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78章 临时受邀(下)

陈太忠从欧省长家出来,就接近十点了,他真的没想到,北崇在搞退耕还林的事儿,居然传到了分管副省长的耳朵里。

按欧阳贵的说法,这消息来自于阳州其他几个县区——江锋既然在操作此事,那一定要跟各个县区了解需求。

其他县区一听说还有这种好事,马上疯狂地争取,到最后申报的面积,居然超过了一百万亩——尤其令人哭笑不得的是,有些地方根本就是荒地,没耕可退,而个别正经水土流失严重,需要退耕还林的地方,却是由于耕种方便,大家不往上报。

改!江市长大手一挥,勒令他们重报,这个时候各个县区就八方过海各显神通,没命地钻营,想多受到一些照顾。

然后就有人听说,北崇内定了十万亩,这一下心里就不平衡了,江锋再三强调,这个项目一开始就是北崇人帮忙联系的,你们这是纯粹的沾光,就不该抱怨。

话是这么个话,但是这些县区还是希望能多弄点回来,市里跑不下,又跟上面去打听,一来二去的,消息就传到了欧阳贵耳朵里。

陈太忠今天晚上才知道,江锋在这件事情上,还是胳膊肘向里拐了,面对有些人的咨询,江市长很明白地表示:此事的操作余地不大,我们只是有这个想法,试一试吧,失败就失败了,反正阳州已经穷成这样了。

就连欧阳贵打电话过去问,江市长都明白地回答:这仅仅是一个交流干部提出的建议,开拓了我们的思路,成不成的不好说——这意思就很明白了,这是交流干部自己的关系。

要是换了别人,只会听到这一层,但是欧阳贵是何许人?北崇的新区长就是他安排的,对陈太忠身上的标签和能力,欧省长的了解绝对是数一数二的。

当然,欧省长也没必要跟江锋说这个,可是他还是把此事记在心上了,身为分管农林水的副省长,他很清楚退耕还林的操作有多难——这家伙的折腾劲儿,不是一般的大啊。

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陈区长第一次见欧省长,就能很荣幸地来家里拜访,邢华的面子固然不小,但说来说去,还是他自身做出的业绩,引起了欧省长的兴趣。

欧省长刚才又问了问他,省里其他地方还能不能搞退耕还林,陈区长很为难地表示,这个事情我用了通天的人物,就这……还幸亏我干过树葬办主任,要不然都不好说。

欧阳贵相信他的话,事实上,副省长很明白,什么叫做可一不可再,所以劝勉他几句之后,送客了。

然而看看时间,陈区长有点哭笑不得,没想到这就马上十点了,那个座谈会报名的截止时间就是晚上十点——超过十点的话,主办方就不安排食宿,要食宿自理了。

事实上,以陈太忠的经验来分析,今天晚上会议方可能都开始碰面聚餐了,他不想跟那些人多接触,以免言多必失,所以晚饭是自己享用的。

但是现在去报名,有点来不及了,他驱车来到负责接待的花海宾馆,连车都没往停车场放,直接停在宾馆门口,自己走进去了解情况。

宾馆的大厅很大,装饰得富丽堂皇,一看就是等级相当高,“签到处”的牌子,还在前台,不过接待的人是没有了。

陈区长走上前一问,服务员倒是挺客气,拿起前台电话直接拨个号码,不多时,过来一个三十岁左右,身材极高的女子,没穿高跟鞋,都只差陈区长四五个厘米。

“阳州……北崇区的区长?”女人看一眼陈太忠,眼中略带一点疑惑,“签到的册子已经收了,请问陈区长,是哪个领导通知你来参加这个会议的?”

