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20章 警民协作奖(下)

“就不能让我说完?”陈太忠恼火地瞪他一眼,他气得吧嗒一下嘴巴,用更高的声音发话了,“行,你们还有什么问题?都先说吧。”

他这一发火,别人更不敢说了,好半天之后,吊着膀子的那位才怯生生地发话,“其实您要愿意带头的话,咱们去花城挨家抓,我绝对第一个跟您走……”

“算我一个”,“我哥俩也去”,“小赵八金刚绝不含糊”,“我出一辆卡车”,大家纷纷跟着嚷嚷了起来,一时间群情激奋喊声震天。

陈区长背着双手,冷冷地看着大家,也不说话,好半天之后,大家情绪渐渐平息,再过一阵之后,声音越发地低了。

“都不说了?那听我说,”陈区长将手从背后拿出来,扬一扬手上的白纸,“这是漏网的黑社会成员信息,有的信息比较清楚,有的信息模糊。”

“这些信息会贴到分局门口,在场的都可以看一看,谁能抓获一名,扭送到分局,可以得到五千块钱警民协作奖金,当然,必须强调的是,一定要注意安全!分局只给五千,物品和身体损害这些,分局不管你们的成本,再说一遍,一定要注意安全!”

说到这里他有意顿一顿,然后干笑一声,“各位老少爷们,我知道咱北崇没有孬种,马上要过年了啊……手快的就挣上这个钱了,手慢的我就只能表示同情了。”

“我操,一个五千块?”有人当场就叫了起来。

“实打实的五千吧?”有人眼珠乱转,显然是颇为心动,他旁边两个后生见状,交换个眼神之后走过来,低声发话,“兄弟,有路子就带一把,给条烟钱就行。”

“按理说这个奖金,是要纳税的,不过警民协作奖金,应该属于见义勇为范畴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解释,“区政府的理解是,不需要扣税……当然,你也可以叫上十七八个朋友来,奖金一匀,这不也就不用纳税了?”

“区长教大家偷税漏税,”有人笑着高叫。

“这叫合理避税,奖金当场发放,”陈太忠笑着拍一拍朱奋起的肩膀,“你们要信得过朱局长,刘二旦做手术的钱,都是他跟朋友借钱垫付的。”

“老朱这人没说得”,“咱信得过”,现场又是一阵喧闹,直说得朱局长红光满面,不住地冲周围的人微笑点头……

“好了不扯了,你们都等着看单子呢,我知道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一摆手,“听区长说话,那是耽误时间,我不耽误你们挣钱了……贴上吧,我说,不许乱挤!”

分局里的人出来,拿着几张一开的大白纸,在分局围墙的两边贴上,众人闹哄哄地过去围观,又有人向远处的文具店跑,想必是买纸笔去了,一时热闹无比。

对02年初的北崇人来说,五千块钱真的太多了,普通人在阳州市里打工,一年也不过就能挣五千,而且这协助警察抓人,钱来得清清白白,最多也就是有点危险。

当然,也有人心细,侧头盯着区长手里的白纸,好半天之后,才鼓起勇气发问,“区长,您手里拿的这个,我能看一下吗?”

“这个是要贴到阳州的,不用写那么大,”陈区长随手递给对方,信口解释一句,“咱北崇先贴一天,明天再往阳州贴。”

“哎呀,这不是让外人挣钱?”这位接过纸来,一边看一边发问。

“这不是先照顾北崇人吗?有些钱咱自己挣不来,也太危险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一摆手,“你不觉得……花城人自己把罪犯扭送过来,更解气?”

“那倒是这个理儿,”这位苦笑一声点点头,有些家伙,北崇人根本就抓不来,那总不能挡着阳州的好汉们出手。

朱月华甚至还没有回到花城,就接到了电话,说北崇如何如何了,放下电话之后,她沉思良久才轻喟一声,“这一下,问题想不大都不行了。”

北崇这一招真的太狠,直接发动群众上了,一般干部真的做不出这种事,而且没遇到天大的事情,政府里也不允许如此行事,而发生在阳州菜市场的事情——别说是天大的事了,根本就放不进一般干部的眼里。

而这种事情,还就让陈太忠当作大事来抓了,朱书记再想到刚才此人的强势,以及表现出来的亲民形象,心里禁不住暗叹,这一下,事情真要搞大了。

但是她现在,还真没有合适的应对手段,交人出去那肯定是不可能的——就算她想交,面对花城的地方势力,花城警察局也未必能起到多大效果,更别说警察局里大部分警员,都是花城本地人,不联合北崇分局的警力,他们无法保证能抓到人。

