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77章 临时受邀(上)

陈太忠在即将下班之际,接到了一个没头没脑的电话,打电话的人自称是恒北地方电力公司的办公室主任,邀请陈区长后天上午到朝田出席一个座谈会。

会议的名称是恒北电力经济发展座谈会,到时候分管工业的副省长于进喜将与会,陈区长一听就猜到,八成是自己操持的事情暴露了。

不过他倒不是很在乎这个,他奇怪的是,这个有副省长参加的会,你叫我一个正处去座谈?而且你这个跟我不搭界的系统,直接电话邀请我,是不是有点草率?

结果这办公室主任客客气气地表示,说这是我们向总才通知我的,考虑到时间有点来不及了,就直接电话通知您……请包涵。

这个会,陈区长不想去,真的不想去,一来耽误工夫,二来容易被人惦记上,他始终认为,北崇现在需要的是静静的发展。

但是考虑到北崇要上的电厂,他还不能不去,前文解释了,电厂这东西可不是一蹴而就能上的,电厂没建好的这几年里,想要发展好工业,必须有足够的电力保障。

陈区长倒是有心,让白凤鸣去胡乱应个卯,北崇也不谈自家建电厂,只谈电力紧张对工业的制约,真要有人问起电厂,白区长可以表示不知情一推了之——他又不是正职。

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白凤鸣现在身处涂阳,事实上,哪怕白区长真的在北崇,陈太忠也不便令其去参加会议——有副省长出席的会,正处去了已经够磕碜了,县区要是派的是副职,那就是大不敬了。

第二天上午,陈区长开着他的普桑,徐瑞麟又联系了一辆小巴,两个区长将客人们送到机场,飞机起飞是下午五点多,倒是怎么都来得及。

目送专家们进入候机大厅,徐区长看看时间,“四点四十……区长你参加的这个会,有接待没有?”

“有接待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不过我打算先四处走一走,老徐你要是没有要捎的年货,就跟我一起转转?”

他这话隐隐有撵人的意思,但也不是很明显,但是徐区长没在意,他只是叹口气摇摇头,“这个年过不好了,老太太见不到孙子,我要吃不了兜着走……那我去林业宾馆住了,明儿一大早就走,有事联系啊。”

合着是没接待的话,你要把我请到林业宾馆住,陈太忠点点头默默离开,心说这老徐对阳州的怨气,不是一般的大啊——北崇区委区政府的来了朝田,很多时候愿意住在阳州办事处,老徐这是坚决不想住那里。

不过他也没再纠结此事,陈某人来省城,还有很多事要做,首先,他要联系一下欧省长,感谢欧省长给自己协调了一个县区正职——其实目睹北崇的现状,他心里偶尔会生出“殴省长”的念头。

接电话的是欧阳贵的秘书,听他说完来意之后,静默了一阵才回答,“欧省长最近很忙,你八点钟以后来家里吧,知道欧省长家在哪儿吗?”

“抱歉,我还真不知道,”陈太忠很诚恳地回答,整个朝田,他也就是对省委党校那边熟悉一点。

“省政府大院,民族文化宫斜对面那个门,九号院,”做秘书的态度倒是还不错——大概是得了欧省长的示意,居然细细跟他解释一番。

陈太忠拿出地图翻看一下,他不找省政府大院,这东西地图上应该不会标,不过找民族文化宫还是很容易的,不多时他确定了位置,然后看一下时间,才下午五点。

那接下来他就逛街去了,春节快到了,他总得给家里人买点恒北的特产。

其实要说物资,陈某人真的不缺,别说逢年过节别人送的礼了,只说东临水的黄棒子、永泰的云丝菌,这些实打实的特产,外省的省部级都未必吃得上的,他的须弥戒里都海了去啦——不是复制的,原生的。

这还是比较罕见的,所以他在须弥戒里放着,其他很多别人看起来的好东西,他是随随便便送人,比如说凤凰宾馆每年送的风干山鸡和农家猪肉,老百姓看着是纯天然无污染,陈某人自己根本吃不完——而且张智慧还给他爹妈也送一份,他连往家里捎都省了。

但虽然是这么个现状,他该买的东西还得买,关键是要有这个心——来恒北一趟,不带点特产回去,那叫不孝顺。

至于说在北崇也有人送特产,那是别人送的,孝顺就是亲力亲为自己买的,陈太忠转悠好一阵,买了点恒北特产的石银鱼,又买点朝田特级野生蜂王浆,还有什么精选响铃菇,广北宫廷秘制肥肠——虽然他非常地怀疑,皇帝会不会吃猪大肠。

