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86章 招兵旗(下)

恒北的电厂不多,河汇市一共两个电厂,这就算不少的了,不过河汇水电站很扯淡,就是四台六千千瓦的机组,河汇火电倒是不弱,总装机容量达到了四十万千瓦,虽然最近要拆掉两台十万机组,但是同时,要上两台三十万的,也就是八十万的电厂。

这些就扯得远了,反正河汇这样电厂的厂长,再往上走,最少也是河汇市电业局局长,甚至朝田电业局局长也不是不能想。

那么河汇电厂的总工,任个市电业局副局长,还是很轻松的,那么再顺着推下去——副总工任个县区的电业分局局长很正常。

当然,这都是推理,而这世道,很多时候是不讲道理的,河汇电厂的副总工去做个电业分局副局长,也不是很罕见,不过凭良心说——确实有些亏了。

陈太忠在意的,不是亏不亏什么的,他只是觉得这个推荐有点匪夷所思,“厂长……你居然跟我推荐个电厂副总工,上过运行就很了不起吗?”

其实陈区长是非常清楚电厂这一套的,负责运行的人,那真的是很厉害,但是然而可是,这个人可靠不可靠呢?“你说的这个人,应该是犯过错误吧?”

“是犯过点错误,要不然他一个电业分局副局长,咱北崇这一个自备电厂,也不好挖过来,”林桓笑着点点头,“不过他的错误不算严重,仅仅是男女作风问题。”

“管不住裤裆的……这个不好吧?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男人好点色不算什么,但是电厂是企业,企业的一把手可是比党委或者政府的一把手牛得多,容易出问题。

想到这里,陈区长侧头看一眼林桓,“他跟你什么关系?”

“只是同学,他比我小两岁,”林主席很直接地回答。

原来这个颜牧童在六年前,就有升总工的机会,不成想被人捅出跟电厂里某女有私情,颜总的妻子去厂里闹了好几回,要厂里给做主。

可是这个颜牧童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,铁下心思要跟老婆离婚,结果他儿子拎着棍子到厂里找自家老爸的麻烦,总之折腾得是沸沸扬扬。

然后电厂出面协调,将颜总从河汇发配到阳州来,做个分局副局长,这是惩罚性质的,也是要将这一对私情男女分开。

颜局长还指望那女人能跟过来呢,结果人家嫌阳州艰苦,又没脸在厂里呆,就调到别处去了,而颜局长的家庭到现在也不和睦。

而且因为这档子事儿,他上进的路也阻了,眼下还有四年,他就该退休了,这日子……反正就是这么过吧。

林桓如此推荐自己的同学,不但是看着他可怜,同时也是在为北崇着想,“他对电厂技术很在行的,十万的机组也很熟,这种人不好找到。”

这就是竖起招兵旗,自有吃粮人啊,陈太忠知道,接下来关于电厂的建设,要有各种业务找上门了,他点点头,“在职的挖起来挺难的,离退的……招一个总工来还是不难吧?”

“人才多,缺人才的地方更多,”林桓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咱北崇这条件,就算能高薪招到离退的,人家也不可能全职……颜牧童要是过来,自己有关系,也能帮厂里带出一部分技术人员,划得来的。”

这个理由,陈太忠还是认可的,他点点头,“这个事情,我还得跟白区长碰一下,你先跟你同学碰一下,就算咱想让他来……他还未必愿意来呢。”

“我打电话问他了,提前办个病退就完了,其实我这么撮合,也是发挥自己的余热,”林主席笑着回答,心说明信和北崇同时撤县改区,贫困程度也是半斤八两,来当个电厂一把手,不比一个闲置的副局长强?

倒是陈区长表示,要跟白凤鸣碰一下,这个表态让政协副主席有点吃惊,心说新区长这时候还能顾念分管区长的想法,倒也真的难得。

杜汉听得也有点吃惊,所以两人在离开的时候,他低声问一句,“区长,那这个电厂选址的事情,我是不是也得找白区长汇报一下?”

“这个恐怕意思不大,”陈太忠摇摇头,电厂的选址直接影响到了驻地的发展,这种事情,区政府一定要充分考虑,你光做好白凤鸣的工作没用。

事实上,别说区政府了,区党委都在关心这个电厂要建到哪里,第二天是周日,陈区长去徐区长家看望了那对小双胞胎,留下了两桶奶粉之后,才说要去三轮镇转一转,就接到了隋彪的电话。

“太忠区长,中午有安排没有,”隋书记在电话里很热情,“要是不忙的话,一起坐一坐吧?”

