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93章 各种联合(上)

郑大龙不知道自己点了多少次头,脸上时刻保持着的笑容,让他觉得腮帮子都有点酸痛了,嘴里翻来覆去的就是那么几个关键词,“是”,“保证”,“感谢”,“绝不辜负”……

郑书记其实算个能喝的,白酒一斤往上走,不过今天一正四副五个区长对他一个,而且遇到感谢或者表决心的时候,别人不喝他也得喝。

所以五个区长平均每个人喝了二两不到,郑书记喝了足有一斤八两,总算是他强咬着牙关,令自己保持清醒,待见到区长们出去,给其他三个乡镇敬酒的时候,他才溜到卫生间,扣着喉咙哇哇地大吐一阵。

等到酒席结束,迷迷糊糊地,他就失去了知觉,再醒来的时候,只觉得眼前黑乎乎的一片,他下意识地叫自己的跟班,“小刘,几点了?”

“一点五十,我拉住窗帘了,”小刘低声回答,“您喝这么多……才睡了半个小时。”

“不睡了,起,”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,郑大龙只觉头痛欲裂,但他还是强忍着头痛坐了起来,精神抖擞地发话,“回乡里,尽快地让大家知道这个好消息。”

“您再歇一歇吧……”小刘出声劝一句。

“不能歇,”郑大龙开始低头穿鞋,他一个是想尽快回去卖弄,另一个就是,他不敢再呆着了,“再呆下去,没准要有大麻烦,这次风头出得太大,先回去躲两天。”

小刘一听,也赶紧上前帮领导收拾,嘴里还发问,“开会定了的,不会变了吧?”

“这要是还能变,咱北崇以后都不会有电厂了,”郑大龙随口回答,他对陈太忠还是很有信心的,“关键是咱成焦点了,呆在区里就是招人恨呢。”

郑书记的猜测还真的不错,半个小时之后,有人将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,不过这时候,他已经到了乡党委门口,乡长等人早就等在门口,迎接功臣的回转了,郑大龙心里的得意,也就无须再说了……

与喜气洋洋的郑书记相比,浊水乡的赵印盒差一点要把满口的牙齿咬碎,他不是气自己的失败,他气的是陈区长低声说的一句话,“从一开始,我看好的就是浊水乡,今天浊水乡唯一的一票,是我投的,争取不到这个项目,是你们浊水乡自己出了问题。”

陈太忠说这话的目的,并不是很单纯,不过既然是会上定下的事情,那就不怕再有起伏,这个时候他就能实话实说了。

其时赵乡长正跟陈区长碰杯,他才说要一饮而尽,猛地听到这么一句话,手一抖,一杯酒全顺着下巴流进了衣领中。

遮掩了一下之后,陈区长敬别人去了,赵印盒却是开始思索,陈区长说这话,到底是出于什么动机。

首先他可以肯定,区长这话是真的,且不说今天的会议是有记录的,投票也都是透明的,随便一问就能得知原委,他只需要反向思考一下:以陈太忠的区长之尊,行事又是相当地强势——人家需要骗他吗?

那么他就需要考虑一下,区长的话里会暗藏着什么玄机,想来想去,他猜到了一点可能:区长会不会是……看蒋双梁不顺眼,想通过我打击隋彪的势力?

不得不说,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,陈太忠心里还真是差不多的想法,他就算不想打击隋彪的势力,但是蒋双梁这么没有原则地乱搞,也令他十分地恼火,所以他就要点一下。

至于说用意,陈区长没有很明确的目的,他只是单纯地不爽,这些话说出去之后,可能引发一些事情,他也不在乎,反正电厂的选址已经定下来了——这一块不可能出问题了。

其实陈太忠并不在意电厂定在哪里,但是他不得不考虑的是,这个电厂要面临的磕绊太多,实在太难产了,所以他必须在意前方可能出现的绊脚石,那些走过程序之后,落到身后的绊脚石,那就想怎么踢就怎么踢,无所谓的了。

事实上不用赵印盒多打听,下午临下班的时候,区政府那边就传出了最后投票的细节——对于二选一投票的过程,有的是人关心。

大家都看得明白,前期淘汰的那俩,根本就是摆设,可以说一开始拉开大幕的时候,注定就是小赵乡和浊水乡的比拼。

四比一,小赵乡完爆浊水乡,但是有意思的是,浊水乡那一票,居然是陈区长投的。

以北崇人对陈区长的印象,知道此人是个说一不二的主儿,就算出现这种情况,大家都不认为,区长一定会认账——不符合陈区长的心意,区长可以发动大家再选一次。

反正北崇人跳票经验丰富,也见惯了说话不算话的领导,心想着要是浊水乡连续三次都选不上,陈太忠有再大的耐心,也要磨个差不多。

不成想陈区长直接就认了这个结果,也不管自家面子上过得去过不去,直到这个时候,大家才考虑到另一个可能……陈区长来北崇,真的是做事来的?

