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06章 太有钱了(下)

闪金镇的党委书记杜汉和镇长郝耀亮带着全套班子,在镇子边界迎接区领导和美国投资商,不过镇子上也真的挺贫穷,也就是两辆小面包和一辆不知道开了多久的夏利车。

杜书记直接就登上了区里的大巴,然后陈区长指示,“找一家苎麻布纺织企业,让美国客人看一看。”

要看自然就是镇属的苎麻布纺织厂了,这个厂子不大,设备也老旧得很,基本上开不了张,不过这里能生产较高支纱的苎麻布——也就是衣服面料。

普林斯人参观了工厂之后,又提出要看一看苎麻加工过程,这一看问题就来了,苎麻脱胶的过程,也就是麻纤维从麻杆里剥离出来的时候,会产生大量的污染。

“这个是没有办法的,”面对美国客人的置疑,杜汉很无奈地解释,“这是传统工艺,以我们镇里的实力,上不起那些环保设备。”

“上一套环保设备,得多少钱?”凯瑟琳发问了。

“这个……”杜书记犹豫了,他只知道镇里想上苎麻脱脂项目的时候,因为环保一块不过关,批不下来,至于这个环保设备到底多少钱,他还真不清楚——市里说了,你们上不起。

所以现在北崇的苎麻脱脂厂全是小厂,而这苎麻产品卖得也不好,仅仅是聊胜于无。

不过杜汉也还算有经验,答不上来他可以胡说,于是他表示,“这个环保设备,主要是看日处理污水能力,还有就是……要处理到什么样的程度。”

这个回答,跟没回答一样,不过凯瑟琳并不介意,她来之前,对苎麻的产业做过了解,“事实上,污水处理到能直接排放,并不需要多少钱。”

众人听得面面相觑,是啊,你是美国大老板嘛,有钱人自然不会把这点小钱放在眼里,但是北崇出不起这钱啊。

“除了你们的传统工艺,好像也可以用微生物脱胶?”凯瑟琳又发问了,不过这话有点专业,她是用英语说的。

杜汉听完翻译之后,狠狠地点头,“没错,微生物脱胶的工艺,好像还没有大规模应用的例子……镇里也非常希望,能搞这么个试点。”

少扯淡吧,陈太忠对杜书记有点无语了,为了吸引投资,你小子真是不择手段了,这微生物脱胶工艺,一听就是处于实验室制造的阶段,骗投资不是这么个骗法。

陈区长不能容忍这样的投资方向,这会造成凯瑟琳的损失是其一,更关键的是,他引来投资是为了脱贫,不是说骗一笔投资落地就完了——这个试点搞不好的话,苎麻产业又是半死不活了,这图了什么?

他不是拒绝高科技应用到产业上,事实上他比大多数人更注重高科技的应用,但是现在的问题在于,要优先考虑有效地利用投资,不太靠谱的高科技应用,就要推后了。

“我不赞成微生物脱胶工艺,”陈区长当即表态,“微生物也会带来环境污染,而且这个污染很可能一开始是看不到摸不着的,在有成熟的运用例子之前,我反对。”

听到区长明确反对这个,其他人的脸上都不怎么好看,尤其是杜书记和郝镇长,那脸色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了。

倒是凯瑟琳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,然后又微微一笑,“我最欣赏你的……就是这一点。”

这句话又带有一定的歧义,不过在场的任何人都不会误会,因为陈区长反对的理由,听起来似乎有点虚无缥缈,但是大家都能确定,区长要反对的,到底是什么。

白凤鸣沉吟良久之后,才出声发话,“小赵乡的那个电厂,污水处理能力……应该可以运用上一部分。”

“所以闪金要发展,还是要依托小赵乡,”陈太忠侧头看一眼杜汉,“要搞苎麻脱胶项目,选址很关键,闪金做不了的话,可以让小赵去做。”

“这个我们可以打包票,”杜书记哪里肯把这个项目让出去?他立刻拍胸脯保证,“而且这个项目一旦上马,我会取缔其他污染小厂。”

“这个项目,我不想控股了,”凯瑟琳扭头看一眼陈太忠,她这是间接地表示出对杜汉的不满,“你们区里控股吧。”

“那也只能这样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点点头,他倒没有跟杜汉多计较的想法,人穷志短嘛,而且他心里也不想让凯瑟琳控股。

