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31章 节前忙碌(下)

陈太忠面对这个说道,真的是啼笑皆非,在他的印象中,谭胜利这个异端整天没事,就琢磨着从自己手里抠钱。

不过再想一想,谭区长分管的口子,也只有不住地要钱的份儿,要是能挣钱,那才是稀罕,当然,这次他就不是那么好说话了。

危房是一定要修的,但是怎么修,该花多少钱,不是你谭胜利说了就算的,陈区长很直接地表示,然后他一个电话打给建委主任高博才。

高主任听说区长相召,吓得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,陈区长上任这么久,多半都是跟副区长们打交道,很少直接跟下面的行局联系,他非常担心是什么事儿发了。

总算还好,区长表示说,你派人跟谭区长走一趟,看看有哪些危房,应该怎么修缮,拿个方案出来——区里现在的经济还比较紧张,方案要做得可靠而且便宜。

发现区长不是很信任自己,谭胜利有点恼火,不过接下来陈太忠的话,就让他心情舒畅了许多,“现在只是缝缝补补,过两年经济好转了,校舍、教师这些,都要彻底地解决了。”

这些事情忙完,基本上就到中午了,下午的时候,陈区长没有坐在办公室里,而是一个人去了长途汽车站。

北崇的这个长途汽车站,建得非常地不科学,在城关镇毗邻前屯镇的地方,搞得有些长途车都直接绕行了,比如说从阳州市区到临云乡,不可能经过前屯。

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这个车站主要是为城关镇服务的,其他乡镇只能靠后了。

陈区长此来,自然是要检查一下春运工作,北崇再落后,也是有人在外地工作和学习的,这年关了,必须要注意一下。

他不是一个人来的,而是带了王媛媛一起,这俩男的高大女的英俊,还是颇引人注目的,几乎在半分钟之内,就有人认出,这是新来的区长,毕竟陈某人在分局门口当众露过两次面了。

面对众人热情洋溢的招呼,陈太忠笑着点头应对,然后就是王媛媛随机地找上几个旅客,用北崇方言问一下车次、服务、路况之类的东西。

陈区长在车站露面了!这个消息传开不到五分钟,运管办的主任就来到了现场,不过他不敢上前打招呼,再过两分钟,交通局局长也赶了过来。

“喝酒了?”陈太忠不满意地看一眼这两位,尤其是运管办梁主任,嘴里酒气冲天,“现在是春运期间……尽量少喝酒,耽误事儿。”

然后他就不管这二位了,继续找旅客了解情况,这时候就显出北崇人彪悍的好处了,虽然有人知道自己在跟区长交谈,旁边站着的还有交通局长和运管办主任,他们也不怕发各种牢骚,什么到点不走啦,什么哪里路况不好之类的。

在交谈中,主要负责沟通的是王媛媛,她头一次行使这样的权力,小脸有些微微的红晕,不过她的思维还算缜密,逻辑也非常清晰。

陈太忠却是一手执笔,一手拿着一个小本子,笑眯眯地站在她身后,时不时地在本子上记点什么,时不时又冲某些打招呼的人点点头,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。

他悠闲得不得了,但是交通局长却是紧张得心突突突乱跳,有几次他想打断别人的话做解释,却不防陈区长冷冷一眼扫来,那逼人的目光,将他所有想说的话都压了回去。

聊了大概有半个小时,葛宝玲过来了,葛区长一开始不想来,她知道陈区长有微服私访的习惯,自己去了反倒是显得害怕什么。

不过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区长还在那里,她就觉得自己应该过去看一看了,任由区长了解情况是一回事,长时间视而不见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葛区长来了,陈太忠就不好一点都不搭理了,于是他笑着点点头,“我过来看一看,觉得汽车站放在这个地方……有点不伦不类。”

“区里有这个设想,往浊水乡那里放一放更好,”葛宝玲点点头,当年汽车站放在这里是正确的,但是随着北崇的发展,现在有点跟不上了,“不过,没钱啊。”

“你先拿个方案吧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发话,然后将手里的小本子递给她,“葛区长,这是群众们反映的问题,你一条条地过一下,有则改之无则加勉。”

葛宝玲听说“拿个方案”,一颗心就不争气地跳了起来,心说我盼了这么久,总算是冒出一个项目了,至于说陈太忠往小本子上记的东西,她来的时候就听说了,心里并不是很在意,因为陈区长是个肯听解释的人,有错误,改了就行了。

哪怕是实在离谱的错误,她也不担心,说白了她只是分管交通口罢了——现在的交通局局长,并不算是她的人,严格来说,是前任张区长受了某些因素的影响,提拔起来的。

“陈区长的字真棒,”她先夸一句,然后才开始看,事实上也都是大而化之的问题,强调的是群众的感受,也不难解决,有些更是硬件因素导致的,“好的,逐条给您答复。”

正说着呢,一辆车启动了,是开往临云乡的客车,走了没几米,陈太忠喊一声,“嘿,停下来。”

运管办主任赶忙跑上前拦车,中年的车主下来之后,一脸的纳闷,“怎么回事啊?”

