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68章 邵总暴走(下)

农牧局的张科长,跟白凤鸣有些关系,白区长就拜托他,如果你见了陈区长,赶紧告我一声——顺便了解一下,区长对卷烟厂是什么态度。

“你问了陈区长,那卷烟厂怎么处置没有?”白凤鸣发问了,他直接给区长打电话,但是他不想这么做——先前他已经向区长汇报了,继续打电话,那就显得太没有担当了。

“他说了,当着徐区长和大家的面儿说的,”张科长的声音,听起来挺兴奋,“那种话,敢当着大家说,那真不是一般的牛气……你们陈区长真的厉害。”

“他到底说什么了?”白凤鸣听得心痒痒的,“你说重点啊。”

“他说了,市里喊停的话,他可以跟别的卷烟厂联营……他说跟涂阳卷烟厂的关系很好,”张科长这才想起来,对面等消息呢,“还说实在不行,就让涂阳人来设分厂,红彤彤香烟现在卖得不错。”

“咝,”白凤鸣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心说区长这话怎么能当着大家……慢着,这估计区长还有后手,算了,我就不操心了,“谢谢张科了啊。”

再有人问的话,我就可以直说了……区长未必一定要用阳州卷烟厂的执照,白区长如释重负地叹口气:总算是不用再发愁那些电话了……

陈太忠说这话,倒是没想着又设什么埋伏,而是想堂堂正正地这么做,他和邵国立都咽不下这口气,商量一阵之后,邵总终于想起来,咱们能不能跟涂阳联营呢?

年轻的区长一开始没想到这一点,是因为思路上有个误区,总觉得涂阳虽好,但却是外省的,北崇的钱就该北崇人挣。

但是邵总跟涂阳那边有联系,而且他是全国各地都要赚钱,倒不觉得跨省联合有什么不好,“天南不是你老家吗?涂阳人对你也很尊重的嘛。”

“那好吧,”陈太忠承认,自己被邵国立说服了,“但是,你最好先跟涂阳卷烟厂联系一下,看人家方便不方便。”

邵国立也憋着一肚子气儿呢,极力推动此事,结果涂阳那边很快地做出了答复,邵总你愿意先出钱,又是在陈太忠的辖区搞联营,只要陈区长支持,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所以这就算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了,接下来陈区长去农业局,了解一下大家的学习进度,正好碰上徐瑞麟。

徐区长也被人骚扰得不得了,见了区长之后,就扯着他要到一边说话,结果陈区长感觉老徐做事认真,看得正高兴,猛地被人拽一下,就奇怪地问一句,很重要的事儿吗?

接下来,就是大家都听说了,北崇打算跟天南的涂阳卷烟厂联营了。

这个消息,简直比上午的消息还要惊人,王宁沪甚至都将电话打到了陈太忠的手机上,“小陈,这是咱阳州的资源,能本地消化还是最好的。”

“我也这么想啊,”陈区长表态的时候很强硬,但是他的心里,也是有点闹心,“可这市烟草局的态度,真的太糟糕了,连人都不来,而且我朋友也说了,感觉跟市里合作,未来会有很多麻烦,他不喜欢麻烦。”

接下来,陈太忠就跟徐瑞麟回到了区政府,又特意叫上了白凤鸣,三个人设计一下,这个卷烟厂该建在什么地方——原本陈区长想着,如果能跟王宁沪私下达成共识,估计能得到王书记应承的土地,不成想事情却发展到了这一步。

除了这些,大家还商议一下这个程序该怎么办,最后大致商量好,先由白凤鸣和邵国立去一趟涂阳,把涂阳卷烟厂的卢总请过来,当然邵公子就没必要跟着过来了。

“正好去素波看一看,京华搞得怎么样了,”北崇宾馆的包间里,邵总表示,自己在北崇呆得度日如年,“给我整点土特产,明天就走人……你这儿真是要啥没啥。”

“你去跟马经理说一声,弄点土特产,最好是干货,”陈太忠交待小廖一句,眼下的包间里,除了三个区长、邵公子一行四人,也就只有廖大宝了。

廖主任站起身才一拉开门,正好有人迎面走过来,“就是这儿了。”

紧接着,几个人呼啦啦地走了进来,大家扭头一看,来的是区党委书记隋彪,他旁边还站了三四个人,其中一个是三个区长都认识的——副市长归晨生。

“稀客啊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站起身来,“班长不在培训中心,来宾馆了。”

他对归市长视而不见,但是隋彪不能这么做,他勉力笑一笑,“归市长前来,是传达市里的精神来了,市里希望,咱阳州的投资,还是落在阳州的好。”

“我们已经跟外地的卷烟厂达成了意向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然后又把椅子往旁边挪一挪,“班长有兴趣听一听的话,那请坐主位,咱们慢慢聊。”

“陈区长,市委市政府希望你慎重考虑一下,”归市长笑眯眯地发话,他今天是真不想来,但是王宁沪问他一句,你是让我这堂堂的市党委书记一趟又一趟地下北崇?

