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84章 权力魔力(下)

“下周我的投资商还过不来呢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还是下下周吧。”

这家伙不是有什么别的想法吧?这一刻,轮到康晓安患得患失了,这是部分电网和半个电厂的买卖啊,他微微一笑,“这不要紧吧?你的朋友那么多,就算这个投资黄了,再找点投资,对你来说轻而易举……反正这个电厂你是一定要干的。”

“黄不黄的倒不要紧,关键是我融资要先签协议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“先跟他们签了,再跟地电签,这算程序正确,咱俩先签,有空手套白狼的嫌疑,是拿着批文骗钱的感觉,容易被人歪嘴。”

“这个话说得一点都没错,是我忽略了,”康晓安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不过这次感觉不像是装的,因为他马上提起了另一个问题,“电厂的设计方案,应该出来了吧……”

他俩谈得兴起,走廊里坐着的那三位不淡定了,尤其是赵主任,时不时就要探头看一下房门,尤其要命的是,他们坐着的地方正对着电梯,虽然已经很晚了,但是有些领导干部们的夜生活,还是比较丰富的,而来参会的人,对赵主任和高挑美女张主任,都不陌生。

所以大家就要凑上来,打招呼、聊天什么的,然后多半要奇怪地问一句,“这么晚了,几位还不休息啊?”

终于,在接近十一点半的时候,陈太忠走了出来——旁边是康晓安陪着。

康总陪陈区长,大家虽然意外却也不吃惊,刚才康老板就是亲自登门拜访的,但是两人一直手拉着手,这让大家觉得不可思议——老板待人,啥时候这么热情了?

这还不算完,陈太忠表示,自己懒得等电梯,直接上楼算了,反正三楼到六楼只有三层,康晓安居然笑眯眯地表示,“那我送你上去。”

“康总你这么客气,我真的承受不起,”陈区长真不习惯被一个厅级干部这么热情地招待,尤其是康总的手比较凉,不但湿漉漉的还带点黏性,感觉很不好。

要是在巴黎,你也这么握着我的手,那估计……要收获不少鄙薄的目光了,这一刻,他甚至想到了天涯省某个市长,被人以反对同性恋的名义撵出了酒店。

那个市长的名字,他已经记不得了,只是隐约记得那人该姓张,而那段回忆,似乎也久远到不可考了,官场里这种上上下下和频繁换地图,真的能带给人太多沧海桑田的感觉。

不过,他对康晓安的握手,也没有太多的抵触情绪,因为两个人今天谈得委实不错,是的,这是新的沧海桑田——他真的没想到,做为政府一把手,行事可以如此地便利。

陈区长做副职,做得真的是太多太多了,偶尔有一两个正职,也是那种野狐禅的单位,入不得人眼。

他在北崇区政府做了一把手,初开始,他依旧觉得是摘桃子的人太多,感觉跟做副职也差不了多少,但是今天跟地电的交涉,他才真正地体会到了一把手的滋味。

没错,今天他又适当地让出了一部分,但是有些东西是不得不让的,需要强调的是,在退让的过程中,康晓安非常在意他的反应,这在往常的时候,是不可思议的。

诚然,这个态度跟陈区长的强势不无关系,但是大家要看到,地电公司是正厅级单位,而康总更是曾经的省政府办公室副主任。

这样的公司、这样的人,能充分地尊重他的反应,而且陈区长也无需考虑太多因果,直接作出决定,这是为什么?因为他是区政府一把手。

区委能领导区政府,但那就是宏观指导,而市一级的领导想要过问此事,也不是很方便,这是差了一个大级别,能直接出面的,除了李强就是王宁沪,其他人……真的不够看。

什么叫执政一方?这就是执政一方,北崇这一亩三分地儿,陈区长能扛得住隋书记,李强和王宁沪不吱声的话,他不怕任何作梗。

至于说区政府其他人的反应,他更不需要考虑,我是一把手,只要问心无愧地做事,你们的意见……就保留吧。

所以今天晚上的谈判,虽然是给地电让出了一些利润,但是他不需要征得任何人同意,从大局上判断对己方有利,就直接拍板,这种感觉——真的让人飘飘欲仙。

人生……真的不可一日无权。

陈某人拼死拼活,童子了七百多年——这一世才破身,勉强争个最强悍的罗天上仙的名头,遇事还要亲力亲为,但是学会借用体制的威力之后,他的三观大变。

眼下就是个明显的例子,升任一把手之后,遇到事情他都不用动手,嘴巴吧嗒两下就完事,哪怕事不谐,也根本不用他出面——能顶缸的选手一抓一大片。

回到房间之后,他发现张舸还没睡,不过已经是哈欠连天了,陈太忠也无意跟这种小人物有太深的来往,洗个澡就上床睡觉了。

第二天是周六,但是地电的会还要开,张舸起床之后,发现陈区长已经洗漱完毕,于是随口问一声,“你每天都起这么早?”

