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01章 剑拔弩张(上)

“具体的安排,是下面同志负责的,我记得不是很清楚,”陈太忠不好意思地笑一笑,这些日程都是会议上做过安排的,他才不信王宁沪会不清楚。

所以对方想听细节,他还专不说细节,以免被人鸡蛋里挑骨头,做出一些什么别的指示,他只是很笼统地表示,“就是带他们参观北崇、座谈、签约……”

“不去阳州转一转?”王宁沪轻描淡写地问一句,正好这个时候,服务员开始上菜了,王书记端起酒杯来,“来,先喝一下,随便聊,大家别拘束。”

那接下来就是随便聊了,喝了好一阵之后,王书记才旧话重提,“不带美国客人去市里转转?市党委保证接待好。”

“想转,但是怕麻烦,”陈太忠直截了当地回答——老王你就死了这份心吧。

王宁沪点点头也不说话,大家接着喝酒,过一阵之后,他又问一句,“他们能投资多少?”

“五到八个亿,视情况而定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这个数据不少人都知道,老王你是找我落实这个数据的吧?

“还真有这么多啊,”王书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他确实是来落实数据的,消息已经传遍北崇了,他不可能不知道,然后他又问一句,“那这个签约,也是要在北崇了?”

“不会在市政府,”陈太忠回答得很明白,“我代表北崇区政府,郑重邀请市党委主要领导,前来北崇主持这个签约仪式。”

“我看一下有没有时间,尽量去,”王书记不但不计较他前面的冒失,还摆明态度支持他,“你还没来上任,就张罗上这件事了,这么负责的工作态度,我一定会支持你。”

在徐瑞麟儿子被枪杀的那一晚,陈区长所化名的陈斌,就是打着普林斯公司的旗号来调研的,巨中华当时还出面解释了误会,后来又有其他县区的人关注这美国公司,终是不得其所。

这个事情其实也不算多大,放在当时固然很令人关注,但是一旦过去了,也就过去了,再大的企业,不来本地投资,那也没什么可在意的。

但是王宁沪身为市党委书记,话里能带出这一层因果,也是大不简单的,要知道当时出面的可是市政府的人,党委现在能及时点出来,真是下了功夫的。

不过陈太忠在意的不是这个,他想的是,老王今天似乎有点不对劲儿啊,不理会哥们儿的炸刺,反倒是支持我将签约仪式放到北崇,这估计是有说法的。

不管怎么说,这么大的项目,不让市政府出面,而是让市党委主持,陈区长这也是相当给王书记面子了——五个亿以上的投资,是阳州改革开放以来,引进的最大的资金了。

于是这顿酒,喝得就很开心了,只是陈太忠在回了房间之后,还要禁不住想一下:王宁沪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?

第二天的事实证明,王书记对北崇的支持,还超过了大家的想像。

次日早上,北崇一干人吃过早饭之后,三三两两地活动一阵,九点半就集合上车,直奔朝田飞机场,航班是十一点到,但是大家不能走得太晚,市里到机场,顺利的话也就五十分钟,但是万一遇个堵车之类的意外,就难免怠慢了客人。

路上没遇到堵车,但是也有小小的意外,市政工程施工,拦了一条街,大家绕了一下,到机场的时候不算晚,也就是十点半。

接下来大家就撑起横幅,站到门口,摄影师也从皮箱内取出器材,扛到肩头,只等着那历史的一瞬间了——最少五个亿的投资,绝对是北崇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刻。

但是悲催的是,等到十点四十的时候,接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,飞机要晚点二十分左右,大家闻听之后,抱怨之余禁不住就要松懈一下。

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王宁沪赶到了,这一次他可不是仅仅带着洪闯一个人来的,市党委秘书长张近江到了,分管副市长归晨生也来了。

陈太忠对归晨生,是不爽到了极致,他禁不住冷冷地发话,“归市长你来接你的客人,别跟我们凑一堆行不行?”

“陈太忠你差不多一点,”归晨生嘴角抽动一下,就算再是心里做文章的主儿,遇到这样的挑衅,也是无法承受的,他恼羞成怒地回答,“我来,是阳州党委的意思,你一个区长,还真的以为能撵我走?”