“归市长你不是跑油页岩去了吗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发问了,“资料你说拿走就拿走,我对市委市政府……支持得还不够?”

“这是市烟草公司的总经理庄逸民,”归重生很见不惯这个年轻的区长,但是此人最近在北崇折腾得风生水起,连王书记都很关注。

归市长是靠着王书记支持的,那也只能忍着满腔的不满,笑着解释,“庄总专程赶过来,给大家解释一下相关的烟草政策……省烟草公司也很关注咱阳州的发展。”

“你们先吃饭去吧,”陈太忠笑着一摊双手,直接送客了,“这个包间太小,也放不下这么多人,那个那谁,庄总你可以留下。”

“太忠,你这是跟市领导说话呢,”隋彪叹一口气,不过他看一看桌上,站起来的是三个区长,还有四个人坐在那里,根本纹丝不动,想也能想到,这就是来自京城的投资商了,这些人还真是牛气冲天,来到地方上,见到副市长都不肯站起身。

“市领导也要吃饭嘛,”陈太忠脸上的笑容越发地明显了,“这儿就这么多位子。”

“那加两个好了,”隋彪冲陈太忠使个眼色——场面上的事儿,陈区长你也别太过了,“咱先听听庄总什么意思。”

说话间,就有服务员端来了椅子,邵国立一看不乐意了,他站起了身子,“算了,你们吃吧……这么闹哄我吃不下去。”

“这就是北京来的老板吧?”庄逸民笑着迎上去,“您且稍等一下,我把市里的政策和思路,给您解释一下。”

“嘿,”邵国立一见此人居然敢拦住自己,也有点乐了,不过他已经大致明白烟草公司的职能了,也懒得招惹此人,于是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坐,“那你解释吧。”

“您的投资意向,省公司已经知道了,他们也非常重视,”庄逸民觉得这里实在不是个说话的地方,也乱得很,他站在那里扫视一眼,“要不换个房间,我跟您细细解释?”

“就这儿吧,你直说好了,”邵国立微微地摇头,“快点说,我还等着吃饭呢。”

“真是扫兴,”陈太忠转身走出房间,“徐区长、白区长,咱们换房间……吃顿饭都不安生。”

俩区长对视一眼,跟着区政府一把手走了,走出来之后,三人在隔壁又开个房间,白凤鸣悻悻地哼一声,“我恨不得一拳头砸到归晨生脸上……看他那笑眯眯的样子就难受。”

归市长跟白区长结的仇可不小,上次是亲自从他的手上拿走了资料,因此导致油页岩项目生出极大的变动。

他们在这里说话不提,隔壁的包间里,庄逸民在给邵国立做工作,用意无非是说,省里都很重视,你在我们市卷烟厂投资了,将来的回报是有保障的——甚至我们可以让你个人拥有卷烟厂的股份。

话里话外,他又表示,咱国家烟草是专卖的,烟叶收购也有指定渠道,否则……咳咳,就可能是非法的,这个……你懂的。

至于说你要跟涂阳卷烟厂合作,这倒不是一定不行,但是这纠纷就要上升到两个省的烟草公司了,总也是麻烦。

“左也是麻烦,右也是麻烦,那我不投资了,总可以吧?”邵国立似笑非笑地发问,“我在京城的朋友圈子里,帮太忠宣传一下,去哪儿投资都不要来北崇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就站起了身,又冲着庄逸民点点头,“你刚才的那些威胁话,我也记住了。”

“邵总,咱们有话好商量,别这么冲动嘛,”归晨生笑眯眯地走过来,区政府那几个人走了,他觉得自己就能发挥一下。

“你算个什么玩意儿?”邵国立冷哼一声,无往不利的邵某人在这个小地方受阻了,他心里早就憋上气了,一边说,他一边拿起酒桌上一杯酒,抬手就泼到了对方脸上,“一个小破副市长,敢说我冲动?”

“陈区长……”就在这个时候,门被推开了,门口的两人正正地看到这一幕,愕然地张大了嘴巴。

隋彪刚要上前附和,猛地见到发生如此地变故,再然后又扫到了门口的人,“李市长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