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08章 夜不平静(下)

我主动汇报,也得有时间呢,白凤鸣承认,自己最近忙这个电厂有点昏头了,可是他也真没想到,卢浩然居然不声不响地就来了北崇。

不过还好,他也有解释的说辞,“我本来想的是,带卢总看一看这两个地方,听一听他专业的意见,可是再一想,选址这种事情,没必要让外人掺乎吧?所以就来请示您一下。”

白区长的话刚说完,就见陈区长一扭身,走进了区政府的院内,一时间他有点傻眼,然后就跟着走了进去。

“我门口有人,”陈太忠叹口气,他也是挺愁别人的黏糊劲儿,看到院门口人影绰绰,索性就躲到区政府里来——这一扇小门是下午下班后才开,十点钟准时锁门,没人值守,也不需要值守。

也真是敬业啊,陈区长在区政府里随意地走着,想到白凤鸣的回答,他指示一句,“是,没必要让卢浩然掺乎,你看好什么地方?”

“我更看好前屯一点,”白凤鸣将选的两个地址说出来,他本以为区长对双渠乡不熟,不成想他说了没几句,陈区长就点点头,表示这个地方他知道。

前屯有废弃厂址,双渠那里是一片什么都不长的地方……陈太忠沉吟一下,点头做出决定,“放在前屯,建设速度会快很多,嗯,我支持你,卢浩然要是很不满意的话,双渠那个做为备选。”

“那我提前通知前屯一声?”白区长又请示一句。

“没必要提前通知,”陈区长摇摇头,又淡淡地看他一眼,你这提前的通知,也要值点钱的吧?不过他也不在意白凤鸣得点什么好处——紧跟领导的,只要尺度把握住了,得一点好处并不为过,要不然大家干着也寒心不是?

不过他不想提前通知,也是有他的理由,“万一卢浩然真的看不上那里,你倒是提前通知了……这些人又该去我门口堵着了。”

“这个……倒也是,”白凤鸣苦笑一声点点头,而且他并不怕表明一些东西,“这两天苏卫红总上我家找我,我也头大。”

恒北冬天的雨,通常都大不到哪里,但是也不会很小,两人在区政府里走了一阵之后,外套就有些湿了,白凤鸣虽然身材跟陈太忠相差仿佛,但终究是四十多岁的人了,一阵小风吹过来,他禁不住打个寒战。

“你先回吧,关键时刻别生了病,”陈区长轻描淡写地吩咐一句,他倒不在意这点小雨,“我再转一会儿。”

他又散了十来分钟步,雨水都开始顺着下颌往下滴了,他才走出小门,向自家的小院走去。

路过凯瑟琳住的地方的时候,他发现地电的沙漠王子停在门口,打开天眼扫一眼,却是刘抗美和一个女人,正坐在一楼,跟凯瑟琳说着什么。

个顶个的会抓紧时间啊,陈区长才感慨一声,就见前面有人撑着雨伞快步走了过来,却是一个他没见过的女孩儿,“区长,我给您送伞来了。”

“你谁啊?”陈区长一脸威严地发问了,这个女孩儿年纪不大,倒是很漂亮。

“区长,这是我临时找的司机,”前面面包车的阴影里,走出一个人来,正是前屯镇的镇长唐亮,他讪讪地回答,“我的司机家里有事。”

“你不会开车吗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前屯、美女……他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。

“我这是……晚上喝酒了,”唐镇长干笑一声,“醉驾的话,不太好。”

你就扯淡吧,陈太忠可知道这些乡镇的干部,不但基本上人人都是自己开车,醉驾也是常见,真没有更扯的理由了,“这么晚找我,什么事儿?”

“您这……怎么能淋成这样呢?小廖和李主任是怎么回事?”唐镇长并不急着回答,他先表示对领导的关心,“先进屋换了衣服吧。”

“他们俩招待别的客人呢,就在这儿说吧,说完我再进屋,”陈区长摇摇头,然后又冲远处的一辆面包车一努嘴,“那不是?还有人等着呢。”

“您先去换了衣服,我在门口等着好了,”唐亮的态度还真端正,“区政府多少大事儿等着您拍板呢,可不能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。”

“我没事儿,你直说好了,”陈太忠再度摇头,用的是不容置疑的语气。

“我就是想问一下,白区长去我们镇上的预制板厂看了,”唐亮从女孩儿手里接过雨伞,亲自为区长打上伞,“区里是想搞个什么项目?”

