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89章 跑区(上)

王媛媛不是才回来的,她晚饭的时候就来了,原本她还想着,陪弟弟吃了晚饭之后,明天一大早,搭上乡里往区里送菜的农用车,来区里上班。

但是小赵乡的党委书记郑大龙亲自登门了,说据可靠消息,咱乡是区里建电厂重点考虑对象之一,这个小王啊……乡里培养你这么多年,父老乡亲都指着这个项目呢。

可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啊,王媛媛对官场这一套,其实不是特别懂,但是跟了陈区长之后,廖大宝点拨过她很多,她当然知道,掺乎这种事是大忌。

她这么说,郑书记可是着急了,他没办法不着急,要是小赵乡不是三个候选的地方之一,也就算了,可眼下小赵乡已经超越了其他十三个乡镇,成功地成为了十六分之三,那大家一定要奔着十六分之一去了——否则就是不能原谅的。

所以郑大龙明白地告诉她,我不是要坑你,实在是我给陈区长打N个电话,人家根本不听我的,你好歹帮我引见一下区长,我都不说别的,见了他我就只请示一下,小赵乡能做些什么。

王媛媛还是不答应,她很清楚自己被人看重,是因为自己站在一个微妙的位置,如果惹恼了陈区长,一夜之间她就会被打回原形。

是的,她的位置非常不稳固,别人都当她是陈区长的女人,她自己心里却是清楚,她不是——正是因为不是,她才越珍惜这个位置。

郑大龙见她还摇头,直接又丢出一句,只要你肯带我去见陈区长,不管事情成不成,明天你就是小赵乡党政办副主任。

这一下,王媛媛多少有点动心,因为她的编制还没解决呢,目前只是合同工,要是能成为党政办副主任,就可以惦记事业编了。

其实她连事业编、行政编这些,也都不是很清楚,但是廖大宝天天跟她念叨,说你有机会的时候,记得跟区长说一声,解决了你的编制。

这个机会是什么,廖主任没说,王媛媛也没问。

所以听到郑书记这么说,她犹豫一下表示,党政办副主任什么的,她不稀罕,等我见了区长,可以帮你通报一声,见不见你,那是区长决定的。

以前多淳朴的女娃娃啊,去了区里没几天,就学会这一套了,郑大龙心里也是暗叹:你说是不稀罕,但是既然这个时候松口,你不稀罕我也得上杆子送了。

郑书记对这女娃娃真有印象,乡政府里像她这么漂亮的,是独一无二,很多人都打过她的主意,不过后来大家说,政府办李红星看上她了。

李主任背后是张区长,张区长背后是李市长,而区政府的小廖又跟小王交好,这才没人去骚扰她,等新区长来了,一个电话将她借调到了区政府,大家禁不住要感慨一下——小王这是苦尽甘来了啊。

当然,也有人不屑地表示,一个黄花大姑娘做出这种事儿,也不知道将来怎么嫁人。

不管心里感慨再多,眼见她答应,郑书记马上就抓住机会,说那事不宜迟,咱们现在就走吧,赶到区里,没准还能请区长吃晚饭。

王媛媛不想走,弟弟才回来,正跟她说大学里的奇闻逸事,比如说,一万多人的大学,去图书馆的自习室,扔一本书在那里,就相当于占了座位——不怕书被人偷走吗?

姐弟俩有很多话要说,但是她总要保证弟弟上学的费用,所以工作还是第一位的。

等赶到区里,她先给廖大宝打个电话,放下电话之后,她告诉郑大龙,“郑书记,谭区长和葛区长都在区长家,而且他们要一起吃晚饭。”

“他们要吃,那咱们也吃,”郑书记笑眯眯地发话,这时候他也无暇计较初衷,请不到陈区长,能请王媛媛吃一顿也是好的——人家能报出区长的动态,就足以值得他投资了。

这里要说明一下,官场等级不同,对保密的要求程度也不同,总理级、省部级的那不必说,地市级的话,对保密性的要求就不是很高了,而到了县区一级,那就更低了。

比如说陈太忠这个区长,他要是接待市里甚至省里来的贵客,谁都不敢随便泄露,但是他跟某个副区长吃饭,这并不是多秘密的事儿,也正是因为如此,县区的官场消息和八卦,传起来也比较肆无忌惮。

