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03章 原来如此(上)

陈太忠早就将司机的行径收入眼底了,但是他没有计较,正像司机想的那样:他只想斩断伸来的黑手,必要时可以用极端手段震慑一下,可错非不得已,他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——今天他已经连着碰了两个副市长,实在不宜四面树敌。

而这三位明显是被吓走的,从这一点上来说,也部分地起到了震慑的作用。

但饶是如此,他还是有点不满意司机这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,心说区政府各种小道消息横飞,就是你这种人太多导致的,所以上车之际,他的目光在司机脸上多停留了半秒钟。

虽然只是淡淡的一眼,仅仅是半秒多的时间,司机却是下意识地把中华烟藏到了身后,心也是怦怦乱跳,他登时就决定,只要领导有意探口风,他马上把全部的理由拿出来——不管怎么说,我也是为了区里好。

可是陈区长又怎么会跟他这样的小人物计较?区长的谈话目标,是凯瑟琳或者王书记,“肯尼迪小姐是越来越会做生意了,居然记得给我们带福利来。”

刚才他不说福利,是不知道凯瑟琳会带点什么来,现在看到了,心里就踏实了,几百块钱的东西,算不上行贿,仅仅是友情馈赠而已。

“是许纯良跟我说的,他给了你两百部手机,后来遇到邵国立,听说他来北崇是空手,我还笑话他,说他抠门,”凯瑟琳得意洋洋地回答。

她虽然对国内官场已经很熟了,但很多时候说话做事,她还是习惯直来直去,像眼下就是了,而且她不忘补充一句,“对了,走的时候,你得给我带上土特产……这才是有来有往。”

她说得轻描淡写,但是听的人无不暗暗吃惊,现在的车里,除了普林斯人和北崇人,就是王书记和洪闯两个外人,对她说的人名,大家是再清楚不过了。

王宁沪也很清楚这两个人,北崇和凤凰科委结对子,是他主持的,邵国立他虽然没见过,但是敢泼归晨生一脸酒的主儿,他肯定是要了解一下的,所以对这个名字,他也不陌生。

想到凯瑟琳居然会笑话那个嚣张的家伙,王书记心里也禁不住暗暗地感叹,陈太忠认识的这些人,真是个顶个地强悍,事实上,他不得不承认——人家玩的那个圈子,不是一般人能接触得到的,他虽然是市党委书记,看在眼里也只有羡慕的份儿。

要不是……我也可以多交好一下小陈,没准能接触到这个圈子,王宁沪心里暗叹。

就在大家暗暗心惊的时候,陈区长干笑一声回答了,“土特产啥的,北崇还真没有,我们是要啥没啥……真的要让肯尼迪小姐失望了。”

咱们区长也太强势了吧?北崇人听到这样的回答,心中越发地震撼了,人家美国投资商带了礼物来合作,陈区长居然不打算还礼——撇开这美女外国投资商的身份不说,也撇开这创纪录的五个亿的投资不说,只说这美女能嘲笑邵国立,那就是了不得的人物啊。

陈太忠这么说,当然不是想表现出他的牛逼,虽然他很喜欢展示自己的强大,也很爱卖弄,但这只是次要目的,他的主要目的,还是为刚才机场那一幕做解释。

凯瑟琳在机场那个玩笑,开得有点过了,虽然大家也都知道是玩笑,但是陈区长目前在北崇,最担心的就是作风问题的口碑,其他的他倒没必要太在意。

所以他必须表明,咱俩虽然熟惯,但是该扫面子的时候,我一样不会含糊了。

王书记听到这话,也觉得陈太忠的回答有点不够诚心,等了一等之后,发现没人说话,他才刚要张嘴发言,就听得肯尼迪小姐发话了,“北崇有好东西……苎麻布不错。”

“那我送你一吨,”陈太忠满不在乎地回答,对北崇来说,苎麻布还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,“只不过现在的工艺,还是有点粗糙。”

“还是送背包吧,闪金镇六格背包,很有名气的,”王书记还是禁不住插话了。

苎麻布根本就是纺织品原料,连半成品都谈不上,人家送你的是顶尖的工业产品——飞利浦剃须刀,那是产品的最终形态了,所以他觉得,陈区长这个态度很不对,“布料送出去,还要再加工,咱们送,也要送点成品出去,闪金的背包确实不错。”

“问题是……她喜欢的就是布料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宁沪书记,这个女人对上咱们这些干部,从来不懂得客气,想要的就直接说了。”

“听起来很直爽啊,”王宁沪先是一愣,然后就笑着点点头,“没错,想要就该直接说嘛,肯尼迪小姐,你真的只想要苎麻布?”

