕之类的,还是在毕毕剥剥地燃烧着,眼瞅着火势小了点了,猛地又听到“砰”的一声大响,一个东西直奔他胸口而来。

陈区长下意识地抬左手一挡,重重地一撞之后,他的衣服呼呼地烧了起来,旁边有人惊呼,“呀,这是打火机气,杂货店里还有这东西?”

“陈区长,你不能进去啊,”这个时候,王媛媛哭着叫了起来,区长所在的位置很危险,她也不敢上前,“等一等,他们也拿灭火器去了。”

“我能等,里面的人能等?”陈太忠拿手拍打两下身上,拎着灭火器冲了进去,紧接着,里面又传出两声闷响,火星四溅,看到蹦跳的着的金属外壳,外观的人再次惊呼,“我操,灭害灵也能爆炸?”

下一刻,陈太忠大声咳嗽着,从白烟弥漫的房间内抱出一个小孩,看起来有七八个月大小,小孩的脸上熏得黑一道白一道,眼睛也不住地流泪。

“帮抱一下,”他跑到王媛媛身边,把孩子递给她,可是小王不会抱孩子,旁边一个中年妇女顺手接过来,“小心弄断脖子!”

陈太忠转头还要往进冲,王媛媛死死地拽住他不放手,“她自己不能走吗?”

“放开!”陈区长狠狠一甩她的手,一边冲一边说一句,“她吓得不会动了!”

再然后,大家就见到高大的年轻人抱着一个矮胖的女人走出来,这时商场里也有人拎着灭火器跑出来,对着屋里一阵猛喷,年轻人和女人登时浑身银白,有若一座奔跑中的雕像。

走到人群边,陈太忠将那女人放到地上,抬手一抹脸,悻悻地发话了,“我说,你们不喷爆竹店,喷我干什么?”

随着他说话,还有无数细白的粉末从他口鼻中喷出,大家看得是异常的滑稽。

水火无情这话没错,但是初期预防工作做得好,准备充分的话,只要在初始阶段敢于冲上去拼,很可能就能把天大的灾祸消弭于无形之中。

像这一起火灾就是这样,火起得突然,地形复杂,周围易燃易爆品众多,手脚慢一点,就能酿成天大的祸患——围观的人也很想救火,但是东西不就手,大家也只能看着。

但是好死不死的是,陈太忠正在商场里对着灭火器做文章,而他本人也是不怕危险的主儿,顶着打火机气、灭害灵的爆炸和燃烧,冲进去将人救了出来。

接下来,商场里又找出了四五个灭火器,终于将火势控制住了,直到这时候,消防车才拉着警报赶到,陈区长坐镇现场指挥,“喷点水,把温度降下来。”

那爆竹店老板终于抢出了所有的货物,不反对喷水,至于五金杂货店,扫帚拖把什么的,都烧得差不多了,剩下的五金工具也不怕喷水。

消防队员在这边喷水,其他人却是围着陈太忠观看,“哇塞,真的是陈区长哎,堂堂的大区长,就冲进火里救人去了。”

“爷们儿,没得说,这样的区长,咱服气。”

“操的,咱北崇烧啥高香了,能碰上这么个区长?真是风水轮流转,今年到北崇。”

陈太忠无视这些人的围观,事实上,他现在拔脚走人都可以了,不过这也是个机会,他将那一高一矮两个人招呼过来,现场分析这个案例,以做警示。

“看看,这就是不注意消防引发的后果,你们要是以为,隐患仅仅是隐患,就大错特错了,隐患一旦爆发,不堪想像,这个后果和责任,你们承担不起……”

“区长,我们错了,”两人重重地点头,矮个子更是表示,“今天晚上,我就让所有经营户理顺货物,哪怕不睡觉,也要给咱北崇人民创造一个安全的购物环境,开开心心过年。”

“这个话不全对,”陈区长摇摇头,顺便用手在鼻子跟前扇一扇,皱着眉头发话,“过年要重视,平常也要重视,良好的习惯是日常生活中养成的,安全防范意识,不是靠突击抓出来的,这一点一定要牢记了。”

王媛媛早就受不了他身上的那股子味儿了,眼见区长也受不了,终于长出一口气,扇一扇鼻子,“区长,您身上这是什么味儿啊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