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69章 还就要投资(上)

这一刻,归晨生恨不得地上地上出现一条缝,好让他钻进去,因为门口出现的,正是大市长李强和副市长江锋。

老子跟你拼了,羞愧难当之下,归市长的脑中,居然冒出了这样的念头,不过这个念头才刚刚升起,他就见到两个人站到了邵总前面,精壮彪悍,动作异常矫捷。

“这是……怎么回事?”李市长皱着眉头发话了,不过细细观察的话,会发现李市长的眼角,有一丝隐藏得极深的笑意,“隋彪你说。”

李强和归晨生非常不对付,这是市政府人尽皆知的,若不是归市长及时倒向了王宁沪,没准就被收拾了。

所以见到如此精彩解气的一幕,李市长好悬没把肚子笑破,可是他还偏偏要绷个严肃的面孔,憋得……真的好难受。

隋彪还没来得及解说,邵国立已经转身向门外走去,他并不知道这位是阳州的大市长,不过在阳州,他还不至于怵什么人,于是他眉头一皱,“两位,麻烦让一下。”

一听他嘴里的京腔,李强和江锋就猜到此人是谁了——京城来的投资商,想在北崇搞卷烟厂,这个消息在市政府不是秘密。

那就让一下吧,这两人心里想得一模一样,于是身子一侧,任由邵国立四人走了出去,邵总走出去之后,还拽住服务员问,“陈区长去了哪个包间……”

面对李市长的问题,隋书记无奈地看归晨生一眼,心里也在为其悲哀,陈太忠的墙角,是那么好撬的吗?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。

感慨归感慨,他还得回答市长的问题,“嗯,这是来区里考察的投资商,刚才沟通得不是很通畅,造成了一点误会……”

隋书记这话说得含含糊糊的,没有任何的偏向性,不过这也没办法,虽然他和归晨生都是王书记阵营的人,但这并不是说,两人关系就有多好——他能领着归市长来见陈区长,就算是尽心了。

正经是隋书记早就打定主意,尽量不跟陈太忠对着干了,坐享其成不比啥好?

哪怕不说这个,只说京城来的投资商,敢一杯酒泼到副市长脸上,嘴里叫嚣什么“小破副市长”,有这样底气的主儿,绝对不是他这个更小更破的区党委书记,能招惹、敢招惹的——归市长下颌兀自下滴的水珠,无声地提醒着他。

“投资商就是上帝,你们到现在,连这个都搞不懂?”李强冷冷地哼一声,“不管黑猫白猫,能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……先检讨一下自己的责任吧,丢人败兴的。”

说完这话,李市长拂袖离开,虽然他很想多看几眼某人的丑态,但是真要接着看下去,就有点不成体统了。

李市长和江市长离开了,归市长却是气得浑身发抖,往常笑嘻嘻的脸上,一片铁青之色,好半天才冷哼一声,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“庄总,你是跟归市长走,还是跟我到区党委接待宾馆去?”隋彪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我是要走了。”

“这个……我跟你走吧,”庄逸民完全搞不清楚,事情怎么在转瞬间就急转直下,归市长可以回市区,但是他却必须给省公司一个交待……

“我一杯酒就泼到丫挺的脸上了,”隔壁包间里,邵国立轻描淡写地讲述着,他心里觉得很痛快,但是这个痛快真要表示出来,就有点跌份儿了,欺负一个副市长,真的不算好汉,“我看你对那个书记还算客气,就没带理他。”

“这可是大快人心,邵总不愧是敢作敢当,”白凤鸣鼓掌叫好,搁给别人这么做,是正常的巴结,但是白区长这种心机深沉之辈,这动作就很夸张了。

下一刻,他的眉头微微一皱,“不过邵总,那货可阴着呢,要整还是直接整趴下,要不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冒个坏水。”

他这几句话说得也煞是费劲,这些京城的衙内真的不好应付,遇上那些无脑的倒还好说,但是无脑的衙内,貌似也不多——就算他们无脑,身边也少不了篾片帮闲出主意。

所以他不能随便撺掇,那有借刀杀人的嫌疑,也不能随便褒贬什么,否则就涉嫌激将,又有小看对方智商或者情商的嫌疑……反正上面人的忌讳,实在是太多了。

那他就直接明确地表示,你直接把姓归的干躺下吧,这样做,对你对我们北崇,都是最负责的态度。

“他能起多大作用?”邵国立不屑地一哼,才待继续发话,却是听得门一响,刚才隔壁那两位走了进来。

“这有完没完了?”邵总是真的火了,手一伸又摸起一杯酒,皱着眉头发话了,“你们进来之前,不知道敲个门?”