“苎麻布的制作效果,真的很不错,陈区长给我拿过去了一些样品,我也尝试过,”凯瑟琳笑眯眯地回答,“确实不错,质地细密下垂感很强,我的服装设计师为我设计了几款,我的行李箱里,有苎麻布的风衣和猎装,就是北崇的苎麻布做的。”

“你的服装设计师?”葛宝玲轻声嘀咕一句,她是个女人,自然也爱美,但是做为一个北崇土棍,她对这句话震撼无比,“自己的服装设计师?”

事实上,不止她一个人被这话雷到了,不过明确表现出来的,也就是她。

“没错,这个面料我非常地喜欢,”凯瑟琳笑眯眯地发话,“我的服装设计师也认为,这是时装界近三年来发现的最好的材料……但是这种材料,推广得很不够。”

看着大家目瞪口呆的神情,陈太忠承认,这确实很有成就感,但是他不能任由凯瑟琳忽悠,于是他干笑一声,“推广的问题,我们一直在考虑,谢谢肯尼迪小姐的关心。”

“陈区长,我知道你能力很强,但是推广这种东西,你远不如我,”凯瑟琳见他如此表示,就淡淡地反驳,“我可以让苎麻布在纽约时装周上个专场……你明白的,这并不容易。”

纽约时装周的专场……好吧,北崇人和王书记,都已经震惊到不会说话了,你俩能谈一些比较现实的问题吗?

“我根本不明白那些是怎么回事,”陈太忠很淡定地回答,“我感觉埃布尔也能做到这些,当然,这或许是我的错觉。”

“埃布尔……他差的太多,”凯瑟琳不屑地哼一声,“事实上,巴黎的模特更愿意认识你而不是他……难道不是吗?”

“肯尼迪小姐,我能请你注意一下措辞吗?”陈太忠干咳一声,事实上在此刻,车厢里的人都展露出了这样或者那样的微笑——区长的八卦,听起来很有味道啊。

“好吧,先不谈这个问题,”凯瑟琳微微一笑,她喜欢看到他偶尔尴尬的样子,“事实上我这一次来,主要是想看一看苎麻这个东西。”

你不是为电厂的项目而来的吗?这一刻,有太多人心里,有着浓浓的不解,不过,不解也就仅仅是不解了——很多时候,听到的和看到的,未必是实情。

这时候,王宁沪终于有时间插话了,“小陈,这个资金既然要到了,有没有考虑联系一下地电,搞个三方签约?”

“联系地电……三方主体不对等,”陈区长看着王书记就笑,他猜得出对方如此建议,未必是真想这么做,康晓安可也是正厅呢,一定愿意受你撮合吗?所以他先点一下主题,才接着解释,“咱融资是融资,签约是签约,搞到一起是不是有点不太好?”

“很有道理,”王书记微笑着点点头,从他的脸上,看不出提议被否而着恼的样子。

既然不去小赵乡了,那大家就不着急了,一点半左右,车行到一个服务站,一行人进去补充点食水,再上车的时候,就是两点了。

五点半的时候车到阳州,王书记和洪闯下车换乘奥迪车,去市里了,而金龙大巴继续向北崇驶去,直到这个时候,车里才算没有了外人。

然后陈区长发问,“这个阳州办事处,怎么接触上普林斯公司的?”

“他们找上门的,”凯瑟琳轻描淡写地说一句,看起来并不想多说。

陈太忠不怕多问,事实上,他巴不得有人把北崇不欢迎阳州办事处的消息传出去,不过看到凯瑟琳的样子,他决定等一等再问,要不然一来二去,被别人看出两人的关系就不好了。

车到北崇下高速的时候,就接近六点半了,有意思的是,隋彪居然带人在路口等着,陈区长禁不住暗暗嘀咕:老隋你这也太积极主动了一点吧?

“陈区长一路辛苦了,”隋书记走上前,同陈区长握一握手,然后又跟凯瑟琳握一握,此时天已大黑,但是在雪亮的车灯的照射下,面对这绝色的白肤美女,隋书记还是有个瞬间的失神。

隋彪此来,却是没有带党委的人,身后的车里是北崇的三个副区长,而且接下来,为凯瑟琳安排的住所,也是按照区政府意愿,就是区政府后面的二层独立小院。

这个时候,就显出这种小院的好处了,普林斯公司一行八个人住进去都没问题,不过肯尼迪小姐表示,自己不愿意跟男人住在一起,所以四位男士还是被安排进了北崇宾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