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21章 强势(上)

两个警察说是了解情况,其实第一时间是给自家的所长打电话汇报,等来到派出所的时候,他们就已经知道了——昨天分局确实处理了这么一起事件,北崇这么搞,是不对的。

但是所长只说了不对,也没说别的,俩警察为难了,这个人……放是不放呢?

按说是该放人的,但是阳州这地方,确实民风彪悍,人家北崇人都发话了,说得有鼻子有眼的,真的要断了人财路,没准要半夜挨黑砖——那可是五千块。

怎么办?好办,先拖着再说,这俩警察就先登记胡志鹏的姓名什么的,问到住址的时候,胡志鹏打死都不说——这也太吓人了,北崇的老百姓都能抓人了。

“你还问什么?有这么回事,你就放人吧,”北崇人急眼了,“我们赶着抓下一个呢。”

“这是派出所,少跟我玩痞子劲儿,”一个警察脸一沉,抬手指一指对方,“惹得火了,我连你们都抓起来……我们警察办事,用得着你指手画脚?”

“来啊,你抓起我来,不敢抓,你是我孙子,”这位也火了,“你敢抓我,我们陈区长回头就敢抓你……区长说了,北崇人不随便欺负人,也不能被人随便欺负!”

“毛病,”另一个警察哼一声,也算是给同事解围了,人家把话都说成这样了,同事就不能有再过激的话了,话赶话没好话——说到最后就没办法收拾了。

抓几个小混混,那真不算多少事儿,但是对方明显地有恃无恐,张嘴一个陈区长,闭嘴一个陈区长,俩警察就算是心里冒火,也不便多事。

倒是还有别人机灵,拿出手机给朋友打电话,打听陈区长的手机号——其实告示上有写,分局办公电话和区长办公电话,不过这几个人没注意,就光顾着赶路了。

不多时,号码打听出来了,这位叹口气,羡慕无比地发话了,“区长的手机号,居然是五个九。”

那边接电话的是廖大宝,打通之后,这边把事情一说,廖主任哼一声,“你把手机给了警察,我来说。”

这边警察接过来手机,也不放在耳朵边,只是看一看对方拨的电话号码,微微一笑,“还真是五个九啊……让他给我们所长打电话吧,所长说能放人,我们才能放人。”

“廖主任,他们不接你的电话,要给他们所长打电话,”北崇人心里这个憋气,那就别提了,立马就嚷嚷了起来,“你说该咋办?”

廖大宝在那边说了几句,这位挂了电话,冲那警察冷冷一笑,“小子,你要倒霉了!”

“切,”那位嗤之以鼻,不过他的心里,也是感到惴惴不安,这几个混混太有恃无恐了,所以呆了差不多五六分钟,他站起身打个哈欠,“哈~有点困了,去睡一觉……”

话音未落,派出所门口响起一个声音,“谁把我们北崇人抓起来了?给我滚出来!”

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陈太忠,他处理完北崇的事情之后,就来市里见李强,因为下午的卷烟厂签约仪式,要李市长来主持。

陈区长原本想着,卷烟厂和普林斯融资的协议,一起签了,但是王宁沪说他赶不回来,说这个协议请李市长签了吧,次日上午,我去签普林斯的协议就行。

没办法,下面单位想办点事情,还真得对领导的时间,那就只能分开签了,不过陈太忠总觉得,王宁沪不参加这个卷烟厂的签约,没准跟邵国立泼了归晨生一脸酒有点关系——不管怎么说,归市长是王书记阵营的。

所以他昨天给李市长打了电话,今天又亲自来市里邀请,场面上的这点东西,就是这样了:中午的时候,他陪李市长共进了午餐,李市长说了,我休息一会儿,下午一点半准时出发,到达北崇正好三点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他接到廖大宝的电话,登时火冒三丈地找了过来。

“陈区长来了,”四个北崇人齐齐一喜,赶紧走到门口招呼,“区长,我们在这儿呢。”

两个警察就看到一个高大的年轻人走了进来,此人虽然年轻,却是气场十足,不怒而威的面孔,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。

一直比较和蔼的警察发话了,“这位同志,我们没有抓人,只是带进来调查一下,他们在大街上绑人,我们不能视而不见。”

“我的办公室副主任的电话,是谁不接?”陈太忠不理会他的解释,事实上,他恼火的不是“北崇人被抓”,而是这个。

众人齐齐地看向那个警察,那位的脸阴晴不定地闪两下,终于悻悻地回答,“我说了呀,给我们所长打电话,就能放人。”

“小子你很牛逼啊,”陈太忠走上前,伸出手来,“啪啪啪”地在他脸上拍几下,力道不轻不重,是侮辱人的性质,“我的通讯员是副科,你副科了没有?”

