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30章 节前忙碌(上)

来电话的是廖大宝,他向领导反应,说今天花城人自首的有十一个——受余老三这样板的影响,他们都愿意交点钱,从这种无穷无尽的折磨中脱身出来。

不过这十一个人,就得不到余老三一般的待遇了,就算是今天自首,明天也不要想出摊了,而且他们的保证金也多——余老三只交了一万,他们这些人里,还有保证金到两万五的。

要说余老三先交了五千的罚金,再加上一万,那就是一万五的水准了,正卡在陈区长说的一万到两万之间——事实上这也是北崇分局的章法,卡到上限的话,体现不出来陈区长的宽厚之心,但是降到下限的话:大家这个年还过不过了?

总之今天来自首的,享受不到第二天就出摊的待遇不说,保证金也要多交,这个事情有点令人郁闷,不过,事情能就此过去……也算有个结果了罢。

这是不错的消息,小廖知道领导关心此事,就在这个时候打个电话过来汇报情况,但是同时他也表示,有三个没到案的菜贩已经放出风声,决定不做这一行了——北崇人你真要有本事,就来花城抓我吧。

“那就走着瞧,”陈太忠压了电话之后,冲康晓安歉然一笑,“区里有点事情,不得不回去了,我真的很忙……我们北崇正跟花城死掐呢。”

“要帮忙吗?”康总的眼睛又是一亮。似乎是有参与的兴趣,“花城人不好打交道。”

“帮忙我欢迎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不过我可是没有什么可以回报的。”

“没回报,那我肯定不管了,这不经济,”康晓安笑眯眯地回答,是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语气,“花城这边,我可是捏着他们一个项目呢。”

“什么项目?”陈太忠略带好奇地发问了,花城也要上电厂吗?

“花城想搞个古城修复,更好地发展旅游业,”康晓安的答案张嘴就来,“广北也想搞这个,省里资金紧张,两家争得很厉害。”

“广北是地级市吧,”陈太忠随口答一句,心里却是暗暗都咋舌,你搞地电的,居然能左右古城修复,真的是……很匪夷所思啊。

“花城也是省管的,不过是委托阳州代管,”康晓安身为前政府部门官员,对这些东西真是一清二楚,“而且花城的历史,的确值得说一说。”

“不能喝了,再喝我就说胡话了,”陈太忠站起身来,对方所说的花城项目,他真的不是很稀罕,而且不管怎么说,北崇和花城都是阳州的,两家相斗正常,可他要伸手阻挠该项目,市里知道了,也会不高兴的,“必须连夜赶回去,明早还要开个工作会。”

康晓安见他不接话茬,微微一笑也不计较,拦几下拦不住,于是带着自己的手下,将人送到停车场,看到金龙大巴启动,他才微微摇一摇头,悻悻地咂一下嘴巴。

“这个陈区长,实在有点傲气,”赵主任知道领导的心情不好。

“饭总是要一口一口吃的,欲速则不达,”康总酒劲儿,似乎在瞬间消失了……

大金龙五十多个座位,而车上的人不超过两位数,大家放倒座椅,除了两个司机,其他人都是呼呼大睡。

凌晨五点,车开到了区里,陈区长一边打着哈欠下车,一边发话,“都回家睡觉去,上午能来就来,最迟的,下午两点半准时来上班。”

他回到自家的小院,拿着钥匙打开房门,这一刻,他心里有点莫名的悸动,说不清是什么原因,就走进了王媛媛的房间。

小王睡得正香,她穿着紫色打底,红黄白花纹相间的睡袍,躺在那里什么都不知道,远处的街灯斜斜地照进来,她胸前的衣襟有些松动,露出一抹映着月华的雪白。

“唉,”陈区长轻喟一声,转头离开,心说自己也真够无聊的,大晚上的,跑到女孩儿的房间里看人家睡觉,真不像个区长。

早晨八点,陈太忠还是准时来上班了,现在已经是腊月十六,过年的味道越发地浓了,来了办公室之后,就是各种年底的忙碌。

刚打发走了杨孟春,徐瑞麟又上门了,他将食用菌和蔬菜反季节种植示范点的名单报了上来,名单是经过初选了的,目前是六选四,陈区长看过之后,就说一家才五十万,这点小事你拿主意吧。

不过猛然间,他想到殷放视察的养牛场变成了租牛场,说不得又叮嘱一句,“资金一定要落实到位,还有后续观察也要跟上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?”徐瑞麟有点迷糊,先让我拿主意,又强调资金落实到位,这是个什么章法?

