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80章 会场明星(下)

看到旁听席上站起一个年轻人,又看到他茫然的样子,大家也都觉得有点怪异,会不会真的是搞错了什么?

更有人暗自嘀咕,“这家伙才多大,就已经是区长了?就算副区长……那也是副处啊。”

“呵呵,”就在此时,有人轻笑一声,大家一看正是康晓安,康总似乎已经料定此人会如此说,他一抬手,微笑着示意,“请陈区长坐上来说吧。”

会议桌有空着的位子,前面还有麦克风,就是供人发言的,陈太忠本不想坐上来,但是转念一想,这康晓安虽然是地电的老总,却是从省政府办公厅出来的。

既然不是那种从企业里成长起来的干部,那么康总说的话必然有其原因,眼见对方波澜不惊的样子,年轻的区长略略犹豫一下,就走到会议桌边坐下。

“阳州的电荒已经持续了多年,”康晓安看着他坐下,微笑着发话,“陈区长打算自己建电厂的计划,地方电力公司愿意支持。”

陈区长很不忿这货居然叫错自己的名字,又不忿被人逼上了会议桌,更不忿对方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态度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人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都表示支持了,他也就不再藏着掖着,于是干咳一声,“我们只是打算建个小电厂,区委区政府家属院自备电厂……停电停得太厉害。”

听到这里,康晓安的嘴角禁不住抽动一下,“那现在请陈区长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,这个电厂的规划和规模,资金情况和人员配置等。”

“电厂不大,两台五万千瓦的机组……其实一台就够用,另一台是备用,”陈区长开始介绍北崇的规划,“经过周密的计算……”

“请稍等,”长得像保卫科长的总工程师举手,在获得康总点头之后,他发问,“请问陈区长,北崇筹建的应该是火电吧?”

“是火电,我知道机组规模不够,”陈区长点点头,他知道刘总工程师问的是什么,“但我这是自备电厂,自己筹资自己建设……应该没问题吧?”

刘抗美还待发言,感觉到康总淡淡地看自己一眼,终于只是轻声嘀咕一句,“五万的机组……北崇整个区都够用了吧?”

我说,哥们儿不过就是说了一句地电可能没钱,你没必要这么针对我吧?陈太忠真是有点恼火了,“我们区政府服务公司还打算自办几个工厂,刘总,你身为总工程师,要学会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。”

这话的火药味儿,就太浓了一点,不过别人也能理解,人家辛辛苦苦自己上电厂,你嘴巴一张,说这不对那不对的,这是对待合作伙伴的态度吗?

“请继续,”康总好涵养,微笑着点点头。

“也没啥说的了,职工慢慢地培养,投资也会一步一步地到位,”陈太忠没兴趣多说了,但是有个问题他还是要说,“只是在接下来的两到三年里,我们阳州的电荒依旧会存在,很可能更甚,在这一点上,希望能得到地方电力公司的支持。”

“可能更甚”这四个字,真是道尽了太多的无奈。

“嗯,我们会大力支持,”康晓安点点头,他又看一看在座的诸位,“这就六点了……谁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?”

“我问一个问题,”省工商联的主席发问了,“请问陈区长,这两台五万的机组,一共需要投资多少钱?”

“七、八个亿吧,”陈太忠硬着头皮回答,在座的是一帮子专业人士,这话说出来,他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。

然而,也许是他刚才的反击太狠了,居然没有人对这个数额发出质疑,工商联主席点点头,“那我知道了,谢谢。”

今天的会议结束,北崇区区长一跃成为了当日的明星,现在的恒北,市里敢惦记上电厂的都数不出来几个,更别说人家一个小小的县区,就敢惦记这么大的活儿。

而且这个投资的性质,也很有意思,区委区政府家属院自备电厂——那是扯淡的话,但是从这句话里可以推断出来,电厂的所有权是归区里的。

这就太让人惊讶了,要知道,某些地市敢惦记上电厂,也是要跟省里要钱要政策,到最后那电厂所有权绝对不会是市里的,最多不过是合资,市里主要享受的是建设和发展的联动效应——他们倒是想享受盈利呢,但是投资可不好找。

这北崇的区长倒是厉害,不但敢惦记这活儿,还能找到投资,大家都猜到了,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年轻的区长在一开始,并不想承认什么。

