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14章 掩耳盗铃(下)

陈太忠走出好远之后,心里还在暗叹:人民群众的眼睛,终究是雪亮的。

对于接下来的事态发展,他有所安排,但是很多事情无法提前预测,所以他也是打着见招拆招的心思,却是没想到淳朴的北崇人民,给他献上了这么一份大礼。

没错,这礼真的太大了,只要北崇人闹起来,他今天的冲动就变得顺理成章了,有些人想歪嘴,也要掂量一下了,而花城人想要借机生事,就要提防挑起北崇人更大的怒火。

如此一来,陈某人就没必要在此事上花太多的精力,而与此同时,他这个亲民的形象,也能很快地不胫而走,将来的工作,也更容易得到群众的认可和支持。

事实上,他早就想过这一招,只不过不容易操作,他好歹也是政府一把手,暗暗撺掇下面的群众闹事的话,传出去也不好听——北崇这里,几乎是没有什么秘密能守得住的。

所以他的打算就是,实在不行就弄几个分身,藏在围观的北崇群众中呐喊几句,以煽动大家的情绪——到时候围观的人肯定少不了。

这个手段奏效的可能性很大,但是相较群众的自发组织,那就不值一提了,那不但是可控的,也是支持区政府的,更是陈区长刷声望的大好时机。

北崇的民心……可用啊,陈太忠猛地发现,都说北崇民风彪悍宗族势力强,其实用好了的话,也会成为绝对正面的助力。

而用好民心……真的很难吗?他并不这么认为,只看今天的事情就知道,北崇的老百姓,要的其实并不多,在人民需要你的时候,你能及时站出来,这就是合格的干部。

但就是这样小小的要求,很多时候都得不到满足,还是拿今天的事来做比喻,陈太忠相信,换了任何一个干部来做区长,也不会像他这样果断,哪怕是以亲民出名的段卫华,最多也是会表示关注,绝对不会像他一样,身先士卒冲杀到第一线去。

可是官场里,真是讲究个领导带头,还是拿今天做比喻,陈区长看得很明白,朱奋起除了在报“北崇朱奋起”的时候男人了一把,其他时候都有意无意地藏在他这个区长身后——没错,朱局长今天很配合,但是陈区长若是不在,估计也做不出来什么事儿。

领导干部的带头作用很重要,但是偏偏地,领导干部们在需要带头的时候,不会去出这个头——花城市自成势力,花城人心狠手辣,花城的关系网,利益错综复杂。

为了几个小老百姓,招惹这样的怪胎,还有被打黑枪的危险,值得吗?

这么想着,陈太忠就开着车进了北崇宾馆,把钥匙留在前台的时候,心里还在琢磨:原本还想去党委跟隋彪商量一下,看要不要调基干民兵呢,现在这一步,就可以省了。

不过饶是这样,他也没有放松警惕,来到区政府之后,他安排李红星注意相关方面的动态,要不说做了领导,身边什么人都得有,他再见不惯李红星,也不得不承认,这货是区里狗腿跑得最勤快的,没有之一。

果不其然,李主任马上就表示说,我帮区长您盯着花城,那边有点啥风吹草动的,我第一时间就汇报给您。

这还不算完,陈太忠又给隋彪打个电话,说我今天遇到了这样的事情。

隋书记已经听说这件事了,北崇不是什么大地方,而且陈区长整出的动静也不算小,自然有耳聪嘴快的人汇报给党委书记。

隋彪心里正琢磨,说你这个区长态度还算端正,遇到这种大事知道跟我通气,不成想对面直接发话了,说是想让区武警中队集结待命,隋书记这就有点不高兴了,“咱们区的武警中队,满打满算就四五十个人,而且人家是支队直属的,不好动啊。”

这个问题其实还有历史原因,本来北崇跟武警中队的关系,以前还算可以,但是北崇穷啊,尤其是撤县改区之后更穷了,而且这里还是穷横穷横的,武警吃不上区里的孝敬,麻烦又多,关系自然也就很扯淡了。