但是这个消息传到赵印盒耳中的时候,他除了咬牙切齿,真的不可能有第二种反应了——再多出一票,哪怕再多出一票,浊水乡就还有机会。

再多出一票也才是二比三,但是这个时候,区长的那一票,可以有加成光环,再选一次不是很难——反正北崇人习惯跳票,也习惯重选。

可是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,就被活生生地浪费掉了,赵区长的心中,郁闷难耐。

他是这么想的,但是别人未必这么想,起码在当天下午的某个时刻,白凤鸣推开了陈太忠的办公室,说了两句话之后,他开始抱怨,“区长,您上午投浊水乡,有点冒险。”

“我想投的就是浊水乡,”陈区长不动声色地回答,他有点忍无可忍了,你们的脑瓜,不要那么复杂好不好?“但是我尊重投票结果。”

好吧,区长你算无遗策,我不是对手,白凤鸣不相信这个答案,但是他迷信区长的掌控能力,于是他不再纠结于此,“电厂的地址选定了,接下来应该是卷烟厂了吧?”

“卷烟厂……这是徐瑞麟考虑的事吧?”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一眼。

“徐区长希望我能帮着把一下关,他说当初这个建议,是我提起的,”白区长郑重其事地回答,“关键是卷烟厂涉及的利益太高,圈子也太广,老徐的意思是,我出面,就意味着您出面……他的心思,更多是放在苎麻产业上了。”

这话里味道多多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目前的北崇区政府,要排陈区长的头号打手,绝对是非白凤鸣莫属,谭胜利和徐瑞麟就要靠后了,至于说李红星或者新来的警察局长朱奋起,那就更要靠后了——级别就差着呢。

谭胜利这个异端,能得陈区长两次拨款,并且不歧视他民主党派的身份,这绝对就是区长的心腹之流了,而徐瑞麟虽然是技术流的,不擅长结党营私,但是区里这么多新项目,得实惠最多的就是他,这也是陈系干将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白凤鸣是头一号,这个毋庸置疑,白区长一直就是摆明态度地支持陈区长,而且到目前为止,区里最大的项目——自备电厂,是白区长负责的。

再有的内容就是,卷烟厂和苎麻再加工,这都是跨了行业的,跟农副产品有关,但是跟工业生产也有关,徐瑞麟可以管,白凤鸣也可以管。

现在徐区长划出道儿来了,卷烟我让给你了,那么,苎麻你得给我吧?

由此可见,徐瑞麟并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主儿,烟草的暴利人所共知,但是他偏偏选了苎麻——不管有再多的理由,苎麻的开发,比烟草难得多。

但是同时,苎麻的管理,比烟草轻松得多,这也是不争的事实。

“这个你俩协商吧,”陈太忠对这些东西,真的没什么兴趣,所以随便地摆一摆手,“厂址设在哪里,最后你们报上来就行了,只要你们理由充分,那我就只是个盖章机器。”

“区长您这就是大撒把了,这有点不负责任,不好,”白凤鸣谨慎地抗议——区长的表态能让他得到太多的实惠,但是白区长……志不在此。

“我的目标就不在这些小事上,”年轻的区长脸一沉,一副不怒而威的样子,“凤鸣,我都让你们自己选址了,你真的……不想珍惜?”

“我只是觉得压力挺重的,”白凤鸣干笑一声,“不过,保证完成组织上交待的任务。”

“多的话我不说了,卷烟厂的地址,你和瑞麟商量着来,我不干涉,”陈太忠很明确地表态,“最后有个结果,通知我一声就行了。”

最后有个结果,您拍个板吧?白凤鸣心里非常清楚,但是这话,他说不出口。

但是陈太忠心里,还真的不装小事情,他淡淡地发话,“就这两三天,外方投资商要来了,大家都准备一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