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83章 权力魔力(上)

见陈太忠脸上没有明显的反应,康晓安就知道自己这一点,怕是没有起到效果,不过这也是在他意料之中的——陈某人敢惦记电网,那就不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。

既然这话没用,他也就不再说了,转而谈起了电厂,“电网达成共识了,下面咱们谈一谈你的自备电厂吧,你本来的预算是多少钱?”

“征地什么的都算上,应该是四点一个亿左右,”陈太忠这时候实话实说了,“考虑到工程中会有意外影响,决算可能超出预算,但是我会控制在百分之十内……这是红线。”

“那就是四点五个亿,先按四点一个亿算吧,”康晓安点点头,这个预算符合他的认知,“我们公司打算注资一个亿,等发电的时候,我们能不能按成本价把厂子收购了?”

“这个绝对不可能,”陈太忠断然摇头,“如果我八点二个亿卖给你,那就是成本翻翻,你的一个亿的注资,可以折算为两个亿。”

接着,他就自顾自地说下去,“然后你花六点二个亿购买电厂,我收回成本三点一个亿,剩下三点一个亿,按你占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算……其实你都不到百分之二十五,你可以得利七千五百万,那就是说,其实你花五亿四千五百万,就可以得到这个现成的电厂。”

“我这个计算方式,对你还是很公平的,”陈区长强调一遍,“现金支付我可以打八折,电费支付的话,按贷款利息计算。”

“就算全部现金,那我也是相当于前后花了五个多亿建这个电厂,你花三个亿,转手就赚一个多亿,”康晓安不能承受这种计算方式,“借用你一句话……知道的是咱们合作,不知道的,还以为我是怎么回事,我怎么跟公司职员交待?”

“我三个亿捂两年,去哪儿还再赚不了一个亿?”陈太忠大喇喇地回答,“而且你要想一想,这本来能解决我本地的一些就业。”

“太亏了,我们不可能接受,”康晓安摇摇头,“而且陈区长,这个电厂你坚持要亲自筹建,中间也能……解决一些就业。”

解决就业那是其次,关键是中间还会有利润产生,不过康总说话讲究,点到为止——你自己建电厂,不让我们插手,最后高价卖给我们,合适不?

“那这样,还是我们控股好了,”陈太忠脑子里面的点子真的不少,随口又是一个建议,“等电厂建成,按成本价购买,你可以增持到百分之四十九……我这是很有诚意的。”

事实上,他也不是很舍得把电厂卖出去,电厂那是摇钱树,北崇落后成这样,谁还会嫌钱多?只不过让地电盯上了,为了获得电力保障,他不得不退而求其次。

现在这个建议,才是他真正想提议的,北崇控股又引入地电的股份,将来电厂细水长流,也有收入不是?

“这个嘛……”康晓安沉吟了起来,这个建议确实是对双方最有利的,他一前一后花两个亿出头,电厂的一半到手了,北崇虽然垫资了,但是名正言顺了。

他要是再提要求,没准陈区长又琢磨着一切自行搞定了,康总算计了好一阵,才叹口气,“既然是百分之四十九,那电厂建设过程中,我们要派员监督。”

“你们只有建议权,没有决定权,”陈太忠回答得才叫快,他犹豫一下,又补充一句,“不过你放心,合理的建议,我是会采纳的。”

“陈区长,你这谈判水平,还真叫个高,”康晓安苦笑一声,当然,这可能只是他做出来的样子,“好东西净往你那儿划拉。”

你也不是一无所获吧?陈太忠听得有点无奈,要不是为了这两三年的电力保障,你以为我会让那么一大部分利出去?

不过现在说这话,也没什么意思,于是他干笑一声,“将来你们地电还会在北崇建网的,有这份合作关系,也便于协调。”

这个倒是,康晓安认可这个道理,想建电网,必须要得到地方上的大力支持,否则很容易被动,于是他不再考虑这个话题,而是问起了另一个问题,“电厂的煤矸石、煤炭……如何组织货源,考虑过吗?”