“我就算不撵你走,能打你走……你信不信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横着就走过去了,那样子看起来,是要多嚣张有多嚣张,“我北崇的卷烟厂,差点被你搅黄了,尼玛……你再瞪我一眼试一试?”

“好了,陈区长,大家相互理解一下……”洪闯试图上来解围,陈区长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洪处,我就问一句,你以什么身份劝我?”

“太忠,理解万岁,”王宁沪不得不上前相劝,洪闯是他的秘书不假,但是这种真刀真枪相对的场合,领导秘书真的不算什么,他笑着解释,“晨生分管工业的嘛,他要是不来,那是他态度不端正……是个形式。”

“形式……那就算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冷冷地扫归晨生一眼,“我劝你还是主动把分管的工业交出来,有些人……是你惹不起的。”

这就是摆明车马的好处了,邵国立已经强硬地暗示了,北崇的工业跟阳州分管副市长不对盘——他甚至一杯酒泼到了对方脸上。

那就是公家事务转为私人恩怨了,私人恩怨的话,再过分的举动也能理解,不一定要套进体制里。

眼下陈太忠的行为就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,他不怕跟归晨生不讲理,哪怕他仅仅是区长,而对方是副市长。

不过就在五分钟之后,又一拨人出现了,带头的那位冲王宁沪点点头,“王书记也来了啊,普林斯公司的实力,看来真的很强大。”

尼玛你又算那棵葱啊?陈太忠看得是真有点着恼,不过关键时候,葛宝玲发话了,“区长,这是咱阳州的常务副张卫国,花城人。”

常务副,一般说的就是政府常务副,党委里很少这么叫,陈太忠听得明白,但是他心里很不明白,“他来搞什么名堂?”

这我怎么知道?葛宝玲只有苦笑了,“这个时候他来,恐怕是有点想法了。”

“这就是陈区长了吧?”张市长跟王书记打过招呼之后,才顾得上搭理北崇这帮人,他冲陈太忠微微点头,“果然是年少有为。”

“只是接个客人,跟年少有为无关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一句,转身往旁边走两步。

“小伙子气性挺大,”张卫国微微一笑,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不过眼中多少也带一点恼怒,“年轻不是问题……可也不是理由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,他虽然避让了,却是没有躲多远,而对方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,听到这话之后,他禁不住扭头看一眼,眼中满是挑衅之色。

“年轻……真好啊”张市长冲他微微一笑,不做任何正面的回应。

换个时间和地方,看我怎么整你!陈太忠就见不得这装逼样儿,不过他已经跟一个副市长呲牙了,现在不宜再有什么动作。

张卫国的人也带了横幅,见到北崇人举着的横幅,一时有点犹豫,北崇的横幅一米五宽十五米长,上写“热烈欢迎普林斯公司来恒北考察”。

陈区长本来想写成“来北崇考察”,不过大家都建议说,既然是在朝田的机场接人,别直接摆出北崇的旗号,一个是……北崇区有点小,不好看,二来也是防着被别人惦记上。

面对这个带了“恒北”旗号的横幅,阳州市政府这边有点犹豫,不过张市长下巴一扬,“横幅带了,肯定要打开。”

于是下一刻,第二面横幅也被打开了,跟北崇人打出的标语,只有两个字不同,就是将恒北换成了阳州——没错,阳州大明大方地打出了地级市的旗号。

迎接同一拨客人,居然打出了两条横幅,在机场也是少见的,旁边的人纷纷侧目,心说这也不是唱哪一出,如果是极其重要的客人,多打几条横幅也正常,不过那得进机场接吧?

“丢人败兴,”王宁沪气得轻声嘀咕一句,幸亏这事是发生在机场,不但横幅多,朝田人也不太熟悉阳州市官场,要不然被人看到,还指不定怎么笑话呢。

不过令人感到奇怪的是,王书记并未上前制止这一行为,要不说这阳州的怪事多呢?

没过多久,飞机降落了,普林斯公司这次来的人不多,四男四女八个人,不过其中五个是白种人,凯瑟琳和伊丽莎白走在前面,几乎吸引了所有在场人的眼光,这不但是外国人,还是外国女人,更是美艳无比的外国女人——她们来恒北做什么呢?

有意思的,在他们侧面,还跟了三男两女,不住地说着什么,当他们走出机场,看到两面横幅,齐齐就是一愣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