王媛媛对这一点,掌握得还是比较好——事实上不合适说的东西,廖大宝都不会传出来,没错,廖主任是第一个把关的。

但是对郑大龙来说,这样的消息渠道也很值得珍惜,哪怕王媛媛什么都做不了,能及时提供一些关于区长的动态,就足够了——据说新区长不但来势汹汹,手里项目也无数,随便漏一点,也足够小赵乡发展了。

然后几人找个隐秘的小酒店,随便吃了点——必须隐秘,要是传出去被陈区长知道,那可就麻烦了。

郑书记还再三跟王媛媛解释,说这次来的匆忙,不合适隆重招待你,但是乡里是你的娘家,下次一定好好地跟你喝两杯。

我从来不喝酒,王媛媛淡淡地表示。

郑大龙对这个回答报之以微笑,他说你现在可以不喝,但是不管男人女人,一旦步入官场,酒量是必须要锻炼的,无非是早晚的问题。

总而言之,王媛媛早晚是要沾酒的,但是今天她身负父老乡亲的嘱托,一滴酒也不能沾,六点半的时候,她用钥匙打开了陈区长的小院。

她回去了,但是楼上明显是很多人在喝酒,她不能随意地去打扰,所以就老老实实地在一楼坐着,蒋书记等啊等的,见七点半了还没反应,这就有点着急了,于是上前叩门——不是按门铃,是叩门,只有细细听才能注意到。

王媛媛听到了,走到门口打开小窗口,只见郑书记在门外低声发话,“东岔子镇和三轮镇的人都来了,我把他们挡在后面了,小王,咱小赵将来的发展,可就全在你手上了。”

“我尽力吧,”这个时候,她也别无选择了,乡党委书记把话说成这样了,而且,她确实是小赵乡的女孩儿。

关上门之后,她又在楼下待了十来分钟,发现上面的喧闹一直没有停止,终于咬咬牙走了上去——事实上,她回来的时候,就应该来找陈区长报到的。

楼上一帮人闻言之后,登时就止住了交谈,陈区长更是上下打量她两眼,王媛媛心里正七上八下地打鼓,猛地听到区长发话,“郑大龙既然来了,那你就让他上来吧。”

区长的院门缓缓打开,一个美貌女子探出头来,要小赵乡的郑书记进来,郑书记是进去了,但是门外的另两拨人见状,心里就不平衡了……

郑大龙走上二楼,猛地发现楼上坐了四个区长,心里也是微微地一抽,这白凤鸣啥时候也回来了……我只来区长这里,没去白区长家,是不是有点怠慢了?

他心里正忐忑呢,却听到陈区长发话了,“郑书记这么晚了来找我,有什么事?”

还能有啥事?郑大龙心里暗暗嘀咕一句,脸上却是不敢冒出半分的不敬来——这个时候他要是一句话说错,小赵乡绝对万劫不复,“各位区长,听说区里要建电厂,我们很珍惜这次机会,想过来请示一下,我们需要做些什么,才能让这个电厂,落户我们小赵乡?”

四个区长登时无语,陈太忠都不想说什么,顿得一顿之后,谭胜利才干笑一声,他这个异端真的不怕说话,尤其是陈区长对他,并没有打压的意思,他就越发地敢说话了,“十六个乡镇都想争取电厂落户,拿出你们的诚意来。”

劳资已经是十六分之三了,哪里有十六个乡镇那么多?郑大龙心里暗哼一声,他其实并不是很在意谭区长,不过显然,这个时候他要表示的是尊敬,所以他微微一笑,也不做回答,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区政府一把手,“区长您指示一下?”

郑书记直接就无视了谭区长,要是换了白凤鸣,他不敢这么做——那是分管副区长,但是谭胜利……尼玛,你算个什么玩意儿?

“谭区长说得不错,你们拿出你们的诚意来,”陈区长笑着点点头,“电厂……区里是一定要搞的,但是具体落户哪里,要看乡镇政府的诚意了,小赵还不错,目前区里看好的四个点,你们占一个,要好好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。”

“不是三个点吗?”郑大龙愕然地发问。

“谁跟你说三个点?还十六个点呢,你别信谣传谣,”白凤鸣冷着脸发话了,他这个副区长,比谭胜利的气场强出不止一点半点,“区里是让大家公平竞争,谁都有机会,小赵能占四分之一的机会……你得把握住了。”

郑大龙登时就无语了——这跟陈区长不想去区党委类似,谈事儿的话,一个人对上好几个人,还各自有分工,饶你全身是嘴,又说几句?

更别说说话的这些人,个顶个都是他的领导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