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04章 原来如此(下)

住处分了两处,饭局肯定也就是两处,北崇这边的陪客实在有点多,除了陈太忠和隋彪,还有四个副区长,办公室主任李红星,以及硬挤进来的政协副主席林桓。

这就八个人了,再加上凯瑟琳和她的助理伊丽莎白,正好一桌,至于普林斯公司的其他随员,那就只能由廖大宝去招呼了——所幸的是,他的英语还没有完全丢下。

凯瑟琳坐了上首,陈区长和隋书记分坐在他旁边,而隋书记的另一边,坐着的是伊丽莎白,这看起来,有点北崇区党委书记左拥右抱俩洋美女的意思。

大家还没动筷子,门外又闯进来一位,却是地电的总工刘抗美,他笑眯眯地打招呼,“陈区长、隋书记……再添把椅子吧,我随便坐哪儿。”

地电的总工,是企业的副厅,刘总这么说,算是态度端正了,白区长见状,索性站起身来,“刘总你坐我这儿吧,我去招呼普林斯公司其他人。”

白区长的位子挨着陈区长,也算是排位靠前了,刘抗美倒也不挑剔,笑眯眯走过来坐下,“谢谢凤鸣区长,借你的宝座,回头一定还你。”

陈太忠见状,狠狠地剜了李红星一眼——尼玛,你就不知道有点眼色,人家副区长都知道让座位,你这个办公室主任坐得倒是挺稳。

这是第二次,陈区长生出换掉办公室主任的念头。

刘抗美硬插进来,自然是有接触普林斯公司的意图,地电现在最缺的就是投资商了,不过今天这是接风宴,不合适说得太多,酒桌上大家也是闲谈居多。

饭菜很丰盛,但是大家都不怎么喝酒,因为普林斯公司的一行人从早晨颠簸到现在,已经非常辛苦了,最需要的是早点休息。

所以只用了四十来分钟,不到八点,陈太忠就陪着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往小院走去,同行的还有葛宝玲和林桓。

葛区长陪同,这个很正常,因为她是区里唯一的女性副区长,林主席这么做,就有点为老不尊的意思了,不过既然他愿意,别人也不能说什么。

徐区长也听说了,这个美国投资商对苎麻产业非常感兴趣,原本也打算陪一陪,但是看到有那么多人随行,他终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,借口两个女儿需要招呼,转身离开了。

陈太忠他们走了没几步,白凤鸣也从后面追上了上来,白区长本来正跟那些随员们喝得高兴,猛地听说隔壁散摊子了,他就将剩下的接待工作交给了廖大宝。

对陈区长来说,葛区长目前还是个外人,不过她既然在费心地往这个圈子里挤,他倒也无意太过防范,“凯瑟琳,你今天也有点太给那个张卫国面子了吧?”

“是你们恒北太缠人了,省长、办事处什么的一起上,我多少得给点面子吧?”凯瑟琳听到这话,也禁不住叹口气,“这个张卫国也给我打过两个电话,是伊莎接的……他在电话里直接说了,北崇只是阳州的一个区。”

“这也有点太卑鄙了,”葛宝玲第一个表态,而且她也确实有点义愤填膺,“市里跟区里抢业务……这不是赤裸裸的威胁吗?”

陈太忠也点点头,不过他并不认为凯瑟琳说的全是真的,在他想来,肯尼迪小姐若是不想搭理恒北的其他人,肯定还有其他办法,她可是很有点折腾劲儿呢,这么做,十有八九还是想借机在恒北拓展业务——商人重利,古今中外皆然。

对这个可能性,他也不是很在意,只要北崇的钱能保证了,普林斯爱投资哪里,跟她一点都不沾边,于是他就又想到另一个问题,“这个张卫国到底是什么来头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侧头看林桓一眼,这个问题有点敏感,估计也就是林主席敢开口吧?

