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70章 还就要投资(下)

“那市政府先跟北崇定个退耕还林的计划吧,”陈太忠听到李强说没问题,禁不住微微一笑,“有文字性的东西,我心里就踏实了。”

你能再欺负人一点吗?李强听得心里一揪,国家林业局的退耕还林还没批下来,你就先让市里对你北崇退耕还林?

李市长能理解陈太忠的担忧,怕从国家林业局要下项目来之后,市里一旦不认这个十万亩的账,那就有点抓瞎了,而且必须指出的是,有传言说,这次换届,李市长很可能要动。

但是你对我这个市长,信心也太不足了吧?李强真的有点想暴走了,只是眼角扫过身边的邵国立,这一丝冲动就被他硬生生地压了下去,他可不想用脸喝酒。

所以李市长无奈地苦笑一声,“小陈,如果市政府先跟北崇签了,国家林业局那边跑不下来……市里就要被动了。”

这是大实话,退耕还林是纯粹的拨款,如果能从国家林业局那边要到钱,那什么问题都不会有,然而李强问的是——市里跟你有了协议,但是上面的钱跑不下来怎么办?

这种略带示弱的发问,连邵国立没办法指责,是啊,万一部委下不来钱,阳州还要给北崇钱,这就太那啥了。

“能跑下来,”陈太忠笑一笑,也不解释那么多,上次的事儿都说成那样了,要是国家林业局敢出尔反尔,那某些人就要遭遇很大麻烦了。

“确实能跑下来,”难得地,白凤鸣插一句嘴,他可是亲眼看到了郎主任,亲耳听到了人家自承“X办”。

我想要的,不是这个答案啊,李强看一眼江锋——你告诉他吧。

“先签也可以,但若是活动不下来这个项目,市里就不认可给北崇的退耕还林补助了,你要交回文件,”江市长只能出头,为市长冲锋陷阵了,“既然陈区长你是做事的,那咱们就把话都说到明处。”

“这个没问题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里却是暗暗地奇怪,市里也不用这么忌惮我吧,我像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吗?

事实上,他要先争取计划,只不过是怕项目活动下来之后,市里又跟北崇扯皮,那就没意思了——他要想反制也容易,跟国家林业局活动一下,不拨款不就行了?

要钱难要,请求别给钱——那还不是简单的?

可真要发展到那一步,就又是白忙一场了,而且因为市里扯皮,反制到北崇的补贴也没了,这么搞的话,不但其他县区要骂娘,北崇人也要歪嘴。

所以还是先小人后君子,也会少了很多可能的扯皮,陈区长淡淡地表示,“我做事,一向是无功不受禄,但是,我就没有想过……这个项目拿不下来该怎么办,必须成功。”

“好,小陈你这个工作态度,我很欣赏,”李强轻拍一下桌子,顺手端起了酒杯,“预祝这个必须成功的项目,一定成功。”

大家齐齐举杯,在转盘上顿一下,一饮而尽,然后就说起了其他的事情,其间李市长还问一问邵总,这卷烟厂的项目,是怎么没谈拢。

有些因果,李强是清楚的,但是有些东西他并不清楚,当他听说,庄逸民表示可以考虑给邵总部分股份的时候,禁不住冷哼一声,“这是糊弄谁呢?烟草企业国家垄断的,怎么可能给你私人股份?”

“所以说,这些人说话不靠谱,那姓归的市长,居然要我别冲动,”邵国立听到这么说,不屑地哼一声,“亏得这是在阳州,他要是去北京,你看我怎么玩儿他。”

“人家好歹也是个副市长,你泼他酒的时候,多少背着点人嘛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。

“他不对,你也有点冲动,”李强笑眯眯地说一句,待见到对方的嘴角微微上翘,他赶紧解释一句,“阳州这儿民风彪悍,有的人很不讲理,万一吃个什么眼前亏的,多划不来?”

“呵呵,”邵国立真的是不想听这些乡下小地方人的斥责,但听到是这个理由,禁不住笑了起来,“再民风彪悍,有我太忠兄弟在,撑个三五秒钟就行……到时候,就不知道谁吃眼前亏了,是吧,太忠?”

撑个三五秒钟,说的是他的帮闲,邵公子当然也没以为身边这两个人,能包打整个阳州,关键是他在陈太忠旁边,还会害怕什么意外?

