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94章 各种联合(下)

可是就这一两天,区里真的不少事儿呢,白凤鸣无奈地想着。

卷烟厂的落地,那也是个问题,虽然这投资比不上电厂,但是利润应该不会比电厂小多少,而且这卷烟厂的建设,对地盘真的没什么挑剔的——这才是最麻烦的。

想必这才是徐瑞麟不想接手卷烟厂的原因吧?白区长习惯在肚里做文章,难免就要如此猜测一下,不过转念一想,他觉得这也不是多大的事情,陈区长说了,放手去干。

电厂不能建设得离区里太近,白凤鸣不知道区长未来的大计划,但是对此,他也有自己的认识:火电厂的粉尘污染很厉害,就算能上一套非常好用的除尘设备,但只是那些汽车运输的煤炭,也足以将周遭环境污染个差不多。

可是卷烟厂就没什么污染了,完全可以放到城关镇来,不过城关镇主要是生活区和商业区,把这么个厂子放进来也不合适。

那就只能放到周遭了,小赵乡那个方向是不用考虑了,粉尘污染会影响卷烟质量,东岔子镇也不用考虑——区政府的项目,你们居然跑到区党委活动,以后都不会给你啥项目。

排除掉这两个,可供选择的就不多了,只有前屯镇、西庄乡和闪金镇了,闪金有苎麻在搞了,西庄的经济不错,而且那里的王如意也是跟赵海峰穿一条裤子的。

那么就只有选择前屯镇了,不过仅仅这一个点,似乎不是太好,白凤鸣微微一琢磨,就把双渠乡也装进去,区里到双渠,要斜插一下东岔子镇,距离并不算远,只是不接壤罢了,而且交通也很便利。

双渠也相对贫困,不过这个乡大部分是平原,温饱还是不成问题的,白区长认为,这里估计不太符合区长的意愿,因为还有更贫困的乡镇,等着拉升经济。

我也下去看一看吧,白凤鸣想起区长的做事风格,拿起电话打给建委,要他们派个车在外面等着,白区长的座驾是一辆老掉牙的普桑,是罕见的墨绿色,别说车牌号了,乡镇领导一看到车颜色,就知道是他的车。

建委派出来的,是一辆白色的本田车,要不说这建委和交通局肥,派的车比区政府的车还要好,不过按建委人的话来说——这是借的,车主是某建筑公司的,白区长你要想借,我们还可以转借给你。

白凤鸣可不想出那些风头,引得人觊觎他的分管内容就没意思了,所以也就是需要用的时候,让派一下,大部分时间里,他的墨绿桑塔纳就足堪使用。

用了半个多小时,车来到了前屯镇,建委这就是一帮地头蛇了,沿着前屯镇走一圈,看中了几块不错的地段,然后白区长一授意,建委的人拨一个电话,就能搞清楚该地段的所属、性质之类的。

“白区长您这是要……”转了一阵之后,发现白区长在废弃的预制板厂门口下车,建委的人有点疑惑,他知道区长是在选址,但是……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呢?

预制板厂是前屯的乡镇企业,现在倒闭了,厂子里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,门口的房间,倒是有个老头在看门,顺便还摆了一个卖烟酒小吃的摊子,见有人从汽车上下来走进厂子,连问都懒得问。

“当然是不想让人知道,管住你的嘴巴,”白区长背着双手,在这里走一圈,他去涂阳卷烟厂参观过,卷烟厂的生产情况他很清楚。

他认为这片厂区就不错,不存在征地问题,交通也算便利……

他转悠的时候,并没有注意到,有一辆小面包车停了下来,车上的人张头张脑一阵,抬手打个电话,“老唐,我看到白凤鸣在你预制板厂转悠啊……他坐着一辆本田车来的。”

打电话这位正是赵印盒,既然两家要联手了,他并不介意把自己的发现告诉对方——关键是白区长考察的是前屯镇,不是他的浊水乡。

“白凤鸣?赵乡长……非常感谢啊,我先挂了,”唐亮接到这个电话,登时就跳了起来,前几天,区里最热门的副区长还是徐瑞麟,但是这电厂一出,白区长一跃成为最火爆的副区长,这时候大家才意识到,白区长除了分管建委,还分管着工业呢。

上电厂是为了什么?肯定是为了发展工业,区长办公会上,已经有发展工业的吹风了,不过大家还未必有多在意,雷声大雨点小的事儿,政府工作中见得多了。

但是电厂都要上了,这发展工业是铁铁的了,唐镇长挂了电话就收拾东西,“小王,备车,预制板厂,小高你去通知苏书记。”

“通知啥啊?”小高愕然发问。

“去预制板厂堵白区长,”唐镇长说完这话的时候,人已经冲出了办公室。

白凤鸣自觉保密工作做得不错,不成想扭头上车的时候,却看到一辆皮卡车呼啸着冲了过来,下一刻,唐亮就笑容满面地从车里走了下来,“白区长,欢迎来前屯考察和指导工作。”

“消息挺灵通,”白区长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我来随便走一走,这么大一片地……有什么发展规划没有?”

