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92章 区长的上意(下)

事实上,四家的方案都已经在周一傍晚报到了李红星那里,接下来应该是各显手段的公关,不过遗憾的是,陈区长自己都避让出去了。

第二天上午,北崇区自备电厂总指挥部召开碰头会,商量这个选址问题,陈总指挥表示,这四个地方报上来的方案,都是很有诚意的,大家要好好地议一议。

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话,直接招一招手,就让人上来解释了——没错,那四家都派了代表在楼下等着呢,总指挥部就在区政府院里,相关的人基本上全是兼职,找个房间挂个牌子就完了,手续一点都不麻烦,麻烦的是,你得搞清楚里面的关系。

李红星当着区长们的面,将四个密封的文件袋打开,将里面的文件分发给五个区长,事实上,各乡镇的承诺,区长们都有所耳闻,不过此刻,还是拿起文件假巴意思地看了起来。

陈区长还是想以德服人,一个总指挥和四个副总指挥刷刷地看了半天之后,总指挥建议了,“这个评选过程,是个民主评选的过程。”

“这是必须的,民主评选,”白区长立马就附议了,撇开他是分管副区长不说,他对陈区长的信心最足了——陈区长这么说,肯定有原因。

“但是必要的时候,需要集中一下,”徐区长如是表态,他家庭安顺念头通达,眼见目前形势复杂,他就出声强调,“组织纪律性,那还是要讲的。”

“嗯,我建议吧,咱们今天用排除法,”陈区长很认真地发话了,“投票选举很多种,但是我觉得这个排除法最科学……先投票选出最不合适的一家,大家看怎么样?”

怎么样?很好啊,最先出局的家伙,是被区长们选出去的,不能抱怨任何人,留下的那三家也不会对其报以任何的同情。

然后就是投票了,谭胜利率先举手,“我投三轮镇一票,位置偏远,当地承诺划拨的款项只有五百万……诚意不足。”

这些弊端是客观存在的,但是有一点他没说出来,那就是三轮镇是赵海峰的老家,也是其起家的地方,赵区长现在正等着被调整,是陈区长的对头。

这些因果,在座的副区长们都清楚,而且他们甚至清楚,谭胜利对赵海峰很不满意,别的不说,只说教委的口儿上,一年能欠下八十万,这固然跟前任大区长的坐视有关,但是赵区长一直横在中间作梗,这也是事实,否则欠不了那么多。

这就是秋后算账了,明目张胆地打击赵海峰所辖势力,葛区长愣了一下之后举手,“我也投三轮镇一票。”

“三轮镇的拨款确实少了点,”徐瑞麟也举手,三轮镇的经济比东岔子镇不遑多让,东岔子除了土地,还出得起五百万,三轮却不管土地只出五百万,那是少了点。

事实上,给钱不给地的方案,本身就是三轮镇对区里有戒心,他们对电厂并没有必得之心——人心是本账,谁心里都能想到,赵区长不好了,区里要是以建电厂的名义,无偿拿走一块地之后,又挪作他用,这岂不是鸡飞蛋打?

所以他们就是出钱了,不见兔子不撒鹰,悲催的是,他们并没有想过,陈区长本来真打算给他们个机会,这个机会却活生生地被浪费了。

“我投东岔子一票,”白凤鸣面无表情地举手,“他们那里没水。”

其实有三个副区长投三轮镇,三轮出局是必然的了,白区长表态与否并不重要——除非是陈区长强烈反对三轮镇出局。

但是此刻,白凤鸣却是拿东岔子镇没水来说事,那就是告诉大家:下一个出局的,就该轮到东岔子了——咱第一次投票,不剔除区党委的推荐,这算给党委面子,第二次,就没必要顾忌这个了。

如此一来,白区长是死死地得罪了隋彪,不过这年头就是这样,跖犬吠尧各为其主,人在官场,总要做出这样那样的选择,白某人就是一门心思跟着陈区长走了。

那区长该怎么投票呢?四位副区长齐齐扭头,被邀请列席的林桓,也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年轻的区长。

“三轮镇已经占大多数了,我这个票投不投吧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说一句之后,才点出自己属意的一方,“其实我的原意,是要投东岔子镇,现在就随大流了。”

