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81章 谈合作(上)

“你这是怎么说的?”陈太忠一听这话,登时就不干了——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你堂堂的地方电力公司,也看上我这点小钱了?还让不让穷人过年了?

不过对上地电,他倒不是太担心,两家没有统属关系,只能合作,就算康晓安想动用省政府的关系,也得考虑另一个问题——够得着够不着?

所以陈区长冲着斜对面的刘总一努嘴,毫不客气地发话打脸,“今天早餐的时候。刘总还说我信口雌黄,说年后省政府要下拨一百亿给地电公司。”

“那不是老刘不认识你吗?”康总干笑一声,“对外,我们肯定不能说没钱……而且新公司组建,要花钱的地方太多,别说没有一百个亿,就算真有一百个亿,也不够花。”

“花和花是不一样的,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回答,他现在基本上已经确定,地电公司就是个空壳子,除了电业局划拨过来的一些东西,恐怕是要啥没啥,最多就是不缺工作人员——电业局那边划拨过来不少冗员。

看明白了这一点,他不怕明确表示,自己要把口袋捂得紧点,“我们去市里办事,一车人都是在车上休息,连房间都不舍得订。”

“你手里有钱,那当然要省着花,我没钱,所以才大手大脚,”康晓安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而且我有执照,能建电厂能卖电,不愁找不到人合作。”

“康总说得对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这时候他已经完全明白了,这康晓安真的是赤手空拳打天下来的,雄厚的资金什么的,纯粹是骗人的。

不但资金雄厚是骗人的,这个新能源十有八九也是骗人的,目的是降低电业局的戒备心,等到默默发展一阵之后,才猛地露出牙齿——这时候就要吃人了。

这种做事方法,倒是符合康晓安出身之处的风格,省政府的人,多半都讲谋定而后动。

“如果你不愿意,我不会动你电厂的钱,我康晓安就讲合作,讲双赢,”康总听出了他的意思,于是很坦率地发话——这省政府这么多年,他已经不太习惯这样说话了,不过他心里更清楚的是,对陈太忠这种关系、这种性格的人,就必须这么说话。

陈区长嘴角微微上翘了一丝——动我的钱,有种你动一下试试?

这个表情的动作幅度很小,但是康总还是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到了,不过,他就只当没看到了,“我只是希望,太忠区长你方便的时候,帮我引荐些大资金。”

“这个……我尽力而为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是标准的废话,进可攻退可守。

“只要你电厂一动工,北崇的用电就交给我了,”康晓安知道,自己必须做出一些表态了,“就算恒北给不了你电,我找地北找海角协调。”

那俩省我也不比你陌生,陈太忠很想这么说一句,不过这个时候不好这么说,所以他点点头,“我找的很多都是外资,这个……能源安全的问题,你要考虑一下。”

“能源安全……”康总沉着脸缓缓点头,一副煞是震撼的样子,但是他的心里却冷哼一声,要是出不了成绩,我位子都坐不稳,还说什么的能源安全?

康晓安的真实想法是,不管是不是外资,我先接洽了再说,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我当然是会多为国家考虑,条件比较苛刻的,那我就上报领导。

届时能源安全的问题,就是领导要考虑的了,领导说签我就签,领导若是不同意,那我也算尽力去联系了——起码工作态度很端正。

康总是这么想的,但是他不能这么说,要不然就显得自己太没水平了,尤其是,陈太忠在引资的时候,还要强调国家安全,那也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——牛逼。

这是经济挂帅的年代,有人愿意投资个三五亿进来,别说区长了,就是市长也得弓着腰赔着笑脸,国家安全,那算什么东西?