可是既然在会上说开了,就由不得他了,从会场离开之后,就有人凑过来东问西问,他们主要关心的是两点,一个是钱从哪儿来,另一个就是电厂设计和建设的渠道。

钱从哪儿来?融资呗,至于说电厂设计和建设的渠道,电科院和电建公司那么多,你们可以随便找啊。

陈太忠这回答,真的是没有多少诚意,不过别人也不着恼,继续笑嘻嘻地搭讪,想学习经验,脸皮太薄可不行——至不济也要先给对方留个良好的印象。

出会场的时候,他身边就已经跟了两人,待来到餐厅领取餐具,打上饭菜之后,就有四五个人围坐了过来。

这还怎么吃饭?陈太忠觉得自己有点扎眼了,然后他的手机响起,他干笑一声站起身来,“不好意思,接个电话。”

这个时候,地电的赵主任一路问着找了过来,发现陈区长的座位之后,得知此人接电话去了,于是就站在那里等着,不成想等了足有十多分钟,也不见人影,禁不住悻悻地一跺脚,“哎呀,领导还要跟他一起坐一坐呢……看这事儿闹的。”

接下来他打陈区长的手机,却发现对方已经关机了,于是只能悻悻地回转。

陈太忠是嫌这些人太麻烦,人家缠着想知道诀窍,而他还不能太过无礼,这种场合无礼的话,会给很多人留下坏印象,索性找个借口开溜了。

等他再回来,就是夜里十点半了,手上还拎着一件啤酒,张舸见他回来了,就笑着打招呼,“好多人找你……你这是故意躲出去了吧?”

张处长倒不是很在意自备电厂的事儿,因为广北电解铝厂,就有自己的自备电厂,不过对陈区长这种猛人,他还是乐意交好的。

“哪儿啊,真的有事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摸出一罐啤酒来递给对方,自己也摸一罐出来,拽开拉环刚要灌,门铃就响起来了。

张舸主动跳起来去开门,结果进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地电的老总康晓安,他一进来就笑着发话,“哎呀陈区长,你可算回来了,给你打了一晚上电话。”

“有省里领导招呼,不去不行啊,”陈区长略带一点赧然地回答,还不忘假巴意思地叹口气,“手机也不敢开,真是不好意思啊。”

“省里领导?”康晓安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,发现他没有回答的意思,就微微一笑,“太忠区长,想找你协商点儿事,幸好你还没有休息。”

才回来你就进来,我可能睡得着吗?陈太忠心里无奈地叹口气,不过人家好歹是老总亲自上门相请,态度也很端正了,说不得他微笑着站起身,又拎起那一箱啤酒,“不敢当……去哪儿?领导请指示。”

“酒放下吧,不好看,”康总笑眯眯地一扬下巴,“我那儿有德国黑啤呢。”

两人去的是三楼的一个豪华套房,陈太忠进门之后才发现,除了赵主任和那高个女人,还有保卫科长刘总。

“太忠坐,”康晓安笑眯眯地把他让到一个单人沙发上,自己则隔着茶几坐到另一个单人沙发上,这就是很尊贵的待遇了——象征着两者身份基本对等。

接着他又招呼那女人将黑啤拿过来打开,两人举起酒瓶碰一下,康总只灌了一口,陈区长则是咕咚咕咚地灌了三分之一下肚,然后才长长地打个酒嗝,“嗯……不错。”

“喜欢喝还不好说?回头给你装几件,”康晓安笑眯眯地表态,然后才轻咳一声,“太忠区长,你这个建电厂的资金……到了多少?”

“一点儿都没到呢,不过想要的话,很快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心说你倒是不客气,不过既然指望将来的地方电力公司保电,他也不能什么都不说,“拿将来的电费做抵押,属于贷款性质的。”

“这样啊,”康总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这七、八个亿,资金完全不是问题?”

“应该说问题不会很大,”陈太忠也不说死,他没办法说死,所以只能笑着表示,“如果康总能再给拨点款的话,那就完全没有问题了。”

“拨款?”康晓安瞥他一眼,又主动拿起黑啤来灌两口,这才长叹一声,“我地电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……你这大富翁跟我要拨款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