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23章 各方动(上)

狄健这么一搞,陈太忠还真是有点被动了。

当天下午开会的时候,李强就接到了来自花城市的告状电话,说您正好在北崇,我们有点事情要汇报,不过李市长连电话都不接,直接示意巨中华,有什么事儿,跟北崇直接谈——你们县区之间的矛盾,市里也不好偏帮哪一个。

但是花城的市长季震,还不想直接给陈太忠打电话,直到听人说,北崇的民间力量动枪了,才一个电话拨给陈太忠,这个时候就八点了。

季市长的气场也很强,打电话过来之后,第一句话就是,“让陈区长接电话,我花城季震。”

“我就是陈太忠,”陈区长干笑一声,“季市长你好,这么晚打电话,有什么指示?”

“马上要过年了,大家都消停一下吧,”季市长说话直来直去,“你们已经给花城造成恐慌了,再这么下去,事情没准要搞大。”

“消停……好说啊,”陈区长干笑一声,“我们初步定性是黑社会性质,花城把打人凶手交出来,那就完事了嘛。”

“只是民间小冲突,陈区长有点上纲上线了吧?”季震淡淡地发话,“我倒是听说,北崇出现了持枪歹徒,治安堪忧。”

“持枪歹徒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他可不知道狄健做了些什么——知道此事的人都认为,狄老二虽然行事不当,但却是维护了北崇人的利益,所以有意无意地瞒着区长,反正那拨混混们是在北崇区的边界守着,分局的人也没见到枪。

陈区长听到这话,就以为下午有人去花城抢人的时候,带上枪了,所以他心里暗骂,嘴上却是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北崇的治安确实有点问题,我上任还被打过黑枪,不过在区政府的大力整顿下,目前情况已经有所好转……不一定是北崇人吧?”

“就在刚才,据说东岔子出现了持枪歹徒,那些人是黑社会的可能性更大,”季震慢悠悠地发话——我说的是地点,你那么着急撇清做什么?

“我对此事不了解,”陈太忠一听是这种因果,禁不住眉头一皱。

“那些持枪歹徒,接应你的警民协作者,”季震可不管对方是不是装糊涂,这个环节上他占理,那就不怕明说,“请陈区长分析一下……哪些人更像黑社会?”

“这个……这个问题我会高度关注的,”陈太忠明白了,他忽悠得北崇人热血上头了,不过这个时候,他是不会退缩的,“开枪了没有?”

“这个我不知道,得请陈区长你找警民协作者去了解了,”季震真的不是好惹的,他听陈太忠说不了解情况,绝对不会说没开枪三个字,直接夹枪带棒地回答。

怎奈陈区长也是个奇葩,对方敢暗示,警民协作者可能是黑社会,他就不怕当场反击,“那追击的花城黑社会团伙里,有没有人受伤?”

“陈区长,追击的都是普通老百姓,没有你说的黑社会,”季震听出来了,这个脸早晚要撕破,索性直接说了,“他们只是家人被绑架了,关心则乱。”

“你放屁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吐出三个字,语气之平稳,有若在说“你好”一般,不带半点情绪,“早晨抓捕逃犯的,就是我们的警员,后来才换成人民群众的……你们老百姓知道是警察还敢动手,那不是黑社会是什么?”

“陈太忠你说话客气点,”季震听得一时大怒,隔着电话就骂上了,“小小的一个正处,轮不到你跟我指手画脚,告诉你,别逼着花城警察局去北崇抓黑社会。”

“欢迎来抓,”陈太忠哈哈一笑,对方气得进退失常,他心里反倒是得意了,“北崇一定积极配合,不过……花城警方也要小心意外。”

“春风得意,小心马失前蹄,”话说到这个地步,季震也没法再说下去了,冷哼一声挂了电话,这个家伙还真是又臭又硬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季市长是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到了,那就是:民间的这点小事,你北崇能在意,我花城一样能在意,花城人团结的名声不是吹出来的,而是真有那么团结。

