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95章 觊觎(上)

康晓安对北崇的电厂,还是非常上心的,周一准备一下,周二就派了人下来,由总工刘抗美带队,一行一共八个人两辆车,一辆是沙漠王一辆是奥迪A6。

这样的豪车,在北崇极为罕见,而地电摆出这架势,也确实先声夺人,只差脸上写上“不差钱”三个字了。

不过车虽嚣张,来的地电人都很低调,刘总一脸歉意地向陈区长表示,康总实在是不克分身,下周签协议的时候,他一定会多呆几天。

陈太忠很淡然地表示没关系,咱们都是做事的,不讲这些虚的东西,接下来他摆宴席为刘总接风,作陪的就是白凤鸣。

地电的人下来,除了要了解机组的原理和设计结构,还要实地去看一看临云乡的石头,最后还要对电厂的选址做出建议。

这些事情,陈太忠就不管了,否则他全身是腿也跑不过来,于是他将此事交给了白凤鸣,陈某人能亲自接风,已经算是对地电的极大的尊重了。

陈区长确实忙得焦头烂额,周三一大早,又要指点江锋和李强如何跑部,这俩市长已经在北京待了五天,硬是没找到国家林业局的相关负责人。

陈太忠有心让白凤鸣去一趟京城——退耕还林是徐瑞麟的业务,但是跑这些的时候,他是带着白区长四下活动的。

白凤鸣登时就告饶了:我不但要接待地电的人,还要为卷烟厂选址,为水泥厂找资金,而且涂阳的人随时都可能过来……我总得出面接待吧?

政府工作从来都是忙碌的,但是能忙碌到这个程度,也真的不多,尤其忙的都是有意义的事情,白区长很幸福地叹着气,“唉,要不,您让徐瑞麟去一趟京城?”

徐瑞麟才不可能为李强跑前跑后,陈太忠心里明白得很,不过这话不能明说,“算了,我电话沟通吧,徐区长也忙得很呢。”

陈某人一语成谶的能力,不是一般地强大,虽然徐瑞麟确实很忙,但是节外生枝……总算是意外吧?

十点的时候,陈区长才挂了李市长的电话,就接到了徐区长的电话,“区长,花城市分管农林水的副市长周智健……马上就进咱们区了。”

“进就进呗,”陈太忠没觉得花城市有多了不起,听起来是市,其实是县级市,我们北崇还是县级区呢,县级市高那么小半级,也是很扯淡的事儿,一个副市长过来,就要求我这区长露面接待?

不过他又想一想,徐瑞麟往常做事,还是很靠谱的,这个时候打这个电话来,没准是有什么说法,于是沉吟一下又发问,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跟他在一起的,还有云中县的常务副县长,”徐瑞麟轻叹一口气,“是来看咱们的大棚的……我总觉得担心有什么事,您要是能来一趟就最好了。”

“你在那儿等我,”陈区长听到这话,绝对不会认为徐区长是心血来潮无的放矢,恐怕是有些事儿,不合适在电话里说,“我现在就动身。”

他放下电话站起身,才要往外走,脚步略略停一下,从须弥戒里摸出一套米黄色风衣来穿在身上,又翻出一副老大的墨镜戴在脸上,这才走出去。

廖大宝正在本子上写写划划,猛地见到领导的门开了,下意识地就站了起来,目之所及,登时就是一怔,“老板……您这是?”

“呆着,没你的事儿,我出去一下,”陈太忠嘴里淡淡地说一句,径自走了出去。

走出小二楼,他才说寻个没人的地儿,直接万里闲庭到农牧局,猛地看到葛宝玲一边打着电话,一边皱着眉头向楼里走来。

“葛区长,借你的车用一下,”陈太忠走上前,轻拍一下她的肩头。

“啊,”葛宝玲一侧头,见到是一个陌生的高大风衣墨镜男,登时尖叫一声,接着想也不想,抬腿就是一个膝撞,真正的干脆无比。

“不用这样吧,”陈区长身子向后一纵,险险地躲过这一记,苦笑着发话,“我只是想借车用一下,不借就算了嘛。”

“陈陈陈……陈区长啊,你吓死我了,”葛区长听出了他的声音,才长出一口气,接着眼睛一亮,想也不想就挂掉了电话,压低声音发问,“需要帮忙吗?”