那样搞的话,一来是北崇赚得少了,二来就是……一旦该项目成为外资控股企业,万一人家不好好治理污染,市里和区里也不便采取太极端的措施,一等洋人二等官嘛。

像这个污水处理,可不仅仅是上套设备就能解决的,处理过程中要投料,滤网什么的也要有损耗,所以很多地方上得起污水处理设备,却是不能坚持运行,运行成本太高。

以他对凯瑟琳的了解,知道她肯定会上这个设备,但是能不能坚持运行,那就是另一说了,他从来没觉得她是个环保主义分子,而商人又是最重利益的,到时候真的要出点什么幺蛾子,就太伤感情了。

“打算上个多大的项目?”凯瑟琳看他一眼。

“两个亿左右吧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接着又一摊手,“本来想上个六七千万就够了,既然你有兴趣投资,那就上得大一点好了。”

“我先借你五千万,到最后算股份还是还钱,那由你了,”凯瑟琳点点头,“要照两个方向发展,一个是高支纱,一个就是特色产品。”

“才五千万?”陈区长不满意地撇一撇嘴,“你也太小气抠门了吧?”

“五千万也是设备,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,”凯瑟琳真的是越来越中国化了,这样的玩笑都开得出来,“反正你在香港那边筹集的资金,马上要到了吧?”

“我说……”陈太忠扫视一眼四周,发现同志们的眼中个个是火辣辣的,他清一清嗓子,“咳咳,这话你怎么能随便说呢?”

“给你的手下们一点信心嘛,”凯瑟琳笑了起来,她挑逗似的四下扫一眼,“不过才几个亿,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

几个亿……围观众人眼中的炙热,是越发地明显了,也只有白凤鸣略略好一点。

“玩笑不是这么开的……专给我制造麻烦,”陈区长漫不经心地答一句,冲四周的人笑一笑,“肯尼迪小姐喜欢开玩笑,大家习惯就好了。”

凯瑟琳闻言笑一笑,也不再解释,而是说起了另一档子事儿,“不过我可以承诺一点,产品如果足够好的话,我可以包销。”

这话一出口,登时又是一阵轰动,这可是包销啊,闪金镇……事实上不止闪金,整个北崇甚至包括阳州相当一部分,从来都不缺苎麻和苎麻产品,缺的只是销售渠道。

“你这又是忽悠吧?”陈太忠知道她对苎麻布感兴趣,不过包销这话,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,“习惯了赚大钱的主儿,这种小钱也挣?”

“不可以吗?”凯瑟琳淡淡地看他一眼,接着微微一笑,“如果硬要说理由的话,赚钱只是顺便,我希望每年有足够的特等品,专门提供给我。”

牛掰大了……围观的众人想说什么,都没办法说了,合着这位小姐,只是想给自己的衣服原料弄块出产地,见过有钱的,还真没见过这么有钱的。

什么叫贵族范儿?这就是贵族范儿,人家要的不止是特供,还要包圆的产地。

只有陈太忠心里清楚,凯瑟琳这么搞,虽然有她主观上的意愿,但其实还是为了帮他一把,凯瑟琳奢侈吗?那肯定是很奢侈的,但也没奢侈到要这么花钱的地步。

“腐朽的资本主义啊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摇摇头,又貌似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然后才表态,“那行,这个生产质量,我是一定要抓的。”

参观完工厂,又看一看苎麻的产地,还有人现场挖出苎麻根来,赠给了尊贵的美国客人,说这是中药材,可以有效地安胎。

“这个礼物……我很喜欢,”肯尼迪小姐笑眯眯地点点头,也不嫌其粗鄙,就令人包装起来,不过她说这话的时候,某人只觉得脖颈处有些发凉。

说着话就到了中午,大家才说要现场做饭,杜汉和郝耀亮不干了,“这怎么行呢?饭都准备好了,来镇里还要你们自己做饭,那成啥了?”

而且他俩信誓旦旦地保证,口味绝对没有问题,财政所所长是厨师世家出身,今天郭所长亲自下厨掌勺。

那么说,这些菜就白带了?倒也未必,闪金镇这一站过后,要去的是临云乡,普林斯公司虽然是财大气粗,但是既然已经来了北崇,就不介意去看一看临云乡的油页岩——毕竟这是电厂的燃料之一。

然而,吃过饭简单休息一下之后,大家不得不改变计划,涂阳卷烟厂的卢总将在下午四到五点抵达北崇,而白区长和徐区长,目前都在大巴车上,其他人接待,怕是不太合适。

所以金龙大巴先去小赵,看了一下电厂的选址,这次不但小赵乡的乡长和书记齐齐出面迎接,连闪金镇的杜书记,都赖着坐到金龙大巴上跟着去——他还真怕这个苎麻脱胶厂被小赵乡拿走,毕竟区长身边,可是有个小赵乡的女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