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65章 贪婪和忌惮(下)

陈太忠并不知道,李市长会对他有如此高的评价,参加完签字仪式之后,北崇和凤凰的干部,又被市委留饭了。

王书记甚至在酒桌上表示,希望凤凰科委能在市里住下,至于住宿费什么的,北崇舍不得出,交给市委处理就完了——这也算是个事儿?

但是不等陈太忠说话,许纯良就直接表态了,我们还是想回北崇,从北崇回凤凰,要更近一些——一天能赶完的路,就不要两天去赶了。

王宁沪没有想着招揽许纯良,对他而言,这个难度太高了,他只是想着留一段香火情,顺便让自己摘的这个桃子,显得不那么突兀。

不过许纯良不给他这个面子,我来北崇是给兄弟绷场面的,之前都不知道你王宁沪三个字儿怎么写,来了之后你把我叫到市党委也就算了,还想留下我继续套交情的话,那还是省省吧。

“我真的跟他没交情,”回北崇的路上,许纯良还在跟自家兄弟嘀咕,“科委来,是跟北崇结对子来了,他主持一下,也就该完了。”

他说话的声音很低,但是大家都在大巴上呢,他俩又是最大的两位领导,众人都不敢大声喧哗,所以声音虽低,可还是被别人听了去,并且在回到北崇之前,逐渐传遍全车。

要不说是凤凰科委的呢?这还真是大牛,旁人听得也只有暗暗咋舌的份儿,根本不把咱阳州市的党委放在眼里啊。

所幸的是,下一刻这二位领导就谈起了别的事儿,凤凰科委的主任发话了,“太忠,明儿就周末了,老兄弟们过来一趟,你不给安排活动一下?”

“字儿都签了,你们该回了吧?安排活动……这劳民伤财的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回答,一点没有卸磨杀驴的那种内疚。

“那我们就住下不走了,”许纯良恶狠狠地发话,“啥时候安排了活动,我们啥时候走。”

“我这儿真是要啥没啥,”陈太忠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也有点赧然,地方上确实一点像样的东西都拿不出来,他心里并不好受,“要不这样,咱们去武水乡钓鱼?”

“这大冬天的……钓鱼?”许纯良愕然地反问,要不说这人要纯良了,真的好相处,但是有的时候蹦一两句真话出来,也挺伤人,“你这儿就没个像样的地方?”

“许主任,你要在北崇找个像样的地方,还真的难,”这时候,徐瑞麟沉声发话了,“北崇就是这样,什么都没有,也就是武水乡那边,山青水绿,不算旅游景点,多少还看得过眼,而且找对地方,钓起来的鱼绝对是纯天然的,当地卖不起价钱,可味道绝对纯正。”

武水乡人烟稀少,河渠里少人下网,有一些野生鱼,虽然没什么名贵品种,但是胜在数量稀少,不过在阳州,这个东西也卖不起价钱去,在当地能卖出价钱,但是拿到市里,谁还认识这是不是纯天然野生的?

这跟东临水的黄棒子类似,好东西别人也认,但是阳州不是凤凰,消费能力就差很多,而且武水那里的鱼,没啥特色,不能让人一眼就看出——这是好东西。

“那就去钓鱼吧,”许纯良其实是个很好说话的主儿,他看一眼陈太忠,“天气预报明儿有雨,周日咱们一起去吧?”

“星期天我不一定能去,”陈太忠听得挠一挠头,“没准还有人来,跟我商量投资。”

“谁来投资?”许纯良听得真有点不服气了,我给你北崇两千万,比不上别人的投资?

“是邵老板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他打算捧个场。”

“是他啊,”许纯良点点头,他不是很喜欢邵国立,那家伙的傲气,连他这淡然的人都有点受不了,不过他在京城接触类似的人不少,倒也不算排斥,“他倒是给你面子。”

许主任的点评很随意,但是车里其他人一听,就再次吃惊了,一直以来,大家都觉得这凤凰科委的人牛气冲天,人家不表现出来,但是身上那份若有若无的傲气,大家还是能感受得到的——不过北崇人吃人的嘴短,也不会计较:人家就是有钱嘛。

而这许纯良主任,那就更是牛气到无法形容了,就是这么个人,居然觉得某个投资商能来北崇投资,是给区长面子——此人又得牛气到什么样的程度?