“我就借个车,别跟他们说啊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心里也是感慨良多:这北崇的民风是真的彪悍,一个女性的副区长,骤然遇到情况,都敢毫不犹豫地出手。

当然,他很清楚,这只是个例,但是从这一点上来看,葛宝玲这女人还是相当有担当的,猝然遇到事情绝对敢于一搏,这是骨子里带来的东西,后天不太好培养出来。

葛宝玲的车是一辆神龙富康,也是破破烂烂的,陈太忠开车进了农牧局之后,给徐区长打个电话,徐区长很快就找了过来,他也有点奇怪区长的装扮,“陈区长,你这是……”

“熬夜熬得狠了,眼睛有点红肿,”陈区长淡淡地回答一句,“今天这个花城市的副市长……是个什么情况?”

“他们以前就没有来参观学习过,”徐区长冷哼一声,“昨天给我打电话,说是想要咱们的全套资料……”

前文说过,对于北崇从京城请来专家讲课一事,市里是相当重视的,并且组织了一些县区的人来旁听,到现在为止,有些县区的人都在北崇的大棚上手操作过,搞得北崇农牧局的大棚都有点不敷使用。

但是同时,有些县区并不珍惜这样的机会,或者他们不屑学习,或者他们以为又是形式主义,阳州市五区五县一市,一开始只来了六个县区的人,大头是市农牧局。

以后,又加了一个五山县,也才七个县区,这花城市和云中县,却是从来不关注这里,他们有他们的骄傲,花城的经济种植,在阳州是首屈一指的。

在昨天下午,花城市主动给徐瑞麟打来了电话,说我们也想学习一下你们的特色种植,但是我们来得有点晚了,希望你们把以前的影音资料,都给我们准备一份。

花城的经济种植很有名,但是他们之所以有名,是因为卖得出去,并不是技术含量有多高,花城的杨梅、樱桃之类的,直接能卖到黄河以北,像北崇的猕猴桃,只能在省内销售,卖不了就烂掉,但是花城的猕猴桃,能卖到省外。

市里协调过,说你花城帮着其他家也卖一卖,但是那些贩子们表示,我们能力有限,肯定先照顾乡亲,才能考虑别家。

搁给城里人看,这里存在个悖论,商人重利,帮乡亲卖东西诚然是应该的,但是外乡人低价倾销的话,花城人没道理不选择外面县区的。

但是——乡土观念就重在这里了,帮外人不帮乡亲,这本身就是不太好的事情,而同时,乡亲卖东西给你……可以赊欠!你卖了收回钱来再跟我结算也不迟,咱不怕你昧了。

可外乡人做不到这一点,我哪怕再便宜一点,也是要现款交易的,花城人难打交道的名声在外,一旦外乡人被欠钱——想要完整追回真的很难。

总而言之,花城的经济种植发达,是因为有民间自发的销售渠道,而北崇现在搞的这一摊,主要是在技术含量上——当然,有陈区长在,销售渠道也不愁。

花城市一开始是很看不上北崇搞的这些,无非是个花头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大家都说北崇请来的人确实有料,不少县区的人都直接上手了。

要不说现在政府工作的难做,就难做在这里了,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,你搞不清楚什么东西是真格的,市里是真的为县区着想,为了争取这个推广机会,差点都跟北崇跳脚,北崇也差点跟市里翻脸——还要收费,下面人却丝毫不在乎。

不过好东西终究是好东西,花城意识到这一点之后,就要来旁观,还要以前的音像资料——这是有点欺负人了,北崇欠你们的吗?

北崇不欠花城人的,但是这个居中撮合的人,是市财政局副局长,此人是花城人,而且他背靠着的常务副市长,也是云中人——花城、云中和关南,统称花城三角。

面对这种压力,徐区长昨天就表示了,想来学习我们欢迎,但是你们既然来得晚了,那就是能看多少算多少,至于影音和文字资料?对不起,那是北崇花钱买来的,你们通过什么渠道收集,我们不管,但是指望我们双手奉上,那是不可能的。

“我本来以为,这不是多大的事情,而且区里最近的大事太多,所以就没打扰你,”说到这里,徐瑞麟叹口气,“我是真没想到,他们今天一大早就过来了。”

“嗐,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儿呢,”陈太忠听得也苦笑一声,他本是以为,徐区长遭遇到了不好协调的矛盾,抑或者有人假借谁谁的名义,想要干什么事情,所以才略作伪装,以便在关键时刻冒头,给对方以出其不意的打击。

早知道是这种事儿,哥们儿就堂而皇之地过来了,堂堂正正地拒绝对方的非分之想,唉,你也不知道提前说一声,神神叨叨的,让大家为你担心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