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96章 觊觎(下)

“这还真的未必是小事,”徐瑞麟轻喟一声,神色很是肃穆。

是吗?陈太忠看他一眼,心中满是不解,沉吟片刻之后,他终于发问,“直接顶回去的话……后果真的很严重吗?”

他心里已经决定了,对这种无理要求,必须直接顶回去,市里都已经协调你们过来了,你不过来,那怪得谁来?现在要求我们提供以前的资料——那也好说,三个字,拿钱来!

“我怕我顶不住,”徐瑞麟这句话,真的很令年轻的区长崩溃,不过下一刻,他沉着脸,说出了自己的理由,“我担心他们志不在此……所以,需要区长你支持。”

“志不在此?”陈太忠一时间有点迷糊,他们……还能做点什么吗?

“花城的很多东西,跟咱们现在操作的项目重叠了,”徐瑞麟淡淡地发话,“种植的资料,给他们就给了,但是……退耕还林呢?油页岩呢?”

“你是说……他们仅仅是个试探?”陈太忠似乎有点明白了。

“我的考虑可能是多余的,但是……我觉得有这个可能,”徐瑞麟轻叹一口气,“关键时刻,咱们不能软,所以我希望你来坐镇。”

尼玛,谁说县区的干部就是废柴了?这一刻,陈太忠真的太受刺激了,他一直以为,老徐仅仅是个学者型干部——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好,就是不通世事的那种,但是这句话入耳,他真的不得不服气,大才……真的是在民间啊。

尤其难得的是,徐瑞麟考虑的事情,已经超出了他的权限——退耕还林是该老徐考虑的,但是这油页岩……跟徐区长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。

什么叫大局感?这就叫大局感!或者对花城人来说,这是山头主义,但是对北崇人来说,这就是大局感——跟自己不相干的事情,都要考虑到!

“那你就当我不在,”陈区长的感慨过后,发现自己今天乔装打扮过来,也不是什么坏事,起码可以看一看花城的底线。

十多分钟之后,一行四辆车的车队来到了农牧局,两辆小车两辆面包车,打头的帕萨特车停下来之后,副驾驶的小伙先下了车,快步走到另一侧的后座,将门打开,里面下来一个中年粗壮男子。

“周市长好,”徐瑞麟带着农牧局的几个干部走上前,伸出双手同对方握一握,然后又跟后面桑塔纳车里下来的瘦高男人握一下手,“欢迎杜县长来我区考察。”

“瑞麟区长客气了,”大家寒暄两句,周市长四下看一看,不动声色地发话了,“这大年根儿的,打扰瑞麟区长了啊。”

“不打扰,”徐瑞麟笑着摇摇头,周智健说得是很客气,但有点皮里阳秋的意思,隐隐对只有他一个人出现,表示了不满。

他当然知道,自家的区长在远处站着看呢,不过他不会说出来,也不会对这话解释什么——只当听不出来,直接无视就完了。

花城人带来了一台摄像机,而云中来的人,只带了一台照相机,架设起来拍摄。

接下来,就是周市长和杜县长对农牧局的视察了,他们对大棚和房间的作物一一进行了了解,问得很细,接着还旁听了几个年轻专家的现场讲述。

陈太忠看得有点不耐烦了,他的事儿还多着呢,不过一个细节提醒了他,那就是周市长和杜县长一直表现得很客气,这跟徐区长所反应的情况不一致,那么……大概是先礼后兵了?

果然是先礼后兵,大约在十一点的时候,两位客人走出了大棚,他们带来的人,则是留在了那里听讲课,周市长四下扫视一眼,发现除了不远处有个高大的墨镜青年比较碍眼之外,也没有什么碍事的人了,于是沉声发问,“瑞麟区长,我昨天的建议,你考虑得怎么样了?”

“跟着学就行了,已有的资料,不便传出去,”徐瑞麟有板有眼地回答,他刚才一度感觉不到区长去哪里了,现在看到区长在不远处,说起话来自然更有底气了。

“瑞麟呐,不要敝帚自珍嘛,”周智健微微一笑,“我们是得到消息晚了,半路上学也学不成个什么样子,你这帮人帮到底,送佛送到西嘛。”

“市里通知过的,我不知道你们怎么就得到消息晚了,”徐瑞麟面无表情地摇摇头,其实他心里也生气,我们自己张罗的事情,市里硬要派人来偷师也就算了,你这一开始不相信,现在知道效果了,反倒过来要求我们提供前期资料?

