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73章 又闻对峙(上)

陈太忠还没来得及说话,那边已经发现了他,乡党委书记王如意带头走了过来,他笑眯眯地发话,“区长您来,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?”

“随便走一走,没必要兴师动众的吧?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直接无视了身边这位,又伸出手跟对方握一握,他闻到了王书记嘴里散出的酒气,“打扰你吃午饭了吧?”

“不打扰不打扰,”王如意干笑一声,侧头看一眼王媛媛,才说我要不要跟她打个招呼,猛地发现这一桌气氛有点不对,一扭头看到了拎着酒瓶的年轻人,于是眉头一皱厉声发问,“你干什么的,手里拎个酒瓶子?”

“我过来敬杯酒,”小伙子的脸有点发白,王书记他认识,耳听得面前这位又是个区长,心里真是有点发憷,可是西庄乡不出孬种,“欢迎他们来到西庄乡,结果他骂人。”

“书记,”一边有人凑到王书记耳边,轻声嘀咕两句,王书记听完之后点点头,“张赶牛家老幺啊……还不跟陈区长道歉?”

“我为啥要道歉?”得,小伙子眼睛一瞪,直接连王书记都顶上了。

“你认识陈区长,就过来敬酒?”王如意眼睛一瞪,他太清楚这帮小家伙为啥寻衅了,无非见到一个漂亮女孩儿,就想借机撩拨一下。

西庄这儿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太多,天不怕地不怕,撩拨女孩儿不算多大的事儿,而且更多时候,他们不直接撩拨,而是让美女的男友出丑,如此一来就表示出了另一层意思——我们西庄的才是爷们儿,美女你这啥眼光啊?

通常时候,美女要是不作声,事情就过去了;美女如果破口大骂,大家难免就要挤上去,上下其手一番——西庄的男人,不打女人。

其实,年轻人们期待的是第三种结果,就是美女觉得你才是爷们儿,站起身就跟你走了,接下来就是想干啥就干啥了——这听起来像是小男子汉们在做白日梦,但是真的存在这样的可能,可能性还不低。

阳州确实是个彪悍的地方,男人们需要尽情展现自己的彪悍,而对于女人来说,男友不够彪悍,绝对可以成为正当的分手理由。

“不认识,他可以不喝嘛,凭啥骂人?”年轻人兀自不服气,他有自己的逻辑——我这酒还没敬成呢,你总不能猜我有多坏的心思,当官的就可以不讲证据了吗?

王书记听到这话,看一眼陈区长才哼一声,“区长就算骂你,也是关心你。”

“老王等一等……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,”陈太忠插嘴了,“我根本就没有骂人,是这小伙子先说我不像男人,不顾我开着车,硬拉着我喝白酒,我还真没骂人。”

“没骂人?你说你是我爹,这还不算骂人?”小伙子不干了。

“你再这么借酒撒疯,你爹我收拾你,”陈太忠脸一沉,“还真是给脸不要了?”

“陈区长是咱北崇的一区之长,是北崇的父母官,父母官是啥?可不就是你爹!”王如意却是听说过这个说辞,忙不迭地出口指点,“你小子小心祸从口出啊。”

“我没这么个野爹,”小伙子硬是要得,一点都不带含糊,他不混体制,就算知道区长不好惹,也没太多的畏惧之心。

“是你先骚扰的我,你倒还有道理了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心里一时大怒,你不认我这个父母官也就算了,什么叫野爹?

他又看一眼王如意,“这是张赶牛家老幺是吧?我怀疑他跟区政府枪击案有关,通知派出所,把他一家全抓起来,还有那一桌……也都抓起来。”

我操,不带这么草菅人命的吧?王如意听得汗就下来了,他早听说区长做事不靠谱了,却是没想到能这么不靠谱,“区长,小孩子不懂事儿……您别一般计较。”

“我一定要计较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那小伙子年纪不大,也到了能为自己行为负责的年纪,“老王你就说,能不能完成组织上交给你的任务吧,不行的话你直说。”

“陈区长,我们就是开个玩笑,您别当真,”那一桌的小伙子里,终于站出一个来,也还算识趣,他陪着笑脸发话,“老七他不能喝酒……冒犯您了。”

“嗯嗯,我理解,”陈太忠点点头,居然就坐下了,拿起筷子吃菜,看都不看这位一眼,“我这个野爹把你们放进号子里,也就是接受一下再教育,有利于你们的成长……你们这些儿子不认我这个爹,我这个爹还得认你们这些儿子。”

“我有爹了,”张赶牛的儿子硬是要得,居然这时候还敢硬挺着。

“那让张赶牛认我当爹吧,”陈太忠头也不抬,喝小酒吃小菜,他不是揪住这点小事不放,实在是阳州地方上,这种痞气实在太多了,这个风气不打压不行——大中午的,这朗朗乾坤,去饭店吃点东西,只因为女伴漂亮一点,别人就过来敬酒,不喝白酒还不是男人。

尼玛,劳资是不是男人,你有资格做出评价吗?