白凤鸣的嘴还真严,陈太忠一时也有点感慨,不过下一刻,他就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——或者,也可能是有意演的双簧?

不能再这么疑神疑鬼下去了,他觉得自己再这么胡乱分析,精神都难免要分裂,既然哥们儿是做事的人,计较那些做什么?正经是这个消息可以说了,他没觉得有必要遮掩,“区里在考虑上卷烟厂,那个地方是选择之一。”

“那我们怎么做,才能成为唯一呢?”唐镇长笑眯眯地发问了,一边问,他一边有意无意地扫一眼那女孩儿。

听说涂阳卷烟厂的人来了,唐亮就琢磨着,这个厂子预制板厂很好啊,首先没什么污染,其次离区里很近,交通便捷,再想一想那美国投资商手里有的是钱,他就横下一条心,来堵陈区长了,事实上他跟年轻的区长打过两次交道了,知道此人还是比较好沟通的。

“乡镇,要服从区里的统一安排和部署,”陈区长正色发话,“你们这样跑来跑去是要不得的,耽误了自己的工作,也影响了我的生活。”

“下不为例,下不为例,”唐亮嬉皮笑脸地回答,只看那表情,就知道是下一次也是下不为例,“区长就指示一下嘛。”

陈太忠拿他也没什么办法,陈某人还往部委里跑呢,下面乡镇往区里跑,实在再正常不过了,跑得多了肯定不好,但是一点都不跑,区里的威信何在?

“能不能争取到项目,要看你们的诚意……当然,你们也不用出钱,展现出你们积极配合的意愿就可以了,”陈太忠将卷烟厂和电厂区别对待了,因为卷烟厂肯定是要涂阳烟草局控股,这个时候,北崇的乡镇没有必要上杆子贴钱。

“还有其他的选择,都是些谁家?”唐亮面对这种套话,很是有点不甘心。

“做好你自己就行了,不要乱打听,”陈区长脸色一沉,沉吟一下,他方始发话,“就算这次不入选,你那块地,办其他工厂也可以……像这种工业上的事情,多跟白区长接触一下。”

“可白区长什么也不说啊,”唐镇长叫起苦来。

就在这时,院门上的小窗口打开了,原来是王媛媛听到门口有响动,就探头看一看,下一刻,她就打开了门,“区长您进屋吧。”

“不用,”陈太忠摇摇头,哥们儿这一进屋,那个女孩儿肯定要跟进去,接下来哪怕啥事儿都不发生,也会对我的名声造成影响。

于是他对唐镇长点点头,“你可以走了,”然后又冲另一辆车招一下手,“下来!”

唐亮就算再不甘心,见到区长招呼别人了,他也只能一走了之,看到区长并不进门,他索性将雨伞递给了王媛媛,“帮区长打上伞。”

陈太忠还真的不能进门,既然在外面谈事了,那就一视同仁,再说了,谁知道那边准备了什么女孩儿没有?

那边车里下来的,却是白天说过不少话的闪金镇的杜汉,杜书记撑着一把雨伞走下车来,其他人却是没下车,陈区长好奇地瞥一眼,尼玛……果然,司机座上是个女人——这两个混蛋,怎么连手法都一样?

看着杜汉扭扭捏捏地过来,陈区长很恼火地哼一声,“这大晚上的堵在我门口……你是不是觉得,苎麻的项目,一定会落到闪金镇?”

“我就怕项目飞了,才来找您的,”杜书记苦笑着回答,这么说着,他还不着痕迹地扫一眼王媛媛,“经我们镇里协商,毗邻小赵的地区,我们选了两块做苎麻脱脂项目……这是找您汇报来了。”

“汇报的话,回头去办公室,”陈区长这才反应过来,上午的时候,自己随口说了一个小赵乡,带给杜书记多少压力,他冷哼一声,“小赵要建那么大的电厂,吃撑着了跟你抢苎麻项目?你闪金镇自己把工作抓好,别整天胡思乱想。”

“那我知道了,”杜书记点头笑一笑,其实他心里有这个分析,小赵拿了最大的一个项目,再伸手其他项目的话,惹得别的乡镇看不过眼,要遭到众怒的。

不过,这些事情都是在于区里统一规划,区长真要把苎麻给了小赵,闪金镇也只有嚎啕大哭的份儿,所以他才这么着急上火的。

看到区长和那个女孩儿走进院子关上大门,杜书记才又轻声嘀咕一句,“小赵这女娃娃,也没多好看嘛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