“地电公司的办公室主任,好像是姓赵,”陈区长见此女虽然面目姣好,但言谈举止间,似乎是少了一点良家妇女的气质,所以也不愿多说,“我知道过了截止时间,要是安排不了,我就到外面找个地方住。”

“嗯,赵主任啊,”女人抿一抿嘴,最终还是点点头,“先安排您住下吧,不过签到的小礼品,不在我手里。”

哥们儿我还稀罕这个?陈太忠心里不屑地哼一声,又点点头,“那行,你先跟赵主任落实一下,我去把车放好。”

等他将车停好,再次回来的时候,那女人已经不见了去向,前台的服务员递给他一张卡,“请您收好,612房间……这儿请您签个字。”

陈区长来到612房间,插卡进屋之后,才猛地发现,尼玛……居然是标间,是标间不说,还有一个家伙已经占了一张床,衣裳什么的扔在另一张床上。

哥们儿多久没有住过标准间了?陈某人有点无语,一时间他真的有点想扭头就走,在隔壁开个房间——标准间不是不能住,但是拼房间……还是跟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拼房间,真的让他有点难以忍受。

“嘿,来了,”那位穿着秋衣秋裤,正斜靠在床上看电视呢,见到他进来,懒洋洋地点点头,“你也是参加会议的?”

“是啊,”陈太忠走到另一张床前,将手包随意地一搁,“来得晚了。”

他说话的功夫,那位就欠起身子,将散落在床上的衣服收拾起来,笑着回答,“我还当没人呢,我把这衣服拿起来。”

“嗯,本来说不行我就住到外面呢,结果签到处还是让我住进来了,”陈太忠开始脱外套,然后走到门口的衣柜处搭起来。

“你哪个单位的?”那位也不客气,收拾起东西之后,就大喇喇地发问了——大家都是住标准间的,级别差不了多少。

“阳州市北崇区政府,陈太忠,”陈区长不说自己的职位,一个区长有什么可卖弄的?他走到对方面前主动伸手,“你哪个单位的?”

“我是广北电解铝生产处的张舸,”这位也不说自己职务,不过顶天就是个生产处的处长了,他伸手跟对方握一握,然后很讶异地发问了,“你们北崇区政府……来开这个会?”

“是啊,我也挺奇怪的,”陈区长点点头,拿起杯子去饮水机处接水——这就是拼房间的第二个坏处:他不能肆无忌惮地从须弥戒里弄出啤酒来喝了。

“昨天临下班了,才接的电话,搞得我今天一路赶。”

“你在区政府里,搞什么工作的?”张舸觉得自己的脑瓜有点不够用了,这么年轻的干部,要是在企业,倒还可能有资格参加这个会,但是在政府的话——不能随便派个科长来吧?

“我的分管副区长在外地,只能自己来了,”陈区长很随意地回答。

“不会吧,这么年轻的区长?”张处长这下是真的震惊了,他上上下下打量对方。

吃惊了吧?觉得自己混得不好了吧?某人心里暗暗地得意,嘴上却是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运气好而已,张处,这个会到底是搞什么的?”

张舸却是被这个意外弄得愣了好一阵,然后才发问,“你连这个会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?那你们北崇来参会……你是跟着市里领导来的吧?”

“没有啊,地电办公室主任给我打的电话,”陈区长茫然地摇摇头,“我就知道于省长要参会……不过你们这电解铝来参加,又是什么说法?”

“我们是用电大户嘛,地电成立之后,肯定要发展自己的……”张舸的话说到一半,就听得有人敲门。

陈区长走到门口打开门,见到门口除了那高个女人,还有一个瘦高男人,男人见到他,试探着问一句,“是……陈区长?”

“你就是给我打电话的赵主任吧?”陈太忠伸出手,“来得晚了,不好意思啊。”

“果然是陈区长,”赵主任一听,就听出了对方的口音,于是双手跟对方握一握,“不好意思,刚才在接待客人,您能来就好……赶了一天路,也辛苦了,不打扰您休息了。”

“不客气,”陈区长冲对方笑一笑,对方不打扰,他正好乐得啥也不说。

可是站在他身后的张舸见状,就有点傻眼了,他来得早,知道瘦高男人真的是地电的办公室主任,见赵主任对年轻人这么客气,禁不住又琢磨一下。

待陈区长关门回来,他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,“陈区长,你真不知道为什么来?”

“不知道啊,”陈区长茫然地摇摇头,“我们阳州常年电荒,北崇更是荒上加荒,可能……是谈电力缺口的问题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