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400章 各种泄密(下)

“是白区长跟郑书记说的,”王媛媛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,老老实实地交待。

“白凤鸣?”陈太忠沉吟了起来,一开始他还以为,是廖大宝偷偷地把消息传出去的,毕竟小廖和小王关系不错,私下传递一下消息,是很有可能的。

但是这一点也是他最不能忍受的,廖大宝算是陈某人身边的近臣,而王媛媛虽然没什么名义,却也是区长的身边人,这俩人要是联合起来,很容易让区长在某些方面被蒙蔽。

陈太忠在意的是这个,至于说消息是白凤鸣传出去的,那就不要紧了,想来白区长对地电的质疑也是有些不满,所以才要郑大龙珍惜机会。

不过这个消息传给小赵乡,怕是白区长也能得一些好处——会不会成为新的索贿手段?陈太忠的思路,不知不觉地就歪了……

下一刻,他收回思绪,心里也不觉暗笑,白凤鸣只要把工作都做好,收取点贿赂算什么?贪一点不可怕,不作为的贪官才可怕——丫不收取好处的话,没准小赵乡还要人心浮动。

那么照此推论,哥们儿不推倒王媛媛的话,没准别人也要……咳咳,这是想啥呢?

总之这地址是会上定了的,地电的人提出这样的置疑,有不给北崇区政府面子之嫌,可是绝对不听地电的吧,又有不尊重合作伙伴之嫌……

所以说这做事的时候,也得做人啊,陈区长沉吟好半天,手上猛地一疼,却是发现烟灰掉落在了手背上,一支烟已经燃完了。

侧头一看,他却发现王媛媛还站在一边,犹豫一下,他淡淡地发话,“把菜刀放回厨房去,你回去休息。”

他这个犹豫,本来是想说那只是个形式,地址就是小赵了,你别瞎琢磨——为了维护区政府的威信,他也不得不如此坚持。

但是想到这话一旦跟小王说了,小王再把这个表态传出去,指不定别人又要联想到什么——王媛媛你怎么就这么了解区长呢?那他索性就不说了。

反正当领导干部的,有时候这话真的不能乱说,陈太忠很无奈地想着,就在这时,王媛媛从门外走进来,到一边的椅子上抱起她的外套,轻声发问,“区长,那我下去了?”

“再有这种事,别怪我不客气,”陈区长冷哼一声,看她穿着月白色的紧身秋衣消失在门口,他暗叹一声,弄得哥们儿如此地肿胀,我好心把你调到我身边,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?

“那我们小赵乡?”王媛媛走出去之后,又从门边探进头来。

“会上定了的事儿,你们瞎琢磨什么呢?去去去,”陈区长不耐烦地一摆手。

小王这就安心地下去了,可是他反倒睡不着了,有心打个坐吧,只觉得脑子里乱哄哄的,索性站起身来到客厅,一边拎出啤酒,一边打开电视看了起来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廖大宝又赶来区长的小院,轻叩两下门,发现没有声音,他犹豫一下又加大一点声音,约莫过了三分钟,王媛媛才走出来打开门。

她的衣着倒还得体,但是廖主任总觉得她身上哪里有什么不对,细看一眼,才发现她眼中满是血丝,脸色也有点憔悴。

这是……发生了什么呢?廖大宝心里微微一叹,也不说什么,不多久北崇宾馆送早餐过来,两人往二楼端的时候,他听到她捂着嘴,轻声地打个喷嚏。

“感冒了?”廖主任不动声色地问一声,昨天晚上似乎……区长喝了不少酒。

“有点着凉,应该不是感冒,”王媛媛也简单地回答一句,不过这个回答,让廖主任彻底地冷静了下来,下意识地,他甚至稍微离她远了一点。

这个误会还在继续,接近中午的时候,郑书记打电话给王媛媛,小王一边打着喷嚏,一边自以为很有水平地回答,“我也没敢多问,陈区长只是说……阿嚏,会上定了的事儿,没必要瞎琢磨。”

小王这是功夫下到了,郑大龙心里明镜一般,这种定心丸,一般人哪里拿得到手?唉,晚上辛苦了啊……你看都感冒了。

他们在怎么乱猜,陈太忠并不知道,现在他忙的是安排接待普林斯公司的考察团,对于这件事情,他下午开个碰头会,讲述一下,说后天中午我要去朝田接机,这次来的美国考察团实力很雄厚,大家一定要认真对待。