“邵总你听我说一句,”李强一见这架势,忙不迭地发话了,他已经通过一些渠道知道,来投资的人姓邵——事实上邵总的根基都被他挖出不少,官场里讲究个知己知彼。

而且,这一杯酒要是再泼过来,他这个大市长可就要闹出天大的笑话了,“我们找陈区长,是工作上的事儿,跟你无关……投资商做出的任何选择,我们都只会支持。”

“国立,这是我们市政府老大,”陈太忠及时地出声相劝,“悠着点儿,李市长都支持你的任何选择了……咱们该珍惜。”

“大市长啊……”邵国立侧头看一眼陈太忠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行,太忠你这么说了,我就珍惜……李市长请上座。”

“有个位子就行了,我没那么多毛病,”李市长笑着摇摇头,随手一拽椅子,就坐到了靠门口的位子上,要不说这官越大,就越没有架子,这话真不是白说的。

“太忠请你上座,你就上座,父母官嘛,我一个外地人也该尊重,”邵国立随便一摆手,他那俩跟班就齐齐站起身,让出了座位,方便大家调整。

李强和江锋对此的感觉不深,但是白区长和徐区长看在眼里,心中又是齐齐地一揪,刚才隋彪和归晨生说得天花乱坠,这几位连身子都不带起的,现在区长略略暗示一下,邵总手一摆,那两位居然……就把座位让出来了?

果然啊,有些章法,不是普通老百姓玩得起的。

事实证明,李强的章法,真的比归晨生强很多,这倒不是说他比归晨生智商高,关键是市长和副市长之间,眼界的差别,就是巨大的。

所以李市长不帮忙着就坐,而是笑眯眯地发话,“太忠,你跟市里提的建议,我和江市长讨论过了,你要的十万亩是合理的。”

“李市长,您上座啊,”陈太忠一听,自己开出的十万亩退耕还林的要求被认可了,登时就变得热情了起来,他还招呼江锋,“江市长,您也上座……国立,这是我们大市长李强,副市长江锋,对我的工作一直都很支持的。”

“我发现你就钻进钱眼儿了,”邵国立见他前后这么大的变化,禁不住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太忠,你比以前,真的是……成熟不少。”

尼玛,陈太忠这也算成熟,那大家都不要活了!李市长和江市长心里齐齐暗骂。

说话间,上首的位置就变了,李市长坐正首位,江市长和邵总分了两侧,陈区长只是坐在邵总这边,位置极大地降低。

不过这只是个形式,也没谁会真的在意,就像刚才,陈区长霸着上首,根本不给归市长机会一样,座位怎么坐,其实并不重要,还是说实力吧。

“太忠,我打算近期去趟北京,”李市长才坐下,就表明了来意,“退耕还林的事儿,顺便就办一办,反正徐区长和白区长也不是外人,我现在答应你了……不管北崇分到多少面积,市里每年给你十万亩的补贴,按国家标准。”

“那得是还林不还草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还草的期限,比还林短得多,而且有些地方,还草的费用比还林少。

“没问题,”李强点点头,这些利害他也都知道,但是不服不行,他也通过关系,辗转地联系上国家林业局,可那边对阳州一点印象都没有,直到搬出来陈太忠三个字,那边才发话,“哦,是他啊……不过这阳州,好像不是天南的吧?”

所以李市长非常确定,这个事情,市里必须要向北崇妥协,尤其是北崇最近来了京城投资商,那大家就更有必要见一见了。

至于说北崇要建的卷烟厂,合乎不合乎程序,李强没兴趣关心,那也不是他要操心的范围,他今天来,目的就是拿下退耕还林。

按说这种事儿,江市长出马就可以了,但是江锋在跟陈太忠的接触中,沟通一直不是很顺畅,为了防止某人炸刺,李市长决定亲自来一趟。

结果这一趟还真没白来,两人眼睁睁地目睹,跟江锋同一级别的归晨生,被京城的投资商泼了一脸的酒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