这就是明确地暗示:我再跟你们强调一遍,这个东岔子镇绝对是要被选出去的。

事实上,这是早就定了的事儿,只不过东岔子不但是区党委推荐的,而且给出的筹码也不低,就在陈区长当着隋彪表示那里没水之后,东岔子在承诺的文件上,不但坚持了以前的承诺,更是又加了一条:关于电厂用水,镇里考虑自行出资,从浊水河引水。

这个诚意,真的比其他三家都强,但是强得太多了,反倒是给人不真实的感觉,而且——引水,这个投资就太大了。

所以不合适一开始就排除掉这家,但是做为第二家就正常了,陈区长心里也隐隐有些期待:只剩下两家的话,浊水乡没准还真的能入选。

第一轮投票过后,李主任拿着记录本,请各个区长签字,然后进入下一轮,果不其然,五个区长一起选择了东岔子镇。

“剩下两个,大家就不要举手了吧?”陈区长笑眯眯地看一看大家,又看一眼林桓,“两家选一家,希望哪家上,就在纸上写上哪家的名字,然后请林主席唱票,大家看呢?”

“各位区领导,总不能让我白来一趟吧?”林桓笑着发话了。

那就大家在纸上写了,这是二选一,而且区长没有做出任何的暗示,对这两个乡来说,这是非常公平的一次投票。

林主席做事也促狭,见到大家都写好了,他不去看陈区长,而是先来到白凤鸣身后,“分管的白区长选了……小赵乡。”

坏了,陈区长心里生出一点不太好的猜测,我好像忽略了某些东西。

果不其然,其他三个副区长,也是齐齐地选了小赵乡,最后林主席转到陈太忠身后,清一清嗓子,“让我们看一下区政府大老板的选择……浊水乡。”

白凤鸣闻言,先是眨巴一下眼睛,然后嘴角微微翘起,并不说话,其他三个副区长也是愣一愣,倒是林主席不怕这些,他笑着打趣,“区长……已经民主过了,需要集中一下吗?”

“集中个什么,四比一……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心里却是哭笑不得,其实我属意的是浊水乡,你们怎么就那么喜欢关联想像呢?

他一直在考虑的,是小赵乡和浊水乡留在最后,那浊水乡就有机会了,却是没想到,二选一的时候,他跟哪个乡走得近,哪个乡的希望就更大。

区长跟小赵乡很近吗?那倒是未必,但是区长屋子里有个漂亮女人,是小赵乡人,而大家更可以确定的是:陈区长跟浊水乡,没有一丁点的瓜葛。

再想一想周日晚上,第一个登区长门的,是小赵乡的乡党委书记郑大龙,尤其需要指出的是——只有郑书记登上了二楼,其他都在一楼就被打发走了。

这些场景,大家都看在了眼里,徐瑞麟当时不在,但是他随便跟谭区长问一句就知道了——他目前在意的是他的农林水,徐区长不想在这件事情上拂逆了陈区长。

如果有人要认为,这并不是陈区长的暗示的话,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来了,大家凭什么选浊水乡?浊水乡的赵印盒,可是周一上午才去的区长办公室。

大家或者没有一定要选小赵乡的理由,但是有一定不选浊水乡的理由。

陈太忠也反应过来这个因果了,所以他哭笑不得,而同时他还发作不得,因为这是大家对他的尊重——没错,四个副区长都充分地考虑到了区长的因素。

其实,我真的是想选浊水乡的,年轻的区长无奈地想着。

最后在会议记录上再签一遍字,此事就算彻底定下来了,十分钟之后,整个区政府都知道了电厂选址的结果——花落小赵乡。

更有那消息灵通之辈,居然打听出了会议经过,先后排除了三轮镇和东岔子镇,在最后的二选一中,小赵乡胜出。

有了结果,中午自然是要会餐的,小赵乡的郑大龙被请到了区长的一桌,真的是喜出望外之余,还要荣幸之至——既然敲定了地址,区长们肯定要叮嘱各项注意事项。

其他三个乡镇愁云惨淡不说,做为配角,因为积极配合了区里的工作,也被留饭了——这样的耻辱,真的很容易让人生出拂袖而走的冲动。

但这冲动也仅仅是冲动,这种场合要是甩手走人,那就是无组织无纪律,犯了官场大忌,而且陈区长不但强势,手里更是还有其他项目。

还是端正一点态度,借此跟区长套一套近乎,争取下一个项目吧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