不带这么欺负人的,徐区长再次强调一遍,“就从现在学吧。”

“将来花城也可以帮你们卖农副产品嘛,”周市长淡淡地表示,“兄弟单位,有守望相助的义务,一枝独放不是春。”

“我们自己也卖得出去,”徐瑞麟是真的有点恼了,连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,不过这也不怪他,花城人喜欢吃独食,这谁都知道,而且经常就说话不算数,以前你们不帮我们卖,现在有求于人就知道画大饼了?信你才怪。

“那你怎么才肯把资料给我们?”云中的常务副杜县长发问了。

“我们北崇本来就是为自己请的专家,”徐瑞麟淡淡地回答,要不说这徐区长有素质,都成这样了,他也不责备别人,“你们真想要的话,拿钱来买吧。”

“没你们这么搞的吧?”杜县长听得登时嘴巴一撇,倒是周市长不动声色地发问,“那么……需要多少钱呢?”

徐瑞麟听到这话,也是微微一愣,他听陈区长说过,外面的人旁听可以,但是要系统地拿资料,要出钱来买。

不过他没想到,还真有人愿意出钱来买,对政府中人来说,花这样的钱是不可想象的,尤其在阳州这个地方,拿来主义盛行,不管什么好东西,学会了带回家就行,要是有苦主上门,宗族势力和街坊邻居,那可不是摆设。

所以徐区长只知道这东西我们不白给,但是卖多少钱,他还真没想好,沉吟一下他才发话,“十万吧……我去找区长说说情。”

他觉得十万不少了,毕竟只是前期的一些影音资料,同理,那两位也觉得十万不少,对视一眼之后,周市长发话了,“这个价格……有点离谱了吧?”

“确实离谱了,”一个声音传来,大家侧头一看,却发现戴墨镜的年轻人慢悠悠地走了过来,“低得离谱了,一口价……五十万。”

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杜县长冷冷一哼,他早就怒火中烧了,“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儿吗?”

“在北崇,我想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,”陈太忠抬起手,慢条斯理地摘下脸上的墨镜,接着微微一笑,“嫌贵,你可以不买,我求你买了?”

“原来是陈区长,”周智健一眼认出了来人,他微微颔首,又走上前伸出手来,“幸会。”

“幸会,”陈太忠也抬手,蜻蜓点水一般地同对方轻轻一握手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欢迎周市长来北崇。”

“陈区长太客气了,”周市长微微一笑,笑容里也有点说不出的味道,“能帮忙把费用减免一下的话,花城人民会非常感谢的。”

“但是北崇人民就不干了,哈哈,”陈区长大笑两声,眼中却是连一丝笑意都没有,“我身为父母官,得为孩子们着想。”

尼玛……原来这货真的有这么不靠谱,周智健来之前,也打听过北崇新区长的情况,对于那个著名的“老子教训儿子”的传说,他也听说了——这个言论确实太奇葩了。

两人刚才接触的时候,周市长还没觉出什么,总觉得此人傲气得厉害,现在入耳这话,他甚至有点怀疑,此人的精神或者异于常人,“但是这五十万……是有点高了吧?”

“不高,”陈太忠淡淡地摇头,却是不做任何的解释。

“好像你们请专家的费用,是八十万的打包吧?”周智健不动声色地发问。

陈太忠微微一笑,并不作答,倒是徐瑞麟沉声发话,“除了那八十万,还有二十万的专用接待费,农牧局这些大棚建设,也是要钱的。”

“那我们只是晚来了几天,而且学习的县区这么多……”周市长悻悻地撇一撇嘴。

什么东西让你们花城人学去,那就惨了,徐瑞麟沉着脸不说话,事实上他赞成领导收取这么高的费用,只不过他不合适这么狮子大开口就是了——花城人的宗族和地域观念,比北崇人还浓,数遍恒北差不多都是独一份儿。

“不想学就算了,后面的也别学了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又扫一眼周智健,“其实我为什么要五十万,你比我还要清楚。”

“我真的不知道,”周市长很无辜看着他,“陈区长能说得明白点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