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364章 贪婪和忌惮(上)

王书记一上班,就听说北崇的人来到了市党委,还直接在车上休息,哭笑不得地点评一句,“就算怕人惦记,也没必要装得这么可怜吧?”

说归这么说,好歹他是市委一把手,该有的章法一点都不缺,他先吩咐人将北崇人引导市委会议室,自己则是等了一等之后,才缓步走出去。

有这么一等的时间,北崇来人就下了车来到了会议室门口,等着市委的人分派座位,王书记缓缓走过来,微笑着跟大家点点头,然后走到陈太忠和许纯良面前,一手一个,同这二位一起握手,“真是年轻有为啊。”

“王书记过奖了,”许主任微笑着回答,陈区长则是微笑着不作声。

“近江,安排同志们入场,”王宁沪扭头吩咐市党委秘书长一句,自己却是握着年轻俊杰的手不放,“你俩先跟我来一下。”

这就是开会之前的沟通了,会议室旁边有休息室,王书记亲自将两个年轻人带进去之后,将双方互助的情况了解一下,一边听,一边就拿出来协议草草地看一遍。

谈了差不多有五分钟,王宁沪冲陈太忠微微一抬下巴,“小陈你先出去吧,我再跟许主任多聊几句。”

再多聊几句,你也不能把纯良“凤凰科委主任”的头衔变没了,陈区长站起身走出去,不成想才一出门,就看到一个黑胖秃顶的中年人正在跟王书记的秘书说着什么。

眼见他走出来,那个唤作小洪的秘书嘴巴轻轻动一下,秃顶扭头看一眼,就满脸堆笑地走了过来,伸出了双手,“陈区长出来了?”

陈太忠只当没看见他伸手,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,抽出一根自顾自地点上,吸一口烟之后,才眯着眼睛看对方,吐出一口浑浊的烟气,“你谁啊?”

“我是电视台台长高招阳,”秃顶保持着微笑,不过他的嘴角有一个细微到不可察的抖动,“昨天我们的工作人员态度不够端正……”

“等等,”陈太忠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,他当然知道对方是高招阳,要不然也不会那么无礼了,不握手不说,抽烟都不给对方散一根。

不过事实证明,这货就没资格享受散烟的待遇,一开口就把责任往下面推,陈区长真是有点受不了,“你是说你没责任,那就是我狗仗人势……对吧?”

“我没这么说,我也有责任,”高台长被这话吓了一大跳,心说真是闻名不如见面,这位比传说中还不讲理,“好吧……都是我的责任,请陈区长批评。”

“我没资格批评你,你找陈文选说去吧……我是政府的,哪儿敢批评你?”陈太忠一甩手,转身走人了。

高招阳站在那里愣了半天,才扭头看向洪闯,他苦笑一声,艰涩地发话,“洪处,您也看到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洪秘书也是无语,他知道陈太忠不好打交道,上次当着王书记的面,还想把自己往办公室外面撵呢,不过这个时候,他不合适表态,只能微微点头,“看到了。”

高台长顿时轻吐一口气,他并不怕陈太忠,两人不相统属,他怕的是王书记,今天上午王宁沪一个电话把他叫过去,在办公室外晾了他半个多小时。

高招阳只当是王书记有事儿,不成想进了办公室之后,才发现书记大人在看报纸,又晾了他十来分钟,其间能接电话能喝水,就是不理他,最后才来了一句,“北崇区政府把状告到我这儿来了,还说区政府就是后娘养的……你造成的坏影响,自己消除。”

领导如此指示,高台长当然要努力消除了,现在他已经做出了姿态,对方不接受,那就不是他的问题了……

事实上,陈太忠甩一下脸子,也就不再多计较,他无意弥合北崇和市电视台的裂缝,真要把话说开,反倒是麻烦——北崇需要的是低调发展。

至于说对方会怀恨在心?切,有本事就来嘛。

所以,当天晚上七点半,阳州电视台播报的《阳州新闻》里,关于“在市委的协调下,北崇区成功地跟天南省凤凰科委结成互助对子”的摄像,还是来自于市电视台的摄影师之手。

李强是在政府宾馆里看到这个新闻的,这两天,他妻子神经衰弱的毛病又犯了,年底事儿又多,他索性就是住在宾馆里了。

现在跟他在一起的,除了巨中华,还有政府秘书长钱里驹,大家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,一边看着电视新闻。

市党委下午发生的事儿,李市长早就知道了,眼见电视里王宁沪大谈特谈“交流干部”的重要性,他禁不住不屑地哼一声,“真好意思说。”

他的不屑来自于何处,旁边两人都知道,这凤凰科委明明是陈太忠的老巢,王宁沪你好歹是地级市党委的书记,脸皮厚到摘这种桃子——真当别人都是瞎子聋子?

