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85章 招兵旗(上)

陈区长和白区长在琢磨建电厂,这件事在北崇都没多少人知道,虽然李强和王宁沪都知道了,地电的人也清楚,但是这个消息只是垂直地传递。

像谭胜利、葛宝玲这些人,也只是隐约听到有这么个传言,至于细节,真的没多少人知晓,眼下猛地听到区长如此宣布,这二位登时就呆在了那里。

徐瑞麟倒是知道得多点,而且他很清楚地电的底细,所以疑惑地问一句,“这个电厂……要跟地电合作了?”

“嗯,咱们需要地电顶在前面吸引火力,”陈区长点点头,“他们也需要咱地方上的配合,这是一个双赢的结果……”

他大致将双方的合作内容说一遍,并且表示说,这个电厂是未来两年建设的重中之重,希望大家能集思广益,抓好这个工作。

“这是必须的,”葛宝玲第一个表态,而且她的想法跟一般北崇人没有什么不同,“电厂可是摇钱树,哪怕别的都停下,也要优先上这个。”

“所以我打算设立一个电厂建设指挥部,下设筹建处,”陈太忠终于点明主题,“我任总指挥,你们三个和白凤鸣均为副总指挥,筹建处主任由白区长兼任……你们有更好的建议吗?”

老大都做出决定了,别人就算有更好的建议,也不敢再提了,而且在座的都是在官场里摸爬滚打了多年,自然听得出这个建议的味道。

以陈区长往常的习惯,他是舍得放权的,该谁分管的就直接扔给谁,哪怕凤凰科委赞助的两千万,他也是交给谭胜利去拿主意,虽然最后拍板权在他,但是他并不过问其中细节,也没有推荐很多项目——这对分管副区长来说,就是很尊重了。

那么按道理来说,这个电厂的建设,就应该白凤鸣一手抓起来,当然,大事上还是大区长一手拍板,这个毫无疑问。

可这个电厂,实在是太重要了,所以陈区长跟其他副区长,一并组成个建设指挥部,白区长也仅仅是个副总指挥,而体现他主管此事的职务,仅仅是筹建处主任。

这个结构是很有点味道的,指挥部这一级,看起来设得有点多余,其实一点都不多余,四个副总指挥就是其中真谛,若没有这一级的话,白凤鸣是基建处主任,其他三个副区长只能是副主任——别开玩笑了,大家都是副区长,这里怎么好分正副?

而同时,白凤鸣并不是常务副总指挥,那就确定了四个副总指挥地位相同。

总之,陈区长提出这个结构,也是用心良苦,强调白区长分管的同时,也鼓励其他副区长的参与——至于白凤鸣理解不理解他的苦心,这一点并不重要,日久见人心嘛。

当然,若是白某人等不了那么久,那也无所谓了。

这个会开的时间不长,结束的时候也才五点来钟,陈区长也没有请大家吃晚饭的意思,“开了半天的车,我回去休息一会儿……周末了,大家也都休息吧。”

话是这么说,别人哪里静得下心来休息?北崇要建电厂了,这可是天大的消息,在老百姓心里,这个消息可能无关紧要,但是官场里的话,这个消息就太过震动了——这可是电厂啊,意味着超高的回报和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七点多钟的时候,陈太忠正在屋里看新闻播报,有人按门铃,他拿起对讲门铃一听,知道是政协副主席林桓,直接就打开了门,“我在二楼,就不下去迎接您了。”

林主席不是一个人来的,他还带了一个人来,却是闪金镇的镇党委书记杜汉,走上楼来之后,看到桌面上摆着的乱七八糟的东西,林主席奇怪地咦一声,“小廖和小王……去哪儿了?”

“小廖的外甥过十二,他去市里了,”陈区长对廖大宝的请假,并不在意,事实上廖主任在请假的时候,都表示说我去不去无所谓,我那个姐夫挺市侩的,仗着他哥是花城市交通局副局长,时不时地就贬低一下我家。

