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26章 又见自杀(下)

今天上午,北崇区政府还有他们要忙的,早上九点半,王宁沪书记从市里赶来,主持草签普林斯公司融资意向的协议,市里来了不少领导,区里则是区党委书记和区长齐上阵。

签约没有用了多长时间,接下来就是座谈,北崇和花城弄得剑拔弩张,在这里却是没有任何的影响,大家喜笑宴宴,共同规划北崇未来的发展。

细心观察的人会发现,王书记虽然跟肯尼迪小姐聊得很开心,但是他除了北崇,就是说市党委市政府,绝口不提其他县区。

只有在会议即将结束,众人要去会餐的当口,王宁沪才笑眯眯地说一句,“普林斯公司在恒北多走一走,多看一看,值得投资的地方,还是很多的。”

凯瑟琳微微笑着点点头,竟然是没有回答,看不出她是随意的敷衍,还是表示记住这个建议了——连陈太忠都看得大开眼界:凯瑟琳说话做事,是越来越有中国官场的范儿了。

用过餐之后,大家送走了市里一干领导,陈太忠也回房间休息去了,今天是周六,原本就不该上班的,自打他来了区里之后,折腾得大家鸡飞狗跳,加班和熬夜是常事,眼瞅着年根儿了,他下午不打算去区政府了。

不过陈区长想休息不做事,却是有事情找他,下午将近四点的时候,值守在分局的廖大宝打来了电话,说是市局刑警支队有一个副支队长带人下来,列了一个嫌疑人名单,要求分局配合抓人,朱奋起正在敷衍他们,廖主任见状,就出来通报陈区长一声。

“切,随便他们折腾,想抓让他们自己来抓,”陈太忠不在意这点小事,因为他很清楚,市局下来人要求地方配合,其实是可大可小的事情。

按说上级局下来人,分局这边应该诚惶诚恐才对,就是大家说的“省厅下来条狗都比人强”,但是地方上若是打定主意不买账,那也就不买了——更别说这朱奋起,已经旗帜鲜明地站到了区政府一边,敷衍了事很正常。

事实上,陈区长更关心的,是别的事情,“今天有多少人归案?”

“一个也没有,”廖主任的回答,让某人很吃惊。

“怎么会这样呢?”陈区长惊讶过后,才发硬过来,小廖说话的时候,语气很轻松,“都贴到阳州去了,一点反应都没有?”

“有啊,有反应,”廖大宝听得就笑了起来。

原来这阳州的小混混们看到名单后,直接就上门,搬出身后老大的旗号,就要他们乖乖地跟着走——大混混们可是看不上这点钱,而阳州的炮头,在花城也有相当影响力。

这并不是说市区的混混就比花城的狠,事实是,市里的资源比花城多,花城再怎么牛也只是个县级市,很多事情还是要去市里办,绕不开市里的混混。

对于这种大明大方找上门的,花城的菜贩们也都头疼,有关系的赶紧搬关系,没关系的就打算硬着头皮上了。

但是这些混混们还不想动手,就说你识相点,不想跟我走也行,给五千块钱我就放过你——反正这个钱我是一定要拿的。

菜贩不答应,说这个钱我给你,再来一波还得给,要钱没有,要命有一条。

结果混混就告诉他,我收了你的钱,再有人来,你报我这个字号就行,你要真不给,我也不跟你打架——有本事你永远别去阳州卖菜。

这种情况下,有的菜贩就给钱了,有的依旧不给,但是给钱的马上就会发现,这是一个错误,下一个收钱的,才不管谁已经收过了——把我的五千块钱拿出来,要不然你有种别去阳州卖菜。

就这么多半天工夫,阳州的一干小混混已经折腾得花城大乱,要是刘金虎还在的话,他站出来说句话,小混混们就只能夹着尾巴跑路了,但是刘老三死了不是?

