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67章 邵总暴走(上)

这个消息先开始还是在官场里传播,但是没过多久,就散布向了民间,一时间,整个北崇都大哗了。

卷烟厂……谁不知道卷烟厂是好东西?北崇虽然偏僻,可这里是烟叶产地,这烟草的暴利,不少人都知道,甚至有人算过,以十元钱的红塔山为例,也就一块多的生产成本——那味道,也未必赶得上咱自己配制的烟丝。

所以在大多数北崇人眼里看来,一个卷烟厂,足以让半个北崇脱贫致富,当然,算计这些的人,大多是野路子,卷烟的流通成本、北崇烟叶的产量,基本上都没考虑,这计算的不过是理想值。

可就算不是理想值,卷烟的利润也是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,听说新来的区长找到了投资,市里却是要卡,不少人通过各种渠道,向新来的区长反应:市里欺人太甚,您如果要坚持的话,我们绝对支持。

别说政协的林桓,临云乡的王鸿,就连王媛媛都接到了小赵乡打来的电话,说陈区长想要建卷烟厂的话,咱乡里绝对支持——这是民意,民意不可违!

遗憾的是,当事人却不认为民意不可违,邵国立算是个目无余子的主儿,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他还笑话陈太忠搞不定地方,但是那半吊子专家将他拽到一边,轻声嘀咕几句之后,他的态度就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,“我操,这个卷烟厂还真的搞不成了。”

邵总介入这个行业时间也不长,而且他搞的是代理,赚几个小钱花,投资的是涂阳卷烟厂,但只算是贷款,他真的没意识到,涂阳卷烟厂的那个执照,有多么重要。

听了自己带来的智囊的建议之后,他有点埋怨陈太忠的不稳重,“我说太忠,你怎么不告我一声,说你连许可证都没有?”

“我这不是想着你能办吗?”陈太忠开始装糊涂,“咱考察好了之后,你帮我们区里办一下不就完了?”

“少扯吧你,”邵国立得了提示,马上就意识到自己此次的投资非常不靠谱,“这根本办不下来,办下来也不是北崇的产业,是烟草专卖局的……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。”

“政策是政策,真是有变通的手段,你没在基层干过,老话说得好,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”陈太忠理直气壮地回答,不过下一刻,他就叹口气,“这消息传得也太快了。”

“要是慢一点呢?”邵国立一听这话,就又来了点兴趣,当然,他只是想了解一下自己不知道的知识,“传得不这么快,你能怎么操作?”

“跟市里协商,双方夹击烟草公司,”陈太忠不欲细说,因为很多东西仅仅是他的设想,“阳州卷烟厂本来就是阳州市出资建的,直到现在,所有权都还在阳州手上。”

“没用的,太忠……真的,”邵国立摇摇头,此刻他的脸上,不再有目无余子的傲气,有的只是无奈,“你根本想不到上面对烟草控制的决心。”

“控制什么的决心……戒烟吗?”陈太忠笑着摇头,“扯淡,你数一数全国十强企业,烟草企业占了半壁江山。”

“你这不是废话?林则徐重生也戒不了卷烟,”邵国立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我是说这里面的利润太大,上面决定收回去,下面谁也扛不住。”

“你说的没错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点头,刚才的话不过是玩笑,他要用这样的玩笑证明,自己的话是认真的,“但是北崇跟其他地方不一样,这里的人敢于斗争,他们已经穷怕了……只要有足够的利益,他们会积极争取的。”

“我可不陪你玩这个,”邵国立摇摇头,他已经接受了陈太忠的说法,但是对这样的风险,他绝对是敬谢不敏,“涉及到烟草总局……嘿,那浑水我趟不起。”

“我记得你以前不这样的啊,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皱一皱,“邵总……就是一个小小的地级市的卷烟厂,你忌惮成这样?”