“嗯,那就算了,”陈太忠讨了个没趣,就不想再说什么了,心说我大不了到时候多打几个人——不过这么搞,威风是威风了,但是有点不成体统啊。

隋书记也听出他的不满了,本来心里还有点高兴,一转念,却是又有点不放心了,“太忠区长,你最近要注意一点安全,那些花城人,有的时候,真的挺能冲动的。”

他还指着陈太忠的业绩呢,可不想对方出事。

“嗯,感谢班长的提醒,”陈区长机械地回答一句,然后就挂了电话,心说花城人你要敢胡来……我捏不死你们这群小样儿,也就枉称五毒书记了。

有意思的是,他才挂掉这个这个电话,李红星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,“区长……刚才政府办接到了恐吓电话,是针对您的。”

原来李主任接到了区长的指示之后,正抱着电话一通联系,结果王媛媛走过来汇报,她负责的是政府办对外公开电话——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,通常是临时工干的。

小王说她接到一个电话,电话那边是一个阴森森的男人,姓陈的不给花城人面子,那就要做好接受报复的准备——这个事情,她可以晚上回去跟区长说,白天不行,多少人看着呢。

王媛媛也是在意区长的安危,接了电话之后,马上过来汇报李主任,李主任这立马就跳了起来,找区长报警,“……咱们应该去电信局,火速追查一下这个电话来源,区长,时不我待啊。”

“切~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查话单的事情,他做得多了,但是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恐吓电话,就吓得一惊一乍的,还怎么主政北崇?“这个事情,我会跟朱局长说的,他们的目标是我……看把你激动的。”

“但是这个……不得不防啊,”李红星有点激动,看起来不是伪装的。

“我会怕这个?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,抬手摆一下,“行了出去吧,你把心思用在群体方面……我个人的事情,你不用担心,如果我死,不知道多少人陪葬呢。”

“可是……花城人做事,有时候真的不讲道理,”李红星却是冒死直谏,“比如说吧,白天大家说这事儿,花城人可能只是气一气,但是晚上喝了酒之后说,热血上头,那后果就不好控制,再有人挤兑一下,真的很危险。”

“话赶话,没好话,”李主任叹一口气,也是情真意切,“区长您这身娇肉贵,一定要防着有人热血上头……哪怕您一个换他们一百个,也不值啊。”

“多少干部的胆子,就是被你这样的人吓回去的,”陈太忠抬手指一指他,哭笑不得地发话,“你就没有想到,为什么只是这么一个电话?”

“为什么?”李红星闻到的八卦的味儿,登时打蛇随棍上了。

“去吧,”陈太忠随手一摆,看也不看他一眼,“你要是能想明白,现在起码也是个副区长了……不懂就是不懂。”

陈区长这话可不是诋毁李红星,而是这样的关窍,不到一定境界的人,真的看不明白,简而言之一句话,陈某人收拾的是混混,而且是摆明车马的。

那些利益攸关者在冲上来之前,先要考虑风险,就像北崇换个区长来处理此事,之前也要考虑风险一样——谨慎是必须的。

两人正说着话,徐瑞麟和白凤鸣联袂进来了,卢总看了看了前屯的厂址之后,表示满意,还说这马上年根儿了,咱们明天是不是可以把协议草签一下?

协议精神,陈太忠已经知道了,北崇出资两千万,这钱是借邵国立的,涂阳却是自己出资两千万——涂阳卷烟厂财大气粗,连跟邵总接待的兴趣都没有。

涂阳有牌照,所以占这个分厂的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,卷烟厂的建设过程中,以北崇为主力,涂阳派技术人员指导和监督,投产之日,管理权移交给涂阳一方,北崇可以派出副总和财务监督人员。

再加上工人尽量雇佣本地人原则,北崇真的逮大便宜了,类似的情况,涂阳完全可以将这一笔资金,用于本厂的扩大再生产,也就是北崇烟叶较为便宜,又有邵国立和陈太忠的面子,换个人真的未必有兴趣这么搞。

至于说管理方是涂阳人,那根本不是问题,不管怎么说,这厂子建在北崇的地盘上,涂阳人要是太过损害本地利益,区里也握着谈判的筹码。

“要不明天把那个普林斯的协议也签一下?”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,既然王宁沪有兴趣来,索性两家都签了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