但是偏偏地,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指出来了,而且还是很随意地指出来,说明人家不是有意刁难,是心里就有这么个意识。

更令人郁闷的是,这个强调能源安全的家伙,虽然感觉有点思维僵化,但事实上人家在经济上的业绩,只比别人强不比任何人差。

这些方方面面想清楚了之后,就算康晓安再不服气,也不得不承认,姓陈的能闯下偌大名头,能有如此的冲天傲气,那是真的有两把刷子,有足够的底气。

不过他找陈太忠来谈事,是要捋清一些东西,并没有绝对要完成的既定目标,化不到缘、一时引荐不到资金,那并不会影响到他的心态。

“这个能源安全的提示,很及时啊,”康总笑着点点头,“类似意见和建议,太忠你要经常提醒我……毕竟我是坐机关的,不如你的基层工作经验丰富。”

“我就是这么一说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见对方从善如流很给面子,他心里也确实高兴,就多说一句,“其实我本来没这么敏感,只是在海外工作的时候,在外国人面前吃过这样的亏,你跟他谈国家利益,他跟你谈资本无国界;你跟他谈互利互惠,他跟你谈国家安全。”

“陈区长还在海外工作过?”康晓安讶然地发问,看起来非常吃惊的样子。

你不可能不知道吧?陈太忠对这个表情无动于衷,不过既然人家这么给面子,他就简单地答一句,“当时凤凰市搞了一个驻欧洲办事处,我是办事处负责人。”

“陈区长的任职经历很丰富,令人羡慕,”康晓安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那就托你费心了,我今天主要想问的是……这个电厂我们能注资吗?”

“注资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了起来,他非常明白注资这个关键词的所指,本来他最期待的关键词是“拨款”,好吧,拨款是有点异想天开了,但是“借贷”这个关键,并不过分吧?

可是注资,就不是他愿意接受的了,他一边沉吟着,一边扫一眼其他三人。

“都是地电的骨干,”康晓安别的可能不怎么样,可是省政府出来的,观察能力不用怀疑,于是他直接表示,“咱们谈的都是公事,大家听一听,也能集思广益拾遗补缺。”

“那私事就只能回头谈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一句,看起来是开玩笑的意思,却又似乎不尽然,“这个注资,我们原则上欢迎,但是我们要控股,这是底线……其实我有一点不明白,咱地电不是没钱吗?”

“地电再没钱,几个亿的投资还是扔得起的,”康晓安傲然回答。

尼玛你这虚虚实实的,谈起来很费劲儿啊,陈太忠这算领教了跟大国企谈判的艰难之处,有钱没钱的,由着对方说呢——就算他知道些许内情都不顶用,省政府可以临时拨款。

不过还好,目前是地电有求于北崇,他掌握主动,于是他微微一笑,并不答话。

“事实上,我们希望控股,”康总见他笑得蹊跷,就正式表态。

“那也可以,你们独资都没有问题,”陈太忠点点头,对他而言,电厂虽然能产生足够的利益,但是他更需要的是电厂发出的电,那是工业和民生的基础。

而且,他并不相信,对方能筹措出这么一笔钱来,五万的机组怎么看都是落后的选择,有这一笔投资,不如再添一点,上个更大的机组了。

“我是说……地电的前期投资,可能不会很多,”康晓安被激得有点受不了,然而困境就在那里摆着,受不了也得受,他先干咳一声,然后才讪讪地发问,“这个……北崇能帮着先垫付一下吗?地电付利息。”

陈太忠听到这话,盯着他看半天,才叹口气摇摇头,“康总,你这么搞不合适,北崇本来就有能力自己控股的,我答应你倒好说,但是……别人在背后会怎么说我?”

“地电会保障北崇的用电,这个理由也可以吧?”康晓安沉吟一阵,终于沉声发话,“你的投资我给你利息嘛,高一点都可以,我这人从不食言。”

“其实我一点都不怕你食言,”陈区长微微一笑,电厂在北崇的地盘上,尼玛,我倒是欢迎你食言了,“但是你要没钱,电厂建设不能交到你手里。”

康晓安也听出对方的有恃无恐了,不过这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的,电厂这种类似于空投的企业,在建设之初就必然要考虑地方上的反应——电厂用的电可以自己发,吃水可以自己打井,但是你总要出行吧?总要采购生活用品吧?孩子总要上学吧,跟家人朋友总要保持语音或者信件方面的沟通吧?

但是说起电厂建设,有些不宜说的话,他就不得不说出口了,“我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,电厂建设还是交给我们来做比较好一点,我们做熟了的……可以减免部分费用。”

“这个不可能,你控股都不可能,”陈太忠断然摇头拒绝,“我借款的渠道,就是发电及配套设备供应商,相关设备要采购他们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