“吃了早饭我就走了,”陈太忠答他一句,“还要回区里办事呢,年底了,比较忙。”

“今天的会你不参加了?”张舸听到这个回答,真是要多吃惊有多吃惊。

“今天的会没啥内容,我就不耽误工夫了,”陈区长淡淡地回答,他这话不是虚言,而是跟康晓安了解过的,康总倒是希望他能留下,帮着撑一撑场面。

但是同时,康总也表示,接下来确实没什么内容了,陈区长你要是真有事,那就忙你的去吧——咱们商量好的事情,要尽快展开。

吃过早饭之后,陈太忠驱车直奔北崇,路上又接了几个电话,其中就得知,白凤鸣被涂阳人盛情留客了,尤其是白区长去的时候,开的是陈主任往日在天南的奥迪车——只冲着这辆车,那也不能过于怠慢。

等回到北崇,就是下午三点了,陈区长此次办事极为顺利,想到建电厂的事情在地电的会议上都说了,很快就会传出去,于是给几个副区长打电话,要他们下午五六点的时候,来区里开个碰头会。

不成想他放下电话没多久,谭胜利就出现了,合着谭区长就在区政府里办公呢,接着就是葛宝玲,三人先就目前的工作交流了一下。

令陈太忠哭笑不得的是,胳膊肘果然从来都是向里拐的,谭区长手握一千八百万的科技资金,先考虑在全区范围的中学内,上多媒体教室。

葛宝玲当即表示反对,异端虽然以敢说话闻名,但是别人批评异端也没有压力,葛区长认为,多媒体教室这一块,省里和市里迟早是要搞的——大不了等两年,把这么宝贵的资金用在这个上面,不合适。

但是孩子的教育不能等不是?谭胜利据理力争,他表示说这钱也不多,只需要两百万就够了,太多乡镇中学的学生,还没摸过电脑呢。

你要是能跟上面协调下来一百万,那这个钱里,你可以用一百万,年轻的区长处理这些事情,真的快刀斩乱麻——他不能让自己的副手们养成等靠要的习惯,得让他们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,副区长就不能去市里要钱了吗?

正经是陈区长的决定,符合政府里办事的逻辑,一般来说政府想拨款扶持什么项目,总是要地方自筹一部分资金,你地方上重视了,我上面才可能重视。

各县区在同等情况下,地方上筹集的资金越多,市里也就越容易放行这个项目,所以他这么要求并没有错:想花钱,你自己得努力。

“这个我可以去努力,”谭区长点点头,“不过需要区长出面的时候,您得支持我。”

“该支持我肯定支持,但是我希望你能独立完成,”陈太忠话说到一半,徐瑞麟推门进来了,“咦,你俩来得这么早,我还以为我是最早来的。”

“徐区长你这是……有什么喜事儿?”谭区长敏锐地发现了点什么。

“也没什么喜事儿,老婆昨天抱回来一对双胞胎,”徐区长眼角眉梢满是笑意,“花了一万块,挺漂亮的两个女娃娃。”

“确实是好事儿,”其他三个区长齐齐恭喜,不管跟徐瑞麟对付不对付,徐区长中年丧子的伤痛,别人都能理解,不过葛区长做为一个女性,还是关心了一下,“来路没问题吧?”

“没问题,超生的,还超生了一对,他们见过孩子父母亲,头一胎的大女儿也挺漂亮,”徐瑞麟心情高兴,而且,葛区长的问题虽然有点冒昧,他却正好能解释一下来历,也省得别人乱猜,“给他们点钱,也是怀胎的辛苦费,这不是买卖婴儿。”

也就是你老徐了,别人家中年丧子,根本不可能马上就能抱养到孩子,陈太忠心里居然又有感慨,而且这一抱就是俩,再有点什么意外也不怕……

算了,这么想不厚道,下一刻,陈区长轻咳一声,“今天请大家来,是要谈一下咱们自建电厂的问题,我去朝田开会,已经跟地方电力公司初步达成了共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