“老牌地方派,省里有人,”林桓还真的敢说,事实上,现在的北崇正是众志成城、一致对外的时候,他不怕说得明白一点,“李市长和王书记……有时候也会用到他。”

这就是说,张卫国是根本的第三方势力,跟李强和王宁沪都不怎么沾边,再想一想花城的分裂意图,都能得到中央的部分人支持,这个常务副应该没那么简单。

而且花城在阳州是绝对的另类,不但是唯一的县级市,行事也是非常地张扬,阳州想要做出有效管理,还得有当地的势力配合才行。

“不过就算这样,也有点太肆无忌惮了吧?”陈太忠沉默一阵之后,才冷哼一声,这个时候,安排给凯瑟琳住的小院已经到了。

陈区长踏进小院的时候,才反应过来身边还有好多人,他干咳一声,“都进来吧,肯尼迪小姐晚上有喝餐后酒的习惯。”

北崇宾馆专门配了一个服务员过来,为尊贵的客人提供服务,服务员一阵忙碌之后,陈区长、葛区长、白区长和林主席都坐了下来,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也坐到了沙发上——普林斯公司还有两位女士,不过那俩还没回来。

坐下之后,三位女士喝红酒,三位男士是喝啤酒,白凤鸣轻啜一口啤酒之后,才轻哼一声,“也不知道谁给他那么大的胆子。”

“他怎么胆子大了?”林桓却是有点奇怪,上午发生在机场的事儿,白区长已经从区政府其他人口中听说了,但是他这个政协副主席的消息,就有点不够灵敏了。

葛宝玲就坐在一边说了起来,她感觉出来了,这个美国美女跟陈区长的关系很不一般——当然,不是说一定有肉体上的关系,但是可以确定的是,这两人的关系绝对好。

所以葛区长不怕当着她的面,把上午的事情复述一遍,她说得非常细,差不多用了五分钟,才将事情说明白。

其中很多细节,是白凤鸣都没了解到的,听完之后,他和林桓交换个目光,林主席笑眯眯地发话,“凤鸣区长怎么看?”

白区长干笑一声,又瞥一眼葛宝玲,心说估计她也想到了,但是这个猜测,他是说不得的,于是冲林桓点一下头,“我没什么想法,还是林主席您说吧。”

“你是不敢说,”林桓笑眯眯地指他一下,转头看向陈太忠,“市党委估计要动了,要不再给张卫国俩胆子,他也不敢这么搞。”

一言惊醒梦中人,陈区长一时间就恍然大悟了,有这个答案,今天遇到的种种不合理现象,就都有了合理的解释。

因为王宁沪要走了,所以他对陈太忠非常客气,而在走之前,能牵头把这个大项目落实了,那也是他官场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,而且有了这个政绩,没准他能争取一下,调换到一个比较好的位置上去。

这能解释王书记的平易近人,也能解释张市长为什么这么嚣张,你固然是市党委一把手,但是已经倒着数日子了,张某人就没必要太卖面子了。

而市党委和市政府一旦调整,市里的权力必然有个真空期,这个时候最不受影响的,就是本土派了,张卫国就可以借机兴风作浪。

花城人原本行事就跋扈,看到有这么大的馅饼,又有这么好的掠夺机会,怎么可能忍得住心里的贪欲?

林桓和白凤鸣能猜出这个因果,是因为他们在阳州多年,非常明白市里官场的权力结构,一句话——王书记往常对上张卫国,没有这么软弱的时候。

想明白这一点,陈区长也没有妄自菲薄,而且林桓说得很明白——这种天大的事情,其他副区长就算猜到了,也没胆子跟他说,只有二线上的林主席,才敢将猜测说出来。

“这是把咱们当成软柿子了啊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抬起手来猛灌一阵啤酒,然后放下酒瓶,长长地打个酒嗝,“早知道是这样,就该把阳州驻京办的那三个人拉到小赵乡去。”

“市里怎么回事,咱也没必要太在意,”白凤鸣点点头接口,“只要区长您有决心,花城人敢把爪子递进北崇,咱们就剁他的爪子。”

“没错,”葛区长也跟着点头,她敢撺掇人在区政府门口闹事,胆子也绝对不小,“咱北崇好不容易有这种发展机会,谁来摘桃子,咱也不能答应。”

“呵呵,没必要那么剑拔弩张,”陈太忠见她如此表态,就笑了起来,“还是那句话,我来北崇是做事来的,咱不主动惹事,当然,也绝对不怕事。”

“其实,他们这已经算是欺负到头上了,”葛宝玲不服气地说一句。

陈区长淡淡地摇摇头,“机会还是不够成熟……算了,不说这些了,肯尼迪小姐初来乍到,咱们说点开心的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