“没什么意思,”陈区长笑着把某事解说一遍,当然,人名和地名他都是略过了。

“哈,这个没问题,”徐区长也不是第一天当官了,马上就反应过来,区长指的是什么了,“我和小胡都会盯着的……对了区长,这个苎麻脱胶厂,我想春节前就动工,先搞一搞三通一平,把围墙建起来。”

北崇乃至于阳州的春节,是异常慵懒的,基本上从腊月二十三开始过小年,很多人就开始歇了,一直到正月十六之后,这才开始些许的忙碌,真要忙起来,就是过完正月了。

所以徐瑞麟这个建议,很有点另类,陈太忠倒是无所谓,“只要能找得到人,那就上手吧,不过要拿个方案给我,尽量照顾本地人,但是也要考虑成本控制。”

徐瑞麟出去,白凤鸣又进来了,他的眼里还有些许的血丝,看起来是睡眠不足,有意思的是,他此来的目的跟徐瑞麟一样,也是要年前动工——不是电厂,是卷烟厂。

“你们对年前动工都很有信心?”陈太忠这下有点奇怪了,“老徐是这么说的,你也是这么说的,施工队好找吗?”

“他那个施工队我不知道,我这儿好找,”白区长笑着回答,顺便又打个哈欠,“跟建委保持联系的施工队不少,其中有些人……咱们还欠着他们费用。”

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陈区长不动声色地看着他。

“前屯那儿基础设施不错,可以直接建厂房的,”白凤鸣笑一笑,也不在乎领导的表情,“赶早不赶晚,能盖多少是多少。”

“想用欠钱的施工队?”陈太忠直接点明了,白区长这么做,他倒也不是和反对,起码可以缓解某些方面的仇视,不过他也担心,老白是不是有点猫腻在里面。

“欠钱的好用,他们还想跟新一届班子保持好关系,以前的钱也有个指望,”白凤鸣的回答,倒是没有什么掩饰,“用生不如用熟。”

“还是招个标吧,”陈太忠承认,白区长说的这些话有些道理,不过一直用熟人,也有点不合适,就像移动和疾风的采购一样,偶尔买一些生手的东西,那也是必须的,“随便找一家新的施工队,一起参与招标。”

“新施工队一起参与?”这次轮到白区长不懂了,这跟他的地位和眼光有关,他没在正规企业干过,又是局限在北崇这小地方,就琢磨着区长的指示,是不是别有用意。

等听完解释,他才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原来是这样,你说的这个很有道理,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,偶尔招一家新单位,确实能增强的危机感。”

看着他震惊的样子,陈太忠心里有点得意,知道什么叫先进的理念了吧?哥们儿我这交流干部来北崇,可不是只会打打杀杀。

得意归得意,该说的话他还是要说,“这个竞标,价格不是唯一的因素,工期、施工能力都要考虑,谁敢偷工减料,我是要追究民事甚至刑事责任的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白凤鸣听到这话,就只能苦笑了,工程里面的猫腻谁不清楚?除了偷工减料,就是制造意外增加费用,这都已经成了惯例,但是区长居然要追究刑事责任,想来也不是随口说说的。

陈太忠也知道他为什么苦笑,想到自己上任以来,白区长一直配合得不错,他也不想给其增加太多压力,“凤鸣,我还是那个意思,在我没来之前发生的事情,都跟我无关,但是我来了之后,眼里就不揉沙子。”

“我明白了,”白凤鸣点点头,区长不但正气十足,而且对往事也不追究,再加上人家都说了,价格不是唯一的因素,那他自然就能放下包袱轻装前进。

跟随一个有责任心而且懂行的领导,是很令人轻松的,而且有钱的施工和没钱的施工,里面差别也很大,白区长有信心把事业干好的同时,个人也不会蒙受什么损失。

白凤鸣离开之后,谭胜利又赶过来,有意思的是,同样地,他也想在春节这一段时间里施工,区里和下面乡镇的学校,有些房子已经是危房了。

谭区长认为最好能趁着学生们放假的时候,修缮一下教室,哪怕是修缮一部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