对于这个普林斯公司,大家也都耳熟能详了,知道该公司实力雄厚,老板是个美貌异常的美国人,不过真正接触过的凯瑟琳的,也只有徐瑞麟和白凤鸣。

葛宝玲对接待工作很感兴趣,自告奋勇地要跟陈区长去朝田,当然,她的心思大家也都清楚,反正区里就那么多钱,别的地方找到的钱越多,开春之后资金越充裕,交通口上的投资,也就能多惦记点——关于这一点,区长办公会上就说过的。

事实上,现在也就她事情不多,白区长忙到一塌糊涂,抽不出时间去朝田,而徐瑞麟和谭胜利也各有事情,葛区长不但没事,还要打发各路债主,倒不如去省城转一圈。

商量一下接待工作,各自安排了分工之后,徐区长提个建议,“这个签约仪式,要不要市里出面主持一下?要不对客人们……好像不够尊敬。”

“这个……接回来人再说吧,”陈太忠愿意看到别人尊敬凯瑟琳,但是市里一旦出面……尼玛,啧,这又是麻烦——他一点都不想给市里插手的机会。

他想的是接到人以后,要签约的前一天,给王宁沪打个电话,市党委书记来得及过来就过来,来不及的话,那也就没办法了。

陈区长想得不错,但是事情发展并不是以他的意志为转移,虽然李强没表示出关注,但是当天晚上,王宁沪就打过来了电话,“小陈,听说明天你要去朝田,我正好也去办事……一起走吧?”

这个政府工作的保密,真的是个大问题啊,陈区长很有点无奈,不过他融资一事,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,而且这次接待工作的规格也很高,不好保密。

“那就一起走吧,不过我们走,估计要到中午了,上午还有会,”陈太忠知道王书记在意的不是一起走,而是一起回来,“您那边方便吗?”

“那我先去,阳州办事处就给你订房间了啊,”王宁沪去朝田也有事情办,等到中午走还真是麻烦,尤其是阳州到省会,路上就要走五个多小时,早上走方便,中午走的话,那就什么都耽误了。

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半,吃过饭之后,陈区长带着葛宝玲、廖大宝和其他几个工作人员,还有摄影师和欢迎条幅,登上了科委送的豪华大巴,一路驶向朝田。

大金龙开得既快又稳,车到朝田才七点刚过,本来陈太忠不想去阳州办事处,不过既然王宁沪买单,那为什么不去?

到了办事处,一群人闹哄哄地下车,拎着大包小包地往进走,廖主任才在前台登记,一个年轻人就从拐角处走了过来,“陈区长,王书记一直等你呢。”

大家扭头一看,正是王宁沪的秘书,陈太忠隐约记得他姓洪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洪处你稍等,马上就好。”

市党委书记在包间请客,陈区长就不能带闲杂人过去了,一个人去又不好,所以扫一眼葛宝玲,“宝玲区长也来吧。”

对葛区长来说,这就是非常荣幸的事儿了,她情不自禁地暗叹,积极地配合区长工作,果然是有不少好处啊——能跟高高在上的王书记共进晚餐。

陈太忠只当王宁沪身边也有配合呢,市党委书记该有这个派头,不成想进了包间一看,却发现只有王书记一人,“就您一个?”

“嗯,”王宁沪笑着点点头,“来办点个人的事,你两个人无所谓……这是小葛吧?”

“宁沪书记您好,”葛宝玲在下面的作风很泼辣,但是见到王书记,登时就拘束了许多,她小声打一个招呼,不敢多说一个字。

“不要拘束,坐吧,”王书记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我点了几个菜,你们看还要点些什么?”

“王书记点什么,我们就吃什么,紧跟着市党委走,坚决不动摇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坐下,随口就是几句套话丢出来。

“太忠的觉悟很高嘛,”王宁沪笑着看他一眼,“那我就不客气了,咱这个阳州办事处,要不要挂个欢迎的条幅?再晚的话……就来不及做了。”

“不在朝田逗留,直接回北崇,”陈太忠轻声回答,但是那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。

“你把考察团的日程安排,跟我简单介绍一下,”王书记很随意地指示一句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