而跟刘金虎有关的人,目前有些在接受警方的问询,还有一些闲着,却也不敢再插手此事了——刘老三死得太蹊跷了。

所以,虽然说今天一个人都没有抓到,但是北崇人还是觉得解气,就连廖大宝身为关南人,也觉得这个变化有点出乎意料。

“嗯,那我知道了,”陈太忠放下电话,心说把告示贴到阳州,果然是走了一步好棋。

绝对是好棋,又过半个小时,分局传来新消息,有花城人来自首了。

这也是没办法的选择,时近年底了,正是一年当中买卖最好的时候,这么耽误下去,还不知道要少收入多少,而且只要北崇不肯饶人,他们就永远不可能出现在菜市场。

还有就是……混混们的骚扰,大家也都深受其害,没给钱的,担心将来在菜市场遭遇麻烦,给钱的架不住还有第二拨第三拨登门。

再有就是,家里的亲戚朋友也拖得什么事儿都办不了,这大年根儿的,不是折腾人吗?

还有则是,刘金虎死了,到底怎么死的说不清,但是……极有可能是北崇动真格的了。

说来说去,这些菜贩们终究是以卖菜为生,偶尔欺负一下同行,他们是生意人而不是黑社会,一旦发现利益受损,又啃不动对方,做出适当让步也就正常了。

至于说花城人的荣誉——尼玛,那算多大的事儿?天大地大赚钱最大。

来自首的正是余老三,他实在扛不住了,于是他就联系一个关系不错的北崇菜贩——没错,花城和北崇人是打得凶,但是同为摊主,对方阵营里有几个谈得来的,也是正常的。

北崇菜贩说了,你也别自首了,就当是我抓住你的,我还能得五千块,结果两人讨价还价,北崇人收一千的好处费,护送他进分局自首。

余老三在当天打群架的时候,也是动手了,他身体棒没动家伙,不过由于力气太大,也造成了一定的伤害,是北崇人列出的名单里,次重点关注对象。

他一进分局,就表明自己是自首来的,诸多北崇人一听是这样的稀罕事儿,就纷纷上前围观,还有人顺带推搡两把——你打人的时候,咋就没想到是犯罪呢?

不过总的来说,阳州人还是相对豪爽的,民风彪悍这不假,但是对方愿意诚心认错,再适当赔偿一点,这事情也就揭过了——要是民风彪悍的同时,又小肚鸡肠的话,阳州这血脉怕是就死得没人了。

所以,也就是有个别人气不过,推了两下,北崇的菜贩还帮忙护着呢,结果这一通折腾,引起了市局刑警支队的副支队长的注意。

他正被分局晾得难受,走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之后,说你自首的话,没必要一定来北崇分局,去市局自首也行嘛。

这话就引起了大家的不满,北崇民众纷纷表示,说市局就根本信不过,尤其那个文峰分局,什么玩意儿嘛,当时他们不放人的话,我们至于费这么大劲儿吗?

副支队长对民众的呼声无动于衷,做警察的最知道什么人的意见值得关注,什么人的意见可以无视了,所以他坚持自己的观点。

这个时候,朱奋起不得不站出来,他表示说,原则上讲去市局自首也可以,但是嫌疑人终究是要移交到分局的。

市局认为情节不严重的,就可以教育之后直接放人的嘛,该副支队长是个副处,按说比朱奋起这分局一把手差一点,但是他是代表市局来的,所以有些话他是真的敢说。

“凭什么你们市局就能放人?”围观的北崇人不答应了,甚至有人想上前对这个副支队长动手——花城人必须得规规矩矩来北崇。

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就已经不是拿规矩说话了,根本就都乱套了,朱局长无奈地看廖大宝一眼:小廖,你该通知区长来了。

由于凯瑟琳有客人,陈区长正难得地跟小紫菱煲电话粥呢,猛地接到这个电话,恼怒之余也有点悻悻——这父母官的事儿也太多了吧?

可是他还不能不去,朱局长跟副支队长公然叫板,这个事情传出去的话,难免就有花城人真的去市局自首了——到时候北崇还得跟市局扛膀子。

陈某人不怕麻烦,但是他不喜欢麻烦,哥们儿都忙成这样了,还是当众表个态吧,而且那市局的邵正武这么做,也是恶心人来的,对于这种上杆子找抽的行为,他必须要毫不留情地抽回去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