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79章 会场明星(上)

电力缺口……有比这更可笑的借口吗?张舸听得心里暗哼。

两千年初,电力缺口已经在不少省份出现,成为了影响经济发展的瓶颈,而且由于五年前大批在建电厂项目下马,可以预见,全国性的电荒即将到来。

搁给别人或者不清楚这个,但是张处长就职于广北电解铝厂这种用电大户,哪里会不知道这些?所以他就觉得,陈区长这个回答非常没有诚意。

全国都缺电,也没见地电就邀请了别的缺电地区,可偏偏邀请了你这个区长,要说里面没有点原因,谁信啊?

不过张处长也知道,自己这个问题问得,有点交浅言深了,而那年轻人的气场,也有点过于强大,说不得笑着岔开了话题。

陈区长也有心从张处长嘴里了解点情况,两人又聊了一阵之后,陈太忠这才知道,由于眼下电力严重供不应求,国家允许地方上自己投资电厂,但是电厂的投资太大,地方上不愿意搞这个——我搞起来你收走了怎么办?

就算不收走也是麻烦,我发了电总得卖出去吧?没电网我卖到哪儿去?

没错,可以卖到国家电网,但是这时候厂网分离尚未执行,电业局要买电,肯定优先考虑自家的企业,目前电力紧缺,购买地方的电没问题,但是将来电力供应富裕了,那麻烦就又来了。

所以恒北地方电力公司组建,不但接收了几家效益不太好的电厂,也接收了部分电网——做为交换,他们还从电业局接收了部分冗员。

现在的地电,还是个相对弱小的单位,但是省里是高度重视,像地电的老总康晓安,原是省政府办公厅办公室副主任,外放到这里——行政的副厅外放到企业的正厅,这企业得多么地牛逼?

但是康总非常摆得正身份,他表示说地电是省属企业,自己就是帮省政府把关的,行政上的事儿,要听魏省长和于省长的安排,业务上的事儿,要多请教电业局老大哥。

不过康总也不是尸位素餐啥事儿都不干,他对地方电力公司,也有一番设计。

就是说地电在大力建设电厂和电网的同时,也要注意新能源发电的研发,比如说太阳能发电、风能发电啥的——国电是老大哥,是国家支柱企业,咱地电能做的,就是为老大哥拾遗补缺,通过能源的多样化,让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更完善。

“新能源发电,”陈太忠听到这里,微微地点点头,心里却是酸涩无比:尼玛,哥们儿的油页岩发电厂,终于还是被人盯上了啊——这肯定是新能源嘛。

不过令他最郁闷的不是这个,而是这个消息,是从谁那里走漏的,知道陈某人要搞电厂的有一些人,但是知道这个电厂是用油页岩发电的,还真没几个人。

算了,既来之则安之,抱着这样的心态,陈区长沉沉睡去。

第二天,陈太忠起个大早,他实在不太习惯跟别的陌生男人共处一室,在院子里溜达两圈之后,眼瞅着六点半了,就来到了食堂。

花海宾馆的早餐相当丰富,虽然是自助的,却有七八十种菜式,光粥就有五种,这还不包括牛奶、果汁之类的饮品。

“这么多菜……吃得完吗?”陈区长一边舀菜,一边轻声嘀咕一句。

“今天地电有会,”旁边有人回答一句,他扭头看去,却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,那厮很娴熟地挑拣着饭菜,夹到盘子里的全是牛筋、鸡胗之类的肉食,这种东西真不值几个钱,但是大家要搞清楚……这是早餐。

一边挑拣,年轻人一边发话,“开会嘛,只能剩下不能不够,地电的钱老多了……哥们儿你说对不对?”

“地电……也没有多少钱吧?”陈区长眉头微微一皱,他有心多打探一点,“听说就是样子货,省里没多少钱支援他们。”

“不要背后造谣好不好?”身后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,两人扭头一看,却是一个身高一米八的黑脸壮汉,那壮汉怒视着他俩,“过了年,省政府给地电投资一百个亿,这还叫没钱……什么叫有钱?”

“刘总你好,”年轻人嘴角抽动一下,端着饭盘就溜了,陈太忠见状,也跟着这厮溜了,走到远处才发问,“这是谁啊?”