这个问题也很重要,北崇不产重油也就算了,全国产油的地方没几家,但是没有稳定、便捷的生产原料,也是大麻烦。

陈太忠不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拿起啤酒来轻啜,喝一口,看一看对面的三人,又喝一口,再看一看那三人,正经是身边的康总,被他忽视了。

康晓安明白这个意思,心里也是有点腻歪,我都说了,这三个人都是信得过的,你现在又来这一套,有意思没有?

他又等一等,发现对方还是没有说话的意思,这才下巴微微一扬,那三位早就被看得不自在了,见领导示意,马上站起身离开。

直到赵主任将门关上,年轻的区长才沉声发话,“煤矸石,北崇就有,多到用不完。”

“神马?”康晓安听得眼睛瞪得老大,他发誓,就算陈太忠告诉自己,北崇新发现一座大型煤矿,也不会比这个消息更令他吃惊了——合着北崇没有煤,却盛产各种煤矸石?

“北崇的叫油页岩,含油量应该比普通的煤矸石还高,”陈区长能理解对方的吃惊,所以他很认真地解释。

“含油量?”康晓安咀嚼一下这个词,没办法,底蕴差就差在这里了,他虽然已经是很努力地在了解电力系统这一套了,但是……还真的不够。

他不明白,陈太忠就只能略略地解释一下,康总一边听一边点头,连一句话都不插,直到最后,陈区长不再解释,他等了好半天之后,嘴里才轻声嘀咕一句,“照你这么说,这个油页岩……恐怕不止北崇有吧?”

“嗯,不止北崇有,”陈太忠淡淡地点点头,伸手去拿啤酒,嘴里不紧不慢地说着,“你想找别家合作也行,咱们又没签合同,无所谓毁约不毁约的。”

康晓安消化了这个消息之后,就隐约猜到了,陈太忠为什么一定要把那三个人撵出去,十有八九啊,这个石头不是北崇独家有,所以他下意识地问一句,一是证实自己的猜测,二来,自然也不无讨价还价的意思。

但是他真没想到,姓陈的不但不在乎,反倒是摆明态度,不怕你跟别家合作——陈区长真不在乎?不在乎才怪,他的三个同事,可是都被撵出去了。

然而话又说回来,陈区长有权力不在乎,人家自筹资金,建区里的自备电厂,从原料到供电,这些环节都想到了,地电就算换一家合作伙伴,能得到更好的条件,但他们阻挡不了北崇电厂的建设——姓陈的如此小心,只是不喜欢不必要的麻烦,康总很明白这个心态。

而且,别家就算条件更好,但是……他们有钱吗?指望地电出钱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——地电还不知道想打劫谁呢,哪里有这种支出?

这些念头说起来话长,其实就是短短的一瞬,康晓安就反应过来自己该做什么样的取舍,他干笑一声,“我就这么一问,合作肯定还是咱两家,跟别家合作,我还是得为北崇的电力保驾护航……一件事情办成两件,我这不是犯傻吗?”

要不说这厅级干部里,鲜有脑瓜不够用的,康总一开始对陈区长的重视不够,出现了一些错误认识,但是只冲某人在会场的表现,再加上晚上这一席话,他很快就做出了判断。

以陈太忠的性子,肯这样跟我合作,未必是怕了我,十有八九是担心这两年的电力供应——这个判断无限接近于真相。

“是啊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点头,并不怕确认自己的担心,“觉得我这儿条件不好,地电可以换合作伙伴,我真不会在意,因为我提供不出更好的条件了……但是电力供应,康总你可是做了保证的。”

“我就知道你会这样,”康总抬手笑着指一指他,对话里若有若无的威胁直接无视,“其实说良心话,我觉得没有哪里比北崇更值得做我们地电的合作伙伴了。”

这奉承话,陈太忠也没太当真,省政府里出来的人,哄死人不偿命,他只是干笑一声,“那下下一周……把这个意向签一下?”

“下周就可以,”康晓安急于出成绩的心思,一点都不比陈太忠差,而且他并不介意表示出来,“今天周五,开完会之后,下周大家多接触一下,基本就可以签定意向了。”

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,他不但官是新的,连衙门都是新组建的,而他是省政府中枢出来的人,不需要考虑新衙门里的反对声。

他需要放的三把火,除了业绩还是业绩,眼下的地电公司,基本上就是一张白纸,他最紧要的任务,就是在白纸上描绘出美妙的蓝图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