“这个东西……你别激我,激我也没用,”邵国立已经捋清了头绪,他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你都说了,十强里占据了半壁江山,没用的。”

强势的邵总突然萎了,这不是没有原因的,因为今天他才知道,卷烟厂和烟草公司根本就是一回事,而烟草公司跟烟草专卖局只不过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。

拿涂阳卷烟厂来说吧,卷烟厂的卢总,就是涂阳烟草公司的副总,也是涂阳烟草专卖局的副局长。

卢总起家就是在涂阳,一直在卷烟厂里干,干到了厂长,都还是涂阳的市管干部,但是某一天,他突然被划进了省里,成了省烟草公司的干部。

但是涂阳卷烟厂,还是牢牢地掌握涂阳市政府手里,涂阳卷烟厂和阳州卷烟厂有着惊人的相似,两者都是地方政府搞起来的,都是历史悠久,都是要被省公司收上去的企业。

可是涂阳没顶住压力,就被收上去了,不过这个收主要是人事上的收,天南这边水太浑,一般人也不敢乱趟,就说省里只想表示出直管的意愿,暂时不考虑经济方面的事儿。

这话真的是太扯淡了,上面直管下面某些企业,主要针对的,就是利益方面,直管个亏损企业——换你来,你肯管吗?

只是天南省那边,真是有自己的底蕴,人事权交上去了,可财权还在地方上抓着,涂阳卷烟厂是归烟草局管了,也是归省烟草局了,但是得利的,主要还是涂阳地方。

这是涂阳的情况,搁在阳州又不一样,邵国立可以肯定,强势介入这个项目,有点不值得,但是同时,他又有点不甘心,所以他婉转地提醒一句,有证和没证是不一样的——太忠,你要能搞下这个证来,那就好说了。

“照你这么说,是搞不成了?”果不其然,陈区长闷闷地发问了。

“咱兄弟一起,还能有搞不成的事情?但是……你得考虑成本,”邵国立是受不得激的,他的骄傲不允许,可是困难也是客观存在的。

所以他避重就轻,“我觉得吧,北崇这个苎麻产业就不错,只要你给我独家代理,我放五吨进来,不够再说……太忠,我这也是赌一把了。”

“五吨不够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而且我找你谈的是卷烟,你跟我谈什么的苎麻……国立,五吨赌一把,你就这点担当吗?”

“我玩不起嘛,”邵国立可从来都不是正人君子,他傲气归傲气,牛逼归牛逼,但是某些要害事情上,他并不介意做小人。

但是同时,他也有自己的情绪,于是他苦笑着发话,“你光看见我光鲜了,不知道我每天应酬有多大,百八十个是常有的,一不小心一两吨就出去了……地主家也没余粮啊。”

“北崇要啥没啥,值得争取的事情真不多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……

白凤鸣放下手里的电话,苦恼地揉一揉太阳穴,心说你们有本事找区长说去嘛,跟我一个副区长叫什么真——其实这项目,估计都要老徐负责呢。

不过,老徐估计比我还惨吧?下一刻,白区长的嘴角微微翘了一下,他没有就此事跟徐瑞麟沟通,因为没有必要,官场里该推的事情要推,该扛的时候就得扛着——很多时候,说“不知道”三个字,都是需要勇气的。

就在这时,白凤鸣的手机响了,他先是微微皱一下眉,待看到来电之后,才放松了下来,伸手拿起电话,“嗯,张科你好。”

“白区长,陈区长来了,”电话那边传来极低的声音,这张科长是市农牧局的科长,正在区农牧局听专家现场讲解双孢菇的种植技巧。

陈太忠请来的这帮专家,不但要给大家讲课,还要亲自动手,在大棚里面搞样板种植,很多东西光看书是不够的,必须现场操作,这样一来,大家的印象才深刻。

而且操作过程中,也有很多注意事项和小技巧,是书上没有讲到的——这并不是说技术手册不对路,而是必须经过实践才能体会到,怎么样的先期安排,才能让后期的管理更方便。

这还不算完,年轻的专家们干过之后,一旁学习的人,也要动手学着,然后由年轻人来指点,这就是传言中的手把手的教授了——眼过千遍,不如手过一遍。

这是徐区长再三强调过的,等专家们都走了,这个推广任务,就要交到你们这些专工身上了,摄像机要拍,业务也要过手。

北崇农牧局的人这么一搞,旁观的其他县区的人一开始还不以为然,但是看着看着就感觉出来差异了,于是就开始有人跟胡局长协商——我们能不能也上一上手?

有人开头,就有人有样学样,到最后北崇农牧局的大棚,都不够大家试手了,只能这个搭好捆扎好之后,拆除了再来。

市农牧局对这些也有兴趣,也一直有人在这里驻扎着学习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