也就是廖大宝当了区长秘书,他姐夫才跟他套起了近乎,其实对花城市交通局副局长的弟弟来说,区长的秘书真的也就是那么回事——大不了混个乡镇的党委书记。

但是……这个区长若是年轻到只有二十四岁还没过二十五岁的生日,那就太可怕了,所以小廖的姐夫盛情邀请他参加。

那你就去呗,陈区长自己就是一个喜欢出风头的主儿,自然也希望跟着自己的人风光,于是他表态说:替我也上一份礼,记得强调啊,是上给娘家人的。

小廖兴高采烈地去了,但是陈区长为手下撑腰之后,发现自己身边的使唤人少了,去朝田没人伺候也就算了,回北崇来……身边还是没人。

最悲催的,就是王媛媛下午也请假了,她的弟弟放寒假,明天就到家,她要回家收拾一下,虽然父母亡故了,但是家……要有个家的样子。

此刻林主席哪壶不开提哪壶,陈区长有点恼火,但是他还不能抱怨——身边要是再配个通讯员的话,那区政府还不知道要多出多少冗员来,“王媛媛回家了。”

“那这就没人为您服务了,”杜书记冒昧地插一句嘴,又很不满意地看一眼四周,“区长,我得跟您提个意见……您个人的生活质量,太糟糕了,这是对北崇人民不负责任。”

“你少跟我扯那些,”陈太忠差一点被他逗乐了,“杜汉你有话就说,没话就坐着,我跟林主席说话,你啥插科打诨的。”

“闪金能给您安排服侍的人儿啊,”果不其然,这乡镇的干部,素质不是一般地低,杜书记大大咧咧地表示,“费用我们镇上出了。”

“闪金很有钱吗?”陈区长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。

“我们没钱啊,这不是……跟您争取建电厂来了吗?”杜书记干笑一声,也是直来直去的风格,“听说这个电厂的选址……还没定下来?”

“你听谁说的?”陈区长慢慢地就沉下来了,一副不怒而威的样子。

“咳咳……就是传言,”杜汉干咳两声,陪着笑脸回答,这个底儿他哪里敢泄?

不过他这么急火火地赶来,确实是有原因的,区里要建油页岩电厂了,厂址还没选,他就认为闪金镇有资格赌一把。

闪金基本不出产油页岩,但是整个北崇,油页岩蕴藏量最丰富的就是临云乡,而从临云乡到区里,最便捷的路线就是穿行闪金镇。

油页岩电厂建在临云乡的话,有点不太现实,不但道路不好走,离市区太远,关键是临云那里没水——没水你搞个毛的火电?

而闪金承接这个厂址,就没有什么压力了,离区里近不说,水也不缺,而且临云的石头运下来,不需要走多远,直接运到闪金镇就可以——这能省多少运费?

“咱共产党人,不信谣不传谣,”陈太忠沉声发话,“厂址定到哪里,那是组织决定的,杜书记你没必要考虑不相干的问题。”

“我只是觉得,电厂建在闪金比较合适,就贸然过来争取一下,”杜汉坦坦荡荡地笑一下,“多少加深一下领导的印象。”

“我以为你是带着林主席压我呢,”陈区长微微一笑,跟乡干部说话就是这样,有的时候得直来直去,他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,“你要真这么想的话,下一步苎麻的开发,我可以考虑放到城关镇来……他们离区里更近。”

杜汉嘴角抽动一下,又干笑一声,却是什么话都不敢说——开什么玩笑,苎麻就是闪金的,我要是连这一块都丢了,回去之后,老少乡亲还不得把我骂死?

“陈区长……我哪儿敢压你?”这个时候,林桓也发话了,“我这二线的老头子了,杜书记的话,我都不敢不听,哪还敢找区长的麻烦?”

“我还就最尊重老同志的建议,”陈区长干笑一声,“老同志的经验,是宝贵的财富啊……迟早有一天,我也要老去的。”

“你退出这个舞台,起码还要四十年,”林桓还真是倚老卖老,大喇喇地指点江山了,不过他对陈太忠的评价,还是相当高的,陈区长现年二十五岁,四十年之后退出舞台,那就是正省部级退休,“我今天和杜书记一起过来,但是我俩说的内容不一样。”

“林主席您讲,”陈太忠点点头,错非不得已,他不愿意得罪林桓这种口碑较好的老人,这也是他跟其他干部的本质区别,换个人来的话,通常不考虑这种口碑——你都二线了,就安安生生地养老吧,人亡政息四个字,不知道怎么写吗?

“我有个厂长的人选,希望区里能考虑一下,”林桓说话,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,居然是要给区里推荐电厂厂长——还不是副的,“是明信电力分局副局长颜牧童,他曾经是河汇火电厂的副总工,专门负责运行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