“都是北崇的老百姓,我可是父母官,不跟你胡闹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。

“呵呵,”李强听得笑一笑,笑容里颇有点异样,很显然,他也是想到了某个传言——有那么一个小区长,要当全区老百姓的老爹。

不过这大抵是一点小插曲,李市长更在意的是,“那邵总你还投资卷烟厂吗?”

“投资啊,为什么不投资?”邵国立嘴角泛起一丝微笑,“我这么甩手走了的话,知道的说我不喜欢麻烦,不知道的……还当我怕了呢。”

“那还是要小心点,明枪易躲暗箭难防,”李强不动声色地告诫对方,其实也不无挑拨之意,“有些人恼羞成怒,难免一时糊涂。”

“有我关照呢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话,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就怎么了?扯淡,在我的一亩三分地儿上,别说归重生了,王宁沪的面子,我说不卖也就不卖了。

北崇的老百姓很彪悍,我这父母官也不能比子女差了。

“大不了就是打了水漂,几千万我扔得起,”邵国立不屑地哼一声,要说昨天他还是可投资可不投资的话,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他还真要投资了——咱丢不起这人。

事实上,京城这帮公子哥虽然要面子,在地方上铩羽而归也是常事,如果传不到京城,也是无所谓的事儿,几千万说多不多,真要挥霍了,他还确实有点疼,然而——这是陈太忠的地盘,一个区长顶个副市长,不算太难吧?

正是因为如此,邵国立才一杯酒泼到了归重生脸上,索性就把矛盾公开化了,如此一来,归市长将来想要为难卷烟厂,首先要考虑他邵公子脾气不好,其次也要考虑物议。

所以说谁要认为京城的公子哥都是不学无术的,那才是大错特错,邵总是很暴戾跋扈,但是他也有自己的算计。

起码他就没找庄逸民的麻烦,只是威胁了两句——放着市局局长的麻烦不找,去难为分管副市长,为什么?因为那个烟草公司是对口主管部门,想找麻烦太顺手,县官不如现管。

“哦,”李市长点点头,他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,心说来自京城的主儿,也该有这个魄力,不过这个家伙一旦跟陈太忠联手,卷烟厂的项目,市里还真的最好不要过问了,要不然这两者的影响叠加起来,破坏力真的太大。

这顿饭也没吃多久,就是半个小时,两个市长赶过来,主要是说事的,虽然很给面子地喝了一点酒,却也没有酗酒。

临到结束的时候,江市长才又提起了正题,他看一眼徐瑞麟,“徐区长,把北崇要报的退耕还林地区,你整理一下,明天送到市政府吧,两天之内给你下文件。”

“知道了,”徐区长点点头,也不多说什么,在这半个多小时里,他基本不说话——没办法,谁都知道他对李市长有怨气。

“太忠,准备好你的报告,”江市长转头看陈区长一眼,语气也很和蔼,没办法,在绝对的权力面前,他就算看不惯陈太忠,也必须屈服,更别说这货身边还有一个跋扈的公子哥儿。

而且凭良心说,两人的争执没有对错,一个是想往小家里多划拉点,一个是想要往大家里多划拉点,着眼点不同而已。

“市里直接出吧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发话,这话一出口,那两位市长又是微微一怔,正琢磨又有什么变动呢,只听得年轻的区长解释一下,“关键是不能申报,只是表明咱们有哪些地方合适搞退耕还林,搞这个的话,该优先考虑哪些地方,就是请局里指导政策。”

“就这么简单?”李强愕然发问,他已经想到了,自己和江锋联袂前来,给了陈区长面子,所以人家就说出了窍门——说一句颠倒级别的话,就是他俩态度端正。

但是……就这么简单吗?

“就这么简单,他们要是问起来,就说是我跟市里汇报的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“林业系统第一个树葬陵园,是我搞出来的。”

“哦,原来这样,第一个树葬陵园,”江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竖起一个大拇指,“陈区长,你真的厉害。”

这个称赞并不是发自内心的,但是江市长终于搞明白了一点,为什么国家林业局要买一个小区长的账了,而且光市里出面,没有这厮的配合,真的没用。

“你要建的电厂,打算以哪家单位为主体?”冷不丁地,李强冒出来这么一句。

陈太忠侧头看他,愣了好一阵之后,才微微一笑,“区政府的三产,那是区政府家属院自备电厂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