“你说怎么回事?”陈太忠沉着脸,一指车的排气筒,“你这车一启动就冒黑烟,跟乌贼都差不多了……就这也敢上路?”

“区长,这不是最近春运吗?”中年人赔着笑脸发话,他这跑客运的消息灵通,知道最近大家都说,区长挺亲民的,所以他不怕解释两句,“其实没啥大事儿,就是烧点机油,忙过这一阵我就去处理。”

“这不只是烧机油的问题吧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表示自己不是菜鸟,“而且你这么冒烟,不但污染重,也影响别人的视线,容易出事……修好了再跑。”

“我这晚上就去修,行吧?”车主态度还算端正。

“不行,就现在,车里乘客下车换车,”运管办主任黑着脸发话了,心说你小子等一等再跑就不行?非要让区长抓个现行。

“你还好意思说我,”车主也火了,抬手指一指对方,“我就在咱运管办指定的修理厂修的车,他妈的修好几次了,一直冒黑烟,冒黑烟油耗大……你以为我愿意?”

“运管办也能指定修理厂?”陈太忠表情怪异地看着葛宝玲,他才没兴趣去问一个小小的运管办主任,直接问自己的副手。

“有个推荐的修理厂,”葛区长也不否认,反正下面这些事,谁还不清楚?她扭头看向交通局长,“这个指定今天取缔,相关经过和处理结果,你出一份文字性的东西。”

“看来我考虑的不是很周全啊,光考虑乘客了,没考虑车主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又看一眼葛区长,“这个春运的问题,我交给你了,要保证安全地、及时地把群众送回家……不许一辆带病车上路。”

“好的,”葛宝玲点点头,这个问题往年她也强调——毕竟是她分管的,出了问题就是她的责任,但是运管办总是敷衍了事,没有张区长的支持,她又不好硬来,现在陈区长发话了,她就有信心去抓一抓。

“做新车站方案的时候,跟白区长碰一碰,”陈区长交待一句,转身向自己的车走去,“要考虑将来发展的整体布局。”

要不说这个区长,不想管事的话,那就没有多少事,想管事就是管不完的事,陈太忠离开汽车站,又去了人民商场,看看春节之前,货物的筹备情况。

人民商场原本是县二轻局的产业,建于五十年末,很老旧的建筑,闪金镇的六格背包曾经在这里风靡一时,现在是风光不再了,两层半的建筑,里面的柜台都租出去了。

进了商场,就有一点过年的味道了,人来人往熙熙攘攘,烟酒饮料副食、衣物衣料收拾、鞋帽裤袜、家用电器、音像制品等,真是琳琅满目。

由于人多,没几个人注意到区长来了,而陈太忠转悠一圈,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的,打开天眼看了好一阵,才走到一个角落,挪开几个箱子,看到了里面的灭火器。

“去把这个商场负责人叫过来,”陈区长冷着脸吩咐王媛媛一句。

不多时,一高一矮两个中年男人过来了,他们已经知道了来人的身份,赔着笑脸点头哈腰,“请问区长有什么指示?”

陈太忠看一眼灭火器,又瞥一眼那两位,“你们觉得我该指示什么?”

“哎呀,这些经营户真是的,”矮个儿假装才发现这个,于是干笑一声,“我们再三强调,不能堵了灭火器材和消防通道。”

“你觉得只是经营户的问题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。

“主要是我们自己的安全意识不够,”高个儿见状,赶紧赔着笑脸认错,“没有起到很好的指导作用……马上改,马上改。”

“要让我再看到这种情况,你们主动辞职吧,”陈太忠心里这个气,你就是搞商场的,过年了,连这点东西都注意不到,还要我这个区长来提醒你们……尼玛,你们整天操心的,都是些什么东西?

说完之后,他转身就待向外走,不成想就在此刻,门外有人大喊一声,“走水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