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22章 强势(下)

“……李市长,这么搞真是要不得的,光天化日之下,随便什么人,就能绑架其他人,而且还敢跟警察叫板,长此以往,是了不得的。”

在去北崇的路上,李强接到了阳州市警察局局长邵正武的电话,邵局长接到了文峰分局的电话,再加上陈太忠居然拿张一元做威胁,逼宫他这个局长,邵局长自然要借题发挥。

“……”李市长无语,事实上北崇出的这点事,他昨天就注意到了,陈太忠能扔下美国投资商不理,跑到阳州来处理事情,就足以令他关注,那么接下来,他就一路关注了下来,这真的是个精彩的故事——他甚至连里面很多因果都了解到了。

所以他对这个电话,真的很有点不满意,旁人说起来,都道邵局长是他的人,可是李强心里最清楚,邵正武能被扶正,主要还是运气使然,两人关系虽近,却不是嫡系那种。

对这件知根知底的事情,他不能表现出任何的同情,沉吟良久之后,他才出声发话,“是了不得啊,拿刀捅了人的嫌疑犯,能在半天之内被保释……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?”

你怎么这么说话呢?邵正武才想解释一下,阳州类似事情太多,如此处理虽然不当,却也是快刀斩乱麻,将事态最小化的意思,却不成想,电话那边已经传来了嘟嘟的挂断声。

你怎么连听我解释的意思都没有?邵局长悻悻地咂巴一下嘴巴。

李强确实没有听他解释的意思,事情的因果都明白了,那谁对谁错也就不消说了,陈太忠做事固然过分了,但是警察局帮着花城人欺负北崇人,就很对吗?

搁在往常,李市长或者不会在意这个因果,这年头判断对错,大抵还是要看谁的腰板硬实,腰板不硬,占的理再多也不好用。

但是面对陈太忠,谁敢说自己的腰板硬?这个时候你还要胡搅蛮缠,把理亏说成占理……那你自己玩儿去吧,别拉我下水!

李市长虽然也认为,陈区长这么搞有点小题大做,但那就是个夯货,愿意折腾就折腾吧,他堂堂的一市之长,不会关注这点小事——没错,这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事,不值一提。

正经是陈太忠搞起这么一个卷烟厂,都还记得请他去主持签约,这就是一份人情,虽然李强也知道,电厂那一块更大的项目,陈太忠已经跟王宁沪串通好了,没他什么事儿。

不过这种事情是妒忌不来的,王宁沪本来就跟省长魏天有渊源,而地电老总康晓安算是魏省长的嫡系,此次外放,其实是魏省长防着换届,提前把体己人安排了。

没错,王宁沪跟康晓安有关系,所以这个电厂,怎么都轮不到李强去惦记,所以他也就不去想,陈太忠能记得这个这个卷烟厂的项目请李市长来签约,就是很给面子了。

事实上这个四千万的项目,都足以上恒北新闻了,只不过考虑到烟草局的反应,李市长也只打算上阳州新闻——但是这绝对就是重磅消息了。

市政府区政府的事情按下暂且不表,只说这农用车突突了一路,终于在三点半的时候,四个汉子将胡志鹏押解到了北崇分局。

这个时候已经有传言了,说是有区里的好汉,已经捉了一个花城人回来,正在路上,等到农用车来到分局门口,五花大绑的胡志鹏被推下车的时候,周围顿时又是一片惊呼,“尼玛……二疙瘩这兄弟俩,也能抓回来人?”