然后他又给老爸买两条皮带,给老妈买两条丝巾——这些玩意儿他须弥戒里多得是,说白了,他就图个能对上货物的发票,证明是儿子亲手买的。

这个时候,就接近七点了,再随便找个地方吃喝一点,看一看新闻播报和天气预报,就七点四十了。

不过他选的吃饭的地方,离民族文化宫是很近的,而且入口他也看过了,直接步行了过来,也就是七八分钟。

门口照例是有卫兵站岗的,不过这里管得不是很严,他拿出自己的工作证亮一下,卫兵就放他进去了。

九号院也不难找,陈区长按响门铃的时候,才七点五十——来领导家嘛,就应该是这个态度,赶早不赶晚。

对讲门铃里是个女声,听到他报名字之后,走出来打开了门,进了门是一个小院,然后又是一幢二层小楼。

陈太忠看到这里,心里就特别奇怪,他所接触的省部级和厅局级,基本上统统都是二层小院,只有黄老住的地方例外——那就是一层的平房,不过活到人家那个级别,多占点土地也就那么回事了。

这二层的小院,就是领导的标配?他心里一边纳闷着,一边就走进房去,结果一进门就吓一大跳,宽敞的大厅里,坐了起码二十个人。

这些人有的在厅里来回走动,有的坐在一起窃窃私语,还有的看着电视节目,粗粗看去,足有七八拨人的样子。

这还是理直气壮进了欧省长家的,不知道外面还有多少人惦记着想进,却是要避讳的,陈太忠见状,心里真的是感慨,老欧这炙手可热——比蒙艺还牛呢。

当然,这只是个牢骚,欧阳贵跟蒙艺没得比,只不过蒙书记家里门禁森严,一般人进不去,而看欧省长这架势,似乎不太在意外人来访。

陈太忠坐下不久,那疑似保姆的女孩儿端来一杯热茶,然后就不再招呼了,陈区长敏锐地发现,有人走到饮水机旁自己加水——看来欧省长家的规矩还真不多。

但是规矩再不多,也没人凑过来跟他说话,陈区长呆呆地坐了好一阵,想看看电视,又发现演的是情景喜剧,也没了看的兴趣,看到大家都在抽烟,屋子里乌烟瘴气,索性也摸出一根烟来,静静地点燃。

约莫过了半个小时,他点了两根烟,都没人过来跟他过来说一句话,所幸的是,八点半的时候,门声一响,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——这是欧省长回来了。

欧阳贵看起来是喝了点酒,他冲在场的二十多个人点点头,也不说什么,就径自顺着回廊走了,不多时,有个中年人走了出来,走到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跟前,“崔主任,欧省长请您进去。”

崔主任进去之后,约莫呆了五六分钟就出来了,脸上也看不出喜怒来,下一刻又是一个唤作“小张”的进去了。

四五拨人过去之后,眼瞅着就九点了,陈太忠被冷落得有点受不了,才考虑要不要换个时间再来,结果那中年人出来了,四下看一看,“请问哪位是陈太忠?”

“是我,”陈太忠举手示意,“叫我小陈好了。”

“陈区长,真不好意思,让你久等了,刚才都是工作上的关系,”中年人微笑着发话,“现在都是自己人了……欧省长请你进去。”

自己人……这个话我倒是爱听,陈太忠心里舒坦了一点,但是看一看还坐着的三四拨人,禁不住又暗暗嘀咕:相对外人我是自己人,但是相对你们的自己人,我其实……还是外人。

欧阳贵的在书房里,也是躺在一张躺椅上,见到他进来了,微微地点一下头,“阳州那个地方,是能出成绩的……既然选举还算顺利,好好干。”

陈太忠本来想表示一下谢意的,但是见这副模样,他心里就略有不服,于是苦笑一声,“差点就被选下去了,那地方太可怕了。”

“不经历风雨,怎么见彩虹?”欧阳贵淡淡地说一句,事实上,以他的身份,这么跟一个县区一把手说话,已经是很给面子了,“你现在在北崇搞得有声有色,我很欣慰,希望你能继续发扬下去,不要辜负大家的信任。”

“我会努力的,”陈太忠先是郑重地点点头,紧接着转念一想,这岂不是跟副省长要钱的好机会?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不过北崇的经济实在有点落后,将来还要请您大力支持。”

“你的能力,我是信得过的,”欧省长微微一笑,“该支持的时候,我会考虑的。”

“那我先谢谢您了,”陈太忠心里略略有点遗憾,老欧你答应了,这是好事儿,不过还是有点勉强,“我那一点能力,远远比不上领导支持的重要。”

“没能力……你能拿下退耕还林?”欧阳贵白他一眼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