“地电的总工刘抗美,”年轻人恨恨地哼一声,转头跟他分道扬镳,“看你这嘴巴大得,算,我惹不起你,反正咱俩也不认识。”

“这居然会是总工?”陈太忠扭头看一眼那高大黑壮的男子,心里禁不住嘀咕一句,“这做派不管怎么看,也是保卫科长的架势。”

这就是早餐的插曲,早上九点整,座谈会在花海宾馆的多功能会议室准时举行,与会的近三百人,分为三个等级。

下等的就是在台下坐着旁听的,大约有接近两百人,座谈中遇到问题,他们可以举手提问,张舸就属于其中之一,他的脖子里挂了出入证。

陈太忠是第二等,他的座位上有名字标卡,胸前也别了胸卡,胸卡的档次,比出入证高,他可以围坐在会议桌之后的周遭。

最核心的,自然是会议桌上的二十个人,这些人里除了分管省长于进喜,还有省人大副主任、省政府秘书长、宣教部副部长、省电业局副局长以及几个发电企业的老总,还有就是工商联主席之类的,总之,这二十个人,真是个顶个的不含糊。

省科技厅的穆厅长,也是其中一员,由此可见,这个地电公司对高科技电厂的渴求。

于省长照例是先致辞的,表示省里很重视啥啥的,电力这个瓶颈,不但影响了工业的发展,还影响了商业的发展,更是影响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,这个……真的很重要……

接下来,整整一上午,除了表示全国的电力都紧张,就是强调新能源的应用了,科技厅穆厅长表示,科技厅会拿出五百万来支持新能源的研发工作。

然后……就是午饭了,依旧很丰盛,甚至有比利时土豆条羊排和法国奶油焗蜗牛,虽然今天与会的外国人,只有一个美国人和一个新加坡人。

不过陈太忠的心里,有一点点沉重,新能源发电,尼玛,副省长光膀子上阵,要抢哥们儿的新能源电厂?

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,谁敢来摘这个桃子,哥们儿都直接打出去,事实上在这一刻,某人有点后悔参与这个座谈会了。

下午的时候,座谈会照开,不过于省长事情太多,离开了,紧接着电业局副局长也走了——大家上午来是为了捧场,到了这个时候,心思就算尽到了。

他们走了,会还是要开的,事实上,对与会者来说,下面才是正经事,地电宣布考虑斥资八十亿,在朝田旁边的海洲市建一个一百八十万千瓦的电厂。

当然,这只是计划,成不成的是另说了,但是地电有这个魄力,就证明省政府真的是很想支持这个公司。

那大家自然是要说好啊好啊,陈太忠听了一阵之后,也听明白了,这是两台三十万两台六十万的机组,这个投资真的不算小,但是麻烦问一句——这是火电吧?

这当然是火电,而且到目前为止,恒北还没有六十万千瓦的火电机组,那也就是说,地电想上的机组,在省内算是超大的。

这个味道……不好形容,但是陈区长感觉,好像这跟新能源没太大的关系,火电可是主流项目,地电想上这个,怕是早晚要跟省电业局碰一下的。

但是这跟哥们儿无关,陈太忠乐见这种现象,你们碰得越狠,留给北崇的机会就越多,明天的会,我还是会参加,但是……闷声发大财就行了。

接下来说的,就偏重于输送和电网方面了,地电也不是傻瓜,发得了电不算好汉,卖得出去才行,而同时地电重点拓展的某些项目,自己的电力供不上去,还得跟国电协商买一些电——没错,地电有网没电,那就得跟国电买电过来,这才是两者需要重点协商的。

有网没电真的是个别现象,现在全中国都缺电,有电就不愁卖出去,但是……有电卖不出去的例子,并不少见……

说白了,这个会主要还是展现两家合作,把事情办好,地电甘当小弟和衬托,就是为国电拾遗补缺了。

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下午四点半的时候,进入了自由讨论时间,大家都可以各抒己见——座谈会嘛,就应该是这个样子。

陈太忠不打算讨论什么,哥们儿闷声发财就行了,他真的不知道这场讨论意味着什么——中午的功夫茶冲得太差,晚上得换一家。

但是他越想躲,还就越是躲不过,眼瞅着临到六点了,主持会议的地电老总康晓安发话了,“其实在地方电力开发上,有很多地方上的同志们,走到我们前面了……大家掌声鼓励,有请阳州市北崇区的陈大忠……陈太忠区长,他做到了我们不能做的。”

“啊?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登时就是一脸的惊讶,他从沙发上站起身来,四下看一看,然后才茫然地发问,“康总您这……不是搞错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