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98章 琐事无限(下)

云中人苦恼的时候,正好花城人也在苦恼,前文说过,花城、五山和北郭一带,有一片砾石区,是阳州最大的荒漠地带,花城虽然只占了一个角,但也有七八万亩地,这块地,种植什么都不是特别经济。

必须指出的是,花城人真的从来没有想过,要搞退耕还林,但是市里既然要搞这个了,他们一定要报上去,然后他们就得知,退耕还林这个事,要看北崇人的眼色。

正好,北崇最近搞什么特色种植的培训,周智健就琢磨着过来探一探口风,而与此同时,云中人也表示了,想跟北崇人接触一下。

所以两人都明白,这个接触真的不是出于什么善意,但是面对北崇人的置疑,他们也不可能承认自己的不良动机,于是就表示很无辜。

结果事情就发展到了眼下这一步,周市长沉吟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那就接着学吧,以前的资料……能弄到多少是多少。”

“啧,”要说最郁闷的,还是云中的杜县长,分管县长没来,他这个常务副来了,那就是想学习北崇农业的时候,看看能不能找机会打听一下工业方面的事情,“今天谈得真不理想……北崇人也太独了一点。”

“这个新来的区长,警惕性倒是高,”周智健皱着眉头叹口气,一般来说,兄弟县区之间,很少这么不给面子的,当然,要真的有很大的利益冲突,那不给面子也就不给了——事实上,周市长知道人家这番做派是为什么。

陈太忠回到区里之后没多久,白凤鸣过来找他,意思是说,地电公司觉得小赵乡的选址不太好,他们打算近期再看几处地方。

“会上都定了的,他们有意见?”陈区长闻言皱一皱眉,不过,专家的意见,有时候还要听一听的,“你先陪他们走一走,看他们能提些什么建议。”

白区长来,其实是告状来的,他觉得自己选的几个地址都是用了心的,地电的人一过来就挑三拣四的,“他们说得倒挺客气,但是我怀疑……”

“怀疑什么?”陈太忠闻言,侧头看他一眼。

“怀疑他们打算在技术领域,抢发言权,”白凤鸣郑重地表示,“资金咱们占大头,但是他们要是在技术方面嚼舌头,也会影响一些决策。”

我这几个副区长,没一个简单的啊,陈太忠听得也是颇为无语,想一想这一上午发生了些什么,葛区长面对一个猛然冒出的男人,敢直接动手,徐区长接到花城和云中人电话的时候,会考虑到油页岩,现在这白区长,更是一个典型的阴谋论者。

“你的顾虑可以理解,不过,在北崇他们玩不出花来,”陈区长认可这份小心,不过他是真不在乎地电的人玩花样,敢在哥们儿的一亩三分地儿上捣蛋——真的都不用我怎么出手,愤怒的北崇民众就直接淹没了你们。

事实上,他对康晓安有点信心,觉得那家伙不但有点气度,而且地电草创之初,就使用这种阴招对付合作伙伴,传出去可就不好听了。

再想一想那长得像保卫科长的总工,他越发能确定这种感觉,于是笑一笑,不以为意地回答,“合作嘛,难免是存在个磨合过程,咱先以德……以理服人,表示出咱们对他们的尊敬,告诉他们意见可以听,想改也不好改。”

“还是区长您想得周到,”白凤鸣顺手又是一记马屁,他还待再说什么,廖大宝敲门进来,“区长,徐区长找您。”

“以后这副区长找我,直接让进来就行了,”陈太忠随口指示一句,结果徐区长进来之后发话,“区长,花城人还是打算留下学习了。”

“留下就留下吧,”陈区长漫不经心地回答,他之前倒是说过,对方出不起五十万的话,学都不用学了,不过那只是挤兑人的话,那两家能掩面而走固然好,可人家能厚着脸皮留下来,他也不便继续叫真,做出撵人的事情。

“脸皮还真够厚的,”他只是对周市长和杜县长的反应有点吃惊,受了这么大的辱,都能沉得住气,说不得他叮嘱一句,“把资料看好就行了。”

“咱们这儿没问题,其他县区也没问题,”徐瑞麟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来,不得不说,徐区长一直以来,都是满脸苦大仇深的表情,现在微微一笑,儒雅中带有一丝和蔼,真的有点成功男人的气质,“我是来请示一下,要不要把他们撵走。”

“有撵走的必要吗?”陈太忠奇怪地问一句,老徐你做事,啥时候也这么狠了?