不过不管怎么说,又要有牛人来投资了,面对新区长一波接着一波的大手笔,北崇人已经震惊到有点麻木了。

车到北崇是八点半,下车之后大家散去,陈区长去许主任的房间聊天去了,葛宝玲惦记着新的投资者,追着白凤鸣就过去了,“白区长,留步。”

“葛区长……有什么指示?”白凤鸣停下脚步,面无表情地回头。

“不是指示什么的,我就是想问一句,”葛区长快步跟过来,低声发问,“过两天要来的投资商,会在哪些领域投资?”

“这个我真不知道,你得问区长,”白凤鸣很无奈地一摊双手。

我要是敢问他,何必问你?葛宝玲的脸上挤出个笑容,“别人不知道,你可未必不知道……多少年的搭档了,给点面子。”

“我只知道,区长引来的资金会越来越多,”白区长做人滴水不漏,也不去得罪对方,所以就是微微露个口风,“咱们要做的,就是把自己的一摊抓好。”

“嗯,”葛区长点点头,又斜着眼睛看他一阵,见对方默默地站着,丝毫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,才轻喟一声,“那我知道了。”

看着白凤鸣快步离开,葛区长一时间觉得,自己似乎是离大家越来越远了,不知道站了多久,一阵寒风微微吹来,她情不自禁地打个寒战。

这个寒战彻底地让葛宝玲清醒了过来,看看四周,黑漆漆的一个人都没有,她终于心一横,抬腿向陈区长的宿舍走去。

抬手按响门铃之后,不多时,大门的小窗口被打开,露出了一张清丽的面孔——这是廖大宝特意关照过王媛媛的,领导不在的时候,有人按门铃,千万别直接拿对讲门铃说话,要走出来打开小窗口接待,因为来的人大部分都是你惹不起的。

“葛区长您好,”她微笑着点头,“区长不在,他在许主任那里。”

“我知道,”葛宝玲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勉力挤出一个笑容,“小王你开门,我进去等。”

陈太忠是九点半回来的,一进门猛地发现葛区长也在,他有点疑惑,“这么晚了,葛区长你有事儿?”

“我是想了解一下,对于即将到来的投资商,我这边需要提供什么配合,”葛宝玲站起身,干脆利落地发话。

陈太忠没有仓促地回答她,而是皱着眉头思索一下,方始点点头,“嗯,需要你配合的时候,我会通知你的。”

对于这个纵容别人围攻区政府的女人,他抱有一定程度的戒心,这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,当然,他暂时也没有搞掉这个人的打算。

事实上,就连搞掉赵海峰,一开始也是出于李强的建议,后来是赵区长自寻死路——陈某人的目标,是把不听话的人,全部调教成老实娃娃,这才是他情商提高的具体表现。

“我邀请您,近期到我分管的民政或者其他口子,视察指导一下工作,”葛宝玲终于摇起了白旗,“也诚恳地请求您做出重要指示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原来是输诚来的,不管怎么说,人家表面工作做到位了,他也适当地漏一漏口风,“最近我会很忙,回头看情况吧……马上要来的投资商,跟基础设施建设无关,人家是求回报的。”

公路建设,其实也可以有回报的,葛宝玲很想这么说一句,但是她主要负责的北崇区内的公路建设,怎么可能大建收费站?

但是她的目的,基本上也算达成了,起码区长向她释放了部分善意,也不枉她一个女人家,大半夜地在一个男领导家里等着,尤其是,这领导在作风问题上的口碑并不好。

第二天是周末,天气预报中的雨并没有下来,陈区长索性带了凤凰科委的人去爬山,半是游玩,一半也是锻炼身体了。

北崇台的摄像师也扛着机器跟了来,这是区长陪同贵客在锻炼呢,市台昨天都报道了结对子一事,区里跟踪报道就再正常不过了。

“现在北崇没什么好游玩的地方,”画面里,年轻的北崇区长对着客人们侃侃而谈,“但是我保证,下一次你们来的时候,会流连忘返的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