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76章 人亡政息(下)

普桑在木头跟前停下,卢旺下车去搬木头,陈太忠却也下车了,他背着手绕过石头,向两拨人中间走去。

这时候,有人认出了新来的区长,大家纷纷交头接耳,“区长来了”,“陈区长来了”,“哎呀,这可算有人管了。”

背着手那家伙听到这样的议论,放平目光看着来人,却是一言不发。

紧接着,王如意也走了过来,不过他身边还簇拥了四五个人,王书记走到人群面前,眉头一皱,“你们这是要干什么?”

“干什么你不清楚?”一个中年女人率先叫了起来,“我们开采石场,该交的费用都交了,你还搞什么狗屁正规采购协议……我卖给谁关你屁事?”

这一嚷嚷,她这边的人登时就群情激奋了,结果对峙的另一边不干了,“你们咋跟王书记说话呢?日子不想过了吧你?”

“都给我闭嘴,”陈太忠见人群躁动,于是厉喝一声,有若半空中打了一个惊雷一般响亮,大家闻言登时齐齐住嘴——这区长的嗓门也太大了一点吧?

“你们一边选出一个人来,我给你们交待,其他人不要多嘴,”陈区长吩咐一声,又转头看王如意,“卖石头需要正规采购协议……这是乡里的决定?”

“这是个临时性的措施,所以没有上报,”王如意脸上露出一丝惭愧之色,不过很显然,这个神态是装出来的,下一刻他就解释,“当时的石料价格特别混乱,乡里也是想整顿一下,才做出这个决定。”

“是啊,”卢旺走了过来,他一脸肃穆地点点头,“自从所有的石料都被石料场包销之后,价格就统一了。”

尼玛你少说一句怪话能死吗?王如意怒视着他,自打在卢乡长的定点饭店歪过嘴之后,他知道这话一定会传到卢旺耳朵里,却没想到卢旺的反击会来得如此快,而且是重重的一击。

“石料场包销……这是公家收购点吗?”陈太忠看一眼石料场选出的代表,那是一个三十多岁五大三粗的汉子,眼神中却有同他外貌不相匹配的狡黠。

“不是,我是附近几个村子的村民代表,他们管采,我们管卖,”这位回答得很干脆。

“你胡扯,”采石场这一方的代表厉喝一声,这是一个黑瘦的中年汉子。

“我让你说话了吗?闭嘴,”陈太忠呵斥他一声,又看一眼五大三粗汉子,“但是人家采了,也可以自己卖吧?”

“怕影响市场嘛,就是王书记说的那样,”这位的脑瓜还真的够用,“再说了,我们没去采石头,不跟他们抢饭碗。”

“你去采一采试一试?”黑瘦汉子又发话了。

“你们这边,换个人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一摆手,看也不看他一眼。

其实黑瘦汉子的话,有一个很朴素的道理,不管混混也好,炮头也罢,没谁会惦记着上山采石头,采石场这些东西,都是各村划好片的,是你的片区的就是你的,谁要有别的想法,那麻烦不是一般的大,要知道:强龙不压地头蛇。

就像凤凰东李西李的煤炭招标一样,你外面人再眼红也是扯淡,这煤矿就是我们村里的,划片就划到我们这儿了,你敢不讲理,就是跟我们全村为敌。

陈太忠也不理那个五大三粗了,扭头看一眼王如意,“这个临时性措施,现在还在继续执行吗?”

“没有,”王如意斩钉截铁地摇头,“只是当时临时执行了几个月。”

“王书记,你……”那五大三粗的汉子听到这话,登时就愣在了那里。

“我什么我?”王书记脸一沉,心说你小子还看不清形势?“没有通知过你们吗?”

早在路上,王如意就拿定了主意,要放弃这个石料场,被陈太忠关注到的事情,该丢就要丢,只不过,想到自己自此就要少一份孝敬,心里就越发地恨上了卢旺。

那五大三粗的汉子听到这话,登时就愣在了那里,他是有点小聪明,也听得懂对方的话,但是他实在没办法马上回答……真的是舍不得。

“那这拉石头的车,压了我们的路,这怎么算?”他终于又找到一个理由,“很多车只路过,不往石料场里卸货,不交管理费的。”

“陈区长,我要发言,”采石场这边换人了,换上来一个二十啷当岁的白脸后生,他举起手来,表示他有话说。

“你说,”陈太忠扬一扬下巴。

“那路是区里修的,维护也是区里维护,乡里出面维护,也是跟区里要拨款,”后生理直气壮地发话,“凭啥是他收费,他们给区里交钱吗?”