“规划过几个项目,但是没钱,”唐镇长笑眯眯地回答,他可不敢说一点规划都没有,那就有不作为的嫌疑了,“区里要是有什么项目,我们无条件支持。”

“行,那我知道了,”白凤鸣点点头,转身向本田车走去,被人堵住了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,下面乡镇的干部,有时候做事很不讲究的。

“白区长,您都来了,去镇政府坐一坐吧,”唐亮陪着笑脸,拦到了白凤鸣前面,“我们广大工作人员,非常渴望区领导的关怀和指示……大家都认为您的水平很高。”

“我还有事,”白区长哼一声,摆出了官威,这个时候不摆不行,“你们也忙你们的。”

“那白区长您能透露一下,区里打算搞什么项目吗?”唐亮见白凤鸣拿架子,就没胆子再胡搅蛮缠了,白区长可没有什么平易近人的口碑,所以只能讪笑着打听。

“合适说的话,我就说了,”白区长淡淡地答一句,才要往车里钻,又是一阵轰鸣传来,他抬头一看,却是一辆摩托疾驰而来。

车才停稳,后座上下来一人,正是前屯镇的党委书记苏卫红,苏书记笑眯眯地发话,“白区长,我代表镇党委的同志们前来报到。”

“你俩……这是要干啥呢?”白凤鸣眉头一皱,他可以对唐亮不假辞色,但是一个镇子的党政一把手都到场的话,他也不能无动于衷,尤其是苏书记居然是坐着摩托赶过来的。

事实上,前屯镇的镇长和书记,关系也那么一回事,唐亮抓政府工作多一些,而苏卫红是从市里下来的,二十八岁的镇党委书记,刚来的时候年轻气盛,还曾经跟唐镇长扳过手腕。

不过地方上阴招多,苏书记没讨了什么好,而且想在北崇这地方做点事儿,实在太不容易了,所以两人磨合一阵之后,就是各管各的一摊,苏书记就是安安心心熬资历了——他的心思基本上都在市里,不在前屯镇。

这种背景下,这二位联袂前来围堵副区长,白凤鸣心里也只有苦笑了,他可以端架子,但是不能像陈区长一样强势和跋扈。

“不干啥,就是请领导去镇里做个指示,”苏书记微笑着回答,他只是心思不在镇里,并不是脑瓜不够,而且他的根脚在市里,对陈区长和白区长的动向,也是相当熟悉,下午的时候,他刚跟唐镇长商量过,怎么样才能赶上区里这一波项目潮。

所以听到消息,他赶忙往外赶,不巧的是他的车借出去了,心急之下,他直接抓了党政办主任的摩托车来用。

这大冷天的,你倒是态度端正,白凤鸣看着苏书记,心里颇有一点无语,也只有陈区长手里丰富的项目,才能让你俩扭成一股绳吧?

他叹一口气,“同志们的心意我领了,但是我确实有事,年底了,事情特别多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苏卫红犹豫一下,又看一眼唐亮,“那我和唐镇长晚些时候去拜访您。”

姓白的你平白无故地出现在镇预制板厂,那一定是有说法的,苏书记打定主意了,不打听清楚,绝对不罢休——浊水乡的赵印盒,那就是前车之鉴啊。

白区长也挠头着呢,他可没兴趣再跟苏卫红作对,正为难之际,手机响了,他接起电话说了两句之后,冲前屯镇的镇长和书记歉然一笑,“不好意思,区长叫我回去,地电的人来了,要商量建电厂的细节,最近怕是都没空。”

看着白色的本田车消失在远方,唐镇长和苏书记面面相觑,好一阵之后,苏书记才点点头低声发话,“这个白凤鸣交给我了……我缠住他。”

“最后拍板的,还是陈老大啊,”唐镇长的嘴角微微扯动一下。

“那就辛苦唐镇长了,”苏卫红知道什么人能惹,什么人不能惹,白凤鸣多少要顾忌一点他身后的人,但是陈太忠……他可不想去自讨没趣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