想抗议北崇分局的做法?那也不行,人家不但是占着理,而且现在都不是分局的事情了,是北崇区政府出面了。

大概,只能让花城市政府出面了吧?朱月华坐在车上,很无奈地想着……

这消息不但传到了朱书记耳朵里,也传到了花城的其他地方,更是传到了花城菜贩的耳朵里——他们一直在关注这件事,这不仅涉及到了他们自身的安危,也关系着他们的饭碗,都要过年了,停下买卖的话,损失很大。

不过,菜贩这组织,就要松散一些,而且有些人是没手机的,所以一时半会儿,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通知到。

像胡志鹏就是这么个人,他每天赚的钱本来就不多,而他有两大爱好,却是有点费钱,一大爱好是赌博,也不跟外人赌,就是几个菜贩子们闲下来的时候,蹲在一起玩。

另一个爱好更费钱——他爱玩小姐,口袋里有上百十块钱,他就绝对不玩五十的,不过二十一、二岁的毛头小子,大家也能理解。

昨天菜市场出事了,小胡也参与打架了,就没回自己租住的民房,去表叔家睡了一夜,今天早上打个电话,知道北崇分局疯一样地抓人,他不敢去菜市场,想着我回家好不好?

可以住我堂叔家,他拿定了主意,不过想到要在花城憋几天,而现在临近过年,花城已经没有小姐了,阳州倒还有一些,却也不多了。

泄泄火再走吧,小胡拿定了主意,不过他也知道,洗头房上午不开门,他随便转悠了一上午,中午来到阳州市的洗头房一条街附近,随便找个小饭店吃点喝点。

吃喝完了站起身,他快步向那条街走去,一路走一路踅摸——哪个更好看一点呢?

他正看得眼花,迎面走过来两个男人,那俩人低着头,低声激烈地争辩着什么,他也没放在心上,不成想就在擦身而过的时候,毫无征兆地,一个汉子一拳就打到了他肚子上。

这一拳真的是既快且狠,防不胜防,并且力道奇大,打得胡志鹏噗地一声,登时吐出了不少午餐,没等他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,就被人按倒在地。

“打劫啦,救命呀,”小胡同学马上大声叫了起来,就在同时远处又有人跑了过来,眨眼之间,三、四个人将他捆绑得结结实实,又有人非常老练地全身上下摸他一遍,将他放在裤兜里的折叠刀搜走了。

然后这几位把他往路边的三轮农用车的马槽上一扔,就开始发动车了,见他还在大喊大叫,两个汉子也不用胶带糊嘴,那玩意儿还得花钱买呢,他们有更简单的办法——直接上去拳脚相加,“我操尼玛,让你再叫!”

胡志鹏见状,就不作声了,不过农用车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,他又没命地叫了起来,惹得很多人和车侧目,连交警也被惊动了。

这交警就过来问,你们这是怎么回事,开车的汉子理直气壮地告诉他,我们这是北崇的警民协作,抓捕潜逃的黑社会犯罪分子。

这不成个体统吧?交警觉得这个理由很奇葩,什么乱七八糟的?可是看到对方是四条壮汉,他也不敢多说什么,“你们去派出所解释一下吧?”

“文峰的派出所我们不去,”开车的汉子狰狞地冷笑一声,“你要是不放心,上车来,我们带你去北崇。”

交警哪儿敢上这车?走出区里,人家毒打他一顿,把他扔到路边是很正常的,于是干笑一声,“你们先等一下,我骑摩托去,跟着你们走。”

这一等,没等来交警,倒是等来几个花城人,因为胡志鹏在喊,说什么北崇人欺负花城人,押车的那俩又打他一顿,结果旁边就有花城人看不顺眼了,上来发问。

“滚蛋啊,你不走连你都打,”几条汉子正呲牙咧嘴,警察来了。

“早知道,就该在他嘴上捆根木棒,”开车的这位叹口气,狠狠地捶一下方向盘,他只想着要抓的人在阳州不在花城,就大意了一下。

来的警察是武圣庙派出所的,正受文峰分局管辖,两个警察问两句,听说居然是如此奇葩的事情,也禁不住面面相觑——该怎么处理呢?

“这个案子已经结了,就是你们文峰分局受理的!”胡志鹏没命地大叫。

那俩警察一听说是分局受理的,马上就做出了决定,“不管你们谁对谁错,先跟我们去派出所,把事情说清楚了。”

“我先警告你啊,”开车的那位冲警察指点一下,“我们陈区长说了,一个人就值五千块,你要敢断我们哥几个的财路……有本事你一辈子别走夜路。”

“少扯淡吧,你们绑着人,大马路上走,真当我们武圣庙没警察了?”一个警察不屑地哼一声,“问明白了,自然就是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