“但是你们路过村子,还存在安全隐患吧?”那位的嘴还真快。

“闭嘴,让你说话了?”陈太忠脸一沉,狠狠地瞪这厮一眼,然后一扬头,对着现场众人发话,“大家都听到了,愿意买的买,愿意卖的卖,该交的占地费交,乡里乡亲的,不许强买强卖,这就是我的态度……谁不听话我揍谁!”

“但是这市场……又要乱了,”五大三粗的汉子接一句话,下一刻赶紧捂嘴。

“陈区长,这个协调市场的事儿,可以交给我吗?”那位一开始牛气哄哄的家伙,终于走到陈区长面前,赔着笑脸发话。

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陈太忠一背双手,上下打量着这厮。

“我叫狄健,大家都叫我狄老二,以前在区里开游戏厅,后来响应国家号召,关了,”这位脸上的笑容,多少带着点轻狂,“现在也没事干,就想帮乡亲们协调一下此事。”

这就是来说合的炮头吧?真是有股子不羁,陈太忠早就猜到是这个结果了,现在一听,就更确定了,开游戏厅赚的就是赌博机的钱,能做了这买卖的绝对不简单。

有的时候混混来管理,还真的比公家人管理要强,陈区长也认可这一点,其实对这样的民间矛盾,他更推崇乡老治政一些——国家干部能上不能下,所以就敢肆无忌惮地搞风搞雨盘剥百姓,但是靠名声吃饭的主儿,一旦名声在乡亲中臭了,那就没饭吃了。

不过想到徐瑞麟抱怨的“警察还不如混混顶用”,他决定对此事不予表态。

“谁想协调都可以,不一定是要你,”陈区长不再看此人,而是扫视一下众人,“我就强调一点,大家做事要讲良心……谁要想不讲理,小心我跟他不讲理。”

然后他扭头看一眼卢旺,“卢乡长,这个事儿你帮着盯一下,再有什么意见反馈到我这儿来,我直接问你。”

说完这话之后,他转身施施然而去,王如意冷冷一哼,也转身走了——陈区长一句话,石料场这一块就丢给姓卢的了,他心里好受得了才怪。

卢旺也面无表情地转身,他才要紧走两步追上陈区长,却发现区长已经上了普桑,还是司机座,待那女娃娃坐上副驾驶之后,桑塔纳车掉头扬长而去。

于是卢乡长又扭过头来,看一看两方,“区长的表态,你们都听到了,谁要是再惹是生非,就是不给我面子,也是不给区里面子,到那个时候,别怪我卢某人不讲情面。”

说完话他也走了,直到进了乡政府,才有一个电话打进来,卢乡长一看电话号码,先把门关住,然后才接起了电话,那边的声音,听起来有点吊儿郎当,“我说老卢,看陈太忠这意思……我这算是白忙一场吧?”

“老二,他也没说不让你管不是?”卢旺干笑一声,压低声音回答,“就跟以前李大舌头一样,你做得公道一点就行嘛。”

“这钱可是赚得辛苦,”狄健在那边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才要睡午觉,你把我弄起来,回头还得跟门头子沟的村长谈一谈……今天兄弟没给你丢人吧?”

“这是我给你找个赚钱的差事,你要是不满意那算了,”卢旺的声音有点不高兴了,“我又没打算跟你要钱。”

“卢乡长你这话说得,我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吗?”狄老二听得干笑一声……

陈太忠并不知道,这件事是卢旺在背后捣鬼,事实上,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,哪怕知道是被卢乡长当枪使了,他依旧不会在意——因为问题是客观存在的,矛盾也到了激化的边缘,他出面解决了这个问题,就这么简单。

等他回到区政府,就是五点半了,然后徐瑞麟前来汇报,去市里办事的经过,另外就是水产和林业方面的专家已经走遍了北崇,给出了相关的建议,水产的苗种已经指定好了,回头过来安排人养殖,林业方面也框出了一些框框。

总之,除了种植口的,其他专家明天就要走了,徐区长希望陈区长能参与一下今晚的送行酒,年轻的区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然而,就在六点半送行酒会开始的时候,陈区长到了包间先行表态,“明天我能开车送人,正好去省里办事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