“班长有命令,忙也得不忙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不一定非要坐一坐,您电话里直接指示,也没问题。”

“还是见面聊吧,中午干部培训中心,我等你,”隋书记定下了地方。

“那地方的菜我吃不惯,来北崇宾馆吧,”陈区长淡淡地回答——我嘴上叫你一声班长,你也别自我感觉太好了。

“嗯……那来我家吃好了,你想吃什么,我让嫂子给你做什么,”隋彪当然也不愿意去北崇宾馆,堂堂的区党委书记,总是去就区长,那成什么了?

隋书记家,这就不算真正意义上的主场了,陈太忠也乐得应承下来,不过他没想到的是,进了隋书记家之后,还是看到了党委的其他人——纪检委书记陈铁人也在。

陈书记见到陈区长,也总是一副冷着脸的样子,那态度跟徐瑞麟见了李强差不多,但是陈区长并不介意,你懒得理我?我还懒得理你呢。

然而事实证明,陈铁人出现在这里,也是有原因的,就在隋彪吩咐开始做饭,屋里只剩下他们三个的时候,隋书记沉声发话,“市纪检委那边……赵海峰有些问题。”

年轻的区长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轻喟一声,“有问题……那就查呗。”

隋彪听他这么说,也不发话,只是看一眼陈铁人,陈书记迟疑一下,方始硬邦邦地发话,“市里的意思是,北崇目前的局面来之不易。”

那就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好了,陈太忠本来是这么个心思,但是看到陈铁人这个不情不愿的样子,他就有点恼了,“铁人书记,这是市里谁的意思?”

“我是纪检系统的,”陈书记待理不待理地答一句,听起来好像是说,这是市纪检委的意思,但似乎又不尽然。

“太忠区长,”隋彪见状,方始出声调解,“区里今年要大干一场了,保持稳定的局面,还是很有必要的……你说呢?”

陈太忠刚才沉吟,就是在琢磨这个事儿,他其实没兴趣追赵海峰的老账,但是他还不能明确地表示出来,所以才含糊地答一句。

眼下隋彪都这么说了,那他也就懒得再叫真了,只是淡淡地扫一眼陈铁人,方始微微一笑,“班长都这么说了,那我服从组织决定。”

眼下这个局面,陈区长真的不喜欢,这也是他不想去干部培训中心的原因之一,到了对方的地盘上,他要面对的,很可能不仅仅是隋彪一个人。

要是打架的话,他多面对十个人也不怕,但是说话谈事的时候,一个人要是面对两个以上的对手,就很容易顾此失彼。

尤其是这对手还有分工,有试探的,有敲边鼓的,有装傻充愣的,有挑刺的,更有冷眼旁观等着机会的,这样的谈话给人感觉特别不好。

说了没几句话,就开始上凉菜了,三盘凉菜上毕,就是热菜了,隋书记主动端酒,敬年轻的区长,“今天周日,中午可以随便喝点。”

跟你们这种人喝,真的没劲儿,陈太忠笑一笑也不多说,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。

酒过三巡菜过五味,隋书记借着一点可有可无的酒意发问了,“太忠区长,区里要建的电厂,是否选好了厂址?”

“开始是圈了四处,”陈太忠并不怕告诉他这些,“分别是武水乡、小赵乡、三轮镇和浊水乡,至于到底是哪里,等凤鸣回来,一两天就能定下来。”

“还有武水乡?”隋彪讶然发话,这怪不得他吃惊,武水乡离区委区政府太远了。

“我是不同意建在那里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所以说目前就是三处地方。”

这话说得就是霸气十足了,区长一言就否决一处,不过隋彪也没在意,偏远县区里一把手做事,有时候真的不能太软,他问一句,“能不能考虑一下东岔子镇?”

“东岔子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很不给面子地摇摇头,“不太好,那里没水。”

“没水……可以引吧?”隋彪还没说话,陈铁人耷拉着眼皮发话了。

陈太忠看都不带看他的,只是看着隋彪,隋书记迟疑一下,方始苦笑着回答,“东岔子离区里近啊,而且从高速下来,路过东岔子,这对北崇的形象,也是一个很好的宣传。”

没见过像你这么搞形象工程的,陈区长心里不屑地哼一下,嘴上不紧不慢地回答,“从拉动经济的角度上讲,小赵乡比东岔子更合适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