吃喝两口之后,他侧头看一眼愣在那里的王如意,“王书记你行不行?要是不方便,我让分局的来,”一边说,他就一边抬手去摸电话。

“您稍等,”王如意哪里敢让他打这个电话?说不得一伸手按住那手机,扭头怒吼一声,“听见没有,报警啊……那是一帮枪击案嫌疑犯。”

王书记因为选举跳票的事情,是吃了隋彪排头的,现在正被动着呢,出点小事隋书记都能拿下他,如果陈区长再开口歪嘴,那真的是大势已去。

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他今天一听说陈区长的座驾出现在乡里,二话不说就跑了过来,他实在经不起折腾了。

“叔,我们错了,您饶我们一遭吧,”那会说话的年轻人走到陈太忠面前,不住地点头鞠躬,“喝了点酒,年轻不懂事。”

“到十八了没有?”陈太忠冷冷地发问,年轻人的态度很端正,但是……这不够。

“到了……该承受责任了,但还是太年轻,”年轻人的回答点滴不露,而且态度端正。

这是一个干部苗子,但是匠气太重,斧凿的味道太浓,陈太忠品味得出来,他不喜欢这种少年老成,“想获得我原谅,那我问一句……为什么素不相识就逼我喝白酒?”

“那个……”年轻人瞟一眼王媛媛,算是间接回答,“我们错了,请您原谅。”

“我不原谅,你们可以犯错误,我就可以不原谅,这世界,谁都不欠谁的,”陈太忠抬手夹两筷子菜,扭头吩咐一句,“服务员,上主食。”

就这么说话间,西庄派出所的人赶到了,将小伙子一群人拽了出去,陈区长吩咐一声,“这些人得交到分局,跑一个的话……后果你们自己掂量。”

“叔,就是个玩笑嘛,”那挺能说的小伙子发话了,“我们真不是有意的。”

我跟你妈开个这样的玩笑,你乐意吗?陈太忠根本不带理他,坐视这帮人被警察拽走,他侧头看一眼王如意,“没吃好的话一起吃点,饭钱算我的。”

“区长,这地方太乱了,”王如意诚心实意地发话,“咱换个地方吃饭吧?”

王书记不是一个人来的,身后还跟着四五个呢,陈太忠有印象的,是跳票的那厮顾俊生,远远地站在门口东看西看,不上来凑热闹。

“我想在那儿吃,”陈区长一指屏风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听说是给乡领导留着的,就在外面吃了……同志们的工作做得不错,在乡里威信挺高。”

“这是卢旺吃饭的地方,”王如意马上撇清,他知道这不是夸奖,纯粹是打脸呢,他高声发话,“老板,把屏风后面的桌子收拾一下,我们过去吃饭。”

卢旺就是西庄乡的乡长,陈太忠对此人的了解并不多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这人不是赵海峰阵营的,在西庄乡存在感也不强。

“没必要吧?”陈太忠嘴上谦逊着,却是跟着来到了屏风后,他点的饭菜也挪了过来,甚至包括那瓶喝了一半的啤酒。

来到屏风后,就有几个自认为身份尚可的人也跟着坐下了,但是陈区长不记小人物,听着大家的介绍,虽然在点头,嘴里却是在慢慢地扒饭,目光所及,也是那些菜肴,“嗯,王书记的点子不错,明年确实是要大大地动一下。”

合着今天王书记就在乡里开会,商讨明年的情况——新来的区长不是软柿子,大家该弄一个漂亮的规划出来,开会完之后大家会餐,所以才能在听到消息之后,人马齐整地杀过来。

“需要我们配合着做些什么呢?”王如意发问了,“区长您此来,是要了解点什么?”

“了解一下……西庄的山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沉吟一下又发话,“听说这里采石场搞得不错?”

其实他要了解的东西不止是这些,他要了解西庄跳票的时候,有什么不稳定因素——跳票的事件结束了,但是追根问底的行动,还真的没完,这是为了保证统治基石的牢固。

陈区长还要了解一下,西庄这里现在的政治生态如何——这是赵海峰的老本营,包括王如意在内,都跟赵区长保持着、甚至有过相当的接触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