巨中华不敢应领导的话,但是钱里驹不怕接两句,“听说这个陈太忠下午在市党委,跟电视台高招阳发生了一点口角。”

“他的脾气非常臭,”巨中华这时候才接话,他点点头之后,眉头微微一皱,“不知道他怎么跟党委走到一起的。”

这个话说得就比较有意思了,所谓党委指的就是王宁沪,巨大秘不好直呼其名,当着自家老板,也不便称其为王书记,就只能如此替代了。

这些修辞方式不是重点,重点是——赵海峰是王宁沪的人,现正在纪检委喝茶,归晨生是王宁沪一系的,把陈太忠得罪了个死又死,而这高招阳也是党委口上的人,舆论宣传阵地首先强调的是党的领导……

巨中华有点想不通,有这么多纠葛在其中,为什么陈太忠还能送上门去,主动让王宁沪摘桃子,他甚至听说了,北崇是临时接到了通知,才赶来市区的,来得非常仓促。

这种情况放在其他的区长或者县长身上,或者也能理解,但当事人不是别人,是陈太忠啊,这个家伙在见到王宁沪的第一天,就当面锣对面鼓地不给面子,现在居然如此让步——狗能改得了吃屎吗?

“也许……他没有做出实质性的让步,”李强也有点微微的不解,在他想来,陈太忠固然不可能为市政府所用,但是更不可能为市委所用,多半是王宁沪只想要个虚名,北崇那边就顺水推舟了——真正明白的人,都知道这只是个笑话。

“嘿,两千万啊,”钱秘书长叹口气,语气中是说不出的艳羡,事实上这个消息他也早知道了,两千万的援助别说在北崇,在阳州都能引起足够的轰动——这是拨款的性质,没有回报要求,可以随便花的。

在贫困的阳州,这个金额大到不可想象,这么说吧,如果经手人不是陈太忠,随便换个区长或者县长来说这话,市领导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,脾气暴躁的估计就直接骂上了——尼玛你惦记点靠谱的事儿好不好?

也就是陈区长操办此事,而凤凰人又已经来到了阳州,以陈某人折腾劲儿,再加上凤凰科委的财大气粗,大家才能断定,这估计不是儿戏。

所以,钱里驹是感到分外的肉疼,“北崇要啥没啥的,哪儿有那么多高科技项目?陈太忠这也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,跟他打秋风的人少不了。”

“谁愿意打秋风谁打,咱市政府不凑这个热闹,”李强慢条斯理地发话,他跟钱秘书长共事不是一天两天了,知道大管家明为感叹,实则是在试探,这个时候,他必须放出一个明确的信号,以免钱某人会错了意。

两千万……李市长也眼红,这跟那退耕还林还不一样,那个钱虽然多,但是大部分是要落到老百姓手里,这个可是政府能拿来直接花的。

但是他知道,这个钱真的没法惦记,这不是省里的拨款,截过来就能用的,没错,这真不是省里的拨款,就算想强要,还得考虑凤凰科委的质询。

尤为关键的是,这个区长不是软蛋,你吓唬他两句根本没用,真要惹得人家恼了,都不用找黄家人出头——看见没?今天主持签字仪式的,是王宁沪!

“占着茅坑不拉屎,”钱秘书长苦笑一声,骂一句脏话,以他和李市长的关系,只要立场对了,倒也不怕说得直一点,“咱不闻不问,尊重北崇的选择,可那家伙未必领情。”

“他自己找来的钱,愿意怎么折腾,随便他了,”李市长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里驹,你这个心态不好,江锋还指望北崇帮着搞退耕还林呢,你约束一下政府里的舆论。”

约束政府舆论,其实就是要秘书长放出风声,让大家不要瞎惦记北崇的两千万,钱里驹很明白这一点,于是点点头,“退耕还林……那确实是大事儿。”

在陈太忠的字典里,“退耕还林”四个字,也没多大吧?李强端起面前的茶杯,面无表情地一饮而尽,这只是一个说得出口的借口,给大家一个交待而已。

说不出口的,那就是一些隐秘事情了,李市长通过一些小道消息得知,北崇似乎正在准备筹建自己的电厂,这陈太忠做事,真的是不拘一格,什么事都敢惦记。

而更为难得的是,此人具备惦记那些事情的实力,若是有一天,北崇自费建电厂的申请摆到李市长桌头,他绝对不会惊讶,他要考虑的是,未来还会有什么更大的惊讶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