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02章 剑拔弩张(下)

两条横幅离得不远,几乎就是挨着的,不过却是泾渭分明地分作了两个阵营——要是有人知道,这其实是三个阵营,怕是要笑掉大牙。

出来的一个男子扫一眼,手一指打着“阳州”旗号的人群,“就是那里了。”

凯瑟琳也纳闷了一下,顿得一顿之后,她很自然地向陈太忠所在的阵营走去,伊丽莎白紧随其后,她俩身后的随员们才要往阳州那边走,见到老板居然走向另一边,忙不迭地跟上。

“哦,陈,”众目睽睽之下,美艳的外国女人对高大的中国男人,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,外国美女的嘴里,说着娴熟的汉语,“订婚仪式上……你为什么逃跑了?让我无比地伤心。”

“这个……我不喜欢结婚蛋糕上,草莓味的奶油,”陈太忠干咳一声,他其实并不欣赏这种美国式的胡说八道,“我喜欢榛子味的,我说……你可以收起这些表演吗?”

“那么好吧,其实我是为了赚钱来的,”凯瑟琳登时收起了她无限的柔情,不过这个表情转化得有点快,旁人看到眼里,禁不住要微微琢磨一下——尼玛,有内幕吧?

“我也希望你能赚钱,”陈太忠淡淡地一笑,然后转头看一眼身边的王宁沪,“介绍一下,这是我们阳州的市党委书记王宁沪,是我的顶头上司……王书记,这是普林斯公司的董事长凯瑟琳?米歇尔小姐。”

“凯瑟琳?肯尼迪,”凯瑟琳纠正他的错误,笑眯眯地伸出手去,“王书记你好。”

王宁沪两手双垂,正琢磨着是要抱一下呢,还是不抱,眼见对方居然将手伸过来,他顺势伸出双手,同对方紧紧握一下,又开一句玩笑,“欢迎前来考察,请相信我,肯尼迪小姐,这里有你赚不完的钱。”

你说的比凯瑟琳还夸张……陈区长的嘴角抽动一下,阳州的钱普林斯赚不完?别逗了好不好,要不是有我的面子,人家眼角都扫不上那里。

不过遗憾的是,不看重陈某人面子的人有的是,下一刻,张卫国就走了过来,主动伸出手,并且自我介绍,“肯尼迪小姐你好,我是阳州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张卫国,欢迎来到恒北。”

“常务副市长?”凯瑟琳伸手同对方轻握一下,才说要缩回手,不成想张市长双手攥着她的手,一顿猛摇,好半天她才将手抽回去,讶异地发问,“这是什么级别的领导?”

陈太忠见这老家伙如此皮厚,心里暗暗地又记一笔小账——哥们儿不在外国人面前闹内讧,不过听到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如此地装模作样,他又有点想笑,她在京城待了那么久,怎么可能连常务副是什么都不知道?

“常务副市长就是市长不在的时候,全面主持市政府工作,”指路的那男子不明就里,在一边解释,“也就是说,第一副市长。”

“哦,比较特殊的副市长,”凯瑟琳淡淡地点点头,不再说什么。

不过这话说得张卫国有点挂不住,陈太忠这边有人甚至有点憋不住笑意——说来说去,你姓张的还是个副市长。

接下来就是要接人上车了,张市长做得也够绝的,居然也带了一辆大巴来,而且还是沃尔沃,比北崇的金龙大巴强出不少。

凯瑟琳看起来有点为难,她呜哩哇啦地跟公司的人嘀咕好一阵,才走出来一个中国人,冲张市长歉然地一笑,“我们董事长,跟北崇区长是老朋友了……真是抱歉啊,张市长。”

“无所谓,北崇也是阳州嘛,”张卫国看似大度地笑着摆一下手,然后才冷冷地扫一眼陈太忠。

凯瑟琳一行上了北崇的车,那三男两女也想跟着上车,陈区长下巴一扬,廖大宝就上前拦住了他们,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

“我们是阳州驻京办的,”指路的那位发话了,“省里领导指示,要全方位配合,接待好尊敬的美国投资商。”

廖主任一听是这样的来路,禁不住扭头看一眼自家区长,陈太忠见状冷哼一声,“我的朋友我不会招呼吗?你们的心操得太多了!”

他这话说得是相当不客气,但是,在这帮人打算把人引到张卫国那边的时候,就已经触怒了他——这么明目张胆地挖墙脚,指望哥们儿对你和气?