这兄弟俩在区里,分别被人叫做大疙瘩和二疙瘩,统称二疙瘩,两个疙瘩在区里斗狠,还真不算多厉害,但是两人……尤其是老二的脑瓜够用,属于那种智慧型犯罪的。

这兄弟俩本来没什么眉目的,猛地发现某个人可能掌握有线索,于是就上前威逼利诱,结果这位人称公鸡的兄弟,还真的有线索。

公鸡这主儿,也是半混不混的,家里有点小钱,倒腾过几天蔬菜买卖,却是被花城人折腾狠了,索性洗手不干——其中这个胡志鹏,就是冲杀在前。

可是同时,他也是个爱玩的,在阳州玩的时候,不小心就发现胡志鹏喜欢混迹洗头房,不过花城菜贩的势力不算小,他就暗暗记在心上,也不去挑衅。

他今天听说,抓一个人五千,登时怦然心动,却不成想被人看破了根脚,二疙瘩兄弟俩找过来了,要搭一股。

搭一股可以,但是你别指望太多,公鸡也不是很含糊的,尤其他的表姐夫,是三轮派出所的干警,表姐夫没动,介绍了一个东岔子的协警一起过去——农用车都是协警准备的。

总之大家匆忙杀过去,就是抢时间了,在洗头房一条街蹲了俩小时,本来想着要蹲六个小时呢,结果俩小时解决战斗,这里面手段的稳准狠辣,还是多亏了协警的经验。

这些扯得有点远,说来说去一句话,花城人欺负北崇人海了去啦,很多人都只是记在心上,区里肯出面做主的话,登时就爆发了。

“我们就抓回来人了,咋,你不服气?”大疙瘩信口回答一句,将五花大绑的胡志鹏推了进去,小胡同学的脚步有点踉跄,这也是难免的。

抓回来人,这只是第一步,接下来是验明身份,这个上面没人搞鬼,众多菜贩确认,此人确实是犯罪嫌疑人之一,警察们的眼睛也有点放光了,“这尼玛的五千块,挣得太轻松了……你们还有其他线索没有?”

“其他线索没有了……这钱挣的一点都不轻松,”公鸡警惕地发话,“半路上都被武圣庙扣了,幸亏区长在市里,直接过去一顿耳光……啧啧,那叫个痛快。”

“兄弟,你说得细一点行不行?”管奖金发放的这位,也有一颗八卦心。

“也没啥,就是事情办成了,”公鸡干笑一声,“这个兄弟,你给个痛快话,这是不是拿铁锹砍人的瘦胡子?”

“是,大家都认了,”那位点点头,“钱马上给你们……来,签个名字,身份证登记一下。”

这是北崇分局发出的第一笔五千块,领到钱之后,四人登时就出去,挥动手上蓝盈盈的百元大钞——大多数的北崇人,还没有意识到藏拙的重要性,他们只想卖弄。

尼玛,区里的悬赏,我们拿到了啊,甚至东岔子的协警都表示了,区里是说话算话的,你们要是有消息,觉得吃不下的,大家可以一起努力嘛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区里关于涂阳卷烟厂北崇分厂的签约仪式召开了,有人重视,却也有人不重视,大部分的老百姓还是关注着,居然有人把花城的犯罪分子抓回来了。

接下来就是人心浮动了,尤其是那些认识菜贩的主儿,现在都挺抢手了,纷纷有人上门主动谈合作。

在下午五点多的时候,第二个潜逃的花城人被捉了回来,也是三个人合作,难得的是这仨居然胆大包天,直接守在花城抓人。

被抓的这位,是出家门口买烟,直接就被人抓了,尤其难得的是,这仨有人跟派出所借了一副铐子,直接大喊一声警察,抓了人上车就跑——要不说这民间胆量和智慧不可小看。

不过糟糕的是,他们借来的小面包车,被砖头砸了好多坑,领钱的时候,主事儿的一个劲儿地叹气,“唉,赔了赔了,光修这车也得花两千。”

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这几位眼中的自豪,那是挡都挡不住——我们敢去花城守人,少赚点不算啥,关键咱是北崇的爷们儿。

不过接下来,事情就没那么顺利了,首先是有人赔钱了,阳州又带回一个人来,结果是认错了,这就是赔钱了,老老实实放人不说,还得道歉。

再接着,有人头破血流地回来了,人倒是带回来了,其中有人还被扎了一刀。

这还不算完,花城人兜屁股追过来了,好在是狄老二在东岔子镇口上安排了几个积年的混混,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压制住了追兵,除了三四个腿脚快的,其他的追兵都栽进来了。

不过这七、八个追兵该怎么算钱,大家还真不知道,前面跑着的几个人,觉得狄老二帮着解决了后患,索性大大方方地把人让给狄健了。

狄老二当然也不会客气,吩咐人把人送到分局来,朱奋起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,索性先关起来再说,而且也对某些事情不能不闻不问,“怎么,听说区里有人持枪?”

“那枪,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呢?”狄健对发问的警察笑眯眯地解释,“而且那些人是谁,我也不知道,没准是过路的好汉,见义勇为吧。”

“这个事情,不能再出现第二次,”警察也知道这狄老二在狡辩,但是他也不能太认真,所以只能郑重其事地劝诫,“陈区长和徐区长对非法持枪深恶痛绝,你别好心办坏了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