“你有话好好说,不要侮辱人,”这位脸涨得通红,脸上的肌肉不住地痉挛着,看得出来,他在竭力忍着怒火。

“啪”地一声脆响,陈区长想也不想,反手给他一记响亮的耳光,“我的人想跟你好好说,是你不珍惜……真是犯贱。”

“你,”这警察恼怒之下,飞起一脚就去扫他的下盘,陈太忠的脚更快,一脚就把他踹到了墙上,“牛逼大了……居然敢还手?”

“这位领导,咱们有话好好说,”另一个警察见状,赶紧上前拦住他,“我们就是办事的小警员,这种事儿要听所长的。”

“你少跟我扯这个淡,你把人带进来的时候,听所长的了吗?”陈太忠铁青着脸,冷笑一声,“踢皮球我见得多了,打电话都不接,这态度就是不作为……不作为会死人的,我亲眼见过,一个小女孩因为警察的不作为,活活饿死!”

“谁在派出所鸡毛子喊叫?”一个声音在外面响起,然后门口就出现一个便衣,头上却是歪带着帽子,一嘴的酒气,“尼玛……活腻歪了?”

“喝太多了吧?”陈区长笑眯眯走过去,也不问对方的来历,一把薅住对方脖领子,抬手噼里啪啦七八个耳光,然后将人往墙上重重地一推,“帮你醒醒酒。”

“咚”的一声大响,那位后脑勺重重地撞到墙上,晃了两晃之后,软绵绵地出溜到了地上。

“你知道你们的不作为导致了什么吗?”陈太忠冷冷地扫一眼那相对和蔼的警察,“我跟李市长约好了一点半出发……知道耽误我多少事儿吗?”

说完之后,他转身就走了,连后续事情都没有交待,一个北崇人见状,禁不住咂巴一下舌头,“区长这么忙,还能过来一趟……太荣幸了啊。”

事实上陈太忠赶来,不但是担心文峰分局再偏帮,也是担心武圣庙派出所把事情拖得久了,惹来花城人围观,他还得分神来搭救——可是下午还要签约。

“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,”那被扇了一记耳光的警察见状,气得厉喝一声。

“你有种,”某个北崇人冷笑着冲他一指,顺手摸出了手机,“你再说一遍?”

这就是彻底的有恃无恐了,能联系上区长不算什么,关键陈区长能为此事专程来一趟,这就太不简单了,还是那句话,领导打电话和领导亲自来,这味道差得太多了。

“好了好了,”另一个警察和稀泥,他也害怕那年轻人去而复返,“都说你们不是被抓来的,好了,你们现在可以走了。”

“那他呢?”北崇人指一指胡志鹏,“还用不用给你们所长打电话?”

那警察看他一眼,也不回答,而是蹲下身子去摇那个昏厥的警察——你还问个毛啊,直接带走就完了,所长问起来,我们推到那陈区长身上就行了。

陈太忠来去匆匆的,打了俩人之后,证件什么的都没出示,转身就走,按说这有骗子的嫌疑,但是俩警察心里清楚得很,这个人绝对不是骗子——有些干部的嚣张,根本不是什么骗子能装出来的。

“那再绑起来,”四个北崇人虽然是混混,但是这点眉高眼低还是看得出来的,于是将扔到一边的绳索捡起来,胡志鹏见到陈区长的强势,早就吓傻了,哪里还敢再反抗?

于是,很有意思的一幕,就出现在了武圣庙派出所门口,一个五花大绑的男人,被四个流里流气的家伙推上一辆农用车,然后随着“突突突”的响声,农用车冒着黑烟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中。

“我操,这派出所连个铐子都没有?”路人甲愕然地扶一扶眼镜。

“这帮炮子真大牛了啊,敢从派出所里绑架人走?”路人乙愕然地张大嘴巴,燃了一半的香烟从他唇边掉落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派出所里冲出一个酒气冲天的人,冲着远处跳脚大骂,“我操尼玛的,孙子你给我停下……备车,备车!追上这些王八蛋。”

“所长,所长您息怒,”一边有人冲出来拽住他,“那个陈太忠,真的太不讲理了,为这点小事跟他计较,不值得啊。”

那位跳脚骂了半天之后,才停下来气喘吁吁地发话,“好,咱们走着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