“我们是受省里委托,”那位兀自不服气地辩解。

“上来的话,别后悔啊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也不多说什么。

他的笑容里,夹杂着说不出的味道,那位愣得一愣之后,想一想毕竟是有省领导的意思在里面,终于带着一男一女上来了,另有一男一女,则是上了阳州的车。

总之,今天的怪事实在多了点,陈区长也有点看不懂,不过在下一刻,他又收获一个意外,凯瑟琳坐上车之后,笑眯眯地发话,“在高速路口等一下,我还给你们带了点见面礼。”

王宁沪也弃了他的车,坐上了大巴,闻言笑着发话,“这是只给北崇的呢,还是我们阳州也有份?”

“阳州……下次吧,”凯瑟琳笑眯眯地回答,她现在说这种套话,完全没有压力。

陈太忠坐在座位上,抬手招呼过来廖大宝,轻声吩咐一句,“让司机开得快一点,第一站不是北崇宾馆,是小赵乡……争取天黑之前抵达。”

“小赵乡?”廖主任还真的吃了一惊,这接了人之后,怎么也先得安排住宿吧,领导您这吩咐——真有点不靠谱。

“没看见那三个跟屁虫吗?”陈区长冷冷一哼,“他们试图把小赵的电厂截留到市里……知道该怎么做吧?”

“知道了,”廖大宝点点头,犹豫一下,他又请示一句,“小赵人民估计是不会答应的。”

去吧,陈区长微微扬一下下巴,这就是肯定的回答了。

驻京办的那三位上车之后,就异常地警觉,他们不但是不速之客,更是隐隐受到了威胁,眼见那陈姓区长和人嘀嘀咕咕,嘀咕的那位又有意无意地扫了他们一眼,心里登时就是一揪——这是安排什么呢?

待看到那小伙子又到司机跟前嘀咕,这三位就更坐不住了,车行一段时间后,其中的女人走到车前,借着从饮水机里打水的工夫,就凑到司机跟前低声问一句,“司机师傅,到阳州的高速路口,能停一下车吗?”

“反正时间紧,”司机知道这位是市里的,也知道陈区长不待见这些人,所以就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你跟区长请示一下吧。”

“时间紧……”女人皱着眉头回去了,跟那两位嘀咕一阵,正在此时,车停了下来,合着已经到了高速路口,那里有一辆小面包车在等着,见到金龙大巴就招手。

陈太忠带头下车,普林斯公司一方也有一个中年人跟了下来,他递给司机一张单据,司机看一眼之后,打开了面包车后盖,“一共十二件,你点一下。”

这就是凯瑟琳带来的礼物了,陈太忠扫一眼才发现,全是飞利浦电动剃须刀,这个东西不值多少钱,便宜的一百多,贵的也就是五六百,不过放在北崇,那也算是奢侈品。

大巴司机下车,打开行李箱,又下来几个人帮着搬运,这个时候,驻京办的男人走到司机跟前,递一根中华烟过去,“兄弟,这车赶时间?”

司机轻喟一声,他也挺为难的,虽然这驻京办的人很讨厌,但人家究竟是市里的干部,而廖主任的指示意味着什么,他也猜到了一二。

犹豫一下,他终于还是点一句,“天黑之前要赶到小赵乡……别说是我说的啊。”

这不是他眼馋一根烟,而是从大局上讲,他认为吓跑这三个人,更符合北崇的利益——到时候真要动起手来,区长怕是也要为难。

我操……驻京办的那位,脸登时就黑了,北崇要建电厂的事儿,知道的人不少,但是要建在哪里,除了北崇人还真没几个人在乎,然而——他心里清楚。

这个车是不能搭了,他赶紧使个眼色,那两位在车里见到,也忙不迭地下车,待那俩下车之后,他果断地发话,“咱们不坐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女人低声发问。

“他们要直接去小赵乡,那是建电厂的乡镇,”这位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去了哪儿,万一有不明真相的村民怎么办?”

“你们三个,上车了,赶时间呢,”这时候,车门口有人招呼,总共就十二件货物,飞机上不好带,但是现在这么多人,随便搬两下就结束了。

“我们不上了,”这边貌似带头的男人正色回答,“临时接了个通知,要回市里。”

他们不上车,北崇人自然不会求着他们上,车门一关,金龙车疾驰而去,这时候那女人才轻叹一声,“有王书记在呢,陈太忠真敢这么搞?”

“只要不动到王宁沪,谁会在意咱们?”男人沉着脸回答,下一刻他冷冷一笑,“王书记会很乐意看到咱们被围攻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