前文说过,花城不但是恒北省一个相当另类的县级市,事实上,他们在全国都算数得着的另类,不能让花城人信服的市长或者市委书记,就坐不稳那个位子。

像这个季震,就是花城本地人出任的市长,是违背回避原则的,但是他还就当了市长——好吧,他的父亲是关南出生的,籍贯关南。

总之,季市长生在花城长在花城,老婆也是花城的,七大姑八大姨的真的不少,尤其要指出的是,没有花城本土派的强力支持,他根本就当不成这个市长。

花城想从阳州分裂出来,这是建国以来就有的心思,民国的时候,花城的发展比阳州还好——其实那时的阳州叫固城。

花城人这些年从没放弃过类似的努力,关键是上面也有些首长支持,所以花城虽然每每不得志,但对本乡本土,能拥有一定的有效管辖权——比如说上一任花城市长,就是现在阳州的常务副张爱国。

季震的资历,本来有点不到,但是他是花城三角的人,生长在花城,又是花城的女婿,再加上——上面不想再见到土生土长的花城人执政了,才便宜了他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季震也非常在意花城父老的感受,对于这样的小事,他也必须关注。

不过要是有人认为,他要在此事上大做文章,那也是大错特错了,对于季市长来说,他今天这个电话,仅仅是一个试探——当然,也可以看做是一种表态。

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:陈太忠你差不多点啊,这年头亲民的领导不止你一个,我也是很亲民的,你要是真跟我拼,我也不怕跟你拼。

这个表态有点失身份,但也不能说有多么意外,兄弟单位直接的比拼,有时候真的是很直接的,甚至不乏大打出手的先例——没办法,政绩就那么多,必须抢的啊。

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抬手看一看时间,“小廖,让朱奋起过来一下。”

“廖大宝还在警察局呢,”一个女声在楼下怯生生地响起,接着王媛媛就走上了楼,站在楼梯口上停下,一双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,“我能帮您通知吗?”

嘿,倒是忘了还有这么一出了,陈太忠听得微微一笑,最近跟花城人斗得狠,而且阳州那边也挺不含糊,所以他把自己的通讯员放了过去,表示对北崇分局的支持。

不过想到这个,他反倒是有点恼怒了,我让你过去,是帮我坐镇了,东岔子都有人持枪出动了,你居然不跟我汇报一声?

想到这个,他恼怒地哼一声,“你打电话给小廖,让他和朱奋起……一块过来。”

得得的高跟鞋声响起,王媛媛下了楼,过不多时,她的声音自楼下传来,“区长,廖主任和朱局长,都过来了。”

“先让廖大宝上来,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不想让两人同时上来,因为有些东西,还是分开问比较好一点。

待廖大宝上来之后,他直接发问了,“刚才东岔子那儿动枪了,怎么回事?”

“这是狄健干的,他哥是被花城人弄死的,”廖大宝侃侃而谈,他虽然籍贯云中,家在关南,但是现在他是彻彻底底的北崇干部,“主要是后面人追得太狠了,不拿枪镇不住……反正拿枪的那些,也都是过路好汉,到现在也查不到根脚。”

“这个消息,你为什么不汇报?”陈区长拉长脸问一句。

“因为……我自己就是关南的嘛,”廖大宝苦笑一声,“这种事情,我怎么好多说?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真的是没有办法再说什么了,于是点点头,“嗯,你让朱奋起上来,这个事情我不问你了。”

朱奋起跟着就上来了,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解释清楚了,陈太忠听了之后,沉吟良久才叹一口气,“狄健这家伙……真的太不懂事儿了。”

“这个倒是,”朱局长点点头,不过他身为市区人,对花城不抱有什么同情心,“可花城人都追过来了,总不能任由他们为所欲为吧?”

“问题是他这么搞,让区里被动了啊,”陈太忠叹一口气,“咱这点警力,就布不到乡镇的口儿,他的人拿着枪到处乱跑,成什么体统?惹得急了我真的镇压了他。”

“比他狂的还有呢,”朱奋起苦笑一声回答,“花城的掌旗刘金虎刚才说了,谁抓花城人,他悬赏一万块钱,抓领奖的北崇人。”

朱局长身为北崇分局的局长,消息比一般人灵通得多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