“花城人介入哪个行业,就要独霸哪个行业,”徐瑞麟轻喟一声,他本来就不太愿意接受花城人,只不过这种大事不是他能做主的,也就是刚才听陈区长有意将人撵走,他这才过来请示一下。

“花城人确实不讲理,”白凤鸣听了几句之后,也跟着插话,“他们非常抱团,打架手也狠,咱北崇人虽然不怕他们,但是他们人多。”

“是啊,他们学会了种这些东西,到时候咱们外销倒不怕,但是零卖的话,卖不过他们,”徐瑞麟叹口气,对区长做出解释……

合着这花城人眼力价比其他地方强,也敢闯,同样的猕猴桃丰收了,花城人去卖,北崇人也去卖,但是双方在阳州的农贸市场里就能打起来。

而且花城人多,北崇才十八万人,花城市区的居民就有十万,加上乡镇的人有五十多万,在阳州市里打架,北崇没那么多人手可派。

就算北崇人玩了命地打架,但是最多……也就是在阳州占住一块地方,想去朝田卖,那是不可能的,而花城人在朝田照样能打出一块地方。

而且凭良心说,花城人打架下手狠是出了名的,大混混也多,比如说上次赵海峰的司机和老婆两边对峙,北崇分局的局长朱奋起都说了,要请混混来调解的话,得从花城找炮头——花城的大混混来北崇,照样镇得住场子。

所以说,花城人真想搞什么行业,一般很少有人竞争得过,不过就是徐瑞麟那句话,他们影响北崇销售产品,也只能在零售方面影响,渠道的话,他们没那个能力——混混终究是混混,上不了台面,再狠的混混也惹不起国家机器。

“还会欺行霸市?”陈太忠听到这里,有点重视花城人了,他来阳州一个多月,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折腾,还没顾得上了解周边县区的情况,“咱北崇人,就这么受他们欺负?”

“都是民间的小龃龉,咱政府想管也不好插手,”徐瑞麟虽然非常痛恨那些大大小小的混混,但是问题是客观存在的,“而且这种事儿太多了,管不过来。”

“也就是说,咱们教会他们之后,将来花城人……可能在阳州和朝田,跟咱北崇人抢市场?”陈区长皱着眉头发问。

“不是可能,是一定,”白凤鸣接一句话。

“这才是……”陈太忠有点无语了,对于他来说,政府工作已经是千头万绪了,却是没想到民间的小冲突,他也要考虑,这个父母官……还真不是那么好当的。

其实这种菜霸、石霸之类的现象,每个行业都或多或少地存在,陈区长琢磨好一阵之后,才断然发话,“他们想学,让他们学……有人在身后追赶,这对咱们也是一种鞭策。”

“嗯,”徐瑞麟犹豫一下,终于还是点点头,“反正别的县区也不可能教花城人学这些,他们一定会比咱们慢一些。”

“没错,一味地躲避不是办法,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,”白凤鸣笑着点头,“总不能花城人干哪一行,咱们就不干那一行。”

唉,总以为官场关系捋顺了,发展就是指日可待了,这小麻烦事儿也不少嘛,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,“希望他们能识趣点。”

“这陈太忠的脾气,还真是臭,”下午六点的时候,周市长和杜县长也没接到北崇人留饭的邀请,只能悻悻地走人了——中午好歹还是胡局长接待了,晚上根本没动静。

“我这个油页岩项目,还真是麻烦了,”杜县长也抱怨一句,接着冷哼一声,“他既然不仁,就别怪咱们不义了。”

“先去花城吧,我请客,接下来该怎么走,咱们要好好地商量一下,”周智健微微一笑,“别为这种事儿扫了兴,今天咱们好好喝一顿,不醉不归……”

陈太忠晚上也喝了不少,今天是林主席的母亲八十大寿,他前去贺寿,因为林桓跟他走得近,区里几个副区长没去的也都上礼了,敬酒的人非常多。

十点钟的时候,陈区长才晃晃悠悠地回了自己的小院,这两天他要养精蓄锐,等着凯瑟琳的投资团队过来。

不成想,在十点半的时候,他听到有轻微的响动,睁着惺忪的睡眼一看,却发现漆黑的房间里,床边站着一个人,下一刻被子一掀,一个冰凉的身体钻了进来,肌肤细腻光滑,弹性十足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